你男朋友洁身自好,没碰过别的姑娘
情感故事 故事

情感故事:你男朋友洁身自好,没碰过别的姑娘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若妤灬
2020-12-12 21:00

我脸色瞬间变了。
所以,这个妖艳女人,真的是安瑞的前女友?
索性,下一秒我听见了安瑞的声音,混合着嘈杂的音乐声传来,“别乱说话,我女朋友会误会。”
说着,安瑞揽着我肩头的手紧了几分,凑过身来,在我耳边说道,“她是我……”
停顿了几秒,安瑞沉声道。
“是我后妈。”


后妈?
我久久回不过神来,正想说什么,却见那名妖艳女人俯身过来,在我耳边说道,“小妹妹,刚刚口误,我想说的是,你男朋友他爸早就被我睡过了。”
说完,她呵呵笑着后退了一小步,歪着头看我。
浓重妆容下,那双眼熠熠生辉。
我被她看的有点不自在,张了张嘴,却别扭地没说出话来。
安瑞握着我的手,准备带我离开,却又被他后妈拦了下来。
安瑞停下身,不耐烦地瞥了她一眼,“我不打女人,别逼我动手。”
这次,安瑞后妈终于没再阻拦,撇了撇嘴,说了句什么。
酒吧里音乐声太过嘈杂,我没听清,但看她嘴型也猜到了个大概。
她说: 真没劲。
说完,便扭着腰转身离开了。
安瑞握着我的手快步离开,我能感受到,他指尖有着轻微的颤抖。


酒吧附近的咖啡厅内。
安瑞点了两杯饮品,单手揉了揉眉心,心情似乎不是太好。
“当年,她小三插足,把我爸迷的鬼迷心窍,宁可抛妻弃子也要离婚和她在一起。”
安瑞喝了一口咖啡,低声说道。
我没想到安瑞会主动和我说这些,有些惊讶,又有些心疼。
我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只能轻轻握了握他的手。
安瑞自嘲般笑了笑,“结果,没过两年,她傍上了更大的金主,毫不犹豫地把我爸给踹了,到现在,我爸还对她念念不忘呢。”


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陪着他沉默。
过了片刻。
安瑞却忽然握了握我的手,我抬头,便看见安瑞轻笑着看我,“都是过去的事了,和你讲这些,只是怕你误会。”
我有些反应不来,“误会什么?”
安瑞停顿了一下,忽然倾身过来,隔着一张桌子,凑到我面前来。
勾唇笑了笑,笑起来带了那么几分痞气,“怕你误会,以为我和别的女生睡过觉。”


我能感觉到自己的脸瞬间红了。
伸手推开他,我红着脸说,“谁管你睡没睡过!”
他被推开也不恼,坐回座位上,低笑着看我,“别人可以不管,我老婆得管。”
说着,他单手松了松衬衣领口,似笑非笑地看着我,压低了声音,“老婆放心,你男朋友一直洁身自好,没碰过姑娘。”
这人实在是太会撩,我慌忙喝了一口柠檬水,嘴硬道,“那不行,我比较喜欢身经百战的!”
桌子对面传来了安瑞的低笑声。
他没说话,反而叫来服务生结了账,拽起呀转身向咖啡厅外走去。
外面风大,他将大衣敞开,将我裹的紧牢。
“去……去哪?”
我一开口,灌了一肚子的风。
安瑞低头在我耳垂上轻轻咬了一下,坏笑道,“女朋友想要身经百战的,那我总得带你去多实践几次……”
说着,安瑞拍了拍我肩头,“包您满意。”


一路上,我大脑一片空白。
怎么办?
这个进展速度……会不会有点太快了?我想要拒绝安瑞,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再回神,却发现已经走到了我宿舍楼下。
我惊住了,转头看他,“安瑞,你……我们宿舍还有三个室友呢!”
安瑞明显愣了一下,随后在我头上狠狠揉了一把,哭笑不得,“想什么呢?赶紧回去了,明早我来接你,带你最爱的小笼包。”
我回过神,脸红的似火烧。
“好。”


和安瑞在一起的日子,总是过的很快。
而我又是向来粗心惯了,所以,在安瑞忽然给了我一个惊喜时,我才惊讶发现,原来我们已经在一起一年了。
一年。
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算短了。
室友们原本都说安瑞长的太好看,一定是个安定不下来的主,可是现在,再也没人和我说这种话。
安瑞用实际行动向所有人证明了,他是真的只爱我一个人。
我们的感情美好的有些不太真实。
我不是爱生气的女生,安瑞更是会细心地注意到每一处细节,和所有女生保持着安全到不能再安全的距离。
相处一年,我们甚至从来没有吵过一次架。


