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月出独见云寒凉(1)
故事 短篇小说

小说:月出独见云寒凉(1)

作者:广思君
2020-12-21 11:00

“寒青,你看,这江南雪景,多美。”她说着话,但我只看见雪一片一片的落在她的睫毛,她的嘴唇,她的肩上,我开始嫉妒这雪花了,哪怕如它一般瞬间消融,只要能这样和她有着接触,也是值得的。


“唉,咱们在这拼死拼活的打仗,那帮子朝廷的狗东西们倒是每天吃香的喝辣的,过的好不快活!”

“啊对!还有那个,那个什么顺安公主,整日研究一些破政策,搞得人心惶惶,对国家也没多大帮助啊,弄死不少人,有的好像还是从小看她长大的叔叔们,竟然一丝情面也不看,果真最毒妇人心哟!”

塞外的士兵们围着篝火边取暖便议论家国之事,顺便还谈论开那位掌管着云国政权的长公主—月云霜。但从他们口中得出,这位顺安公主并不是什么好人,不仅毒辣狠绝,而且所出决策对云国一点用没有,反倒使国家愈发混乱,敌国也准备乘虚而入。

“你们口中所说的,是自己亲眼见过并且知道公主做出那些决定的真正意思吗?”在角落里突然传出一个声音,声音不大却很有力。

顿时,大家都不说话了,但还是是有些爱挑事的。

“哟!寒大人,您是知道的比我们多,您可是从小在宫中的人,自是见过世面的,不像我们,穷乡僻壤的啥都不懂,可我们是大众,你们上层的决定我们不管,但最终我们都不满意!国家越来越弱,我们在边塞也逐渐扛不住了,虽说您是天家的人,也不必如此偏袒!”

“你既说了不懂,为何还要妄加猜测,做好自己的事,守在岗位上就好了!其他的有人在做决定,无论什么,都有她的意义!”

“你!”那士兵气的说不出话来,准备上前扭打,被其他人及时发现,把他架了起来,那人自是不服,嘴中骂骂咧咧不停。

寒青冲到那人面前,脸上暴起了青筋,揪住他的领子“我告诉你!天家事情你没资格去谈论!我寒青现在还是副将,好言你不听,那就军法处置吧。把他拖下去,就地处决!”

那人听说自己要完,索性更加肆无忌惮,大喊:“寒青!你就是那女人的狗!走狗!”

寒副将并不理会“谁要在军营中妄谈国家事,惑乱军心,他,就是下场!”说罢就充满着怒气的走了,只剩下胆战心惊的士兵们面面相觑暗暗地呼了一口气。

寒青回到自己住的帐篷里,窗外皎洁的月光异常的美丽,他想到月云霜,那个他看不透的女子。也不知如今她过的怎样,记忆中她总是看奏折,紧绷着脸,因为过多的压力和朝局的混乱,她的脸上也不存在天真的笑意。

可她总能令他念念不忘,不管是初见时她拂去他肩上的落花,冲他露出温暖的微笑,还是那个冬天,他陪她去江南,正逢下雪,细小缠绵的雪花飞舞在天地之间,远处乌篷船慢慢的滑过,冲破刚刚聚集的雪,他们站在桥头默默看着景色,雪渐渐迷了他的眼睛,但他还是能看清身旁这位女子,她是那么美丽,绝世独立,让人为之神往,令他心动……

云国,是一个小国,但百姓安居乐业,政权清明,皇帝也勤政爱民。但与之相邻的蜀国野心日益显现,先是在边境做出种种动作,又号召了大批军马聚集边关麟州,按兵不动。

而云国一直与世无争而且重文轻武,一时之间朝堂众臣也慌乱了起来。在这危机时刻,太子又突然得了急病,无药可医。

在这双重压力下皇帝一夜白头,精神也恍惚起来,神志不清,但国不可一日无君,有些不轨之人趁此机会蠢蠢欲动,这时太子太傅阻止了这场混乱把当时还是十几岁的小公主推到了权利的顶峰。

对于男人当权的时代,此举当然引来了众多非议,但看似年幼无知的小公主却开口了。

“我虽是女儿身,但我也是云国的正统血脉,我不会称帝,现在只是暂管云国政权,若是将来有合适人选我再交权也不迟。但现在你们有任何意见,最好都给我憋在心里,国难在即,望众卿以大局为重。”

她的语气不紧也不慢甚至还带着些许稚嫩,但当她说完之后朝堂之上就再也没有别的声音,大家都对这个看似娇弱的小公主有了新的认识。

月云霜掌权之后,朝局明显平静了许多,暗暗的增加兵力,派遣可靠的将军及时操练军队。与此同时她下旨让护国将军寒骁前往边境,做好战斗的准备,并且让他唯一的儿子寒青留下来,做顺安摄政公主的侍卫。

