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还有南风旧相识
小说连载 第六章 还有南风旧相识

小说连载:还有南风旧相识-梦中旧人来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长亭落雪
2020-12-20 20:00

第6章:梦中旧人来


老夫人忽然中风晕倒,醒后第一件事,是把守在床边的嫡亲孙女三小姐赶出上院之事,不到半日就传遍贺家。下朝归来的文敬候爷听说之后,先是匆匆往紫蘅院探望母亲,又匆匆奔向疏影阁安慰女儿。

对于其中缘由旁人并不清楚,只晓得三小姐提及梦魇之事后,老夫人便忽然中风,于是前院后宅下人之间便开始传言,说贺家近来大抵有妖孽作祟,先是缠住三小姐,又找到了老夫人。

如此流言不消几天越演越烈,加上贺南风那个梦境的说辞,将一众夫人小姐、丫鬟婆子吓得魂不附体,尤其传到幽兰居,贺清嘉便发觉自己姨娘的脸色一日比一日苍白,连泡茶时候都会走神,将手背烫得红一块黑一块。

小厮婆子们听说老夫人醒来后,对着三小姐惊呼见鬼,险些一拐杖打了过去,对贺南风受的苦多有怜悯,却无人知晓这前后流言,正是疏影阁刻意为之,而目的只在,将时隔多年的侯爷夫人,在贺家重新唤起。父亲贺佟在这些言语中,哪怕对邱氏多一分疑问,哪怕多向安素提及一回,都是她要的伏笔。

其实贺南风对早逝的云氏并没有多么深厚的情感,重提旧事最大的目的也并不是为对方报仇,毕竟已然历经生死的她,比起记忆模糊的生母,更在意还好好活着的父兄亲人。

她要弥补前尘的错误,要保护在意的一切,就必须阻挡的所以人事,都一一清除。而首先一步,就该是贺家本身,再首当其冲,则必然,是新仇旧怨、高高在上的邱氏。只要对方的身份权威还在,贺家、父亲,就永远不可能朝着自己今生想要的方向发展。

可这厢还未落实时,却又先有另一位旧人上门,带着一如往昔的亲密笑容,不精通报便径自冲进她的闺房,挽住她的臂膀,语气娇嗔道:

“南风,我昨天才听说你病了,今儿一大早就让母亲派车送我过来看你,你怎么样,好些了罢?”

贺南风梦魇之事已将近半月,她父亲吏部侍郎柳钊日日与贺佟联袂上朝,怎会昨天才得知消息。可她前尘偏偏分辨不出这些虚伪与敷衍,居然一直当对方为真心姐妹。

柳清灵似觉得她那刹那的眼神有些陌生,蹙了蹙眉,轻轻一拍道:“你怎么了,不是病傻了吧?”

说完仿佛自觉娇俏,“咯咯”笑了起来,丝毫不曾察觉贺南风眸中冰冷的嘲讽。

“哪有,”她也笑了笑,道,“我只是在想,你明明只比我长一岁,怎么看起来已经像个大姑娘似的。”

柳清灵比贺南风大一岁余,明明也是个半大女娃,却从来喜欢作成人装扮,但凡何处男女宴集,也定要随大人前往交际。贺南风前尘里读过的所有才子佳人话本小说,听过的所有郎才女貌情爱故事,都出自对方之手。大概身边缺乏一个女性长辈教导,又无其他亲近姊妹,加上对未来男女情爱的向往,便尽信了柳清灵的鬼话,如何能不被她揉扁搓圆?

“是吗,”柳清灵对这话十分满意,眉眼流光道,“我娘总说我还小,其实我早就长大了。”

那可是还有几年,贺南风心道,长大的柳清灵实在是条险恶的毒蛇,让她想起便不寒而栗。又或者现在便是了,不过毒牙还未长全而已。她忽然想起前尘柳清灵与宋轩是早于自己就认识的,不知便是不是这几年到处交际的时候,但宋轩此时,应当跟自己兄长贺承宇一样在寒山书院修学。

于是应付几句后拉对方坐下,方试探道:

“之前不是约了冬至游玩么,我方才还在想,听说护国公府的后院有一片淡墨色的梅花,在雪里好看极了,要是能去看看多好。”

柳清灵眼神一亮,不知因为护国公府,还是因为稀有梅花。

“能去吗?”她问,“让你爹安排一下?”

贺南风一撇嘴,颇有些无奈回答:“去倒是能去,不过——”

“不过什么?”

她叹了口气,道:“我听姐姐说那护国公家有个四公子脾气古怪得很,对女客都像有仇似的,过几天应该也要从书院回来了,万一遇见多晦气。”

“啊?”柳清灵满脸讶异,似乎思考片刻,皱眉回道:“你哪个姐姐说的?”

“什么。”贺南风故意懵懂,对方果然就用自己的话重复一遍:

“说玉檀哥哥古怪。”

玉檀哥哥,原来他们这时就果然已经相识了。

宋轩与贺承宇同岁,今年十四,柳清灵十一。贺南风看对方此刻的眼神,便知不管如何相识,但她早对那玉檀公子动了少女心。可惜柳钊毕竟只是个小小侍郎,如何能匹配护国公府,所以前尘的柳清灵从来不曾向人提及,而是选择暗里用自己的手段,为心上人达成目的,再安稳坐上正妻之位。

若非如今年纪尚浅,定不会被这样轻易就试了出来。贺南风笑笑,道:“我也记不清是哪个姐姐了,可能是哪个堂表姐,都不一定。”

柳清灵努嘴,并未再追问,忽然看着她手腕的玉镯,两眼放光道:“咦,你什么时候又有这样好看的镯子?”

