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雪落无声
生活

生活:雪落无声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刘畅
2020-12-18 20:00

去年的圣诞节还历历在目,回过神来已经是2020年底。

这一年的时间过得太快了,从我今年3月份开始上班后,记忆就仿佛停了下来。

也没有什么新鲜的事情,每天的事情就是工作,偶尔间歇性痛苦的时候还会喝酒。文学造诣也越来越差,写不出令人魂飞魄散的句子了。

浪漫的头脑最终让位给了理性,在法院工作以后,看事情越来越冷淡。

也随着年龄的增长,认为如果还保持一颗少女心、恋爱脑大概是一件多么幼稚而博笑的事。

但是我天性如此,就像我在洗完澡后看见起雾的窗户,用食指画了一个爱心。事后我觉得可笑,又觉得可贵。

摇了摇头,披上浴巾,出了浴室,第二天再上窗户,只有零星的灰尘,再无夜里的爱心印记了。



以前看《欲望都市》,凯莉说,身在纽约,要习惯在第二天忘记他昨天晚上说过的话。那时候觉得真酷,我也要做这样的人。现如今也丧失了那种玩乐的心态,倒还深情了许多。只是有些深情是错误的。

孩子过了春天就满五岁了。遥想……(不是,为什么我的写作风格成了这样了?感觉词汇量降低到小学生的样子?)21岁的时候,这五年是被生活推着走的。

可是成年人哪有真正称心如意的呢?不过是选择和牺牲的结果。

我曾经只听说过成年人的世界无趣、乏味,倒也不知道竟这么乏味。

海子在诗歌里说:“珍惜雨后的村庄,万里如云如同我永恒的悲伤。”他为什么要自杀呢?是不是真实的世界和他梦里的世界不一样呢?

看过他的黑白照片,戴着黑框眼镜,算不上帅气。可是他的感性和深情大抵是害了他。但你也很难说,他死去就是一种伤痛?每个人的选择和度过此生的方式不一样罢了。

有人说,仍在世界上苟活的人,其实是勇士。

是的,死是简单的,纵身一跃,其实最直观的感觉是麻木。我被车门夹过手,第一感觉就是麻木,淤血渗透十秒后才能感觉到疼。所以这是我的猜测。

人与人的大脑其实是不一样的,陈冠希其实最应该得抑郁症自杀,他为什么还活得好好的呢?张国荣有名有利受人爱悦,可是他选择了消亡。你说这是为什么?同一件事,有些人想得浅,有些人想得深。



时间是怎样划过我的皮肤?在空瓶的护肤品里,在衣架上挂着的新衣服上,还有一次一次扔掉的纸巾中。

买了四本书,至今没看。身边的人日益走进他们曾经想要的家庭生活,带着一些大呼一口气的沾沾自喜。好似以为获得圆满。

可我以过来人的身份表示惋惜:这世上其实原没有什么结束与圆满,没有“从此就……”这样的生活,一直一直会有新的问题、焦虑。

我是学过马克思主义,知道这是事物的发展肯定会产生新的矛盾,发展的本质就是新的矛盾出现,旧的矛盾灭绝。但生活常常是旧的矛盾仍在,新的已经来了。

可是没有看过马克思主义的人们呢?他们只会觉得生活如此苦难无望,熬着罢了。

 

“如今我们深夜饮酒,杯子碰到一起,全是梦碎的声音。”

初见这句话是在中学,那时为赋新词强说愁,大家都在开开心心的,我能说出这句话人家只觉得我有淡淡的忧伤文艺气质。

时至今日,再看到这句话,我仿佛能听到那种破碎的声音。



我很难想象我30岁、40岁是怎样的。就像我16岁的时候肯定想不到我26岁已经有两个四岁多的孩子了。

16岁我在做什么呢?想到此处,我居然感到了心痛。

看着桌面上的卷宗,我稍稍抑制了自己的情绪。看着纠纷事项,原被告的名字,我意识到,马上2021年了,不是2012,离世界末日的预言已经过去了八九年。

地球是否毁灭,人类并不知道,人类只是过客。宇宙有它自己的意识和历史。

 

