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江南老
散文

散文:江南老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答难的岸
2020-12-16 17:00

“烟雨入江南,山水如墨染。”四鱼听着街角拥挤的脚步声,完全盖过了歌声,后背倚靠的那面老墙底部已经消蚀得一团糟,隐约预料到自己的衣服会蹭满苍苔,也没心思去管这些了。

四鱼开始有点泄气了,右脚磨着地面来回转着,这是她找到的和图片有些相似的最后一处地方了。时间过了太久,一路看过来,大部分的房子都是统一的黛瓦白墙,难以区分辨识,像她这样从未来过的生人,走到哪里都有种来过这里的错觉。 

她心里边开始熙熙攘攘,眼睛使劲看着手机屏幕里的那张照片,才勉强够看清那是一扇门环满是铜绿的门,四喜以为,里面肯定生着一个柳叶细眉,撑着油伞在树下,安静等着花瓣落满肩头的柔情小姐吧。她不知道何时起了风,背上慢慢透着股湿意才开始察觉,就是这股道不清的胶着感让四喜有了直觉——她要找寻的就在这里。

四鱼顶着一头乌青色暗哑的天,在这些窄巷里长长久久地走着,不知道挨到了多少个厚厚的肩膀,也不知道被多少双沾满泥土的鞋子踩到脚后跟。四鱼停在一个巷子口,这个巷子窄到只能放下一条板凳。四鱼是怎么知道的呢?巷子里坐着一排写生队伍,颜料桶左右错开放着,像是在拥挤地遵循着某一种规则。每个人就是坐着板凳,各自耳机里放着各自的歌,画着同一处风景。四鱼突然想绕过去看看这些水彩画的那头,到底是一处怎样的风景。

绕过人群不容易,绕过自起高墙的人群更不容易,四鱼在艰难地跨过一个到处沾着不同颜色的颜料盘后,险些碰到一双拿着画笔的手之后,就深深领悟了不容易的真谛。也许吧。

四鱼站在大门前,不知道为什么就开始紧张了,紧张得不行,感觉自己即将开启一场意义非凡的重逢。吱呀的一声,门推开,同时打开的还有导游的麦克风,“这里就是当时……”四鱼松了一口气,又长长叹出一口气,到底还是没有准备好如何面对那个年华。带着满身的生活,迷失在朝前而去的方向,那个时代的万物众情只能由最爱它们的人拥有,四鱼爱,也很爱,但不是最爱。一只远去的飞鸟,经过季节的变换,也回不到当时驻足的枝头,更何况四鱼找寻的是个跨越山河湖海,隔着世纪时空的芳华时期。

四鱼走到院子中间的那口缸边,往里面扔下一枚硬币,虽然落不到中心处,还是许了个愿:“能不能多往我的梦里来。”人群让开一条路,恍惚中,她看见檀木椅子,她看见民国三年杏花树下小姐拂袖,少年坐长廊,她看见戏台上薄唇缓启:“梦长梦短俱是梦,年来年去是何年。“她看见那个时代的盛重与缱绻,轰烈与缠绵在跟她挥手。

四鱼站在江南的婆娑烟雨中,遥遥相望,万花筒一样的世界,极致的罗曼蒂克,注定的幻灭。“我只知道大家随随便便装装新潮,装装风流,你就真花痴。“四鱼低头,以手掩面,低声抽泣着,害怕惊动周围的谈笑风生。

旅游团举着红旗子走开,去下一个江南故事发生的地方,沉云日色,像极了那日梦回,理想主义的终点。翻身再入个睡,那些大褂,那些才华,那些意气,高高挂起。
我就是这样一个爱做梦的人啊。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