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不是个玻璃质地的世界
故事 短篇故事

短篇故事:这不是个玻璃质地的世界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成萧何
2020-12-19 19:00

我从没看过《盗墓笔记》,但还是从同人歌曲中,听熟了吴邪的那句“面具戴久了,就再也摘不下来了”。

这个世界是实彩的质地,光线会被阻挡,会被收集起来给楼栋上釉。我们也没必要做着透明的玻璃质人,将自己的想法、故事全部抖落给他人。

通俗点说,这叫隐瞒。但这一说法总给人一种刻意性质。我不常与室友、校友谈及往昔,也不愿。但我想这并非是隐瞒,并非是有所顾虑,而只是单纯觉得没有必要。

我在网上习惯用“NBCS”(Nobody cares)的简称来搪塞这一切问题的根源。

现在想想,这不是敷衍,而是事实。
每个人都有故事,或许都有着自己的秘密。然而人与人的相处又是片面的,是独特而新颖的。你没必要和室友谈及你小学曾被班上男孩欺凌,你也无需同家长埋怨游戏里长久合作的战友因谈了女友而弃你不顾……

相处如同解题,讲究化繁为简,能省略的过程尽量省去。在自己足以承受的情况下,的确没人想去添加几分与之语境毫无相关的细枝末节,这些不会让你们的关系变得更好,反而会变得不伦不类、莫名其妙。

和室友讲室友话,和网友讲游戏话,和老师讲师生话。共同的话题让我们自世界各地联结,也圈死了我们的外界。正所谓面具,亦如然。强行将交集变成子集,到头只会被强行抹除唯二的交点。

这不是个玻璃质地的世界,你的思绪无法随着楼栋折散至四方,反而只会让其表面流逸着的釉色愈加绚亮。耸立突兀的建筑群,快节奏的生活化,却摩擦不出什么热量,似乍暖还寒时候,惊艳且冷致。

所以大多数情况,大家选择收束自己的想法。隐瞒是一层保护色,也是追求效率的语境下自然的选择。可闭锁也意味着堵塞,我们隐瞒压抑的往往不止是过往的秘密,有时还有些酸性的情绪,似如怨柳的羌笛,一味地埋没於胸膛……

我曾经在小说里写道:把情绪积压在胸口,闷坏了是小事,若是发酵了,那就不只是酒精中毒那么简单。
自然之可贵就在于那些感性的吐露。如若隐瞒的行为也有所欠缺,那么最好的补充,便是倾诉。

人是群体生物,没有人宁生孤岛。一旦独处久了,难免会多想。负能量的恶性循环宛若癌变般滋蔓心头,若有不当,就会酿成大祸。这时候,将它们说出来,再可怕的癌瘤传散在空气中也会被瞬间杀光。面具缺口的疮疤,也可描边成粲笑的月牙。

高中后半期,压力不小,我也常喜欢找人倾诉。将立体的自我彻底表达而出,的确是一种特殊的感觉,像是在打扫旧居的老屋,你把扫帚挥出,弄得满屋子的尘埃,才发觉,原来已沉淀有这般厚重……

这些尘埃在光线下消霁。
雨后的晴空总是带着种湿润的玻璃蓝,像是被沾蘸着春天的笔绒润色。深深吸一口气,清新口气,你我更亲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