此举一是让寒将军了无牵挂的准备应战,二是摄政公主怕他临阵倒戈,自己手中好留下把柄。

将军领了旨即刻前往边境,寒青也入了宫准备拜见摄政公主。穿过层层宫门,终于来到了公主的殿外。那时还是春天,桃花盛开的正旺,一阵春风吹过,花瓣如雨般落下,纷纷扬扬在他的肩头落满粉红的花朵。

云霜不知何时到了他的身边,把他肩上的粉红轻轻拂去,微笑着和他四目相对,这一笑令寒青一愣,看见她的面容让他真正理解了人面桃花是何意,她脸上带着轻快的笑颜,发髻上那只小巧的步摇还在微微轻晃,她立在桃花树下,熠熠生辉。

你总说那年桃花开的惊艳,在我眼里倒也不及你的一眼万年。

旁边的小太监赶忙提醒他“寒侍卫,这便是顺安公主了。”他立刻回过神来,给公主行了礼,为刚才不敬的行为让公主降罪。

“无妨,你也是第一次入宫,小孩子难免会有些好奇罢了,你起来吧。”

寒青暗想自己和公主也没差几岁,她竟是把自己当成了个小孩子,他不免开口道“公主,您可别小瞧我,我这一身本领可是厉害的很呢!”

她听见他的反驳竟有些好笑“所以我才让你留在宫中保护我啊,我相信你能护我周全,寒侍卫。”

“好!”他抬头看见她的眼底有些疲惫和惊慌的神色,明明是第一次见面,心底却生出不想让这个女子受到任何伤害,让她安稳一生的想法来。

从那之后他每天陪在云霜身边,看她批阅如山一般的奏折还要面对朝堂的暗流涌动,外面的人都只觉她是搅弄朝堂风云的摄政公主,可在寒青眼中她只是一个强装成熟的少女,她有这太多的无奈和孤独。

“公主,您也该好好休息一下了。”寒青看着一直打瞌睡的云霜劝道。

她没有停下手中的笔继续批着奏折:“你若是累了,就先歇着吧,不必管我。”

“臣,不累。”

她抬头,看见他那双漆黑的眸子里坚定的神情,笑了笑:“既如此,那就这样陪着我吧。”第二日她从书桌上醒来,发现身上还盖了一条充满着温暖气息的绒毯,云霜把它细心地折好放到了床上……

与蜀国的首战大捷,云霜也终于松了口气,但前线还来报来一个消息:战斗前夕,寒将军奏请朝廷派来援军,却迟迟没有消息,眼看蜀国步步紧逼,他也只好硬着头皮来应对…此战虽胜,却已是两败俱伤。

听了此消息,云霜的眼睛充满着怒气,拍案而起,传下令去严查此事,绝不手软。

动用各处人手,渐渐地牵出更大的阴谋,真相也浮出水面。原来这一切都是广平王,也就是摄政公主的叔叔的阴谋,他自然不会服气一个小丫头片子的旨令,想趁着这次战乱从公主手里夺回政权,好作他的皇帝梦。

所以他派人把寒将军的密令从半途截住,好贻误战机,使云国动荡不安,最后再把一切罪责都推给月云霜,让所有人都认为是她办事不利,国家交到她手中注定会覆没,之后再以皇室血亲为由一举夺权。

可他并没有想到是自己没处理干净还是这小丫头片子有这能耐,让自己露出了马脚,面对众多证据,他早已无话可说。

“广平王,我看你是我的长辈才尊称你一声叔叔,而如今你却为了一己私利想要葬送我云国边境的将士们,其心可诛、罪不可恕,你既做出这疯狂行径,我也不必和你说什么了。李大人,都按国法来吧。”

刑部尚书李成安领旨,广平王褫夺封号,不日会行刑于街口,挂市口十日,将他尸身扔于荒野为野兽所食,而他的家人满门抄斩,和他有关联的官员们也没能幸免。一时间,中都血雨腥风。

每个人都在议论公主竟如此毒辣而又狠绝。却没能注意到她眼里深深的凉意。

寒来暑往,流年匆匆而过。云霜还是没日没夜的在书房处理政务,同时还出台一系列政策,本是利国利民之举,却触及了其他人的利益。

而将会丢失财权的官员及小地藩王们自是第一个跳出反对,只因要推行此举要涉及众多方的利益,最终值得作罢,但这让更多人暗暗记恨上,而有些人已经慢慢开始有所行动。

那日,平时不苟言笑的云霜突然像是变了一个性子,脸上终于有了和年龄相符的微笑。她告诉寒青自己要去江南一趟,把政务交给了张丞相处理,也就是曾经的太子太傅。几日之后,他们就启程前往。

一路上云霜精神很好,阳光明媚的笑容时刻挂在脸上,说话语气也有了一丝活泼温暖。

“寒侍卫,你想去哪,我带你去。”她把头探出去,看着他的眼睛说着。

“公...云小姐,此程不是要办事吗?”