这个周末,我和安瑞约好了要去游乐场。
玩了一整天,回来安瑞又带我去了提前订好的餐厅。
这顿饭吃的我心疼不已。
安瑞家庭条件不太好,他父亲有钱,可他埋怨当年的事情,不肯收他父亲一分钱,母亲身体又不太好,安瑞平时勤工俭学,养着他和母亲。
这一顿饭,应该要安瑞省吃俭用攒上几个月的。
我想把钱转给他,却又担心伤到他的自尊心,犹豫了片刻,最后在他上厕所时,把钱偷偷塞到了他外套口袋里。


安瑞订的套餐里,有一瓶价格不菲的红酒。
安瑞原本是不想让我喝的,可我总觉着,这么贵的酒不喝浪费了,便软磨硬泡地和安瑞喝了两杯。
我酒量并不好。
甚至可以说是出奇地差。
两杯红酒下肚,过了一会儿,后劲上来,我便有些晕乎了,说话都有些大着舌头。
安瑞揽着我离开时,已经晚上十点了。
而这里,距离我们学校大概还有一小时的路程,赶回去是来不及了,早已过了关寝的时间。
没办法,安瑞带着我去隔壁酒店开了一间房。
说来也巧,当时标间没有了,只剩下了一间大床房。
而安瑞口袋里的钱,只够开一间的。
硬着头皮开了一间房,安瑞扶着我进去,弄了湿毛巾替我擦脸。
我当时醉的厉害,只能隐约记得这些了。
而第二天早上醒来,我是在床尾看见安瑞的。
他背对着我,缩在床尾躺着。
而我躺在床上,被他用被子裹的严严实实。


我刚坐起身来,安瑞便醒了。
他单手撑着床面,扭头来看,见我醒了,安瑞笑道,“醒酒了?”
“……”
我有点不好意思,小心翼翼地问他,“我昨晚……耍酒疯了?”
安瑞似笑非笑地看了我一眼,“那倒没有,就是——”
这人故意停顿了一下,随后从身下抽出了一件粉红色的物品在我眼前晃了晃。
我定睛一看,血瞬间冲上额头。
这他妈……他手里拿着的是我内衣!


我猛地扯开被子自己看了一眼,还好,身上衣服还穿的整整齐齐……
一抬头,便看见安瑞无奈地揉了揉眉心,“以后,再也不敢让你喝酒了。”
我咽了咽口水,不敢置信地问,“这……不会是我自己脱的吧?”
“不然呢?”
安瑞反问一声,将手里粉红色的小内内扔了过来,声音听起来倒是波澜无惊,“平时柔弱不堪的小丫头,喝起酒来力气大的很,我这个搏击冠军都没能拉住你,说什么都要脱衣服,非说……”
安瑞轻咳一声,继续说道,“非说自己最近练了马甲线,锁骨还能放硬币,让我近距离欣赏一下。”
“……”
我一个头两个大。
其实我早就知道自己喝酒后有点不靠谱,可是第一次喝红酒,喝的时候感觉没什么酒劲,这才喝了几杯,谁知道红酒后劲这么大。
安瑞又笑,“幸好我定力强。”


我拽着被子将自己裹的严实,暗地里琢磨着,现在要怎么开口才能打破尴尬。
然而,我还没想出来,便看见安瑞起身走了过来。
心跳瞬间加速。
粉色的小内内就落在我手边,此刻怎么看,都有那么几分暧昧的感觉。
我心里乱作一团,安瑞甚至还一句话都没说,我就已经自己脑补了许多内心戏。
他会不会……
说实话,我有些紧张,又有那么一丁点期待。
然而,安瑞走到我面前停下,微微俯身,目光落在我锁骨上打了个转,“嗯,还算满意。”
说着,安瑞解释道,“某人昨晚逼着我发了誓,说今天早上一定会给她身材一个评价。”


还算满意?
我忽然有点不满意了。
你可以说我长的不美,但是,你不能说我身材不好!
姐最近天天控制饮食,一有空就往健身房跑,就连几个舍友都说我现在身材超棒,就在安瑞这里换来一句还算满意?
脑袋一热,我猛地把被子扯了下来,挺了挺胸,“安瑞,你看仔细了,这就是你的还算满意?”
安瑞愣住了。
其实我身上可不是一丝不挂,只不过穿的少一点而已,吊带背心加一条半身裙。


时间仿佛静止。
安瑞怔怔地看着,几秒后,这人转身就走。
我看着他快步走进了卫生间,门“砰”地一声关上。
我有些莫名其妙,“你干嘛去?”
话落,卫生间内传来了他压的很低的声音,“洗个冷水澡!”
啧,这就是某人口中的“定力强?”


