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花大姐
散文

散文:花大姐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马秀玲
2020-12-25 07:00

飘虫,我小时候的玩伴。又名花大姐。花姐有好多种,有穿小红袍,背上点缀着几个小黑点,也有穿黄袍点缀黑点的,还有身穿黑袍点缀小红点的,因它外表华贵,小巧而美丽,童年时的我,很喜欢它。
         
回想童年,一群孩子正玩的兴致时,发现一只花大姐落在身上,孩子们会蹲下身子,小心翼翼地把它放在手背上,顺着它的爬行,旋转着手腕,嘴里念叨着,“花姐,花姐,嫁一嫁,嫁一嫁,嫁个好君郎”。花姐不一会儿就伸开轻薄、透明的小翅膀,轻盈地飞走了。望着花姐远去的身影,我们充满了无限遐想。花大姐就是我们童年的朋友,不断地来,不断地走,伴随我度过了天真烂漫,无忧无虑的童年。

成年后,也曾看到过花姐,每次看见它,眼前顿时一亮,虽然没有了童年的玩性,任由花姐,自在地从身边飞走。而思绪会不自觉地拉回到童年,一群玩伴,捉迷藏,过家家,打水仗,拔猪草,有花姐陪伴的童年,回想起来,幸福满满。

今年七月,我乔迁新居,偶尔发现客厅的窗口,会不时出现一两只花大姐。我很是惊喜,莫非花姐是前来为喜迁新居捧场的,它艳丽的红花袍,黑花袍,给家里增添了喜庆。我把它小心翼翼地捧在手里,通过窗口,放飞到户外的大自然中,让它自由飞翔。

天渐渐冷了,花姐也想来蹭暖,又会见到几只花大姐,透过窗缝偷偷钻进来。它会不会对人体有害呢,我开始一边查阅有关资料,一边咨询度娘,得知七星瓢虫为益虫,成虫可捕食麦蚜、棉蚜、壁虱等多种害虫,可大大减轻农作物遭受害虫的损害,被人们称为“活农药”,这么有益的花大姐,正好可以看守我室内的花花草草。花姐寄居在花盆里,免受外界风寒,花花草草也大大受益,这样相得益彰。
        
渐渐地,花姐发现了我这个主人心太软,便偷偷向它家族中大小成员发出号令,并浩浩荡荡地开进我家。可成天忙忙碌碌的我,没有丝毫察觉,只到我的阶段性工作告一段落,准备倒一下花盆,才发现花姐队伍不小了,墙壁上、窗户上,玻璃上,地板上,随处可见。一拉窗户,窗框里满满地,在蠕动,我轻手轻脚地攀上窗台,想至上而下,把花姐清理下来,抬头一看,几百只花姐,偷偷聚在窗帘盒一头,秘密集会。像是要颠覆我这个主人的领导地位啊!

这也欺人太甚了,是可忍?孰不可忍?我拿来洗厕灵,我要给花姐家族一个毁灭性的打击,你不仁,我也不义了。先用洗厕灵,花姐家族,镇定自若,再用感冒药沫,花露水,花姐家族我行我素,如三衅三浴的将士,败不下阵来。

我急中生智,想到了抢手,对着花姐们一顿扫荡,有的花姐负隅顽抗,有的花姐抱头鼠窜,死伤参半。我正要活捉逃跑在沙发边上的几只,转眼又出现几只,一拉沙发,沙发后面墙壁上,像是住着个大蜂巢,密密麻麻堆了上百只,我愤怒了,莫非花姐要鸠占鹊巢?

顾不上吃饭,我拿来铲斗和扫把,把跑的、窜的、死的、伤的,统统集中在一起,再来一瓶抢手,让它们同归于尽。经过三个小时的战斗,屋里的阵地,暂时收复了,为观察一下外围情况,我拉开窗户往外一瞅,又一批花姐正在向我的屋里行进。

此时,我对花姐已不再心存希望了,和它们的战争已经全面铺开,誓要把花姐家族剿灭干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熟胜熟败,拭目以待。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