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故事:何必说再见
情感故事 故事

情感故事:何必说再见

作者:GENGBI
2020-12-13 15:00


遇到过无数次的分别场景,可那些让我真正不舍离开的场景,我从不说再见。

“那我先走了。”

我先走了,把背影交给了留下来的人,那个留下来的人产生的不舍之情往往会更加强烈。我发现这样的告别画面常常出现在我和父母的身上,他们留守故土,而我奔向远方。我与父母的分别,往往是他们送我去某个地方,然后我离开。车站和学校是出现的最多的场景,也是最让人伤心的。因为它们都有一个固定的时间表,催促你必须尽快离开,剥夺你将分别延后的权利。何其残忍!我又是何其残忍,这么不负责任地说了句“我先走了”就离开了,丝毫不顾身后父母殷切的眼光。

然而我却觉得这是我能想到的最好的告别方式。首先,如果是由我把父母送到某个地方之后看着他们离开,望着望着,便能摸到满脸的泪水。可他们是比我老练得多的成年人,即使情之深思之切,也不会允许泪水轻易地流淌。我只能去猜测他们的心境,尽量地去照顾他们的心情,走得洒脱欢快些,避免悲伤情绪的漫延。当我们把分别看得轻松些,下一次的相聚也会看起来容易些。离开得洒脱欢快,也是想要让他们觉得我也很快就会回来。其次,我先走了,是我在向前走,我正在一步步走近我的梦想和他们的期望,下一次回来一定能让他们看到更加优秀的我。“我先走了。”我去替你们闯一闯你们未曾见过的远方,我先去见识你们再无精力去探索的险境,待我斩尽荆棘,我会回来给你们说一说我接触到的美好,和你们一起走过我开辟的远方。何必说再见,我只是暂时离开去替你们寻找通向美好远方的道路。

“你要多吃点,多长点肉。”

这是我不久前去另一个学校见朋友分别时所说的话,不止这一次,以往我们各自回家时我们都没有说过再见。那天是请假去考驾照,她的学校在附近,我在追公交赶高铁以及准备下午的课中挤出了和她一起吃午餐的时间。由于时间和地域的关系,很久没见了,连这次见面也只有四十分钟。我买好奶茶点好餐后,在烤肉店里一边烤肉一边等她下课。她说可能不知道店子在哪,我跑出去拍视频交代路线给她。我很期待和她一起吃饭,我想我们会说很多很多话。但她到了之后我就一直在吃,因为我知道如果把话匣子打开,这么短的时间是不可能结束话题的,可我讨厌某件事不得不被中断的感觉。我们一直烤一直吃,话说得很少,偶尔搭了两句话反而让我很难过,甚至眼眶都有点湿,因为我知道我马上就要走而她也要上课了。即使在我们一起等车的时候我也尽量找一些开心的话题。最后我在车上看着她提着袋子离开的时候,我大喊“你要多吃一点啊,多长点肉。”我想告诉她这次见面显得生疏的原因不是我们友情变淡,而是我希望我们能够平淡地分别,我知道她讨厌哭哭啼啼地抒情,我也是。
即使分别很令人难过,也不用把它当回事。我希望她能够好好的,会不会再见都不重要。

分别不就是件你先走或者我先走的事情吗?先走的那个人会想要后面的那个人不那么伤心,而后面的那个人希望先走的那个人可以越来越好。懂得这些,倒也不必说再见。

我不爱说再见,是因为这种客套反而显得关系生疏,是害怕说了再见以后开始期待下次见面结果是再也不见,是对于感情深的人不在乎是否再见。

这句“再见”包涵的未知太多了,何时再见?何地再见?我们真的还能再见吗?这种不确定性会让我感觉到失信于人,说好了再见,结果很久以后都没见。不希望把分别装饰得这么像分别,把它看得轻松些不是更好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