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故事:惊魂三小时
故事 短篇故事

短篇故事:惊魂三小时

作者:方泊兮
2020-12-21 21:00

“什么?没有狂犬病疫苗?”我不敢相信这是真实的。虽然听说过,但不愿意相信,又让她确认了一下。

“是的,不但我们这儿没有,咱们县都没有,你不用考虑咱们这儿了。”她补充说。“你可以打114查一下邻近县的疾控中心号码,看那里有没有。“我抓紧取出手机,打114,咨询哪里有狂犬病疫苗。那边回答说:“我们也不知道哪里有,但是可以告诉你邻近县疾控中心的电话号码。”我说问了最近的两个县,一个是邱县一个是鸡泽。114查号台给了我两个号码,其中邱县的号码打不通,而鸡泽的那个疾控中心说没有。在注射疫苗防疫站有两个女服务员,我问她们:“查了两个邻近的,一个没打通,一个没有。怎么办?能不能快递从别的地方寄来呢?”她说:“不能。这个不让邮寄。必须去疾控中心打疫苗。这两个县打不通,你往别的地方打,邢台,邯郸,哪里有,你就去哪里?快打吧,24小时内必须注射疫苗。”我咳嗽了几下,也不敢进门,就从疫苗注射点出来,心乱如麻。

这两天,左眼皮老是不停地跳。晚上也睡不好。老婆说你今天去把孩子接来吧。可是,学校放假让我们值班,让学生离校,又有阅卷任务,早上8点30开始到下午16点前,必须阅完。早上值班值到9点多,8点开始试评,后来,8点30开始正式评卷,起初我评了219份,以为评完了,没想到,听同事说还有1079份作文。我算了一下时间,即使30秒看一份试卷也需要八九个小时,根本看不完,必须在15秒内完成,才行。心里也挺紧张的,担忧完不成任务。等到中午饭后,差不多快完了,我充上电动车的电,准备充满了,就回家,在老家住一晚,明天接孩子回来。可是,在下午17点30左右,还没有往家走时,就看到家里的电话响了一下又停了,我正想打电话说我要回家了。
可是,家里的电话又响了,我一接,我父亲告诉我:“孩子让狗抓了几道子,流血了!”我一听,吓坏了,因为前几天在单位听别人偶尔说过,现在狂犬疫苗挺紧缺的,咱们县都没有。这一下子,就到自己头上了。我老婆让我赶快去找疫苗,她也开始想办法去找疫苗。我骑着电动车就来到了经常接种疫苗的地方,咨询哪里有疫苗,让我失望的是找了几个地方都没有,要是不注射疫苗能顶住吗?最坏的结果是什么?现在已经不是钱的事了。

正在我慌乱之际,老婆打来电话了,说:“我到县医院都没有。HD也问过了,都没有。邱县有,抓紧想办法去吧。你也别骑电动车了,打个车回家接孩子吧,接了孩子就去打疫苗。你有钱没有,人家不收现金。”我说:“没有带。你现在在哪里呢?”  她说:“我在县医院。那这样,我去取钱给你送去,你在车站等我。”我说:“行。你来时,再给我带几个口罩,我出来时忘记带了,要是不带口罩到别的地方又不让进了。”她答应了。我从疫苗注射点往车站走了不到一百米,她又给我打电话了,说:“你别找车了,孩子舅舅可能在咱们县,我打电话看他有空没有空,有空让他送你去。”我说:“行。”一会儿功夫,她又打来电话了,说:“你到工商银行吧,我在那里取钱,你把电动车送到家就往这里来吧!你自己拿口罩吧,我忘记了。”我说“行。”就往家走,到家里后,孩子姥姥在家里呢,说:“问了好几个地方也没有,我的腿就软了。听说只有邱县有,你领着孩子去吧。别到那儿后,也没有了,就麻烦了。”我说:“我找几个口罩就去。”我打算步行去,孩子姥姥提醒我:“你让你大儿子送你去,回来时,他把电动车骑回来。”我觉得可以。就这样找到了四个口罩后,我们两个骑电动车一起去工商银行了。
老婆取了五千块钱,让我拿着,我也悄悄地准备好了银行卡,如果不够到邱县再取,现在的情况是无论如何花多少钱也得打上疫苗。我坐上车后,走了一段路,忽然想起来,我带的口罩放在包里了,包塞在电动车的篓里了。我赶快打电话给老婆,让她送口罩来,我告诉她我们在申通快递那个前面的红绿灯里那里。“可是,等我们到了那里,她仍没有来,我打电话也没接,我们回到小区门口,停下来,我继续打电话,她接了,我问她在哪里呢。她说:“我在韵达快递旁边的这个疫苗点。”我说:“你搞错了。我说的是申通快递前面的红绿灯路口,你跑到韵达快递那个地方了。”她说:“你们等着我,我去送。”挂了电话。我们就在等,我看了看手机,现在是6点多了,我心里很焦虑,我忽然想起来,可以去药店买些口罩,简直是糊涂了。对呀,我下去买点口罩不就行了。正要下车,孩子舅舅说:“别去了,她可能快来了。 你看,来了。”我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果然,来了。她把口罩交给我就回家了。其实,晚上,还有辅导呢。

