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沙漠之城
故事 沙漠之城 第一卷 第9章

第一卷 第9章-沙漠之城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曾祥华
2020-12-18 11:00


  我真的以为我们会死在那个房子里。 

  那个男人一看就不是个仁慈的人,或者说不是人。 

  我完全没有想过我们会活着离开那个房子,而且手脚都还在。 

  我已经准备好和他拼命了。 

  当然,那是最后的办法了。 

  我抱着一丝希望,我相信每个人都还或多或少懂一点点法律。 

  而且,我已经及时报了警。 

  “你今天必须陪老子把酒喝完才能走!” 

  “你在酒里下药了!” 

  “你哪只眼睛看见我下药了!” 

  “那我不喝那一瓶可以吗?” 

  “不可以,老子今天就只想看你喝了那一瓶。” 

  故事真的不复杂,但后果很严重。 

  如果我们晚来一步,后果真的难以想象。 

  如果飘飘没有看见,后果也一样不敢想象。 

  “我喝!” 

  我平淡地说道,我的眼睛正视着那个男人,我的眼里没有怒火,我的眼睛很平静,我做好了准备,我已经想过最坏的结果了。 

  “给老子滚远点。” 

  他一脸不屑,不过还好,他并没有动手。 

  “我喝。” 

  小凤站了出来。 

  她满脸赔笑:“飘飘不懂事,得罪了您,希望您不要放在心上。她的酒我喝,您说怎么喝都行。” 

  男人嘻嘻笑着。 

  他并没有说不行,他伸出手在小凤的脸上狠狠捏了一把:“好,那就你喝。” 

  他使了个眼色,后面的人跑了上去,不一会,他们抱着酒下来了,不是一瓶,而是一箱。 

  “喝完这一箱,你们就可以走了。” 

  人群开始起哄。 

  他们似乎很久没有看过这样的场面了,完全没有一个人站出来帮我们,他们都希望看到刺激的事情。 

  在他们眼里,除了比这寒冬还冷的冷漠,什么也没有了。 

  小凤一直带着笑。 

  我拉住她:“不要硬扛。” 

  “先生,没事。” 

  小凤望着那个男人:“您说话算话呢,这里这么多人都听见了。我喝完了,您可得放我们走了啊!” 

  小凤的语调低柔,她生怕说错一个字。 

  “放心,老子不会耍赖皮。” 

  小凤笑了笑,她知道适可而止,她不再多说。 

  酒被摆在了桌子上,一支一支地摆着,那是一大箱啤酒,整整十二支。 

  我从来没有见过小凤喝酒。 

  “小凤姐滴酒不沾,她戒酒了。” 

  我知道这里面有故事,小凤的身上,藏着许多的故事,她就像一本书,一本无论我从哪页看起,都无比精彩的一本书。 

  我不能奢求周围的人的脸上都带着仁慈的表情。 

  我自然知道他们不会突然有人站出来,然后一切就此停止。 

  我很单纯,但也没有这么天真。 

  只是我没有想到,所有的人都在那里狂叫,像生了病的野兽一样。 

  “快喝!快喝!” 

  “一口干!” 

  “放心,喝醉了我会照顾你!” 

  “喝!喝!” 

  我从这些震耳欲聋的声音中,仿佛体会到了鲁迅先生一样的心境。 

  我望着飘飘绝望的脸。 

  那脸上除了痛苦,还有懊悔,还有哀求,还有绝望。 

  我紧紧地搂着她,我怕我一松手,她就会软软地倒在了地上。 

  小凤望着我,然后用手摸了摸飘飘的脸,她的眼睛里盛满了温柔,温柔的像是一汪蜜,一汪晨光,一汪冬日的暖阳。 

  她什么也没有说。 

  她就这样望着我们。 

  她的眼睛里除了温柔,还有坚毅,还有希望,还有美好的明天。 



  我知道自己什么也做不了。 

  警察一直没有到。 

  我们只能慢慢煎熬。 

  小凤打开了第一瓶。 

  我第一次看她喝酒,我心里完全没有底,我不知道她究竟可以喝多少。若是她不能喝,这么多酒,是可以要了她的命的。 

  “干了!” 

  小凤没有让起哄的人群失望,她非常干脆就喝完了第一瓶。我望向她,她很好,没有任何不适,脸上依然满面笑容。 

  于是她又喝了第二瓶。 

  第三瓶。 

  第四瓶。 

  …… 

  所有人都被震惊了,也包括我。 

  小凤完全就像没事人一样,她喝了一半下去,就像喝水一样。这么多的酒,若是常人,便要开始醉眼朦胧了。 

  可是小凤没有任何不适。 

  她看上去似乎更加神采奕奕。 

  我的双眼灼热,我相信,小凤会让我们顺利离开的。 

  她一定可以做到。 

  “停。” 

  小凤拿酒的手被按住了。 

  “这样喝没意思。” 

  他果然要反悔,从一开始,我就知道他不会遵守承诺。 

  “那要怎样喝才有意思?” 

  “喝白的!” 

  “我一个人喝?” 

  “不然呢?” 

  “我一个人喝也没意思。” 

  “那你说怎么喝?” 

  “划拳,谁输了谁喝。” 

  “好。” 

  很快桌上便摆了几瓶白酒。 

  小凤的表情很是淡定,看不出她有任何紧张。 

  两个人开始划拳。 

  周围的人变得更加疯狂,不停地使劲叫,那声音简直可以直冲云霄了。 

  似乎这样“热血”的场面,他们很久没有见过。 

  所以他们就像嗜血的僵尸,在空洞洞的肉体里,发出它们本能的嘶吼。 

  事情的结局真的出乎意料。 

  男人完全不是小凤的对手。于是他又反悔了,开始他是一个人和小凤划拳,没多久,变成了他们一起和小凤划拳。 

  他们完全不是小凤的对手。 

  这一次,小凤让所有人失望了。 

  除了我和飘飘。 

  她没有像大家期待的那样倒下。 

  事情就这样结束了。 

  我们平安地走出了舞厅。 

  或者说是地狱。 

  男人还算有一点像个男人,他没有再耍花样了,他让我们走了。虽然他非常不甘心,但在那么多人的注视下,他没有选择。 

  出来外面,感觉完全不一样了。 

  虽然冷风扑面,像是被尖刀划过一样,可是心情已经完全变了。小凤走在前面,她对路比较熟悉,我扶着飘飘,在后面紧紧跟着。 

  “飘飘似乎发烧了。” 

  我摸了摸飘飘的额头。 

  “嗯,回去给她煮姜汤喝。” 

  “我没事,先生,不用扶着我了。” 

  “还说没事,你额头烫着呢!” 

