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月出独见云寒凉(1)
故事 短篇小说

小说:月出独见云寒凉(3)

作者:广思君
2020-12-21 17:00

第1集:
月出独见云寒凉(1)

第2集:月出独见云寒凉(2)



这段日子也许是他们这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光,虽然还在一直躲避追杀,但他们的心彼此靠近了许多,云霜的话也渐渐多了起来,每天虽食不果腹,还要处处小心,但这样的日子让她觉得很舒服。

但她还是放不下,身为一国公主的职责。

张文成及其一众臣子对这件事早有计谋,他想要夺权,所以先是害死了寒骁,再用计把寒青调到边境,在大战之际,派他的人往粮仓放了把火又悄悄把城门打开,引狼入室。战败后让公主和亲,中途再秘密杀掉,之后再安排一个傀儡帝王,大权便可牢牢把控。

在经历生死一线后,月云霜其实已经想要放弃,国将不国,奸臣当道,民心涣散,她立纲陈纪,救济斯民,终化为了泡影,但她知道就算张文成掌权后,云国也会被蜀国一点点吞噬,终是要走向灭亡,她实不忍让云国的百姓再忍受苦楚与战乱,既如此,不如现在就归顺蜀国,还可保百姓安康。

看着寒青身体一天天好转,她把这个想法告诉了寒青,他听到后略沉思了一会说道:“那你现在有能证明身份的东西吗?”

云霜伸出手臂,一个普通的玉镯露了出来,她缓缓的把镯子掰开,寒青才发现,镯子的切断面有着云样的花纹。

“这是…云纹?”

“对,我早察觉到张文成有问题,所以我此次和亲就把它戴上了,如果此途我顺利到达,我就会还给他,现在,他们的人还在追杀,就是为了它吧。”

云纹,是云国权利的象征,没有它,则无法调动军队和发布指令,就算张文成权势熏天,没有它还是无法牢牢的掌控云国。

“寒青,此去蜀国凶险异常,我自知亏欠你的太多,已经无法偿还,张文成不会找你麻烦的,他目标是我,所以可以就此别过,你,可以去过你想要的日子了……”她的鼻子微微泛红。

“云霜,无论怎样,我都会陪着你。”

“可是,寒青,我不想让你陪我送死啊!如果我是普通人我可以永远永远和你在一起,可我不是!如今,我已身陷无尽泥沼之中,早就无法脱身,所以,你,别再让我更加痛苦了好吗?”她瘫坐在地上,泪流不止,不知道是痛苦还是生气,身体一直在颤抖。

“寒青,这种事我不会隐瞒你,因为我想让你知道所有,让你我都安心,我把实情告诉你,想让你好好活下去,但你没有选择。”

她举起云纹,寒青看着她,跪了下去。

“振威将军,此去蜀国,不得前往。令你此后平安顺遂,儿孙满堂。”

“臣,接旨…”寒青努力压制住自己,在他磕头时,泪还是落了下来,打碎了他所有幻想以及永不会到来的幸福。

第二天早晨的时候,云霜就已经走了,只留下了她最爱的桃花簪。寒青小心地把它放在怀里。

也终是她画地为牢,他作茧自缚罢了,此生,便无缘相见了……




云霜孤身前往了蜀国,如今的蜀国,皇帝卧病在床,太子游如澈掌握着大权。因为有云纹这一信物,面见太子要方便的多。到了东宫,看见太子坐在大殿上,轻蔑地看着她。

“云国摄政长公主,月云霜?来见我为何不下跪?”

“为何下跪?如今我云国仍在,独立在北国之境,我与你还只是对立的。”她不卑不亢回以他淡淡一瞥。

“哈哈,果然是掌控了云国多年的公主,气势还是有的,不过云国马上就该易主了吧,那…”游如澈从殿上走下来,走到月云霜面前,“公主此次前来,是为何事?”

“我前来和亲,不想被奸人所害,相必蜀国也有早有耳闻吧,虽然婚礼没办法举行了,但我已经属于蜀国了,你说的没错,大势所趋,是谁也无法阻挡的,云国易主是迟早的,但我不想让它落入奸人手中。”

“有意思,公主是说你已是蜀国人了吗,想不到堂堂一国公主竟如此轻易放弃了啊,不过,你的眼光不错,我喜欢。”游如澈慢慢的靠近她,戏谑的目光在她身上游离。

“我明说了吧,只要答应我两个条件,云纹我给你。”云霜并不畏惧他的行为,目光坚定。

“哦?那我该如何信你呢,你虽单身匹马前来,但我又怎知你不是设了一个局呢?”