我和孩子舅舅一起往我老家赶。用了三十多分钟,到老家了。孩子正在门口骑着小车呢,我父亲母亲都在。我在十字街就下了车,也顾不上跟街上商店坐的人打招呼就直往家奔。孩子站起来了,我去看他的腿,有三四道血印,最下面的一道最深。我父亲说:“打听过了,邱县有,别的地方都没有。我叫咱们这儿的卫生所给他消毒了。”问我怎么来的,我说孩子舅舅送来的。他说:“人呢?”我说:“在十字街等着呢。”因为还得往邱县卫生健康局去,得五十分钟的路,我就想先上个厕所再去,可是,到厕所根本就放松不下来。算了,还是先往那里去吧,万一,要是晚去一步没有疫苗了,那我可就后悔莫及了。

于是,抓紧出来,我母亲已经帮我拿好东西了,问:“要我一起去吧!”我说:“别去了,我们放假了,我能照顾孩子了。”我又问了怎么叫狗抓伤的了。我母亲说:“你这个孩子,在家里呆不住,老想串门,人家那个狗拴着的,跟人家小孩子玩呢,他跑到狗跟前看狗,叫狗抓了。我问了他才说。”我说:“现在,我们抓紧走。就这样吧。打上疫苗就放心了。”于是,我把孩子抱上车,就离开了。开始往邱县卫生健康局走,打开了导航,上面写着大概53分钟的路程。我看了一手机,现在已经19点多了。

到那里后,没想到,里面的人还挺多,在我们面前有四个人,有的在排队,有的在等医生开方。东边一个护士给小孩子打针,小孩子叫得声音很大,撕心裂肺式的。

有一个体型魁梧的男人,也是外县的,在犹豫到底打不打,大概得三千多块钱。我听了,暗自庆幸自己拿的钱还够,不至于钱不够。还有一个是打过了,在六个月里,医生告诉他不用了。另外两个,医生给开好方子了,他们去拿清洗液了。终于轮到我们了。那个人仍不肯离开,我说:“医生说不能打,就别打了。”我让孩子坐上那个凳子,等医生跟那个人停止谈话,我让医生看下孩子的伤口,告诉他是下午五点半那个时间点狗抓伤了,离现在接近三个小时,医生就去准备开方,然后让我领孩子称体重。他也走过来看了一下体重,17.5公斤。就回去开方了。
说:“先去领清洗液,清洗伤口了,然后再去取疫苗。”我照办了。

出了这个屋,我自语道哪个地方拿药啊?走道里有个人告诉了我。走道的南边是付款取药的地方,取药的科室东边邻近的屋子里清洗伤口的地方,我们进去了,等前一个付好款,就交上药方,支付了1187元。领了一瓶清洗伤口的液体。然后,我们带着孩子去清洗伤口的房间。那里有两个孩子与他们的家长正在给孩子清洗伤口。一个十几岁小男孩,另一个比他小,他们清洗完后,轮到我们了。医生把那个清洗液打开,插到那个机器上,我把儿子的袜子脱下来,让他坐在马扎上,露出伤口,开始清洗。一会儿功夫那瓶液体便用完了,流出了些白沫。接下来,用清水冲洗。洗了一会儿,小孩子舅舅说:“行了。这已经不是药了。”我们停了,按医生的嘱咐自然晾干。然后,去药房取药。他们给开了发票,还有打针的详细日期,还有一个小筐里面放的就是封闭针还有疫苗。往开药方与注射室也就是我们最初来的地方去。

等我们进去后,有一个小孩子正在打疫苗。哭声震天响,还按不住,医生也来帮忙打针。需要打四五针,胳膊上,腰上,还有脸上也要打针。等了好久才完。接下来是一个瘦瘦的女子,也是同样,是他的丈夫陪他来的吧,也疼得不行。 后来,我听孩子舅舅说打封闭针的时候疼。我们正想走上前,被一个女子拦住,她笑着说:“你们在我们两个后面,我们来得早。” 我不好意思地拉着孩子排到她们后面了。这两个家庭的孩子,第一个孩子是手上有一小点被猫抓伤了。第二个孩子是眼下面被猫抓伤了。她们问了我花了多少钱,我告诉她们了。原来他们花的钱比我多,一个1500多,一个1800多。我们这才知道,为什么刚才让称体重的。怪不得那个男的不想打,得花三千多块。医生说:“三级伤口暴露,这个只能防不能治,要是不打,上来病了,只能等死,没有治的了。”我们耐心地等待,医生这边边给病人开方,还不时地接电话。他说:“从早上到现在,就没停过。”我们从她们口中知道,很多地方都没有。本县、涉县、武安,肥乡,邯郸都没有。现在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武安的那个小孩子妈妈让医生帮打一下,毕竟他们远 。我们就等在她后面。那个小孩子也打了四针,还留了一针清洗眼下面的伤口。打完蛋白、封闭针还有疫苗后,按医嘱停了15分钟后,我们就离开了。回来后,给家里打了个电话,告诉他们已经打完了疫苗,我们要回家了。

我们打完后往外走,从楼里出来后,外面已经黑了。接近晚上21点了。回到家21点多了,我让孩子舅舅一块回家吃饭,他说有人请他在外面吃烧烤,不在家吃饭了。并嘱咐我下次打疫苗时给他电话,他去了路熟。 就这样,总算告一段落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