  “是酒喝多了。” 

  “以后不要喝酒了啊!” 

  “以后不喝了。”


  雨已经下得很大了。 

  小凤很开心。 

  她笑的像飞舞着的蝴蝶一样,一段时间来她这样的笑容很是难得看见,我不禁看着呆了起来。 

  “你真美!小凤,你真美!” 

  “先生,这句话你都说了很多次了。” 

  “是吗,可是我以后还会再说。” 

  “先生,取笑我呢。” 

  “没有,绝对没有呢!我是发自内心地赞美你呢,没有任何亵渎。” 

  小凤轻轻地说道:“谢谢先生,谢谢先生!天真冷啊,我们快回去吧!” 

  小凤的话语像午夜的呢喃一样轻柔。 

  飘飘转过脸来,雨水和泪水顺着她美丽无瑕的脸滑落,她微笑着凝望着我,那仿似天使般的微笑,像傍晚夕阳映照着的湖面,平静而绚丽。 

  “先生,您回来了!” 

  “我来晚了。” 

  “先生能来看我,我就已经很开心了!” 

  “我会经常过来。” 

  “先生,您以前也时常这样说呢!” 

  “我以后不再离开你了!” 

  “先生,您说什么呢!” 

  “我说我以后不离开你了!” 

  飘飘搂着我的脖子,她喘着气,雨水已经将她的发梢淋湿,她的脸在雨水中仍微微发烫。 

  “先生,您是喜欢我吗?” 

  我没有回答,但我点了点头。 

  我将飘飘搂在怀中,我能感受到飘飘身体在微微颤抖。她似乎非常开心,对着天空大声叫道:“我好幸福啊,我好幸福啊!” 

  她喊了两声,突然一下子瘫倒在了地上。 

  我赶紧扶起她,她的额头十分的烫。 

  “先生,您背着她吧,我们快点回去吧。她感冒了,再淋雨就不好了。” 

  我们回到小屋,飘飘已经开始说胡话了。 

  小凤扶她进房,给她擦了身体,又换了衣服。 

  然后又煮了姜汤,一切妥当之后,小凤累的不行。我在旁边也帮不上什么忙,等她忙完,便和她一起扶着飘飘进房。 

  飘飘睡着了,脸上带着迷人的笑容。 

  小凤开了暖器,房间里顿时温暖了许多。 

  我们坐在暖器旁边,小凤拿了一些水果和花生,还沏了茶。 

  “今天真是多亏了你了。” 

  “也没什么,我知道先生报警了,所以也不是很担心。”小凤说的很平淡,似乎之前的场面在她看来完全不算什么一样。 

  “你酒量真不错。” 

  “已经很久不喝了。” 

  “一开始还真是担心你会喝醉。” 

  “这点酒还喝不倒我呢!” 

  “飘飘以后不会再去这种地方了吧!” 

  “先生,我想问您一句话呢!”小凤一脸严肃,我心中已经猜测她会问什么了。 

  “先生,您是喜欢飘飘的吗?” 

  “是的,我很喜欢飘飘。” 

  我回答的很诚恳,我没有任何敷衍,我说的就是我想说的话。 

  “您应该看的出来,飘飘对您……” 

  “是的,我能感觉到。” 

  “飘飘之前……” 

  “以前的事情都过去了。” 

  “飘飘是个苦命的孩子……” 

  “是的,你们每个人的身上,都有着一个凄美的故事。” 

  “我希望飘飘能得到幸福!” 

  “会的,会的!” 



  我很晚才回去。 

     淅淅沥沥的小雨最后还是将我淋湿了,我回到家的时候,发梢挂着雨滴。我推门进去,打了个很大的喷嚏。 

  “你回来了!”马小姐仿似在梦中和我打招呼,声音低回婉转,像是春天画眉的呢喃。 

  “嗯。吵醒你了呢!” 

  “我睡得不踏实。怎么去了这么久呢!” 

  “外面一直下着雨,便在一个小店里坐了一会儿。” 

  “早知道就不要你出去了。” 

  “没事呢!只是没有买到酸辣粉,逛遍了整条街,没有酸辣粉。” 

  “没事,我现在也不是很想吃了。只是突然很想吃酸的,这是正常现象吧!” 

  我没有出声,轻轻地走到洗漱间,用吹风筒吹干头发,又忍不住打了几个喷嚏。洗漱间的窗户忘了关,外面的寒风呜呜,仿佛哭咽的妇人。 

  “你赶紧进来换了衣服吧,别感冒了。” 

  “嗯嗯,我吹了头发就进来了。” 

  “害你白跑了一趟。” 

  马小姐似乎很是愧疚,声音中带着歉意。 

  这让我有点不安。我虽然出去的目的是如此,最后却是去见了飘飘。 

  如果今晚飘飘是清醒的,许多的事情或许就将改变。 

  我并没有心情睡下去。 

  马小姐催促了几次,可我没有丝毫的睡意。我思绪纷繁,脑中似有一团乱麻,又仿似一台马力十足的发动机在我脑中时刻轰鸣,我感觉大脑快要炸裂。 

  我站在风口,从窗外飞溅进来的雨沫让空气变得潮润,让人感觉仿佛站在海边。 

  马小姐怀孕了! 

  这应该是真的,她不至于编下如此大的谎言。 

  这是要逼我结婚的了!今年去她家只怕没有那么简单了,即使不是回去领结婚证,只怕也要摆酒席了。 

  这是她计划好的吗? 

  马小姐真是个精明的女人呢! 