“不是啊,这次来江南是要好好游玩的,我从小便想来了,总觉得这里是我应该来的地方,还有…”她压低了声音“再此期间,你就叫我云霜吧,这样我听着顺耳。”他正要推辞,却被云霜阻止:“就听我的!”寒青看着她有点孩子气的神色,温柔一笑:“好。”

“那,等过几天你就陪我去看灯会吧,马上就是上元节了,我想去猜灯谜,赏花灯,好不好呢。”

“你说去哪里,我就陪着你。”在他印象中,她永远是愁眉不展的模样,像现在如此开朗又充满着希望的模样,他还是第一次见。寒青看着她把头伸了回去,他现在也开始期待与她的这段旅程了。

上元节这天,街上人头攒动,灯火辉煌。寒青让云霜拉住他的衣角以免走丢,她小心翼翼的扯住寒青的衣角,跟着他慢慢往前走,看着这满街的灯火,也不知是这江南美景还是别的人令她欢喜,只觉得如果能这样走完这一生,她这辈子也无憾了。

“寒青,前面那里可以猜灯谜,我们去看看吧!”她兴奋地拉着寒青向前走去。

到了摊前,她拿下一个灯谜,“人间四月芳菲尽,老板,这个谜底是春不见。”卖花灯的老翁笑了笑“姑娘好聪慧,我再给你出两个谜,你要是猜对咯,就可以在我这摊上随意选一个花灯。”

“好!老板出题吧。”

“如今好上高楼望,盖尽人间恶路岐。”

“…这,谜底是雪!”

老翁点点头“细线若游丝,仰面上青天。轻盈最无力,东风借别离。”

“嗯…别离…”她思考了好长时间,只得把目光投向了站在一旁的寒青,眨巴着眼睛充满着希冀与欢喜。他看着她的眼睛,心动不已。

“老板,我来替她回答吧,谜底是风筝。”

“嗯,答对了,公子才识渊博,佩服!您和这位小姐可真是一对璧人啊,来,选一个好看的花灯吧。”

寒青听到后半句,顿时红了脸急忙想解释,可云霜却没在意。没等到寒青开口就把他拉走。“那就谢谢老板啦!”

他们提着牡丹花灯,看着满街花团锦绣,欢歌笑语。他们俩人的距离不知不觉也越来越近。这时有一个没头脑的小孩子猛然向云霜闯去,为了躲避,寒青连忙揽住她纤细的腰肢到他怀里。

四目相对,却是一番不可言说的情意。

等寒青缓过神来,只觉自己过于唐突,松开了手,“云霜,我…”

“无事,刚才多谢你啦。”

满街的灯火摇曳了满天的星光,天上的圆月照亮了身边的池水,也照进他们的心房。牡丹花灯随着清风摇晃,女子看着脸红的男子轻启珠唇,巧笑倩兮……

“寒青,我有点事,你先去河边等我给我买几个花灯,一会一起去放河灯许愿吧。”他微笑的点点头“好,那你千万别走丢了。”只看见她的笑靥如花,却没发现她眼底的慌乱。

过了一会,她到了河边,脸上还是一样的笑意中,寒青看见她来了,拿起一个花灯问她“我买的,好看吗?”

“好看,只要你买的我都喜欢”她突然的撒娇语气让他恍惚,她又说“寒青,你想许什么愿呢?听说在你喜欢的地方许的愿都很灵的。”

“我,我想要爹爹安好,云国安好,我还想和爹爹一样当一名将军,还有…不能说出来,说出来可就不灵了。”他还是没能说出口:我想要的,是你,月云霜,我希望你这辈子好好的,一生顺遂,平安喜乐。

许愿的河灯飘满了整个池塘,就像是天上的繁星坠落人间,点缀了此时的幸福,点缀了她的笑颜。

第二日,天上纷纷下起了细细的小雪。她和他漫步雪中,一直走到了桥头。江南的雪不似北方,它缠缠绵绵,落到人间,瞬间融化,再配这这温婉的江南,使它更显的清丽秀气。细细的小雪也落满他们的身上。她说着这雪,真美,可在他心里,她更美。

过了好久,她淡淡说了一句“寒青,收拾收拾,准备走吧。”
风雨,就要来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