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故事:祭祖
故事 短篇故事

短篇故事:祭祖

作者:蓝桉
2020-12-17 15:00


我自小与爷爷奶奶住在农村,与城市不同,农村里保有许多旧时的习俗,其中一项便是祭祖。

所谓祭祖,便是带着用锡箔纸折成的银元以及黄纸给祖先扫墓,然后在家中烧一大桌子的饭菜“请”祖先们回家吃饭。扫墓的时间一般是除夕和清明,“请”祖先吃饭则是在除夕、清明和中元。

扫墓也有讲究,先将黄纸撕成宽五到十公分左右的纸条,用石头压在墓碑上方,意味着步步高升。

然后点上一对蜡烛和一把香,再将地上摆放好的银元点燃,在场每人拿上一支或三支香开始祭拜,口中说着下一年的期盼。

回到家后,奶奶开始准备祭祖的饭食,煎豆腐、青菜、鱼、豆腐包这四样是必不可少的,其他的菜可以随意添加。

准备菜肴期间,爸爸和妈妈开始摆桌。一共要摆十副碗筷,若家中碗筷不够,可以只摆八副,但再少却是不行。接着将一对红烛摆在靠近门口的位置,红烛之间放上一碗盖着红纸的生米。最后在地上铺好黄纸和银元,再往碗中倒少许酒,准备工作这才算完成。

等到所有的菜肴端上桌,爸爸点燃红烛和香,而后带着三支香走到门口,一边鞠躬一边念念有词地说着话。

四岁那年,太奶奶在冬日里因病去世。因为年纪尚小,我不懂去世这个词究竟意味着什么,只以为太奶奶是出了远门,过段时间便会回来。

到了清明祭祖那日,爸爸执着香到门口“请”祖先回家,我跟妈妈站在大厅边旁,好奇地朝门外张望。

两分钟后爸爸开始往回走,我分明看到他身后跟着一群身穿白衣服的老人,面色苍白,表情呆滞,看着有些吓人。

等到人群走近,我在其中看到一张熟悉的面孔,是年初去世的太奶奶!我抓着妈妈的手晃来晃去,内心纠结不已:想上前跟太奶奶打招呼,但又惧怕她身旁那群面无表情的陌生人。

我的动静引起了太奶奶的注意,只见她跟着我不认识的老人们一同坐在饭桌前,乌黑的瞳仁直勾勾地盯着我,眼中没有了往日的慈爱,只余下一片冰凉。

我害怕地将自己缩进妈妈的怀中,不敢再与太奶奶对视,转开视线去看爸爸接下来的动作。爸爸将香插进铺有红纸的生米中,而后蹲下身将银元堆点燃,燃尽的纸灰被风扬起,触到了大厅的天花板。

奶奶笑着摸摸我的头“你看,这灰飞得这么高,说明家里的祖先都很高兴呢!”

我克服心里的恐惧再次看向饭桌,只见饭桌前的老人们均毫无笑意,疑惑地说道“可他们都没笑啊?”

奶奶脸上的笑容一僵,立马摆摆手说道“童言无忌,童言无忌。”

我还想再问,妈妈直接捂住我的嘴,把我带进房间。直到爸爸将祖先们送走,桌上的碗筷也撤得七七八八,才松开对我的桎梏。

“囡囡,你刚刚看见谁了?”妈妈摸了摸我的头,蹲下身柔声问道。

“我看见太奶奶了,还有些不认识的爷爷奶奶。”

我拉着妈妈的手,委屈地答道“太奶奶看我的眼神好凶的!”

握着我的手稍稍用力,妈妈惊惶地看向奶奶。

奶奶拍了拍妈妈的肩膀,布满皱纹的脸庞上展开一抹和蔼的笑容,“太奶奶年纪大了眼神不好,瞪大眼睛才能看清你,不是凶你。”

“这样啊。”我恍然大悟,转头爬上凳子去夹自己觊觎已久的大鸡腿。

奶奶和妈妈在我身后絮叨了十来分钟,紧接着奶奶便挎着竹篮步履匆匆地出了门。

我好奇地问了一句“奶奶怎么不吃饭就出门了”,妈妈往我嘴里塞了满满一口青菜,讨厌的味道让我瞬间忘却刚才的疑惑,苦着脸咀嚼口中的菜叶。

深夜,爸爸妈妈难得准许我与他们同睡,我躺在两人中间,沉沉地进入梦乡。

睁开眼,客厅里灰蒙蒙的,像是上个世纪的黑白电影,屋内桌椅的摆放和菜色与下午祭祖时全然相同,我木楞楞地站在原地,茫然地看着眼前的场景。

饭桌上的蜡烛兀自燃起,地上的纸钱开始熊熊燃烧。

穿着白衣服的爷爷奶奶们走进屋内,坐定后有说有笑地开始吃饭,虽然大家的笑容僵硬得别扭,但总归不像板着脸时那般可怖。

这时,太奶奶朝我招了招手,“囡囡,不要害怕,到太奶奶这里来。”

太奶奶慈祥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我似乎明白了祭祖场景重现的原因,小步地走上前。

“太奶奶要走了,跟太奶奶说声再见好吗?”太奶奶笑着与我挥挥手,柔声问道。

我扑到太奶奶怀里,抬头看向她慈祥的面孔,认真地承诺道,“太奶奶再见,我会想你的。”

太奶奶如往常那般摸了摸我的脸,脸上的笑容虽然僵硬,我却能从中看出浓浓的慈爱。

隔日早晨,我从梦中醒来,看着雪白的天花板,心里有些难过。

真的再也见不到太奶奶了。

我把梦里的内容告诉妈妈,她愣了几秒,伸手将我搂紧怀中,“太奶奶很疼你。”

那天以后的祭祖,我再没看见太奶奶,也没再看见一道道白色身影。

也许是因为年岁渐长,也许是因为太奶奶不愿我被这些惊吓。现在想起这件事,不会觉得害怕,反而带着点温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