  在她的计划里,真是没有一丝一毫的偏差呢!所有的事情都在朝着她期望的结果发展,她不想有任何的意外,所以,她怀孕了。 

  我点着了香烟。 

  风有点大,点了很久才将烟点着了。在冷风中抽烟,尤其是在深夜,会让人觉得无比孤单。仿佛那烟雾笼罩下的灵魂是个孤魂野鬼一般,让人倍感伤心。 

  镇龙,南国的一个小镇。 

  多么小的一个地方。 

  却藏着那么多的悲喜。 

  我想到了阿娟。 

  她的魂儿现在在哪里呢? 

  我似乎亏欠她呢! 

  我即使没有鄙视她,却也并没有给她任何温暖。在我每次经过的时候,我连正眼看她都很少,每次我都急匆匆地从她身边走过。 

  她笑嘻嘻地在我身后叫着。 

  即使她知道我不会转头,她依然每次都笑嘻嘻的叫着。 

  她似乎没有脾气。 

  她是个好女人呢! 

  我有嫌弃她吗?我为什么要嫌弃她呢? 

  她是个好女人啊! 

  我想到了小芙。 

  小芙真的回家了吗? 

  可是她说过,她没有家。 

  她回去哪里呢? 

  她为什么不去寻找自己的亲生父母呢? 

  这么寒冷的冬天,她知道照顾自己吗? 

  她还只是个孩子呢! 

  这个世界,还会有谁会给她温暖呢! 

  还有小丽。 

  是多么风华绝代的一个女人呢! 

  她现在又在哪里呢?还在广州吗?她在做什么呢? 

  她应该不会回来镇龙了吧! 

  或许,我应该不会见到她了! 

  从我走进小店的第一天起,她们就和我提到的这个美丽女人,我只是在那一晚匆匆地见过她的侧颜。 

  她长得怎么样呢? 

  这样的女人为什么也会来到这个小地方呢! 

  她经历过的事情,又是怎样的凄美呢! 

  我思绪万千,我对镇龙这个小地方并没有多少怀念。 

  这里每天都在发生着变化,像一辆机器一样,每天都在飞速运转着。似乎充满了活力,可是却没有带给人多少温柔。 

  机器永远都是冰冷的。 

  连带着操控机器的双手也是冰冷的。 

  不知道是时代在推着机器运转,还是机器在推着时代往前。 

  所有的人似乎都变得冷漠了。 

  你很难分清人和机器,究竟有什么区别。站在机器旁边的人,和机器有什么区别呢?冷漠的每天操控着机器,和冰冷的机器能有什么区别呢? 

  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让人变得如此。 

  我想,即使我站在花城广场,对着熙熙攘攘的人群嘶喊,也没有人能给我答案。 

  这时代似乎就是一部机器。 

  所有的人都在踩着它的轮子,让它飞速的往前飞奔。 

  当它的速度飞快的时候,上面的人想停也停不下来。 

  唯有跟着它一起飞奔,才不会有掉下去的危险。 

  于是所有的人都飞奔着。 

  不知道为了什么而飞奔着。 

  或许有的人知道,只是他不会告诉你。 

  或许他告诉你了,只是你也理解不了。你只能麻木地跟着一起飞奔,而不去想你为什么会在这个轮子上。 

  这不是谁的错。 

  当所有人都在踩着轮子的时候,你如果想停下来,想看看风景,那只能是你自己想办法。别指望谁会和你一起停留。 

  在一辆高速运转的机器上,除了听到呼啸而过的风声,自然,你也别想着能听见温暖的乐章了。 

  我胡乱的想着。 

  窗外呼啸着的寒风,让我仿佛看到了外面一台巨大的机器正从那条马路上滚滚而过,那风声正是它发出的号角。 

  我觉得自己似乎要掉下去了。 

  我想下车,想停一下,想找个人和我一起听首歌,一起躺在草地上,静静地看着蓝天,看着浮云。 

  我想牵着她的手,和她一起去到旷野。 

  即使那里什么也没有,我也会心花怒放。 

  当我这样想的时候,在我脑海里浮现不是马小姐的脸。 

  她站在机器的轮子上,正离我越来越远。 

  她随着机器一起运转,不一会就进入到了灰色的森林里。那里仿佛一座冰窖,我看着她的身影消失在了森林里面。 

  我以为她会发出犀利的尖叫,结果一片沉默,她并没有叫。 

  当我这样想的时候,我看见了飘飘的面容。 

  她聚精会神地看着我,仿佛我的脸上有她寻找的东西。 

  她站在地上,被风吹起的灰尘笼罩着她的脸。她并没有介意,而是微笑着看着我。她似乎在向我挥手,似乎在送别一个即将要远去的人儿。 

  她的眼泪缓缓流下。 

  我仿佛看见了她内心深深的伤心。 

  她的手一直没有放下。 

  滚滚的灰尘将她全身包裹,我伸出手,想要将她拉住,可是在那灰尘中,我发现,再也找不到她的身影。 

  我仿佛听见了歌声。


 
  马小姐列出了一张清单给我。 

  她果然做事认真仔细。她将年前和年后的日程都安排的非常详尽,事无巨细,她都考虑到了。 

  最多的清单是小孩的。 

  小孩要买的奶粉,衣服,纸尿裤,还有各种物品,她都列了出来。 

  她走的时候,笑着对我说:“开心吗,你就要做爸爸了!” 

  “开心。” 

  “可是你都没有笑。” 

  “开心并不一定要笑。” 

  “好吧,不过小孩出生了,你可要多笑。” 

  “好的。” 

  “哎呀,结婚的时候不知道穿什么呢!” 

  “结婚?” 

  “是啊,虽说我不要求盛大的西式婚礼,不过酒席总还是要摆的吧。” 

  “恩恩。” 

  “我想着先去我家摆酒席,然后等小孩出生了,再回去你们那。” 

  “好的。” 

  “你说结婚的时候穿什么呢?” 

  “婚纱?” 

  “还是算了吧,好贵的。我们回去过年,要不就买红色的旗袍吧!” 