这周三是小朵生日。
柯子叫了我们两个寝室的人一起出去吃饭,给他的宝贝女友过生日。
饭桌上,柯子依旧是最能活跃气氛的那一个。
全程这十来个人就没有冷场过。
饭至一半,酒过三巡,安瑞的一个室友忽然提议来玩真心话大冒险,大家也都没什么异议。
第一个输的人,是安瑞。
他神色淡定,身子向后,靠在了椅背上。
“真心话。”
“我来!”
我抢在所有人面前举了手,随后转头问他,“安瑞,你究竟是怎么喜欢上我的?”
这个问题,我不止一次的问过他,可他从来不肯回答。


安瑞怔了一下,抿了抿唇,最后还是回答了。
“在一场单方面的围殴下。”
单方面的围殴?
所有人都怔住了。
柯子想了想,在一旁接话道,“老大,你单方面围殴谁啊?”
却见安瑞摇了摇头,“是别人,一群人单方面围殴我。”
柯子以及那几名室友惊呆了。
我也有些回不过神来,“这事……和我有关系么?”
“有”,安瑞握着酒杯喝了一口,微微眯了眯眸子,似乎在回忆些什么,“你救了我。”
我救了他?
我努力地在脑中搜索着我当年救过安瑞什么,却是一片空白。
安瑞轻笑一声,“我上高中的时候,发育的比较慢,又矮又瘦,经常被同学欺负,有一次,放学后被一群人围着打的时候,你出现了。”
我忽然想起了一件事。
一件几乎被我彻底遗忘了的小事。
我有一个亲哥哥,上学的时候特别爱打架,一直都是学校的风云人物。
我上初三那年,哥哥上高二,有一年,我去哥哥学校找他,路过学校附近的小巷子时,忽然看见一群人围着一个男生打。
带头打人的那个我认识,整天跟在我哥身后哥长哥短的,好像叫王贺。
见那人被围着打的实在可怜,我就尝试着叫住了王贺,撒了一个小谎,我说,他们在打的这个,是我朋友,让他别再打了。
王贺整天跟着我哥,自然也知道了,一听这话连忙住了手,笑呵呵地道,“好,妹子都开口了,我们肯定得给这个面子。”
说着,王贺和我客套了几句,就带着这群人离开了。
我看那男生实在可怜,就走上前去给他递了一包湿巾,安慰了他几句。
现在回想,我根本记不清那男生长什么样子,我只记得……他身材瘦削无比,脸上满是泥土以及混着的一点血迹,头发凌乱,遮住了眼睛。


“记起来了?”
身旁,安瑞忽然轻声问我。
我这才忽然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点了点头。
原来,那个男生竟然是安瑞!
算算时间,安瑞说的四年可不是刚刚好么!
我清楚记得,当初去找我哥时,正好是我中考前放假那天,之后,我便参加中考,考到了我哥所在的高中。
三年后,我又为了原本暗恋的,考来了这所大学。
在大一的下半学期,用拍一拍,在群里拍了安瑞。
然后戏剧性地在一起。
我久久回不过神来,不得不感慨命运的神奇。


游戏又进行了几轮,这次,输的是我。
所有人都默契地看向了安瑞。
安瑞则不负众望,直接替我选择了真心话,然后转过头看,神色认真地问我,“那……你是什么时候,喜欢我的?”
说这话时,安瑞下意识地摸了摸鼻尖,据我所知,这是他紧张时的表现。


我仔细思考了一下,认真回答道,“是我高二的时候。”
所有人都屏息听着。
“其实只是一件很小的事,当时我大姨妈提前来了,可我一点准备都没有,偏偏那天又穿的白裤子,结果……”
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就那么顶着弄脏了的白裤子,走了半个操场,最后,是一个男生红着脸走过来,二话不说地把外套挡在了我身后。”
我顿了顿,握住了安瑞的手,和另外几名等着听故事的听众继续说道。
“那个男生,就是安瑞。”
我看着我和安瑞紧紧牵在一起的手,轻轻笑了,“从那时候起,我就喜欢上了他,后来知道了他的班级,名字,又在他高考后打听到了他报考的大学,一路追了过来,就是一直没敢要他的联系方式。”


