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夺命狂响
故事 短篇小说

短篇小说:夺命狂响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沐雨
2020-12-15 15:00


“啊!!!!”一道凄厉的女声划破长空,萦绕在每一个幸存者的心头,久久不能散去。又死一个。
魏碧黛闻声一阵哆嗦,情不自禁地停下脚步,靠着墙一路瘫坐在地。未等她缓口气,裤袋中猛然响起的震动声瞬间捏着她的心脏飙到嗓子眼。每半个小时,每人有一次拨打电话的机会,接听者不得不接电话,无论拨打者是你的同伴还是那个变态杀人狂,如若未接,你的坐标会即刻发送到杀人狂的手机中,这,是这个变态游戏的变态规则。
“喂?”魏碧黛的声音不自觉的颤抖。
“笔袋笔袋,你还活着啊!我还以为你这种弱鸡顶多撑到开局三分钟,哈哈哈哈……”
一丝轻佻、欠扁的声线钻入魏碧黛的耳朵。此人唤作马斯特,大概天生与魏碧黛命格相克吧,刚认识就成为了彼此的冤家。为了活下去,即使是这样的同伴,魏碧黛也咬咬牙忍了,低声道:“废话少说,待会化学实验室里碰头。”
不等他有回应,魏碧黛便终止了通话,动作利落地站起,闪进右手边那个废弃的监控室,虚掩着门,把自己埋在角落里的一堆线路里,尽可能地嵌进机器与墙壁形成的夹角中。
不一会儿,由远至近的口哨声传到那扇虚掩着的门口便戛然而止,魏碧黛不由得捂住口鼻,恨不能停止呼吸。一时间,周围只剩下监控器屏上雪花的滋滋声,和不知哪里时不时传来的“滋啦滋啦”的声音,还有魏碧黛那若有若无的呼吸声。
良久,只听到“嘎吱”一声,门缓缓打开。
他来了!魏碧黛心中一凛,四肢僵硬到似是被钉在各处,唯一能够活动起来的眼睛透过线路缝隙死死地盯向外面。
一个高大的人影晃过眼前,一刀捅穿了显示屏,周围骤然安静下来,冰冷的刀光晃到魏碧黛的眼,她一横心,索性把眼睛闭起来,再次放缓呼吸,以免一时慌乱露出马脚。
嗒……嗒……嗒,不缓不慢的脚步声富有节奏般的落在地上,也刺进魏碧黛的耳朵里,她听见他拿刀割开空气的声音,他好像又破坏了几处设备。
突然,毫无征兆的一个阴影打在她身上,完全笼盖住她的身躯。“嗡嗡……”熟悉的震动声响起,魏碧黛还没来得及接就被挂断了,面前的阴影只看了一眼手机的最新信息,缓缓举起了手中的刀:“I see you……”
电光火石之间,魏碧黛又听到了“滋啦滋啦”的声音,在她左手边的主机旁有一根断了的电线!顾不上已坐麻的双腿,她向左一偏躲过刀锋,灵巧地钻出线堆中,一把抓住那根线后的绝缘部分,回首打中准备第二次攻击的杀人狂,趁着他被电倒的时间,魏碧黛头也不回地冲出监控室顺便带上了门,一刻不停地奔向化学实验室。

“砰!”,在她打开化学实验室的门的同时,监控室的门被暴躁地踹倒在地,杀人狂拿衣摆仔细擦了擦他的刀,又顺了顺炸毛的头发,似乎很满意地吹起口哨,拿起手机看了一眼坐标信息,迈着不徐不缓的步子朝化学实验室走去。
“马斯特!唔……”魏碧黛猛地被人捂住嘴巴,吓得四肢连连挣扎。
“嘘!大喊大叫什么,嫌自己活够了?”
魏碧黛回头,饶是马斯特那一副贱贱的模样这时候看起来也很亲切。
“活没活够不知道,我暴露了,反正也是死路一条,趁着他还没来,你快走吧!”
“我靠!你这是拉我入火坑啊!不早说!拜拜……”
话音未落,马斯特脚底一抹油准备开溜,没走两步,身形一顿,就近躲在实验台下。魏碧黛也迅速蹲下,朝他皱了皱眉,他抬起手比了个抹脖子的手势,那哨声一阵一阵的在耳边更清晰了。
马斯特的手机,不合时宜地响起了一阵铃声,未等挂断,他眼疾手快地接起。
“…………Fear gives me motivation. Are you scared? Little mice?”
门被快速推开,那变态和马斯特好死不死地来了一个“一眼万年”。
马斯特被他逼进了角落……眼看就要成为刀下鬼,魏碧黛一个猛子上前夺刀,与那变态扭打起来。
“还愣着干什么!!走!快走!”魏碧黛趁着空挡冲着身后的人一声吼。
“可是你……”
“滚蛋!”
闻声,马斯特竟有些红了眼眶,回神从“难舍难分”的二人旁跑开。那变态似是恼羞成怒,一把踹倒魏碧黛,扬起玄刀,却是向后一掷,带着劲风破空,竟把马斯特活活钉死在墙上,一招致命。此时的魏碧黛还保持着双手挡在身前的保护姿态,只是想象中的死亡迟迟没有来临,她一抬头才知刚才突生变故,脑子没转过弯,一时竟也忘了逃跑。那变态就这么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一丝玩味的笑挂在他脸上。

“You win!Congratulations!”系统提示音响起,魏碧黛作为唯一的幸存者在限定时间内成功完成存活任务。她竟是最后一个!
眼前一黑,魏碧黛摘下VR眼镜,适应了好久才勉强接受游戏公司刺眼的白炽灯。迎面走来一个西装革履的帅气男子,在魏碧黛的眼前一米处站定。
“魏小姐你好,我是这个游戏的设计师阿肆,你是体验这款游戏的第一批志愿者,请问你对这款游戏有什么看法或建议吗?”
“各种感觉都很真实,整体构思非常新颖,那个变态NPC不像别的游戏一样死板,非常灵活,这方面的体验大大提高玩乐兴趣。可是,为什么NPC杀人为什么总是一击必杀?这个有点不符合实际吧?”
“为什么不呢?NPC可是还能被你一个玩家电昏了。”
阿肆突然轻笑,微微向上的弧度在白光的照射下,说不出的诡异感。魏碧黛没忍住打了个寒噤,再去看阿肆,他已经收起了笑容,看起来再正常不过的样子。
“什么?”
“不重要,魏小姐还有什么问题吗?”
“嗯……你是怎么想到设计这个游戏的?”
“……因为恐惧能够给予我动力……”
好耳熟的话!魏碧黛在阿肆的注视下一时也想不起来什么,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就飞快地离开公司回家了。
噔噔噔!
洗完澡窝在沙发上的魏碧黛伸了个懒腰,起身去门前。
“谁呀?”
“魏小姐,我是阿肆。”
想起那个诡异的微笑,魏碧黛抖了抖,甩甩头镇定,“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
“公司有规定,内测玩家的游戏过程都会被录下来,刻成光盘,你刚刚走得匆忙,我只能送上门来。”
“麻烦您了!您放门口就行,慢走不送。”
魏碧黛透过猫眼瞧着阿肆消失在拐角好一会才开门,正弯腰拾那包装袋,沙发上的手机“铃铃铃”的突然响起,她慌忙转身带上门去接电话。
“喂,您好?”
“I see you……”
魏碧黛的后背顿时起了鸡皮疙瘩,突然想起了什么,连忙转身欲将门反锁,晚了……
“喀哒”一声,门,开了。
阿肆逆着光站在门口,左手上的手机还在通话,右手上的刀泛着悠冷的光……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