  “好的。” 

  “那这个周末你陪我去逛逛商场咯。” 

  “好的。” 

  我有时候会怀疑,我觉得马小姐并没有真的怀孕。 

  我觉得她只是想找个理由和我结婚,她或许看出来我并不急着结婚,而相反,她想结婚了。 

  这样的事情也不是第一次发生。 

  网上有类似的事件发生过。 

  不过,马小姐给我看了她的病例。 

  虽然看不懂医生写的字,但结果我还是可以看的明白的。的确怀孕了,而且和我们最后一次行房的时间吻合。 

  虽然我知道这或许也是马小姐计划中的事情,但这么不小心,责任主要还是在我这里。 

  我虽然流浪久了,但我知道,这一次,我真的只怕要负责到底了。 

  我有时候会觉得马小姐就像一个程序员,她所有的事情似乎都像是预先编好了程序的。 

  在她看来,婚姻或许只是一串代码。 

  我也只是这串代码中的一部分,她或许在设计的时候,就是按着我的样子来编程的,当我出现的时候,我触发了她的程式,于是后面的事情便接连发生了。 

  很不幸,我完全不知道这串程序有没有终止符。 

  即便是暂停键,我也完全不知道。 

  或许马小姐在设计的时候,根本就没有给过我选择的权利。 

  这让我感觉到非常颓废。 

  即便马小姐不给我任何提示,我也知道接下去的代码会是什么。于是,我觉得自己是被机器操作的。或许我就是这台机器的一部分,我跟着它一起在按着既定程式运转。 

  运转着我的这台机器,又只是大机器的一部分。 

  小机器跟着大机器一起运转,就像太阳系绕着银河系一样。 

  只是不知道,大机器的程式又是谁预先编好的呢! 

  会不会有错呢? 

  有没有暂停键或是撤销键呢? 

  当我发觉自己也只是机器的一部分后,我就觉得自己和所有人一样了。 

  即使我原来希望自己不要和他们一样,可是,我还是逃脱不了和他们一样的命运。因为很不幸,我的代码和他们的代码没有什么大的区别。 

  区别或许是有的,比如我遇见了飘飘。 

  这或许是程序的漏洞。 

  可是也不是什么大的漏洞,因为在设计者看来,只要最后的代码是正确的,中间的代码出现小的瑕疵,并不会改变什么。 

  或许在马小姐的程序里,她也是有这样的预案的。 

  比如如果出现了小三呢? 

  她一定也编好了一个杀毒软件,她会有很多种方法让病毒彻底消失,甚至在病毒还没有出现,她就已经编好了防火墙。 

  自然,这些对她而言,无可厚非。 

  只是,我不喜欢她的源代码。 

  我很讨厌她的源代码,可是现在却又感到无能为力。


  再次见到飘飘的时候,我的心情已经平复了许多。 

  我是在夜晚过去的,是个很冷很冷的夜晚,连灯光似乎都在瑟瑟发抖。街上的行人非常稀少,连无所畏惧的摩托车都几乎看不到了。 

  我走在镇龙唯一的一条马路上,抽着湖北烟,心情被寒风吹得皱巴巴的。 

  自从上次舞厅之后,我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和飘飘联系了,倒是小凤给过我电话,问我有没有时间一起出去吃烧烤,不过那天我正好没时间,就没有去成。 

  小凤告诉我,飘飘得了一次重感冒。 

  我问她什么时候,她说从舞厅回来之后就得了。 

  小凤说有一天晚上飘飘发烧很厉害,夜里睡着了说梦话,叫着“先生”。 

  小凤说:“飘飘叫先生,想必就是在叫先生您吧!” 

  “或许吧!” 

  “飘飘喜欢先生呢!” 

  “我不值得她喜欢呢!” 

  “先生是个好人啊!” 

  我沉默着没有说话。在她们眼里,我竟然是个好人,我觉得羞愧无比。或许,我不像大多数的男人那样,对她们动手动脚的。 

  所以,她们就一直觉得我是个好人了。 

  我穿过巷子。 

  那间店子居然没有灯亮着。或许人的欲望也被这寒冷的空气冰冻了,所以来找她们的人也少了,于是索性关了门。 

  远远的听见了歌声。 

  熟悉的歌,熟悉的声音。 

  我快步走了过去。店门上贴了一个大大的福字,我恍惚了一下,时间真快呢,这是到了年底了啊。 

  门掩着,里面没有人说话,只有歌声,幽幽地从里面飘了出来。陈慧娴的声音真是温暖,在冬夜里听见这样的声音,似乎让人就不怕寒冷了。 

  我轻轻地推门进去。 

  小凤不在,前台没有人。 

  电暖器开着,茶几上什么也没有。 

  沙发上有人躺着,我看不清楚她的脸,她侧着身子朝里,不过似乎不是飘飘。她的头发没有那么长,身形也偏胖一点。 

  过了一会,她醒了过来。 

  她看见了我,笑了笑道:“先生好呀!” 

  她的脸圆圆红红的,看上去年纪很小,脸上还带着稚气。 

  “你好!新来的吧!” 

  “是呢!先生常来吗?” 

  “是的!第一次见你!” 

  “我叫阿莲。” 

  “阿莲,好名字!” 

  “谢谢先生。先生是按摩吗?” 

  “不呢,我过来坐一会。” 

  “这样啊,我给先生倒杯茶。” 

  她盈盈站了起来,脸上始终都带着笑意。她沏了一壶热茶,她沏茶的手法和飘飘很像,想必是飘飘教她的。 

  “小凤呢?” 

  “先生是来找小凤姐的吗?” 

  “也不是,就是过来坐坐。” 

  “哦,小凤姐出去了,她们等会就回来了。” 

  “这么冷还出去呢!” 

  “先生不也是这么冷出来了吗?”她笑了笑,我也笑了笑。她的眼睛充满灵气,像个机灵的小调皮。 

  我们坐下来慢慢聊了起来。 

  阿莲是江西人,只有十七岁,果然还只是个孩子呢。她告诉我她是从家里偷跑出来的,她父母给她找了个婆家,她不喜欢,于是就跑了出来。 

  “为什么不喜欢呢?” 

  “我都没有见过那个男的呢?要是是个傻子,我也要嫁给他吗!” 

  “为什么要你这么小就嫁人呢?”我抽着烟,她似乎被呛到了,咳嗽了起来,我于是把烟掐灭了,她笑了笑,模样十分可爱。 

  “还不是家里穷呗,我是大女儿,底下还有六个妹妹。” 

  “这么多小孩呀!” 

