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体面的工作
生活

生活:体面的工作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鑫淼酱
2020-12-23 09:00


人真的是很矛盾的动物。

一面需要虚荣心维持自己的脸面,一面又需要足够的物质满足自己的生存需求,而最可笑的是大多数人都很难有能兼顾这两者的工作,所以在艰难的二选一中,我一直都选择了前者。 

作为一个资深北漂,深知社会的险恶,可能也是因为从毕业开始第一份工作就在北京,我也毫无例外地陷入到了这种沉浸在花花世界的“趾高气昂” 

第一份工作是在一个500强的跨国公司做企划相关的工作。公司整体体系明确,管理流程都有一套成熟且先进的模式。

办公楼也在黄金CBD位置。每天早上匆匆而过,身边的都是拿着coffee一身商务正装白领和精英人士们。

白天,楼下每家coffee bar最不缺的就是各种头脑风暴和social的青年们。讲真,白天蹬着高跟鞋,穿着价格不菲的商务正装,端着气质,是“享受”的。

但是生活终究是残酷且现实的,不像电影里透过艺术加工的华丽。尤其是大型公司里,最不缺的就是像我这种应届的小白,说白了,也就是那群刚踏入北漂大军的最基层的员工。

其实大型公司并不像传统观念里的那样刚入职就可以握着高额的薪水(这里排除那些极其优秀的学霸们),通常背景越大的公司,基层员工的薪水都更加低。

因为作为人生中第一份工作,多半小白的心理都想找一个稳定且体面的工作,有一个好的发展平台。

另外初入帝都的北漂们还都是对自己的未来怀揣很多远大志向的,而且更重要的一点大概是很多北漂们都是背负了家里人的期许和虚荣,大家都希望家里人在和家乡人介绍自己的时候更多的是带着一种炫耀。

所以在这种社会心理的推动下,我也随波逐流地选择了这种所谓的体面却低薪的工作。

然而,需要维持这种“体面”的结果就是我需要过得很辛苦。

白天光鲜亮丽过后,下了班无论你穿的多体面,无论你踩着多高的高跟鞋,你也得连跑带颠儿地涌入晚高峰地铁的人潮,挤在混杂着各种汗味的车厢里。

下了地铁回到出租屋我要面对的是四户人挤在一个小小的房子里。

感觉生活里做什么都要排队,挤地铁要排队,出地铁口要排队,做饭要排队,洗碗要排队,洗衣服要排队,晾衣服要排队。想在洗澡时冲刷掉一天的压力和疲惫都得紧赶慢赶地算着时间,因为其他租户还是在排队。

结束了一系列的排队之后,大概也就很晚了。

回到自己不足15平的小屋里,躺在床上的这一刻时间才是属于你自己的,然而面对第二天忙碌的工作你也不敢晚睡。

很多时候,其实我是不舍得很快就入睡的,因为这段独处的放松实在是太难得太珍贵了,只有此刻的我才能正视和面对自己,体面的工作带来更多的是窘迫和压力。

夜深了,入睡了,第二天还要卸下窘迫挂上体面且骄傲的面具。

每个月发薪水的日子是最期盼的,但随之而来的是一种无力感,因为为数不多的工资刚到手还没揣热,就要面对各种房租水电杂七杂八的支出。

然而,就算省吃省喝,穿在身上的和用在脸上的都是省不了的。因为你选择这份工作的时候你就该知道,为了迎合这种人人都体面的氛围,你就该承受各种必要且固定的支出。

说到底,很多人的体面都是自己营造的,虚荣和攀比的内心幻化成一个魔鬼不断驱使你被迫做出很多无奈的选择。

最可怕的是,大家都不会知道彼此生活的真相,大家都尽心尽力地做着一个好演员维持着社会给的人设。

曾经我也一度认为我并不能说服自己放弃这种体面,我甚至认为我也可能有点走不出自欺欺人的局面,更加走不出的是这个被体面支配的怪圈。

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经历的越来越多,天平也越来越倾斜向物质的需求。

痛定思痛和权衡利弊之后我换了另一家体面度略有减少的但薪水却大幅提升的公司,渐渐也弥补了虚荣心的落差,也融入了接地气的工作环境。 

其实,现在的我意识到,体面对我来说是有门槛的。如果需要用人后的窘迫去支撑人前的体面,早晚体面也会被现实吞噬得一文不值。

改编一下顾里说的话,低薪的体面,就如一盘散沙,都不用风吹,走几步就散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