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世俗又奈何?
故事 短篇小说

短篇小说:世俗又奈何?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罗婉婷
2020-12-19 13:00


“呜......呜......”响彻天空的警报下,是对南京亡魂的追缅。

面对南京城,说哭或者感动,都太过廉价。

秦淮河的女人,是一群光鲜亮丽的风尘女子。在战前的金陵城外,她们裘衣华服,翩翩而来。所过留香,好不艳丽。

可这一切,都在炮火声中泯灭。

1937年12月13日,日军攻下南京。

在南京城中,一群教会女学生在一伙小部队奋力的掩护下,在日军的狞笑声中逃入一所残破的美国教堂。

也是在这儿,以玉墨为首的秦淮女人们,为了躲避日本人的追捕,将行李扔过高墙,艰难地攀爬过栅栏,强行进入教堂避难。

她们躲进地窖。外面炮火连天,里面却莺莺燕燕,世人嗟然叹曰“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学生们不耻他们的行为,爆发争吵。学生们嫌秦淮女脏,拒绝她们使用教堂里的厕所,双方扭打起来......

就在此时,一伙扫荡的日军袭来,子弹打碎玻璃,在暗黄的墙壁上留下排排弹孔。哭喊声与呻吟声充斥着教堂。秦淮女们发疯似的朝着地窖奔去。但女学生们知道,鬼子是冲着她们来的,她们在国军的掩护下进入教堂,在南京城早已是人尽皆知。为了不连累秦淮女们,女学生没有选择进入地窖,躲在神像后,最终被鬼子发现。鬼子们兽性大发,,对学生们穷追不舍。

撕扯,拖拽。

哭喊,哀嚎。

整个教堂充斥着尖叫,遍布着黑暗。约翰假扮教父,意图阻止鬼子的暴行,可是被变态的鬼子用枪托打晕。学生们被鬼子奸淫侮辱,不少学生拼命抵抗,却遭到鬼子的无情杀害,鲜血侵染了台阶......

教堂里的一切都被躲在地窖里的秦淮女们看在眼里,她们深感愧疚,垂下了头。当她们看到衣衫褴褛的女学生回来时,更是留下了眼泪。

一位濒死的孩子希望听一曲音乐,于是一位秦淮女偷偷的从教堂里溜出来,她回到牌坊,想要取回琴弦,为濒死的孩子再演奏一曲。可是,在返回的途中她不幸遇见日本人,她拼命的奔跑,躲避着......见她许久未回,前去寻人的约翰,在牌坊边的小巷子里找到了秦淮女,身无寸裸,伤痕遍布。手里还紧紧攥着那一撮沾血的琴弦,约翰带回了那一搓带血的琴弦,安慰秦淮女们她只是被子弹击伤,但她们知道,哭泣声中眼神里却带着坚定。夜晚,在伤感的琴声中,大家掩面轻泣,那一位女学生缓缓闭上了眼。

一位日本军官在日军以保护她们的由头下观看她们的歌唱表演,一曲唱罢,企图用邀请她们去军部演唱这一堂而皇之的理由将学生们掳走。走之前还特意清点人数,第二天要将她们全部带走。

当天夜里,为了不受日本人的凌辱,女学生们决定集体跳楼自杀,保留最后的一份尊严。沉默的秦淮女们制止了她们,玉墨带头提议,为学生们顶包,代替学生们去往炼狱般的日军大本营。

“要我说呀,我们干脆就去做一件顶天立地的事情。”

这个晚上,大家抽泣着,但彼此的心却是从未有过的靠近,秦淮女和学生们坐在一块儿,轻声交谈着。这个晚上,每个人都在祈祷。

学生的衣服太小,她们只能扯下窗帘,改成衣衫;女人们蓄起的及腰长发被减去,裹上胸布;浓妆艳抹的脸庞洗去粉黛,不施颜色。将她们变回十五岁时的豆蔻年华。

第二天,学生们与妓女们紧紧相拥,冰释前嫌。学生们将脸涂黑,在约翰的带领下逃出城去,也是在学生们的注视下,日军数着妓女们的人数,悉数被押上了车。留下窈窕的背影和飘落的泪珠......

“直到现在,我的不晓得那些秦淮河女人最后的结局,连她们一个个名字都不晓得,所以,我老是幻想,幻想我再一次在窗前,看着她们走进了......我好想念她们,我想和她们说,对不起......”              
——学生 书娟



秦淮河的女人们身在乱世,饱受世俗眼光的歧视,她们做着最“脏”的职业,却干着最伟大的事。“金陵十三钗”不应该被遗忘,身之“脏”却不掩“华”之魂,她们活出了自我真正的精彩。

纵于世俗之中,卑微过活,但世俗的羁绊与俗世的“鄙夷”无法拘束她们,冲破世俗的束缚,世俗又奈何?

“在到达日军宴会后,她们有的誓死不从,被当场残忍杀害;有的被凌辱致死。而玉墨因为美貌,被选去伺候日本军官,之后毁容逃出。在1946年的南京审判会上揭露日军暴行。”

 ——《金陵十三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