  “是啊,父母想要男孩,可是又要不到。” 

  “男孩也不一定就好呢!” 

  “是啊,可是父母没读过什么书,都是老观念。其实女孩子有什么不好呢,还不是一样会给父母养老啊!” 

  “女孩更好呢,女孩心软,更知道心疼父母。” 

  “谁说不是呢!先生说的太对了,可是我父母不懂这些,和他们也说不清楚呢!” 

  “那你现在有弟弟了吗?” 

  “没呢,真怕他们还生,听他们说,如果再生一个,是个女孩就送人了!” 

  “那多不好啊!怎么可以送人呢!” 

  “我们那里很多这样的事情。哎,说来说去,也是家里穷呗。” 

  “家里穷也不能将自己的孩子送人啊!” 

  “他们哪里管那么多!” 

  我沉默着没有说话,我看向她,她的脸上还带着浅浅的笑,脸圆圆红红的,像个甜美的苹果。 

  我心中还有许多的问题,可是一时却不想问了。 

  即使知道了答案,我也只能徒增伤感,然后无能为力地独自嗟叹。 

  过了很久小凤和飘飘才回来。 

  她们似乎没有想到我会过来,看到我都怔了一下,飘飘似乎还记着之前的事情,她有点不自然地向我点了点头。 

  “先生来了呢!”小凤温暖的笑容让房间里仿佛洒满阳光。 

  “是呢!你们去哪里了呢?” 

  “哦,去了中新一趟!” 

  “中新?” 

  “是呢,去买了点年货。” 

  “是呀,快过年了呢!” 

  “是的呢!时间眨眼就过去了,一晃又一年了,先生今年在哪里过年呢?” 

  飘飘似乎很想知道我的答案,她注视着我,脸上带着迫切的表情。 

  “还不知道呢!”我讪讪地低声回答,其实我心里知道今年会去哪里了,只是看着飘飘的眼神,我竟不敢说出来。 

  “先生如果不回去,就和我们一起吧!” 

  “那是一定的啊!” 

  小凤笑了笑,她回头看了看飘飘,飘飘脸上带着一抹绯红,煞是好看。 

  “最近怎么样呢?”待飘飘坐了下来,我轻声问道。 

  “还好呢!” 

  “没去……” 

  “没了呢,真不好意思,上次让先生……” 

  “有什么呢!今天见到你神色不错,我也就放心了啊!” 

  “让先生挂心了。其实……”飘飘望着我,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你想说什么呢?” 

  “其实,先生能想着我,我就很满足了。” 

  飘飘说完低着头,这和她平时的形象完全不一样。她身上散发着淡淡的幽香,似乎是香水的味道,又似乎是花的香味。 

  “飘飘是个好女孩呢,谁见了都会时刻想着的啊!” 

  我说的很自然,并没有带很多的情感。这段时间以来,我对飘飘的感情又归于理性,并不会冲动着想要将她拥入怀中。 

  “呵呵,先生,您也觉得飘飘姐好呢!我第一眼见到飘飘姐,就喜欢她了呢!我要是个男人,一定娶她回家了。” 

  阿莲笑着说道,她的笑声很纯真,即便是开着玩笑,也能感觉到她发自内心的真诚。 

  “小丫头,瞎说什么呢!”飘飘掐着阿莲的胳膊,一副生气的样子。 

  “哎呦,先生,凶女人是不是男人都不喜欢的啊!” 

  阿莲故意叫了起来,我不禁在她身上看到了小芙的影子。


  飘飘带我进了房间。 

  她很久没有给我按摩了,她说要给我好好按一按。入冬之后气温低了许多,晚上露气又重,如果不是飘飘硬拽着我,我还真不想按摩了。 

  “先生今晚就好好放松!” 

  “我很放松啊!”我笑了笑,神情的确很轻松。不知道为什么,即便再怎么烦心,我来到这个小店,心情都会轻松许多。 

  “先生难道一点压力也没有吗?” 

  “也不是,不过很少去想那些问题。” 

  “先生的心态真是好呢!” 

  我苦笑了一下,没有接着往下说。我正为着马小姐的事情烦忧,而且这样的事情还真不能说出来。 

  飘飘不知道我在想什么,她看我不说话,也很乖巧地没有继续说下去了。 

  飘飘是个善解人意的好女孩,她心思剔透。 

  如果…… 

  “这天真冷呢!”飘飘将窗户关上,然后开了电暖器。 

  “是啊,这么寒冷的广州,真是不多见!” 

  “先生说的是呢!虽然没有落雪,可是这冷风也像刮着身上的肉一样,让人感到害怕呢!” 

  “你也害怕吗?” 

  “是啊,好害怕这样寒冷的冬天。” 

  “你们这么多人在一起,应该会温暖许多的啊!” 

  “那倒也是。先生孤零零的一个人,只怕会更加的寒冷吧!” 

  “我习惯了!” 

  “其实偌大的广州城,不知道有多少人漂泊在这里呢!在这样的日子里,他们如何面对这样的寒冷呢!” 

  “如果和我一样,漂泊久了,他们也会习惯的!” 

  飘飘没有说话,她低着头,像是在想着什么。外面的风吹过山脊,灌木丛发出凄惨的哀鸣,真的让人感到颤栗。 

  我躺在床上。 

  飘飘的手温柔地抚摸我的面庞,然后顺着脖子一直按到肩膀,这样反复多次,顿时觉得浑身舒畅。 

  “先生不想有个人照顾你吗?” 

  “有时候也想。” 

  “先生喜欢什么样的女人呢?真是很疑惑,像先生这样的人,会是什么样的女人才能配得上先生呢!” 

  “你怎么又问这样的问题呢?” 

  “我就是一直很困惑啊!” 

  “我并没有特殊的要求啊!” 

  “肯定是漂亮温柔的女人!” 

  “也不一定啊!” 

  “那也要有文化有思想的女人!” 

  “没想过这些呢!” 

  “先生或许心里有这样的想法,只是有时候自己也没有察觉呢!” 