再也唱不出那样的歌曲,也再也写不出那样的文字。

结婚前,我婚前的日志寄给了陈冰洁。

她是个君子的人,没有翻开看过,大概也是可能对我的生活感想并没有那么多的兴趣。

独居后,我找到她,请求她寄回。我如愿以偿又抚摸到那本封面是灰绿色的道林笔记本。里面记载的字迹和事项拙劣而真诚。我翻开看,心里波光粼粼。

今年也写了几篇手写日记,都是以规劝自己为主。藏在我的马克思主义哲学教材下面,希望那些感性的想法能受到熏染而不再哀愁。

信誓旦旦的东西几乎已经没有了,不像以前,说什么就是什么。

说到此处,我想起《金粉世家》的金燕西,他说:“我说的话什么时候变过?”可是后来金家的变故是他意想不到的。家道中落,身份剧变,深爱过的人,也成了陌路。

他说的话什么时候变过?他不会变,但时移世易。

 

不敢再留下什么自信的语言,只能将自己的经历和想法记录下来,没有记录就没有发生。也不敢再教别人如何去对待生活,因为每个人的处境都是不一样的。同样的办法,并不一定适合每一个人。

人大抵只能活六十年至九十年。其实最后三四十年,活不活我觉得已经不重要了,只是没死而已。

大部分的热情和快乐,已经交给了前三十年,也许只有二十五年。后来的日子,哀伤大于快乐。

他对我说,跟你在一起我才真正笑过。

这也许是一句实话。就像他在夜里流的泪也是真的。可是我们肯定不会因为只追求笑过就向往那样的生活,在幻觉之中,生活只有风、花、雪、月。

稍纵即逝的快乐如同风。捕风,这个行为就是虚妄的。

 

下午出了三个案子的判决。里面的术语是成年人的世界。

想来也是,法律是用来约束成年人或者青少年的。对于小孩子,法律把权利交给了监护人。

我每日游走在这些术语中,法不溯及既往、LPR贷款市场利率报价、违约金、利息、标的物……枯燥,冷静,乏味,无趣。

这本身不是一件寻找乐趣的工作。

看过一些前辈的履历,她刚来法院的时候,背着一把吉他和一只毛绒熊——哪个女孩子没有年轻和充满幻想过呢?

只是,后来都开始学着与真实的生活携手为伴。

 

突然想起了琼瑶的《还珠格格》第三部《天上人间》。

最后他们一起去了大理。

 

冬天了,洗澡和洗脸一起进行,发现这样很好,热腾腾的雾气,将脸置于热烈的水花下冲洗,感觉每个毛孔都打开了,也得到了充分的清洗。温暖使血液循环变好,黑眼圈也淡了一些。

上次去做精油推背,想的是养生,为了自己的身体。但是做完之后,慢慢就感冒了。不适合我,花了钱,又生了病。几乎每次的精油推背后我都感冒,但我仍然会去重蹈覆辙。是不是不信邪?以后还是要信了。

有些时候入睡感到困难,噩梦缠身。想起他以前说,我刚刚做了一个噩梦,好可怕,但说出来的时候又觉得不可怕了。

他经常做噩梦。如果没有忧虑,人的睡眠大抵是无梦的,或者做些快乐的梦。有时我只想到了自己的痛苦,却没有考虑到别人的忧虑。他没有对不起我,是我对不起我自己。

 

凌晨五点半惊醒的时候,我就知道不能再继续这样了。

弗洛伊德说,梦都是潜意识,像是一座冰川下暗暗流过的河流。你看不见,但不代表它不存在。它会在不受控制的时候涌现出来,形成一个一个自己都觉得无法理解的梦境。

告别是一件不太容易的事,意味着无法重拾。小学的课文都学过刻舟求剑是不符合常理的。但如果换作是我,知道那把剑是捡不起来了,但我仍会想着它的剑锋与精妙的花纹。会感到惋惜。

 

12月初的时候,很害怕过平安夜、圣诞节以及新年。但到中旬,也就觉得没关系了。

害怕是无用的,它最终会到来,就像快乐有尽头,痛苦也将淡去。

人类的记忆无关紧要,它们只是宇宙的尘埃。就像我们使用的网络,随处可见别人的只言片语,无关紧要,不值一提。

人最终需要面对的仍然是自己,也只有自己。26岁深深理解到后,觉得甚是失望。也许我到了30岁会愈加失望。一切都是司空见惯的,没有任何新的光亮,只是比谁熬得更久一些。

这一两年的经历,扩大了我的眼界,也隐约改变了我的价值观以及承受事情的能力。

坚持过来就是强者,但是副作用就是日益麻木。

 

最终尘归尘,土归土。

我们将走各自属于自己的路。

也许也不往前走了,路边有些小花和河流,也许会碰到猛兽与山洪灾害。许多惊喜及意外。

 

等有机会了,我还是想去西双版纳生活。

那里的人活得更加随性、真实,他们的地貌、风土、人情相对原始落后,他们活得不必扭曲。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