柯子他们简直听呆了,半晌,柯子回过神,竖着大拇指啧啧称叹,“小嫂子,你们这爱情故事简直都能写成一部小说了!”
我笑了笑,“不过,当初那件衣服,安瑞肯定早就不记得了。”
“谁说的?”
安瑞瞬间反驳,“我记得清清楚楚。”
顿了顿,他继续说道,“我比你记得清楚的多,于你而言,那是第一次认识我而已,可是于我而言,那是我认识你的第二年,却是第一次,真真正正地和你有了交集。”
现场安静一片,谁都没有说话。
我却忽然觉着有些不对劲,“可是,我印象中当初挨打的那个男生瘦瘦小小的,性格也很沉闷,可是……”
可是,我认识安瑞那年,他已经是学校里的风云人物了。
一米八多的身高,绝对男神级别的长相,成绩优异,就连打架也是一把好手,几乎是当时学校女生公认的男神。


安瑞笑了笑,替自己倒了杯酒,“当初努力了两年,就是为了能体面一点的认识你,还好,我属于后发育的那种,那一年我每天拼命地喝牛奶,每天放学跑步,打篮球,又去学了自由搏击,原本是想着让自己看起来不再那么弱不禁风的,谁知道,两年的时间,我身高蹿了一大截,至于五官——”
安瑞看着我挑了挑眉,“你男朋友一直这么帅,只是第一次见面太狼狈了,你根本没看清我的样子而已。”
这倒也是。
我摸了摸安瑞高挺的鼻梁,笑嘻嘻地道,“也是,看五官也能看出来,我老公小时候也一定很帅。”
桌上众人:“呕……”


“不对啊……”
我忽然拽住了安瑞的袖口,抬头问他,“既然这么多年了你都没有表白过,为什么会忽然加我好友?”
安瑞神色僵了一下,抿着唇,没应声。
柯子反倒凑了过来,扯着嗓子道,“小嫂子,这个我知道!”
顶着安瑞杀人的目光,柯子眉飞色舞的讲了一件事。
安瑞会加我好友,是因为……在那之前的两天,学校里有一名富二代向我表白了。
我甚至都记不起那个富二代同学的名字,但也依稀记得他表白时的场景,弄的声势浩大,甚至惊动了学校。
满操场的鲜花气球,围观的人成百上千。
浪漫是浪漫,可惜不是我喜欢的人,我匆匆露了个面拒绝他以后就离开了。
安瑞的目光实在太过逼人,柯子干脆转了个身,背对着他,继续唾沫横飞地讲道——
“小嫂子,你是不知道,那天晚上老大就失眠了,在宿舍里逮谁问谁,女生是不是都会被那种很浪漫的表白打动。”
柯子说的嘴干,喝了一口酒,“当时微信刚好出了一个拍一拍的功能,老大找我们喝酒,喝醉了就和我们打了个赌,说他要和第十二个拍他的人在一起,再然后……你就都知道了。”
我点点头,示意我了解了,随后拍了拍柯子肩膀,“谢了,不过……”
说着,我用眼神示意了一下柯子身后。
柯子回身,便对上了安瑞几欲杀人的目光。
“老大!”
柯子抱头跑回了小朵身旁,“媳妇,让你室友劝劝她老公!”
桌上笑作一团。
我紧紧握着安瑞的手,忽然觉着无比庆幸。
幸好。
当初我鼓足了勇气在群里拍了拍他。
幸好。
我们没有就此错过。



(尾声)

我曾以为,我会和安瑞谈一场一辈子的恋爱。
可是。
我还是结婚了。
五年后,我举办了一场盛大的婚礼,彼时,我还怀有两个月的身孕。
站在婚礼殿堂上的那一刻,我忽然想起了当初见到安瑞的那个场景。
身穿白色衬衣的男生,眉眼俊朗,神色温和,红着一张脸走过来,说了一句“同学,不好意思”,便近乎霸道地用他手里的外套围在了我腰上。
从那一刻开始,这个少年便深深地刻在了我脑海中。
再也,挥之不去。
想到那一幕,我不由得双眼一红。

新婚夜。
我靠在床头数钱,越数越开心,刚刚成为我老公的男人走了过来,笑道,“小财迷。”
我数的开心,也没有理他。
数完钱,我又开始指挥他搬这搬那,一会挪冰箱,一会挪沙发,总之就是怎么看都不够满意。
而我呢?
我当然是靠在床上看着他搬来搬去的了。
折腾了几个来回后,他走上前来从我手里抢了一颗葡萄,“也不给我留点!”
我娴熟地撒了个娇,“又不是我要吃,是你孩子要吃!”
说着,我摸了摸肚子。
作为我老公,他只能故意长叹一口气,然后认命般地继续做着苦力。
家里和谐极了。
我又往嘴里塞了一颗葡萄,对着尚且平坦的小腹说道,“宝宝,你一定要长一双漂亮的大眼睛!”
我和我老公,一起期待着这个宝宝的到来。


对了。
忘记说,我老公就是当初那个红着脸替我围衣服的少年。
安瑞。
那个我用拍一拍,拍来的男神。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