  我暗暗揣摩飘飘的话语,发觉她说的有道理。或许自己心底里真的有着一个标准,只是自己从来没有完整地对人提起过,所以自己也疏忽了。 

  “上次真的谢谢先生呢!”飘飘的手在我的脸上轻柔地抚摸。 

  “我没有帮上忙呢,是小凤姐的功劳。” 

  “可是先生能去那里,我已经很感激了。” 

  “你为什么去那种地方呢?”我问完之后立即感到后悔,我连忙补充说道:“其实也没有什么。” 

  “心情不好,去喝酒。” 

  “我知道。不过那里面还真是龙蛇混杂呢!” 

  “有时候就是想放纵自己。” 

  “我能来理解。” 

  “先生从来不问我之前的事情……” 

  我望着飘飘,她看上去很平静。这些日子以来,我一直小心翼翼和飘飘说话,深怕一不小心触碰到她脆弱的内心里。 

  当我知道飘飘过去的经历后,我和飘飘相处的时候,我变得更有分寸了。 

  “先生一直都不触碰我的过去,先生真是善良呢!” 

  “那些往事,就随着风儿一起逝去吧!” 

  “如果不是小凤姐,我坚持不到现在!” 

  “小凤真是个完美的女人!” 

  “在我最无助的时候,我遇见了小凤姐,现在我又遇见了先生……” 

  “我什么也没有帮到你呢” 

  “先生,有些话,放在心里,是不是比说出来更能感动人呢!”飘飘一眨不眨地望着我,她的眼睛里似乎有泪光在闪烁。 

  我沉默不语,我将她的手从我的脸上轻轻拿下,放在我的手心,然后紧紧握着她的手。我握了良久,却不知道说什么。 

  “先生,我懂的。有些话,藏在心里,会是个念想,说出来了,反而会失去了那份美好呢!” 

  我点了点头。 

  “先生,你答应的事情不必放在心上呢!” 

  “我答应的事情?” 

  “是啊,真的不必放在心上呢!” 

  我心里想不起答应了什么事情,不过还是点了点头。飘飘似乎有点失落,她将手轻轻地抽了出去,然后静静地出了房间。 

  我能感到她的肩膀在微微颤抖。 

  后来我沉沉睡去了。 

  那天晚上非常的寒冷,即使房间里开着电暖器,还能感到冷气顺着脚底往身上钻。我的思想和感情仿佛都被寒冷禁锢,唯一的念头就是美美睡一觉。 

  等我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深夜了。 

  外面无比寂静,小镇仿佛醉生梦死的酒鬼一样,匍匐在大地上,浑浑噩噩地做着黄粱美梦。 

  我在这个小镇呆了将近半年,我竟完全对它没有什么感情。 

  我想,我或许真的会离开了。 

  我从床上缓缓站了起来,外面的音乐停了,也没有人说话,我想,她们或许都睡了吧。 

  当我走到前台的时候,果然一个人也没有。不过电暖器还开着,而且茶几上沏着一壶热茶,那茶的香气弥漫了整个房间,让人闻了神清气爽。 

  我独自饮了一杯,又在沙发上躺了一会,然后看了看时间,便准备离开了。 

  这时,我看见门被推开了。 

  进来的是一个男人。 

  我看了一眼,似乎在哪里见过,因为他一脸络腮胡,让我恍惚有点印象。 

  “你是谁?” 

  他见到我的时候愣了一下,然后直接问道。 

  “这里的熟客。”我简单回答了一句。这个男人给我很粗鲁的感觉,我不想和他多说话。 

  “她们人呢?” 

  我看了他一眼,摇了摇头,表示我也不知道。 

  “臭婊子,躲起来了。” 

  他恨恨地骂了一句,不过声音并不大。他似乎没想到我会在这里,只是呆了一下子便又出去了,出去的时候回望了我一眼,那一眼似乎大有深意,不过我揣摩不出来他的意思。


  小凤出来的时候,男人刚走。她似乎是从飘飘的房间里出来的。 

  “刚才是不是有人来了?” 

  “是的,一个男人,可能是按摩的吧!” 

  “这么晚了呢!” 

  “是啊,或许是和我一样,晚上失眠了。” 

  “先生失眠还没有好吗?” 

  “只怕好不了啦。” 

  “那真是很痛苦呢,睡不好觉,想必很难受吧!” 

  “习惯了。”我掏出烟来,幽幽地抽了起来。我刚想把烟放回去,小凤的手伸了过来,她居然也点了一支。 

  “很久没有抽烟了。”她对我笑了笑。 

  “看的出来。” 

  “先生似乎经常抽烟。” 

  “是啊,抽了好多年了。” 

  “先生应该孤单很久了吧!”小凤说完默默地看着我,我也看着她,她似乎想从我的脸上找到答案。 

  我笑了笑,吐了很大的一缕烟圈,我望着那烟慢慢散去,淡淡地说道:“小凤姐,似乎话里有话呢!” 

  “先生难道不想成家吗?” 

  “这样的想法不是很强烈。” 

  “先生上次送飘飘回来的时候……” 

  “我自己也不确定自己内心的想法呢!” 

  小凤摇了摇头,她似乎非常失望,不过并没有再多说什么。她略带伤感的样子让我看了很是不安,我知道我可能让她伤心了。 

  “先生晚上回去吗?” 

  “是的,本来准备走的,不过刚才来了那个男人。” 

  “很晚了呢!” 

  “嗯。”我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句,我看见飘飘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她没有朝我望过来,而是去了厕所。 

  我忽然又不想走了。 

  “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宵夜吃呢?”我随口问了一句。 

  “应该还有的,先生肚子饿了吗?” 

  “倒不是肚子饿,只是有点想喝酒,不知道为什么,天越冷倒越想着喝点冰冻的啤酒。以前读书的时候,下着大雪,宿舍又没有热水,便一边喝着啤酒,一边洗冷水澡。” 

  “那样的日子肯定难忘吧!” 

  “是啊,一晃时间过得好快呢!” 

  “那我们出去喝点冰冻的啤酒吧,不知道能不能让先生找回来以前的回忆。”小凤笑着,她精神奕奕,看上去非常迷人。 

  我望向厕所。 

  小凤笑着说道:“她们会去的,我去叫她们吧!” 

