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故事:保镖
故事 短篇故事

短篇故事:保镖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路兴录
2020-12-18 15:00

大乐16岁那年的春天,和爷爷又一次去南京进货,第一次拉的货销售很好赚了一大笔钱。那次去南京带钱少回来取钱孙子被盗让他吸取了教训,这次就多去两个人多带点钱到那拣货快还可多进点货。

为了支持爷爷做好钢铁生意,大乐二姑蒋平英也拿了钱入股。他二姑出嫁邳县占城乡高集村没啥经济来源,主要是他二姑夫程招发在东北是个泥水匠工头,整年在那承包工程手里攒有几个大钱头。

大姑蔣平侠出嫁是本街,大姑夫刘天侠在官湖街开了一家中药房,又叫步西新华三。那时官湖有新华一,新华二,新华三3个生产队。当时中药房是大乐大姑公爹老中医刘可仁开的,退休后大姑就接公爹的班在白阜医院工作,后公爹去世大姑又回官湖接着开中药店。

虽说几家亲戚都在做生意,多是库存物资,流动资金都不富裕,哪家一下也拿不出3、5千元。二姑一下拿出了2万元来给爷爷用,爷爷很感动,自己的亲生女儿出嫁了还这么慷慨,就说二姑,平英啊!干脆这2万元就算你们的股份吧,赚了钱按股份提成。二姑心热口甜地说,入什么股啊!俺不要。自已老子用钱当儿女的不是应该的吗?

爷爷不那样认为,出了嫁就是人家的人了,都有老少需要养活,需要花钱,主次分明地说,挣了钱,有你一份。

干这些长途风险的生意,只有用自己的亲人才放心。大乐二姑家的表弟表妹都还小,大表弟5、6岁,二表弟才2、3岁,小表妹才7、8个月啊!既然算股份就得出人助力帮忙进货,得去个人给爷爷帮着拣货啊!大姑家上班的上班,看店的看店,抽不出闲人。二姑夫实在没办法,只好让他二弟去。

这次南京进货的队伍比前次明显加强,有爷爷,三叔,二表叔,还有他点中的孙子大乐。爷孙4个肩负重任去的南京进货。因为身带巨款,怕出万一,临行时专门进行了精心的化妆打扮。

那时汇钱很不方便,没法打款,且都是整沓的10元现金携带很不放心。爷爷穿的是大腰裤子,把钱一沓一沓的缝在围巾里,跟部队用的子弹袋一样,捆绑在腰里,外边穿件破大衣,戴顶破帽子装成讨饭花子。三叔和爷爷一样,腰里也带着那么多钱,爷爷再三交代乐子注意,上火车一定看紧你三叔周围,火车上小偷太多,凡有可疑人就以干咳三声为暗号,提醒你三叔注意。

从邳县上车,坐的是慢车站站停,大乐就按爷爷的安排,两眼紧叮着三叔周围人员动态。到了大义集站上来了一位客人,戴着一副墨镜,上车就不安分,鬼鬼祟祟的眼睛四处张望。都是站票没有座位,人挤人很利于小偷作案。上车时一位好心人看爷爷乞丐可怜,将自己靠窗的座位让给了爷爷坐。

大乐一个16岁的小孩不会引起小偷的反感,他就全身心地站在三叔背后干咳三声,附耳低声告诉三叔注意,刚上来的那位,不像个好人,千万小心。

大乐人小点子多,故做站累的样子,长叹一口气蹲在车底板上,死死警惕着三叔周围的那个戴墨镜的人。

顾客同志们,你们好!南京长江大桥到了,欢迎各位游客来南京参观举世文明的长江大桥。播音员的甜言软语,引起车厢一阵骚乱,那个戴墨镜的人有意在那挤挤抗抗,大乐哎呀一声站起来隔开了那人与三叔的接触。

就在播音员开始报道南京长江大桥的历史,说,南京长江大桥是第一座由中国自行设计建造的,是中国桥梁史上标志性的建筑,中国的辉煌,列为金陵四十八景。

大乐正听得起劲,车上又一阵骚乱,三叔预感有人抗一下腰部,那个戴墨镜的人闪身不见了。伸手一摸,惊叫一声有小偷,我的钱包没了。大乐照着自己头猛拍一掌,哎呀!坏事了,把看三叔的任务给忘了。

钱包让小偷给割去了,爷爷一看三叔急了,说,急有什么用?小偷有贼眼,3个人都没看好,他早就盯住你这钱包啦!里边有多少钱?三叔说没事我留了一手,钱包里就200多块钱,是留我们爷4个坐车吃饭用的零花钱。

大乐自愧地说,200多块啊!一个棒劳力10天也挣不来呀!爷爷劝慰说,财去人安生,破点小钱,长点见识。不经一事,不长一智吗。记住吧,这又是一个光天化日被盗的教训。

到了南京西站下车了,坐了一夜的火车都累了饿了,吃点饭吧?车站只有快歺,爷爷说怎么吃?三叔说不吃了,没零钱了。

人是铁,饭是钢,饿坏身子不值当。吃,爷爷点了4碗米饭,点了一个鱼头,点了一碗鸡蛋汤。

三叔丢了钱,心里很不舒服,说咱是出来混穷的,你点鱼干吗?爷爷说丢了钱就没有裕了吗?别忘了,乐子的二表叔不是也来了吗?人家可是与咱爷们隔门的亲戚,少了鱼能行吗?


【作者简介】路兴录,河南邓州人。1944年8月出生,1964年12月入伍,高级工程师,技术五级,陆军大校军衔。入伍后历任战士,技工,技师,排长,驻厂军事代表,副总军事代表,解放军总装备部武汉军事代表局高级工程师。现为湖北省摄影家协会会员,河南省南阳市作家协会会员,武汉作家协会会员,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武汉市硚口区老科技工作者协会会员。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