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女成为妻
散文

散文:养女成为妻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金琳
2020-12-28 08:00

六十年代初,“魏麻四”出生在华北大平原一个距离县城偏远的村庄,由于他小时候生天花落下了一脸黑麻子,村子里的人们都管他叫叫魏麻四,他也习以为常,从不计较。

魏麻四十八岁独自出外闯荡,到了东北,经过一番奔波,终于找到了一个在铁路上当搬运工的工作。

十八岁的魏麻四,在工作中认识了一个近四十岁的男人,那男人开始身体很好,后来得了重病,他的漂亮妻子为了给他治病和生活,顶替了他的工作——当搬运工。

搬运工从来都是青壮男人干的工作,突然在一群秃瓢中插进了一朵鲜花,成了所有搬运工中一道亮丽的风景,大家都自觉不自觉地想对这名女搬运工进行照顾,不只是因为女人年轻漂亮,还有一个因素是她的丈夫曾经是大家的哥们。

女人很要强,不买大家的账。搬扛不让须眉,明摆着男人们扛一件货物需要十分力气,女人得付出十二分力气。深知搬运货物劳累的男人们,对女人的要强能干都很钦佩。女人干搬运工不到一年,她的丈夫去世了,年仅三十岁成了寡妇的女人,和她丈夫有一个八岁正在上小学的女儿。

来自河北的魏麻四,是那些搬运工中年龄最小最丑的一名。当搬运工的女人因为给其丈夫治病,欠下了一万多元的债务,孤儿寡母的女人,每天除了干搬运工外,早、午、晚、还要照顾女儿。十八岁的麻四,看着比自己大十二岁的女人是那么劳累和辛苦,又是那么要强,非常敬佩。他把自己视为一个孩子,一有空就到女人家玩,女人家水管坏了,帮助修好,女人买蜂窝煤和粮也跟着跑前跑后的去帮忙,有时候也接送她的女儿上学。女人因为麻四的帮忙,过意不去,为表示感谢,有时候改善伙食,就特意让麻四在她家吃,免得麻四再去食堂吃饭。

在搬运工人员中,年龄最小且最丑的麻四,虽然经常去女人家,人人都不会认为他们之间有友谊之外的故事,不止一人当众和女人开玩笑,让女人认麻四为干儿子,女人和麻四两人听后,谁都不介意。因为女人随便找一个男人出嫁,也都会比麻四长的好看。

在一个搬运工们下班尚早的下午,女人请求魏麻四帮助她到煤场买了几百斤蜂窝煤,拉回家后,女人执意要管麻四晚饭,麻四在盛情之下认为尊敬不如从命,只好留了下来。女人晚饭做的丰盛,把提前买的一瓶酒也摆上了桌子,整顿饭,女人热情的频频给麻四斟酒,最后把麻四灌得烂醉如泥,等到麻四醒来,已经是第二天的早晨,一睁眼看到是自己赤身裸体在女人睡觉的床上,女人还穿着睡衣,十八岁的麻四突然觉得好像做错了天大事的孩子,用愧疚的眼神看着女人,女人看他醒了,爱抚地说:“睡的还好吧?我的小男人!”

一句话,让麻四突然觉得又像醉了一样,他已经成了女人的男人!是真是假?他自己并不清楚,然而,女人既然把他当成了她的男人,这样的好事情,是他一直以来不敢奢望的,既使他在女人家这一夜,没有发生非法的事情,女人的话也已经以身相许,表明了她的心。

从此后,麻四就把女人的家当成了自己的家,她和女人成双入对的从女人家走出,走进,被女人宠着,幸福的好像上了天。麻四不再去住独身的搬运工们的宿舍,引起了搬运工们的议论纷纷:“到底是现代社会了,现代的武大郎配潘金莲,赚头胜从前,既赚美貌老婆还赚个女儿身边‘爸爸,爸爸,’叫的甜。”

麻四在东北和妻子的搬运工工作干不下去了,只好辞了工作,回到了原籍——河北省那个距离县城较远的村庄。在他们的儿子出生后,两人办了结婚手续。

回到家乡的麻四,可谓扬眉吐气,他假如不出去闯荡,一直呆在村子里,别说这么漂亮的女人,就是傻子、残疾女人也不会有人给他说或者嫁给他。麻四在村子里整天高兴地合不拢嘴,麻脸坑里都渗透着笑纹。

然而,果头村公社的那个距离我村十几里地的村庄的土地大多较碱,农民们都没有脱贫。冬天,他的养女上学,因为天气寒冷,小手冻皴裂了,麻四经常用自己温热的大手去捂养女的冰凉小手,养女被麻四宠着,撒娇地依偎在麻四的怀里取暖。女人看到后,对女儿嗔怪着说:“闺女,你都多大了?还像小孩子似的?你都大姑娘了,要有个大姑娘的样子,懂得规矩。”

麻四听后没有多想,他很爱温柔、贤淑、漂亮、能干的妻子,一家人虽然生活从经济上贫穷,总也是大树落叶归根了,就像那些搬运工说的那样,娶了一个漂亮的老婆,还赚了一个甜甜的女儿。

日子一天天过去,麻四的妻子刚刚四十岁年龄,因为常年操劳过度,满脸皱纹,头上有了白发,双手粗糙,而只有二十八岁的麻四,在妻子的关心照顾下,身体比从前健壮,红光满面,一脸的坑坑洼洼因为青春的换发,看上去也有所搁浅,穿衣打扮,在妻子的包装下,也比从前体面了许多,此时的麻四,看曾经让他幸福的找不到地的老婆不再漂亮,而养女已经十六岁,出落得如花似玉,美若天仙,麻四爱上了养女。他妻子看出后,紧锣密鼓的为女儿张罗婆家,可是在麻四的一再阻挠下,养女的婚事一个个告吹。魏麻四的妻子是个很要强的女人,麻四的非分之举,让她整天生活在十分痛苦中,又不敢声张,一年后生病去世。

麻四自从妻子去世后,肆无忌惮地娶了养女。任凭村子里人们的唾沫星子飞扬,麻四和他的养女还是领了结婚证,成为了合法夫妻。麻四和妻子生的儿子,从会说话就一直把他的养女叫着姐姐,麻四硬逼着改口叫娘。麻四后来和成为妻子的养女又生了一男一女两个孩子。

麻四一个又穷又丑的麻子,一生娶了两个漂亮老婆,而且在世俗人们眼里,他娶养女,是乱伦;所以这个消息村子里的人们传的方圆几十里都知道。魏麻四是亲生儿子的亲爹,也是亲姐夫;魏麻四的养女,既是魏麻四亲儿子那一母同胞亲姐姐,也是继母。这就是乱伦。

然而,从法律角度上说,魏麻四和养女没有血缘关系,所以能够在公社正大光明的领取了结婚证,并在村子里生活下去。我已经离开故乡几十年了,不知道魏麻四和他的养女老婆是否还活着,他的子女们肯定还活着。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不是胡编乱造的。

故乡,有着数说不完的女性婚姻听从父母亲摆布的事情,一是贫穷,二是弱势的根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