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故事:小小说书人
故事 短篇故事

短篇故事:小小说书人

作者:李世恒
2020-12-26 13:00

对于早年间的老同学,还能够叫得起来的,多半是他们的绰号,而他们的大名却绝少能够回忆得起来,比如小学时候有个同学的绰号叫“半坨脑髓”,之所以还如此的记忆犹新,是因为这个绰号竟然是我们的班主任老师亲自给取的,因此其影响更为深远。

那时候的人没有什么个人维权意识,被叫上了绰号哪怕再难听都得接受,你越是反对那绰号越是铁定的安得稳当。就连他们的父母,多半也不会有什么意见,当时很多的父母相信孩子贱名好养的说法,尤其是给男孩子们起的小名很多就贱得吓人,于是就没有给孩子讨说法的念想。不过能达到老师给起绰号的,确实也并不多见。

我这位刘姓老同学有一个非凡人能比的才能,那就是特别的能说书,别看他小脸上婴儿肥都没有完全褪去,什么三国演义、水浒传、七侠五义、隋唐说岳等等却是张口就来。小嘴吧唧吧唧的能把各路英雄说得绘声绘色,而且言辞精准,实在是让人感到匪夷所思。因此课余时间、放学路上,他的前后左右总是围着一堆听他讲故事的同学。

我和这位刘姓同学住一条街上,自然知道他的这些个故事从哪里来的。那时候刚打倒四人帮不久,各街道居委会的活动室有很多改成了老年茶室,一些说书艺人也会在里面扎根,人们在里面泡上一壶茶再加几角钱,就可以听上几个回合的评书,比那翻去复来演了多年的样板戏强得多了。而我这位老同学就住在茶室的楼上,仅仅隔着一层薄薄的木楼板,想不听都不行。加之兴趣和天分使然,成就了他这个在同龄孩子中无可比拟的超凡才能。

有一次上自习课,班主任老师中途悄悄遛进来,竟然发现这位同学正在戏说西游记里大闹天宫的故事,而全班同学几乎一个不少的都伸直了脖子在听得入神。看到刘同学满脸通红、唾沫横飞、神采飞扬的样子,再联想到这家伙无论怎样努力似乎都永远搞不清四则混合运算的先后顺序,作为算术老师的她气得发昏脱口而出:“刘某某!你把你说书的劲头用点在学习上就好了,真是个一边歪的半坨脑髓!”于是他这个半坨脑髓的绰号就这么钦定了,整整的喊了他一辈子。

由于我这个老同学严重的偏科,勉强的读完初中就再也读不下去了,脱离了队伍的他从此了无音讯,老同学们聚会还偶尔会提起他,不过除了“半坨脑髓”的故事之外,就再也没有什么可说之事了。最近一次聚会,大家不约而同的打开电视看起了近来火遍山城的室内连续喜剧,更巧的是节目后加了一个主创人员的人物介绍,发现这部剧的编辑、导演竟然就是我们这位只有半坨脑髓的老同学,于是立即引起全场哗然。

从介绍中得知,这位老同学在离开学校以后,几乎干过这个世界上他能碰上的所有营生,而讲故事永远是他不离不弃的追求,只是所讲的故事已经融入了他人生的种种坎坷与感悟,融入了上下千年的历史与情怀,一个偶然的机会他加入了这个讲故事的行列,终于让讲故事成就了自己的梦想,可以向世人讲述自己的故事。

前不久,老师的孙儿娶媳妇,刘半坨主动前来做婚礼主持,他活泼得体的风格,厚重深邃的言辞,加上他家喻户晓的超高人气,把这场婚礼的水准推上了一个难以超越的高度。老班主任禁不住内心的满心欢喜说:我教了一辈子的学生,最大的感悟就是,人与人不同,花有几样红,看来真是不能总是用一把尺子来量所有的人,任重道远啊!

【作者简介】李世恒,贵州省贵阳市人,公司职员,高级摄影师,已在各报刊杂志发表各种文章数十万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