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可知有人曾这样死过
故事 短篇故事

短篇故事:你可知有人曾这样死过(2)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方泊兮
2020-12-17 21:00

点击此处阅读前文:
你可知有人曾这样死过(1)

陈辰躺在炕上,想着自己的儿子,肚子里一阵阵地痛,这样的日子好漫长啊!

她已经好几天没吃东西了,痛的时候就想想儿子,丈夫把自己一个人扔在了这间昏暗的小屋里,任凭她怎样叫嚷,他只是听不到,他恐惧得很。他说:“她得的是传染病,我才不敢上前呢!”别人有的邻居看不惯,见到了就说说他,他就这样说。“那给她冶冶吧,好歹也是你媳妇的!”“还治什么治?都到这地步了,身子肿得都跟猪八戒似的,肚子就可挨住嘴了!再说,她又是练气功的,不打针不吃药,我有什么办法呢?”

她在屋里听到了外面的对话,口干得不行,伸手去端旁边的杯子,这杯子上恰好有一只苍蝇也在喝水,即使她来端也不飞去。她好奇地端详那只苍蝇,简直怀疑那是一只死在那里的苍蝇。一会儿,正巧刚才那些人的谈话,她都听到了。心里感到一丝暧意,这是好久以来没有过的感受。

想想过去,那些伤害过她的人,是那么无情地在她善良的伤口上撒盐,她好绝望啊!有一天,她发觉一个邻居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开始对她很好起来。“吴大娘,快来,我新煮的咸菜,你来尝尝,吃起来跟肉一样。”吴大娘笑着走过来,尝了一小块儿,笑着说:“不赖!弄得不赖!”“你拿点儿吧!”“不了,不了,家里有菜!”陈辰让她再拿,推让再三,吴大娘就要了两块。

就这样一来二往,她们成了好邻居。陈辰问吴大娘:“这人啊,不知怎么回事,恨富人,笑穷人。我吧,一个书呆子,心眼儿实,倒叫别人笑话,连孩子都瞧不起我,真是世态炎凉啊!”吴大娘同情地说:“是啊!因为他们都是常人,如果你不是常人,就好了。”“哎,吴大娘,听说你们加入了啥气功组织,是不是?”吴大娘抿着嘴笑了一笑说:“不瞒你说,我们这个功可不是一般的功,得几世有缘才能碰到的。你要是感兴趣的话,就一块来学吧!反正不反对政府不坑害老百姓。就跟锻炼身体差不多!”

从此,陈辰跟着吴大娘在一起学气功。

陈辰只顾着想过去的事儿,差点端持不住碗里的水,要掉下去。急忙去用力,其实喝的只是一小口,好长时间水米不打牙了!那个什么的静功,当她练的时候也曾度过了好长一段的快乐日子,可是在取消静功后的日子里,她在矛盾中度过每一天,今天,听到邻居,那些平时都似乎冷酷的人说出了这样关心她的话,她真的感到前所未的温暖,即使丈夫连自己的边都不凑。

她想,丈夫是个老实巴交的人,懦弱是有的,谁叫他老实呢!还有那个要来的女儿,只送过来一次水,吓得不行。她是个好孩子,只是自己这个作娘的给她的好太少了,没有爱的心里哪里能有阳光啊?女儿,唉,还没指望上就指望不上了,只有那个儿子,我只有这个儿子啦,在这个世界上。

她不由地流了两行干涩的泪,泪都快干了,心上有痛,我在怜惜别人,谁在乎我啊?她想到这里,泪忽然产生了,如雨般下来了。“也许我快要不行了,记得上高中时听老师讲过‘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我大概活不了多长时间了!我才四十五啊!可我还剩下一个没用的丈夫与苦命的孩子啊!我那苦命的孩子连上高中的钱都是她姥姥给拿的!娘是不会来看我的了,她也许还在恨我的这次婚姻吧!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