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罪人,亲自设局,让自己的亲生父亲葬身火海
故事 短篇故事

短篇故事:她是罪人,亲自设局,让自己的亲生父亲葬身火海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德馨
2020-12-21 20:00


夜已深。

安市,一栋独家小院门前。

乔微静静地站着,安静的看着面前燃烧着的熊熊烈火,唇角微勾,无声地笑。

这栋房子里,还沉睡着她的亲生父亲。

而深夜里的这把火,是她亲手放的。

渐渐地,火势再收不住,房间内隐约传来父亲惊恐的嘶喊声与求救声。

乔微双手紧紧攥着,脚下却仿佛生了根一般,动也不动,扬了扬唇角,却是泪中带笑。

她是罪人,亲自设局,让自己的亲生父亲葬身火海。

可若非如此,日日夜夜压抑心头的恨意根本无从发泄。

就算下地狱也罢,无论什么后果她都受着。



五年前。

她亲眼看着父亲在房门口放了一把火,火焰熊熊燃烧,将房间内的一切吞噬殆尽,而房间内,躺着她的母亲。

那晚,母亲身体不适,在父亲的哄劝下吃了几片安眠药,睡的很沉。

五年前,她年仅十四岁,尚且稚嫩,被面前的熊熊烈火吓到脚软,还来不及反应,便看见父亲匆忙转身,想要离开。

看见她,父亲明显一怔。

“你怎么在这里?!”

怒斥一声,乔微惊恐的从父亲眼底看到了一抹疯狂,那其中代表着什么,她根本不敢细想,一转身跑开了。

那场火,带走了她的母亲。

那一年,母亲刚刚三十六岁,年华尚好,却因为父亲的贪与狠,葬身火海之中。

旁人不知,乔微心里却清楚。

在母亲出事前,父亲曾张罗着要一家人一起出去旅游,还替母亲办了一份巨额保险,受益人填写的是父亲的名字。

乔微并不知道,当时的父亲是如何瞒天过海,甚至骗过保险公司的。

她只知道,母亲就这么惨死在那夜的烈火之中,甚至连个像样的葬礼都没有。

那年。

十四岁的乔微躲在人群中,看着葬礼上险些哭抽过去的父亲,内心一片荒凉。

更多的,是深深的恐惧与无助。

在这世上,如果连自己的亲生父母都不能信任,那还有什么人能够值得依靠?

的确是有。

乔微仅存的依靠,就是唐骁宇。

她的青梅竹马,她在这世上……唯一能够依靠的人。

自从母亲去世那夜起,父亲乔立明便彻底变了一个人。

在获得巨额保险后不久,乔立明便和一个离异女人结婚了。

那个女人名叫沈姣,就是在保险公司工作的。

事到如今,乔微再回想当初那些日子,都觉着暗无天日。

有了后妈便有后爸,这话没错,自从两人结婚,乔微便一直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最让她痛苦不堪的是——那个沈姣还有一个儿子,名叫陈晨,年长她两岁,整天游手好闲,在外面惹是生非,很少回来。

每次回来,都会钻进乔微的房间里,对她动手动脚。

对于这些,父亲总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从不会多说什么。


让乔微彻底绝望的,是一周前。

那天半夜。

陈晨喝醉了,酒气熏天的回了家,没有回自己房间,反而一头钻进了乔微房里。

那天夜里,无论乔微如何反抗,终究是被醉了酒的陈晨玷污了。

而她明明曾扬声怒骂,奋力挣扎,还脱手砸了床边的台灯,尽管她拼力闹出了这么大动静,可就睡在隔壁的乔立明却依旧没来阻止过。

凌晨。

乔微赤身躺在床上,绝望的望着天花板,眸色很淡,很淡。

身旁,是陈晨震天的呼噜声。

她这一生,已经彻彻底底的毁了,母亲惨死面前,本就成了她一生挥之不去的梦魇,她的生命里只剩下了唐骁宇这一丁点美好。

她无数次幻想着,在打工挣钱考上大学后,和唐骁宇远走高飞,离开这个让她绝望的城市。

然后,嫁给他。

可是现在,她仅存的希望也彻底破灭。

她已经……配不上他了。

过去闲谈时,两人就“强.奸”这个话题谈论过,当时的唐骁宇漫不经心的说,能被qj的女生,肯定也没想着要真正的拒绝,否则的话,又怎么可能让男人得逞。

那时候,乔微和普通的恋爱中的少女无异,戳着他胸口问他,“那如果是我,你会不会嫌弃我?”

结果,唐骁宇犹豫了,最后低低说,“就算嘴上不肯承认,但是应该每个男人心里都会始终介意这种事吧。”

“那你会不会因此……和我分手。”

习惯性认真思考问题的唐骁宇仔细想了想,最后紧皱着眉和她说了句对不起。

凌晨,乔微躺在床边,双眼空洞。

脑中全部都是唐骁宇当时的反应,她知道,他是不会接受如今脏了的自己。

麻木到极致的心里,只有一句话在反反复复地响起。

她是真的拼命拒绝了。

可……她真的没办法。

看着旁边睡的犹如死猪一般的陈晨,乔微心里满是愤恨,恨不得直接拿刀将他捅死。

可是冷静下来后,乔微又忍住了。

她必须再等一周。

一周后,是唐骁宇离开的日子。

她和唐骁宇考上了同一座城市的大学,唐骁宇是学校内出了名的优等生,成绩优异,考了一所重点大学。

而她成绩平平,最后拼尽全力,勉强考了同城的一所专科。

一周后,原本是两人约好一起出发,坐火车去开学的日子。

在床边坐到天亮,乔微拿起手机,给唐骁宇发了一条信息。

“我不上大学了,你自己去吧,我们分手吧。”

当时是凌晨5点多,唐骁宇的电话立马便打了过来。

乔微没敢接电话,可手机却不停地响着。

最后,乔微狠了狠心,走去窗边,接通了电话。

“喂。”

“微微,你怎么了?是我哪里做错了吗?”

