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漫长,一切值得
故事 生活故事

生活故事:岁月漫长,一切值得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小顽子
2020-12-22 06:00

当你穿过了暴风雨,你就不再是原来那个人。


“在我十五岁的时候我爸就走了。”
我一愣,抬头看了一眼,但他平静的脸上没有一丝感伤,我把筷子放下,想看他是否会继续说下去。
“那天是我的成人礼,这是我家乡的风俗,在每个人十五岁那天的七夕节举行成人礼。晚上家里人一起打着地铺睡觉,早上醒来,才发现我爸走了。”他似乎叹了口气,随即放下筷子,拿起纸巾擦了擦嘴角沾上的汤汁。
我说:“后来医生怎么说?”
“突发心肌梗塞。”
我彻底觉得这顿饭吃的不是很对胃口。
“你知道忘记一个人需要多久吗?”
我摇了摇头,不知所措。
“我用了三年。这么多年过去了,他好像曾出现在我的生命,又好像从未来过。好像是我成人了,他的使命也完成了。父子情分只有十五年,这种感觉你不会懂的。”他刚刚平静的脸上似乎多了分落寞。
我一时找不到言语来安慰他,毕竟长这么大,我好像还从来没有体会过一次真正意义上的生死。
“对不起啊,我不知道这么多,还老是让你请我吃饭。”
“这次不是我请啊,来的时候说好了AA的。”
“依你啦,肯定AA。”
他拿起筷子,继续吃着烤鱼。“那天,我妈在知道我爸爸去世的时候,整个人直接晕倒瘫在地上了。要知道,他们一直都是模范夫妻。”此时忧伤开始在他脸上蔓延,眉头紧锁着。
我欲言又止,对于模范夫妻这个词我还是有很多期待,好奇他爸妈的相处模式。
但是他并没有继续说是什么样的模范夫妻。
我看他刚才紧锁的眉头似有舒展。“我特别喜欢惹我妈妈‘生气’,看她生气的模样可爱又可怜,然后我再去把她哄好。每次家里人谁让她不高兴了,只有我可以搞定。”
“看不出来你这么厉害的啊。”
“多的是你不知道的事情,他们都说我很像我爸爸。”
“那我知道了,你妈妈把某些感情寄托在你身上了吧。”
“也不算,我妈妈很坚强的,她后来也生病了,癌症,但她依旧努力地活着。”此时他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复杂的情感,像是心疼,也是无奈。
村上春树说“当你穿过了暴风雨,你就不再是原来那个人。”我无法知道这些对当时年少的他打击多大,只是这么多年过去了,我现在知道的只是这位当时被打败的少年在经历那场成人礼的暴风雨后,能够在饭桌上跟我聊家常般将这些事情娓娓道来。
我埋头嚼着不知味的青菜,感同身受真的很难,我一时不知道怎么样开口让这一切结束。反而是他先打破了沉静。
“不用安慰我的,我能说出来还能一边平静地吃饭,相信这些对我来说已经算是过去式了。”
我抬头,看着他,为他的观察细致所感动,“那最难的时候你是怎么过来的呢?”
“你听过一句话吗?最难的时候,都是一个人。最难的时候,也只能一个人。在那一天过后,我得长大,我得学会照顾好突然生病的妈妈。我也记得我爸要我好好学习,于是也发奋图强了一段时间,从年级倒数到年级前十,也跟一个相互喜欢的女孩约定要考的重点高中。发誓考不上就不再联系,结果真的考不上,也真的不再联系。”
“真的不联系了呀,太可惜了,你们当时是真的较真了。”
“要不然怎么说是过去式呢?有些人就真的这样留在了过去。我爸爸也是,那个女孩也是。”他放下筷子,端起茶杯将茶一饮而尽,个中滋味也只有自己最了解。
“那你妈妈现在怎么样啦?”我试图引开话题,怕他一回忆起过去的点滴,便会不知不觉想念过去的人与事,陷在回忆里难以自拔。
“家里为她治病花了几十万,她真的很坚强。高考填志愿的时候她希望我读法律,我也听她的话。尽管她不懂我也不知道我想要什么,但是她说的都是对的,我也知道她希望我以后过得好,有一份相对体面的工作谋生。”
“所以你要加油呀,你妈妈为了你们几个孩子坚强努力地活着,你也得让她的坚强没有白费对吧。”
“没有经历过你不懂,这些道理我都明白,可是人活着并不是为了懂得这些道理,而是如何减少遭遇的痛苦。”
其实世界上很少有感同身受这回事,平常沉默寡言的他甚少说出这类令人感触的话,针深深刺在他的身上,最明白与难受的永远只是他自己。
 
吃完饭回来的路上,深秋的风带着初冬的征兆一寸寸深入我们的肌肤,让人感觉丝丝冷意。我们并肩走在校道上,暖黄色的路灯映衬他的脸庞,沉着、平静,似乎刚刚饭桌上的话他已经抛之脑后。
“谢谢你今天的分享。”我有意打破这份平静。
他看了一眼手表,着急的说:“快跑,我家教要来不及了。”结果他就真的跑起来了,为了跟上他我也不得不跑起来。
“有点冷,我回宿舍拿个外套就去赚钱,你快回宿舍去吧。”说完他加快了步伐。
我望着他离去的背影,一不小心就消失在转角。
“生活是一场艰苦的斗争,永远不能休息一下,要不然,你一寸一尺苦苦挣来的,就可能在一刹那前功尽弃。”
这说的大抵就是他了吧。
岁月漫长,一切都值得慢慢追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