“蜀国的太子可真会开玩笑,我现在命就在你手中,又能掀起什么风浪呢?答应我你就能不费一兵一卒,云国就归你了,只说一句,你应还是不应?”

“先说说看。”

“第一件,望你以后善待云国的百姓,那些官员我不管,我只要那些无辜之人能安稳度日,不得做出屠城之类残忍之举。”

“好,我不是那种有恶趣味的人,第二件呢?”

“我,要成为蜀国的太子妃。”她一字一句说道。游如澈瞪大了双眼,惊讶的看着她。

月云霜却很平静,抬头直视他的眼睛:“游如澈,你不是对我很感兴趣吗?”她的嘴角微微上扬,眼神无神而又空洞。

几天后,蜀国太子大婚,太子妃正是云国长公主月云霜,消息也传到了云国,月云霜还差人给张文成送了封密信,要他前来,将以云纹赠之。

张文成一听到云纹,便以云国使者身份马上前往,毕竟他也有借口,是公主的师父,有资格参加婚礼大典。

云霜看着镜中的自己,一头黑发挽成高高的美人髻,满头的珠翠在阳光下耀出刺眼的光芒,眉作远山黛,腮边两缕发丝随风轻柔拂面,凭添几分诱人的风情,好一位倾城的佳人,可她眸子黯淡无光,无神的看着自己,仿佛是在看他人模样。

之后的仪式浑浑噩噩的举行完毕,因为重头戏在后面。

按照蜀国风俗,作为新娘的一方可以在仪式后有单独相处的时间,作为一种与家庭告别的方式,而这段时间与月云霜独处的正是张文成。

到了事先准备好的屋子里,张文成让随从守在门外,防止外人闯入。他关好门转过头来对云霜说道。

“快给我!”



“哼,张文成,我的好师父,我今日大婚你就只想对我说这句话吗?”
“霜儿,事到如今,也不必再惺惺作态了,我只是没想到除掉了你哥哥,而看似柔弱的你,才是我真正的阻碍。”

“看来,这一切你是早有预谋啊,师父果然高明,蛰伏这么多年,要不是查到些蛛丝马迹,我还真是不敢相信呢。”她平淡的语气透出一丝丝寒意。

“哈哈,你如今也是蜀国的太子妃了,大难不死,你也该好好享受人间的荣华富贵了,就把云纹乖乖交出来,今后若有不测,云国也可保你安稳一生啊。”张文成露出一抹狡黠的微笑。

“我要是不给呢,几次三番要杀我,我又怎能信你?”

“月云霜,事到如今,你还有选择吗!”张文成红了眼,从袖中逃出一把利刃,向她刺去。

云霜在他冲过来之前就把身边的茶杯摔碎,这是她与蜀国暗卫的暗号,摔杯为号,他们潜伏在屋内就会马上冲出,把张文成牢牢擒住。

可是,此刻门外的一个小侍卫冲了进来,面对张文成的利刃,毫不犹豫的为她挡了下来。

她并不知道他是何人,但就在他倒下去的瞬间,怀里落下那支桃花簪重重掉在了地上,摔的粉碎。她下意识的向他扑过去,看到他陌生又有些熟悉的面庞,苍白的倒在一片血泊之中,眼中的泪不自觉的涌出。

“是…是你吗?”她的声音颤抖起来,那男子微笑着点点头,她开始慌乱,开始大喊“传御医!来人啊!”

张文成早已被暗卫擒住,在他们面前,五花大绑的跪着。

“云…霜,在死之前再见到你,我…我没有什么遗憾了,我说过,要护你一辈子…神形俱灭,在所不辞…”

“寒青!别说了,你会好的,御医马上来了,你要坚持住,要坚持住!