向来冷漠骄傲的唐骁宇,此刻嗓音都带着几分颤抖。

乔微胸口一闷,勉强逼着自己冷声说道,“对不起,我爱上别人了。”

“你在哪?我去找你!”

说着,唐骁宇便欲挂断电话,乔微却低声说道,“你别闹来了,我不在家。”

刚说完,身后便响起了陈晨的声音,“大早上的打什么电话?怎么,昨晚还没让你舒服够吗?”

电话另一端,是死一般的沉寂。

乔微瑟瑟的笑了笑,强忍着心痛,对着电话低声道,“听见了吗?唐骁宇,你如果觉着短信分手不正式的话,那我在电话里和你说,我们分手吧。”


早上起来,乔微麻木的走出房间,却发现父亲已经和沈姣坐在桌前吃饭了。

面色平静的像是什么都不曾发生过一般。

强撑着最后一点希望,乔微颤抖着声音问他,“爸,昨天晚上……你听见了什么吗?”

乔立明还未应声,身后,陈晨便从她房间内走了出来,只穿了一条短裤。

沈姣立马走过去,给陈晨递了一杯热牛奶,意有所指。

“儿子,快来喝杯牛奶,吃点饭,昨晚是不是累坏了?”

说着,还替自己儿子擦了擦汗。

而陈立明,则始终安静地坐在桌前喝粥,甚至,在沈姣假情假意的给她道歉时,陈立明还抬头看了乔微一眼,语气淡漠的可怕。

“有什么的,不就睡了一觉么,早晚也要嫁人让外人睡的!”

一句话,宛如最后一道雷,彻底劈在了乔微心里。

击碎了她仅存的,最后一丝希望。

这天下午,接到了唐骁宇坐上火车离开的消息后,乔微准备了一番,在几人的饭菜中悄悄下了安眠药。

在他们三人熟睡之后,用和父亲当年一模一样的方法,一把火将房子烧了。

连同房内的三个人。

沈姣,陈晨,以及她那个父亲陈立明。

乔微站在院门外的小路上,面前是熊熊烈火,炙热的气浪不断落在她身上,她却恍若未觉。

忽然。

身后响起了一道熟悉的嗓音,“乔微。”

乔微一怔,错愕回身,却看见本该坐在长途火车上的唐骁宇,出现在她身后。

那双眼底,满是心痛。

乔微还未反应过来,他便快步上前,将她狠狠拽入怀中。

“我知道那天的电话是怎么回事了。”

乔微身子一僵。


唐骁宇侧头,看了一眼被烈火席卷的房子,低声问道,“是陈晨……对吗?”

乔微身子僵硬的厉害,没有说话。

唐骁宇身子也颤抖了几分,压低了声音又问,“那天电话里的人,是陈晨,对吗?”

终于,乔微缓缓点头。

“对不起,我不配再和你在一起了……”

“胡说!”

唐骁宇忽然将她按入怀中,手紧紧扣着她脑后,嗓音喑哑不堪,“全世界没有人,比你更配了。”

说着,唐骁宇拉着她的手,低声说道,“我不介意的,微微,我真的不介意的。当初你问我,我完全是当成一个学术问题,在回答我客观的想法,可是当你真的发生了这种事,我只会心疼你,你知道吗?”

说着,唐骁宇将她护在怀里,低声道,“对不起,我应该第一时间就猜到的,我应该马上站出来保护你的……”

乔微摇摇头,伸手缓缓环住他的腰。

唐骁宇的这些话,已经是她最大的慰藉了。



两人在离家几公里远的公园里坐到天亮。

沈姣的房子在郊外,地势偏僻,周围没有房屋,再加上是深夜,等到有人发现火势报警时,天已经亮了。

天亮,唐骁宇搂着乔微站起身来,低头看她,神色坚定无比。

“你别怕,你什么事都没有,我一会就去自首,把责任都揽下来,等到警察询问你的时候,你就说你什么都不知道,记得吗?”

乔微轻轻摇头,反倒仰着脸问他,“唐骁宇,你爱我吗?”

唐骁宇一怔,连连点头,“爱。”

乔微轻轻地笑,那双眼灿若星辰,“我也爱你。”

然而,话落,乔微却毫无预兆地握着一块石头,打在了唐骁宇后颈处。

唐骁宇面色震惊,缓缓倒在了地面上。

乔微坐在地上,将他抱在怀里,俯身,轻轻亲了亲他额头。

他考上了名牌大学,家境良好,外貌出众,父母都是高级知识分子且感情和睦。

他该飞往更高更远的天空,前途不可限量,可她不一样,她本就深陷泥沼之中,她已经拼尽全力的想要逃离泥沼了。

可——

老天根本不给她这个机会。

她已经没有回头的余地了。

乔微打了120,平静的等到救护车将唐骁宇带走,随后独自去了警察局自首。

在唐骁宇的衣服里,她塞了一张纸条,是她留给他最后的话。

其实,这封信她之前洋洋洒洒地写了许多许多,信纸多达几页,想说的话却怎么也说不完。

最后,她索性将那几张信纸都撕掉,纸上只写了短短几句话。

是她对他的承诺。

“如果,人世间还有来世,我一定嫁给你。

但是这辈子就算了,你该有更辽阔的天空,不该为我停留。

那些我到达不了的远方,我想让你,替我去看看。”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