  “那最好了,这样子才热闹呢!我们似乎也很久没有一起出去吃点什么了。” 

  飘飘换了件长长的风衣。那风衣很厚,把飘飘的身材掩盖了。 

  她的眼睛有点红红的,看见我有点羞涩,不过还是对我微笑了一下。过了一会,她似回复了生气一般,拉着我的胳膊说道:“先生今天请客哦!” 

  “是的是的。” 

  “先生今天不醉不归好吗?” 

  “不醉不归吗?” 

  “是啊!” 

  “有小凤在呢,只怕我们三个都喝醉了,她也不会醉的!” 

  “无所谓,只要先生喝醉了就行!”阿莲心直口快,她想也没想,就把飘飘没说完的话说了出来。 

  “那我不是很危险!” 

  “是啊,飘飘姐就想把先生灌醉……” 

  飘飘狠狠地掐了阿莲一把,阿莲痛苦地叫了一声,紧接着叫道:“小凤姐!” 

  果真还有一家没有关门的夜宵店,而且还是个小排档,酒水和烧烤都有。 

  我们坐了下来,大家似乎都兴致高昂。她们很快就点了吃的,小凤豪迈地叫了一声:“老板,来一箱冰啤。” 

  那老板似乎怀疑自己听错了,问了一遍:“多少?” 

  飘飘怪怪地笑着回答:“一箱啊!” 

  然后扭过头来对我说道:“先生,等下玩游戏吧,谁输了谁喝好吗?” 

  我苦笑一声:“这不是明显让我喝酒吗!”小凤划拳有多厉害,我是知道的。 

  “那不划拳,我们玩猜骰子吧!” 

  猜骰子这个游戏很简单,几乎喝酒的人都玩过。我点了点头,然后飘飘叫老板把骰子拿了过来。 

  我本来以为自己会喝很多的酒。 

  可是那晚玩游戏,我却很少输。猜骰子这个游戏讲究心机,这几个女人似乎都没有那么复杂,玩的很单纯。 

  小凤喝了许多的酒,不过她酒量好,并没有喝醉,而是越喝越高兴。 

  “先生,这酒不够呢!” 

  “那就再叫吧!今晚不醉不归呢!” 

  飘飘又叫了一箱,阿莲这个小丫头嘴巴张的大大的,一直不停地说道:“你们全喝醉了,我可照顾不过来啊!” 

  “小丫头,姐姐从小在酒缸里泡大的,怎么会喝醉呢!” 

  “哼,我又不是没听说你喝醉过!” 

  飘飘又掐了阿莲一把。 

  “你这么凶,不知道哪个男人将来倒霉娶到你!” 

  阿莲的话一说完,便接着一声惨叫。小凤温柔地将她搂在怀里,拍着她的脑袋说道:“谁说你飘飘姐要嫁人呢!她哪里也不会去,就在这里陪着你呢!” 

  “还是小凤姐最了解我!”飘飘拿眼瞟了我一下。 

  我沉默着不出声,心里想什么连自己都不确定,于是不停地喝着酒。喝的有点急了,不小心呛到了喉管里,剧烈地咳嗽了起来。 

  阿莲望着我,讪讪地问道:“先生,你是不是不想娶飘飘姐啊!” 

  “你飘飘姐太凶了,我害怕呢!” 

  “可是她温柔的时候也很温柔的呢!” 

  “是吗?那还真是没有见到过呢!” 

  阿莲有点失望地低下头,飘飘在阿莲的脸上轻轻地摸了一把:“小丫头,你是担心你飘飘姐嫁不出吗?” 

  “是啊!” 

  “那我就不嫁人了啊,我们都在小凤姐身边,一辈子就这样好吗?” 

  “小凤姐也要嫁人的啊?” 

  “小丫头,我看是你要嫁人吧?这么小,怎么就想着嫁人了!” 

  阿莲的脸一下子红了,她委屈地望着小凤。小凤笑着,心情似乎很好,她美丽的脸上全是慈爱。 

  不一会下起了雨来。 

  这样的夜晚下这样的雨,真是让人觉得人世间如此冰凉。尤其是我这样的人,常年漂泊在外,独自面对这寒冷,或许连活下去的勇气都没有了。 

  小雨一直淅淅沥沥地下着,我们起初不是很在意,以为过一会它就会停了,可是当酒喝尽,准备离开的时候,发现这雨竟似乎没完没了了。 

  老板人很好,愿意借伞给我们。 

  可是飘飘想也没想,直接冲到了雨中。 

  “好久没有淋雨了!今天真是开心啦!” 

  “你会感冒的!” 

  “似乎有首歌,就是唱这雨的!叫什么来的。”飘飘在雨中舞着,她轻轻地哼着:“冷冷的冰雨在……” 

  “小凤姐,飘飘姐疯了。” 

  小凤却拍着阿莲的头:“她开心呢!” 

  “先生,你愿意过来和我一起跳个舞吗?” 

  “在这雨中跳舞吗?” 

  “是啊,先生快来吧!” 

  “好吧!”我也冲了过去。雨其实不大,不过却极其冰冷,流进脖子里,仿佛冰块在往身体里滑,让人直哆嗦。 

  飘飘拉着我就开始舞了起来。 

  我很多年没有跳过舞了,不过简单的步伐还是有点印象。 

  “先生,以后应该不会忘记我们吧!” 

  “不会啊,怎么可能忘记呢!” 

  “那就好啊!先生以后无论去哪里,只要心里还想着我们,我们就很开心了!” 

  “我会永远记得的!” 