你为什么违抗我的命令!我不需要你的保护,我只想要你好好的,好好的啊!”她看着伤口处的血越流越多,慌乱的拿手去止住,鲜血落在血红的嫁衣上竟然什么也看不见。

“没用的,改变了容貌是要付出代价的,趁着还有时间,你就陪陪我吧…”他的气息越发的微弱,她也明白他们的时间不多了。暗卫们带着张文成出去守在门口。房间只剩他们俩人,这就是只属于他们的世界。

“寒青,你看看我,我今天穿了嫁衣,我今天一直在想着要嫁的人是你,该多好,你觉得我穿红色好看吗,你喜欢的话,等我以后天天穿给你看,好不好。”她紧紧握住他渐渐发凉的手,好像这样他就不会离开。

寒青已经说不出话了,他努力睁着眼睛,想把她最美丽的容颜刻在脑海之中,永世不忘。

她把他抱在怀里,听着心跳在渐渐停止,他们有好多未说完的话,今生来不及倾诉,那就来世吧。她听别人说过,人死后一段时间是能听到周围人的话,所以她不想再错过了。

“来世,让我来守护你吧,我爱你,寒青。”她凑到他的耳边,轻柔的向他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的表白。说完后,她隐隐看到寒青的眼角留下一滴晶莹的泪珠。

“你听到了,可不许耍赖啊。”

她把寒青放好,转身出了门外,抽出藏在嫁衣里的佩剑狠狠地刺在张文成的心上,看也没看他一眼。

“对你的惩罚,太轻了些。”

这一幕被正赶来的游如澈看到,他急匆匆跑过来“月云霜,你怎能把他杀掉,不是说好给我留活口啊!你…”

“此人意图谋害蜀国太子妃,太子难道想包庇不成!第二件事已经结束了,我希望你能信守承诺,不然,你也会是如此下场!”云霜把刻有云纹的手镯扔给他,准备起身就走,却被游如澈拦下。

“你已是蜀国太子妃,你要去哪?”

她头也不回:“刚刚蜀国太子妃已被奸人谋杀,而奸人已被就地正法,我,是云国人,名月云霜!”

游如澈听了此番话后,自知已拦不住她,便叫人放她离去,他看着她渐渐消失的背影“ 既不回头,何必不忘。既然无缘,何须誓言啊。她要回去不必阻拦,了却心愿吧。把这收拾干净,回宫!”

云霜把寒青的骨灰埋到了他们初见的那颗桃花树下,此刻宫中已经没什么人了,马上就会有人来接管这里,游如澈是个讲信义之人,掌控云国后对百姓极好,还免了一段时间的赋税她已经没什么牵挂了。

“寒青,你说这人间烟火,悲欢离合,天上的星辰会看见吗?”她身着一身红衣坐在树下数着着天上的星星,“你现在在哪里啊,我把那支桃花簪修好了,我带上他你还会记得吗?我们在江南猜的灯谜,还真是成真了啊,但我不信,现在就是春天,桃花又开了呢,我喜欢它,就做主把你留在这里,不会生气的吧,哈哈。现在,我已经完成我的誓言了,那我现在就去陪你好不好,今后的每一个春天,我们都会相见。”她举起身边的火把扔到洒满灯油的路上,周围立刻燃起了熊熊火焰,在无尽的大火中依稀能看到她的红衣飘扬,她的眼中有这似火般的光芒,微笑着,被烈火吞噬。这或许是她的解脱,她的重生。

后来听人说,曾经叱咤一时的云国公主宫殿着火后就人间蒸发,烧毁的宫殿中独留着那棵桃花树,仍在盛开,繁茂的花朵随风摇曳……

等这里开满桃花,定会承露一杯,共赏这天际皓月,新雪初歇,山川相叠,花海摇曳,人间的面见一面少一面,但我们会长相厮守,直至天地尽头……

沧海桑田,斗转星移,曾经的繁华终成幻影,如今有一片开满桃花的村落,那里有一棵千年古树,上面挂满了红绳,像是穿好喜服的新人一般。听那里的人说,这棵树会保他们平安,是有灵性的,但周围会有一只老猫,守着这棵树,寸步不离,生人靠近就恶狠狠的嚎叫。

所以我只远远地看了一眼,那只老猫就趴在古树旁边破旧的墙头上,也在注视着我,我只记得它额头有一朵像桃花瓣的印记,正如美人发间的桃花簪一般,很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