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罪
故事 短篇故事

短篇故事:余罪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陌清
2020-12-17 08:00

这世界上每个人都有罪,或罪无可恕,或无关痛痒。

在要上达天厅升仙之前,按照惯例,每个人都是要细说自己罪名的。

我坐在那位审判的仙官的府邸,抬腕,倒了一杯桃花酿。仙官看了一眼,眼带嫌弃:“你欠什么不好?欠什么情债,修仙之人最忌情。”

我跌跌撞撞地起身,举杯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嗤笑一声:“你个断情绝爱的人懂什么?他啊!他是我一生热爱!让我回头?太难。”

 “小姐,可是第一次来这婠婠楼,面生的很。”刚到门口,那小哥就凑上来了。

“你走开,我自己逛!”我皱眉道。我来这可不是为了你们这种胭脂俗粉,人间走一遭,当然要一睹人间盛世颜。
“都让让,奉令巡查。”门口传来嘈杂声。

“砸。”我回头,细想着头一次来这就有人打扰,非得找揍吗?

一回头便撞见了一双极为漂亮的眼睛,好似要将我吸进去一般。那人一身白衣,与这么一个花天酒地的地方还真是格格不入呢。还真是…撞进我心间呢。

我随手抓住身边的人,盘问:“那是谁?干什么的?”

“那…是新上任的状元郎,文武双全,就是心软,前不久…”

那人话还没说完,便被我打断。我摸了摸下巴,盯着那白衣少年,心软吗?呵,公子啊,要怪就怪你命不好,被我看上了。

我一路卖惨,终于状元郎府上多了一位好吃懒做又处处缠着主人的丫鬟,他也竟然宠着我、纵容着我。
我想着,或许这是缘分。

“噔噔噔。”的脚步声,这没什么规矩的便是我,我端了一碗鸡汤,欣喜地唤着他:“阿巳,尝尝我做的鸡汤。”
“你啊,越来越没规矩了。”他笑了笑,抬手刮了刮我的鼻尖,企图绕过鸡汤的事。

“尝尝鸡汤嘛。”我一副小女儿作态,他不忍拒绝,将碗凑到嘴边,嗅了嗅,眉毛皱成两条波浪。我没忍住笑出来声,我自然知道那味道极差,可我就想试一试他会不会喝。他叹了口气,一口喝完了,末了,悄悄的吐了吐舌头。我满眼都是他,都是我的阿巳啊!

他陪着我闹,看着我笑……若是时间在这里停歇该有多好。

我与阿巳在后院喝桃花酿,月华如练,桃花正好,我微醉。
“阿巳,我还没见过你舞剑呢,我想看看。”

他站起舞剑,花飘落擦过他剑,月光温柔的打在他的脸上,他眉目清澈,容了这世间的一切美好。我喝酒,一杯一杯下肚,不知不觉大醉,我起身抽剑,与他共舞。

我脚下一软,他忙停下扶我,我的手抚摸着他的眼眉,看着他满眼的焦急,我心生欢喜。

“阿巳,你知道吗?我以前是侠女,后来也是小贩,我曾踏着星河夜游,无拘无束,可直到遇见你,我以前的时光算不上时光,我的生命从遇见你那刻才开始,阿巳,我喜欢你。”我紧紧盯着他,像是要把他的模样刻在骨子里。
话落,他满脸惊慌,推开我,踉踉跄跄的跑了,留下狼狈之极的我,那日赐婚的圣旨下来,他眼中的欢喜,他刮李家小姐鼻尖的样子,李家小姐与我相似的模样……原来,原来我只是一个替身啊!

罢了,罢了,一介凡人,有什么我好留念的。天各一方,他走他的人道,我走我的仙道。

就在我要飞升成仙之际,半路杀出个仙官,告知我我不能升仙了,我一下就恼了,急忙追问因果,仙官告知我有人在我灵魂上达天厅前告了我一个黑状,罪名就是玩弄感情。

“小人!小人!小人!”无耻小儿,挡我仕途,毁我大好前程。从他那得到的快乐,我基本都尽数还了。关于他,我问心无愧,一条命都丢了,怎样才算还清?

人间我也玩够了,该回去了。
这一生为人我有很多罪,混吃等死为一罪,玩世不恭为二罪。可是公子,对于你,我无罪。
余罪余罪,于你我有何余罪。

若非说有罪,那我的余罪就是:因贪恋皮囊而爱你,因贪玩而恋你……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