贺南风道:“是我娘亲留的,一直没戴。”

“唔,”柳清灵点头,目光却一直不能移开,片刻道,“你能借我带几天么?”

言语之间,丝毫不觉唐突,明显之前在自己这里有求必应惯了。

贺南风忽然想到前尘的自己真是眼瞎,一片天生好心都喂了这对毒蛇男女。有那样凄惨的结局,真是活该。

柳清灵见她出神,便推了推道:“怎么了,你不会不舍得吧。”

贺南风这才一笑,跟从前一模一样,顺势就将镯子摘了下来,递到对方手里:“你喜欢就拿去吧,你跟我之间还有什么舍不得的。”

身后红笺忍不住皱眉,又不好阻止,只得暗自叹气。

柳清灵这才高兴了起来,一面将镯子戴上,随即屏退丫鬟从袖里拿出一册话本,向贺南风道:“你知不知道杜丽娘和柳生幽会的故事?”

贺南风笑着摇头:“不知道,我只知道杜十娘怒沉百宝箱。”

柳清灵便颇有几分恨其不争的模样,继续道:“那个怎么能信呢,她一个青楼妓子怎么可能跟你我一样?我们要看,就得看世家小姐的故事。”

这是又要开始教她如何追求情爱了,贺南风心底暗笑,表面不漏声色:“但世家小姐跟男子幽会,也是不合身份的罢。”

柳清灵轻哼一声,道:“这你就不懂了,这与轻浮浪荡不同,这是为了真爱之人敢于献身,是要流传千古的。你看那离魂记的张倩娘,凤求凰的卓文君,女儿家遇上心爱的人,就要敢作敢当,你说是不是?”

难怪前尘的贺南风会为宋轩背弃一切,牺牲一切,还自觉心满意足。多年来受交心姊妹如此诱导,都以女子私奔为榜样,怎么不会铸成大错?

她那时只知游园的杜丽娘,知离魂的张倩娘,知夜奔的卓文君,却不知看看被弃崔莺莺,沉水的杜十娘,就算卓文君,年老色衰也要担心夫君纳妾离心……世道如此,聘者为妻,奔者为妾,被负的女子,远比白头终老的多。但为了心爱之人敢作敢当没错,错的是一心求此过犹不及,错的是眼瞎心盲选错了人。

如果贺南风今生也要为了一人敢作敢当,为他做杜丽娘做张倩娘做卓文君,甚至做这些女子都不曾也不敢做到的事情,那个人,就只会她的夫君凌释。除此之外,绝不会摇摆半分。而这时应当还没有覆灭贺家的算计,柳清灵不厌其烦教她这些,只是想看端庄聪慧的贺三小姐,有朝一日会成为世人笑柄罢。

便如她前尘所说,“你不知道我在你身边的每一天,都有多么讨厌你。你这样愚蠢的女人,怎么值得生在侯门高第,怎么值得拥有那样多的荣华富贵,父兄宠爱。每次我想要的东西你都不以为意时,你不知道,我有多么恨你”。

一个人出于嫉妒,而恨不得另一人坠入深渊,天性善良又得天独厚的贺南风,那时候确实无法理解,也不曾察觉。

她静静看着对方,直到柳清灵觉得奇怪,正要询问时,方缓缓道:“你说得对。”

“当然。”

“灵儿,我之前做了个梦,梦里有你。”

柳清灵道:“什么梦?”

贺南风一笑,握住对方的手,十分亲切:“我梦到你和我是亲生姐妹,还梦到,你嫁进了一个很高贵的门第,在我成亲那天,你穿着你华贵的正妻服侍来为我添妆,送了我很多首饰。”

大抵确是这样的,如果没有那把扎进心口的匕首。

柳清灵一怔,对这梦境的情节十分满意,不知想起了谁,脸颊微微泛红,带着几分羞赧,往贺南风身上轻轻一捶,道:“尽胡说,要嫁肯定也是你嫁得高。你可是文敬候府的嫡小姐呢,我怎么能比。”

贺南风笑得更加温柔:“怎么会,灵儿美丽聪慧,又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肯定嫁个如意郎君。”

柳清灵确实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并会为了想要的东西不择手段。这一点,前尘的贺南风如何也不能比。

“那,咱们冬至出游还去护国公府么?”看来,她依旧不想放弃再见宋轩的机会。

然贺南风却不想哪怕再看到那人半眼,但依旧做出思考的模样,回答:“晚间我爹回来,我问他一下,到时候给你送信。”

柳清灵十分开心,又搂住贺南风说了许体己话,不乏杜丽娘与柳生私会的过程,说得外间红笺面红耳赤,恨不能把对方打将出去。

一直到申时末,柳家小姐才带着玉镯及另外几样首饰心满意足地离开,红笺流云刚把两人吃过的糕点碗碟收走,侯爷贺佟便下值回来看望女儿了。

结果一进门,就看到摆在梳妆台的儿女话本,流云正伺候贺南风洗手,红笺刚收拾桌案也不及遮掩,于是贺佟凝眉拿起手中,脸色自然阴沉了下来。

“这是哪来的。”他道,语气严肃,把几个丫鬟吓得不敢出声。



未完待续

阅读其它篇章:还有南风旧相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