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故事:骄傲
情感故事 故事

情感故事:骄傲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一口田甜
2020-12-21 15:00


你有过这个念头吗?

“当时,如果我这么做就好了。”
 
吵架后,我当时说话不应该那么重的!

时过境迁,我当时勇敢一点就好了。

分手后,我当时要是再坦诚一点......
 
对曾经的后悔,好像只有当你身处当下的某种特定环境时,才会心头猛然一击。然后开始惋惜和忏悔,我当时怎么会这么做呢?
 
如果看之前的经历,那我一定是典型的后悔型人格。

好像经常为曾经的自己道歉,为一时气急的重话,为随意中伤的好意,为那些现在回想起来“奇奇怪怪”的别扭和骄傲。
 
第一次深刻地感到内疚,是在高一的时候。

为初中喜欢我3年的那个男孩子。
 
那天,我第一次在QQ上主动跟他说话,说,对不起,之前对你的态度不好,不是故意想伤害你的......

我记得我发了长长的一段话,男生很快就不知所措地回复,没关系没关系。

事后我听之前的朋友说,他看到我那段话吓懵了,从没想过我会说这些服软的话,他甚至觉得,我没有丝毫对不起他。

那一刻,我更愧疚了。

初中时,得知他喜欢我,我丝毫没有放在心上。

三年来,他为我拒绝所有女生的好意,哪怕我从未回应。

每逢节日,礼物一次不落,笑意盈盈地说着我喜欢你,我甚至当着他的面把礼物扔到垃圾桶,冷着脸说,关我什么事。

哪怕这样,他也从未对我恶语相向。
 
上高中后,猛然回想起这些细节,才发觉,原来,我这么讨厌啊。

那些莫名的骄傲让我挥霍着他的“喜欢”,年少的别扭驾着我的脖颈,好像开诚布公地和对方聊一聊这件事会丧失我的领土,所以,我用冷漠和伤害来捍卫自己。

其实,我不过是仗着别人的喜欢啊。
 
如果说初中时对别人的喜欢置之不理,是无法感同身受。

那高中时情窦初开,已经开始偷偷打量班上那个最高的男孩子,但我依旧被那些骄傲和别扭绑架。
 
上高中后,我依旧保持着平平淡淡的骄傲,我甚至不知道那些让我骄傲的优越感是从何而来,但那确实给我的为人处事造成了很大的影响。

我有轻微的脸盲症,在班上大多数同学的脸我都记不太清的情况下,我记住了一个皮肤很白的男孩子。

某天下晚自习,冗长拥挤的楼道里,大家都缓慢地挪动着脚步,困顿和炎热甚至让我不想睁开眼。

突然,之前初中认识的一个男生喊了我的名字,我应声抬头,他说的那句话在我心里久久回响,每每想起依旧意难平。

他指着旁边的男生说,他觉得你长得好好看呀。

我顺着他的手往他旁边看了看,那个男生耳尖泛红,慌乱地看了我一眼,又扯着初中同学的衣服抱怨说,你怎么说出来了呀!

是那个皮肤很白的男孩子。
 
那一刻,我清晰地感受到我是开心的,甚至算得上高中以来最开心的一件事。但我依旧小声地说了一句,眼睛不好。

你看,我就是这样,面对别人的喜欢,总是下意识攻击。

之后的事好像水到渠成。

等班上的同学都相熟后,他成为了我的前桌。

然后,他有事没事频频回头,说着一些无关紧要的话。

印象深刻的是,一节自习课,纪律委员的小本上写着:本节课,XX累计回头24次。

那时,我发觉他并不是一个害羞的男生,甚至算得上活泼开朗。

我很内向,他想和我多说些话,让我们变得熟悉起来。

其实他每一次回头,我都会不自觉地抓紧手中的笔,哪怕我在假装看书。
 
但是,这种时候,我的骄傲和别扭怎么能不出席呢?

是的,哪怕我也心悦于他,依旧保持着冷漠和事不关己的态度。
 
暑假时,他每天孜孜不倦地找着话题和我聊天,我可能掐着点回复,或者“嗯,哦”打发过去。

第一次的拉锯战,他宣告失败。

暑假开学前的一周,他问我,你真的不喜欢我吗?

我说,不喜欢。

他说,那我就是别人的了。

我说,随便你。

对话截止在这里,没有后续了。

哪怕这一周,我百爪挠心,无数次点开我们的对话框,但我坚持一句话也没有发过去。

那可能是我唯一一次开学,意料之中,他看见我了,愣愣地呆了一会,然后笑了。

晚上,那个对话框重新出现在了我的聊天页面顶部。

我们一如往常聊着天,谁都没有说起这一周的空档。

我生日的那天,他成为了我的男朋友。

他说,我真的好喜欢你呀。

他说,等毕业的时候我就带你见我爸妈。

他说,你能不能对我好点......
 
我想,可能是我真的把自己包裹得太紧了吧。
 
他一步一步走进我的小领地,我早有发觉,却包容,也纵容。
 
我开始试着依赖他,试着跟好朋友悄悄说,这是我男朋友,试着想想我们的未来。
 
但事情不过短短一个月,我发现那个我们谁都没提的前一周,他向别的女孩示好了。

那个女孩对我说,祝你们幸福。

他对我说,我可以解释。
 
那天晚上我回头把我卸下的所有壁垒重新堆起来。

没有听他的任何解释。

这件事就是我心里的一根刺,拔不得碰不得。
 
之后我开始冷谈,开始敷衍,他知道,但他假装不知道。

最后,他说了分手。

时至今日,他都不知道我变冷淡的原因,也不知道我这么在意那件事。

我的分手,就是结束,没有任何解释的余地,或者说一些让彼此释怀的话。
 
我那时的骄傲,容不下一丝杂质,如果你有一丝退却,我会立即宣判死刑。

我当时觉得,在这段恋情里,我是绝对的受害者。
 
但近些年,我突然释怀。

如果,在那件事发生的时候,我多问一句原因,或者说说我的想法,结局会不会不一样,至少不会像现在这样惋惜。
 
越长大,越发现从前遇到的人都是良人。

那时的他们都比我成熟,包容着我所有的骄傲,真诚又热烈地表达着爱意。

现在,我才慢慢学会让自己成为一个坦诚又温柔的人,只为让之后生活中遇见的人都被真诚地对待,也是为了让三十岁的我不再后悔,为二十岁的自己道歉。
 
如果你正值青春期,或者同样骄傲和别扭,希望你能坦诚一些,无论是对自己还是对别人,这样,之后的你或许会好过一些。

可能,平行世界里,那个温柔坦诚的我当时的选择做得不一样,也过着不一样的生活吧。

祝她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