  “小凤姐,先生说了,他会永远记得我们的!他会永远记得我们的!”飘飘大声的呼喊,她的头发被雨水淋湿了,脸上也全是雨水,可她却一直笑着,仿佛水中绽放的连。 

  不知道什么时候,小凤也进来了,阿莲也进来了。 

  我们四个人手牵着手,在街上边走边跳。 

  在那一刻,我完全感觉不到寒冷了。 

  我看见阿莲的脸上稚嫩的笑容,那笑容里带着幸福。 

  我看见飘飘的脸上纯洁的笑容,那笑容里也带着幸福。 

  而小凤的脸上的笑容,是那么的慈爱,那么的温暖。那是我见过最美最美的笑容,是我一辈子也无法忘记的笑容。

 
  那笑容在小凤的脸上凝结。 

  当那个男人的匕首深深地刺进小凤的腹部的时候,小凤依然微笑着望着我们。 

  那个男人大声臭骂:“臭婊子,臭婊子,贱女人,贱女人。” 

  小凤看也没有看一眼那个男人,直到她瘫软在飘飘的怀里,她都没有看一眼杀他的那个男人。 

  那个男人手持匕首,依然不停地臭骂着。 

  飘飘紧紧地抱着小凤,另一只手按住她的伤口,可是无论她怎么用力,那血还是像喷泉一样地往外流,飘飘痛不欲生,大声叫:“快来人啊,快来人啊,救命啊!” 

  雨越下越大,大雨掩盖了她的声音。小镇平常人就少,下大雨的时候街上更是没什么人了。 

  小凤的嘴角溢出血来,而她依然带着笑容,她至死都保持着微笑。 

  她的眼睛一直望着我们,一眨也不眨。飘飘俯身趴在她的脸庞,我听见小凤微弱地声音。 

  “别哭,别哭,我很满足,我很满足,这样也没什么不好。” 

  “我要杀了他,我要杀了他。”飘飘声嘶力竭地叫道。 

  “别傻,我不恨他,我不恨他。” 

  她的声音越来越微弱:“你……会遇到一个好男人,一个好男人……” 

  “我只要你,我只要你。” 

  飘飘发疯一般地搂着她大叫,我看到她的身体在颤抖,她的嘴唇在变白。 

  小凤用尽最后的力气,努力地抬头望了我们一眼。 

  她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表情,她一句话也没有说,她没有力气说出最后一句话了。 

  她幸福地望着我们,保持着微笑,她的微笑在滂沱大雨中盛放,那是她留给我们的最后一个表情。 

  我从地上捡起砖头砸在了男人的后脑勺上,他瘫倒在了小凤的旁边。 

  他一直都盯着小凤的脸看,似乎想要寻找到什么答案。 

  警察把我们都带走了,大雨将一切冲刷得很干净。 

  飘飘最后晕倒在了派出所的地上。 

  她声嘶力竭地哭了一个晚上,最后终于彻底虚脱了。一切发生的太突然,无论是飘飘,还是我,都难以接受小凤已经不在的事实。 

  这么美丽的一个女人,就这样离开了这个世界。 

  那个男人真是狠心呢,为什么就不能给这个女人一条生路呢! 

  难道她受到的折磨还不够吗? 

  我对男人这个物种真是失望透顶了。 

  有生以来,我以自己是一个男人而觉得悲哀,甚至觉得负罪。 

  在这个世界上,究竟有多少女人是被男人摧残了的呢? 

  女人生来便已经不易了,却还要承受男人带给她们的伤害,这个世界对女人还真是一点也不心软啊! 

  我胡乱地想着问题,直到民警告诉我们可以离开了。 

  我背着飘飘,她的额头滚烫滚烫。阿莲的精神受了很大的刺激,身体一直瑟瑟发抖,她拉着我的衣袖,一步也不离开我。 

  小凤走了,这个善良的女人就这样走了。 

  她最终还是被自己当初的选择刺中了自己的心脏,她一直想努力摆脱的那段婚姻,最终也还是没有摆脱。 

  或许,她早就意料到了会有这么一天了,所以她才可以微笑着离开这个世界,而不是带着怨恨。 

  我想,最痛苦的那个人一定是飘飘了。 

  我不敢想象她醒来之后见不到小凤会是什么样的心痛。这么多年来,她哪里也不想去,就是因为小凤。 

  在她的意识里,她早就把小凤当做是她在这个世界上最亲最亲的人了。 

  她们相依为命,她们相拥取暖,一起抵抗着人世间的风霜。 

  而现在,那个让她可以依靠可以倾诉的人突然不在了,她的世界也会随之崩溃。 

  我想到小凤最后望着我的眼神,我知道她眼里最后的含义。 

  我感到无比彷徨,我不知道以后究竟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我甚至有一点害怕,我怕只是我的一个转身,飘飘便会纵身一跃,向着最深的黑暗飞去。 

  那真是一个无比寒冷的冬天。 

  即使没有落雪,可在我记忆里,那真是我度过的最漫长最寒冷的一个冬天了。 

  在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记忆里就没有出现过晴天,似乎每天都是灰色的,每天都刮着寒风,每天都飘着小雨。 

  而飘飘的脸上再也没有出现过笑容。 

  直到年关临近,我不得不选择离开,我也没有再见到飘飘微笑。 

  我记得那一天傍晚,我向她辞行。 

  “先生要走了是吗?”她的声音像大病着的病人。 

  “是的。很抱歉,我要走了。” 

  “先生再也不会回来了吧!” 

  “我还没有决定。一切都还没有最后定下来。” 

  “先生不会回来了,我知道先生不会回来了。” 

  我沉默不语,我已经递交了辞呈,再回来这个小镇,几率很小了。可是我实在不想看到飘飘的脸上写满了伤心和失望,我选择不告诉她实情。 

  “过完年还会回来的。” 

  “先生去哪里过年呢!” 

  “回一趟老家吧,很久没回去了。” 

  我的确是回一趟老家,只是不是我的老家。 

  但我知道,有些事情我还是不说比较好。 

  “那也好,先生在外面漂泊了这么久,也该回去了。要是小丽在就好了,说不定她也回去,一路上还会有个伴呢!” 

  “可是我应该等不到小丽回来了。” 

  “是啊,小丽也不知道还回来不回来呢!”飘飘说的非常伤感,她两眼空空的,似乎一点生机也没有。 

  “你要照顾好自己呢!” 

  “先生放心吧,我会照顾好自己的。还有阿莲呢,我们也会开开心心过年的。” 

  我久久地拥抱着飘飘。 

  我感觉她的身体轻飘飘的,似乎只要我一放手,她就会被一阵风吹走了。 

  最后,我松开了双手。 

  她在我的脸颊上轻轻吻了一下。 

  “先生,你不会忘记我吧!” 

  “不会。” 





点击阅读:其它章篇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