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皇后是个近视眼
故事 短篇小说

短篇小说:皇后是个近视眼

作者:若妤灬
2020-12-28 15:00

穿越成近视眼皇后,是种怎样的体验?

我穿越了。
穿越成为大周国未来的皇后,东方将军的小女儿东方念。
没有小说中什么雷劈车祸的穿越情节,我就只是喝多了睡一觉,醒来便发现自己已身处古代。
短暂的惊恐过后,我很快接受了这个现实,并且决定在这里大展拳脚。
我一个生于二十一世纪,受过高等教育的新时代女性,就不信搞不定这不知哪个朝代的古人!
更何况,我穿越前的职业就是演员,演好一个未来皇后,绰绰有余。
可是,没过多久我便悲催的发现,这具身体的主人……应该是个近视眼!
就这眼花的程度,我保守估计也要在一千度左右!
悲哀啊,这个时代,我去哪找眼镜去。
我也不由得感慨,在这个没有任何电子设备的年代,这未来皇后能把自己折腾成这么严重的近视眼,也着实是个人才。
然而,不等我感慨完,便有人宣旨,让我进宫面圣。



小说中,女主魂穿过后,起码都自动拥有了原宿主的记忆,只有我,悲催的什么记忆都没有。
一切只能靠我自己猜测。
偏偏原宿主又不给力,这眼睛稍远一些便什么都看不真楚。
我被侍女服侍着换了衣服,匆匆上了入宫的马车。
路上,我紧紧揪着衣角,说不紧张是假的。
演戏归演戏,古今总有许多差异的,更何况,我一点原宿主的记忆都没有,连人都不认识,我一会该怎么发挥才好……
入宫的路程很快,不多时,马车停下,有尖细嗓音的太监在外面喊道,“东方小姐,请下轿!”
我提着沉重的裙摆下了轿撵,一步一步地跟着向某宫殿走去。
入门。
旁边的小太监躬身弯腰,尖声道,“皇上,东方小姐到了。”
我抬头去看,只能看见前方两道模糊身影,看不太清脸,又不敢眯着眼去看,正愣神着,忽然听见小太监在一旁低声提醒:
“跪下问安!”
我一惊,连忙回过神来,这可不是我们那个年代,在这天子脚下,一个不如意可是会掉脑袋的!
这么想着,我倏地跪了下来,“臣女东方念,拜见皇上!”
半晌,头顶才传来一道声音,“起来吧。”
奇怪,我忍不住抬头偷偷看了一眼,这皇上说话声音怎么也有点声音尖细的感觉?


正想着,便听见皇上说道,“抬起头来。”
我听话地抬起头,眼前仍旧一片模糊。
“过来,朕倒是要仔细看看未来皇后长什么模样。”
一听这话,我瞬间有了些底气,听皇上的意思……他与这原宿主东方念还不曾见过面?
那就好办了!
那岂不是任我发挥了……
思及此,我步伐都加快了几分,也没那么紧张了。
然而,没走两步,我便被这繁琐的裙摆一绊,整个人飞扑出去。
“啊!”
一声惊呼,我似乎抱着一个人倒在了地上。
不止如此,我还压在了他身上。
我的心瞬间一沉,我……我不会压到皇上身上了吧?
我连忙爬起身来,扶起被我压在身下的皇上,双膝一弯,学着古人的样子,跪下来就重重地磕了两个头。
“对不起对不起,皇上,臣女不是故意的,是这裙摆……”
然而,我话还没说完,另一侧便响起了皇上那略微尖细地嗓音——
“朕在这里,你在叫谁呢?”
我不由得愣住,连忙松开手,眯着眼打量了一下面前之人,却看痴了片刻。
前一世,我见过娱乐圈中太多小鲜肉,早就对颜值免疫了,可是……
在看清这小太监的那一刻,还是有种惊为天人的感觉。
可惜了,这样一个帅的惨绝人寰的男子,居然是个小太监。
等等——
我猛地从美色中回过神来,也就是说,我这个大周国的未来皇后,认错了自己未来夫婿不说……
还给皇上身边的小太监磕了两个头??



单身时间久了,看个太监都觉着眉清目秀

我傻了眼,盯着面前的小太监看了半晌,连忙从他身上爬起来,揉了揉眼睛,转头看向一旁的皇上。
“皇上,我不是故意的……”
我一急,连“臣女”二字都忘了说。
奇怪的是,皇上看了一眼旁边的小太监,然后忽然怒冲冲地拂袖而去。
我怔怔地看着皇上离开时的模糊背影,心底愕然,就……就这么走了?
皇上可一句话都还没说呢,那我现在该如何?
是该此刻出宫回府,还是立后大典之前都应留在宫中?
待我回过神,皇上早已走远,偌大殿内只剩下了我与那绝色小太监。
我转头过,眯着眼打量他片刻,再次看见那张脸,还是有些惊为天人。
“喂!”
我拂了拂袖子,站直了身子看他,这小太监居然高我一头,我还要仰着下颌看他。
“小太监,过来给我磕两个!”
我笑眯眯地看着他,半是认真,半是逗他。


我与他离的近,自然能看清小太监的表情。
他微微挑眉,却是半点不惧我的样子,“咱家为何要跪?”
“为何?”
我哼了哼,“我可是未来的皇后,一见面就给你这小太监下了跪磕了头,让你还回来难道不对么?”
“不对”
小太监垂着眸看我,“东方姑娘自己跪错了人,关咱家何事。”
“再过些时日,我就是这大周国的皇后了,你敢受我这一跪?”
“东方姑娘都敢跪,咱家自然敢受着。”
“你!”
这小太监话不多,却牙尖嘴利地,气的我瞪了瞪眼,话来不及过脑,脱口而出,“你信不信我阉了你!”


气氛沉寂了片刻,小太监忽然笑了,他轻轻勾了勾唇角,“东方姑娘怕是忘了,咱家本就是太监。”
我不由得看出了神,忍不住在心里感慨,单身时间久了,看个太监都觉着眉清目秀的。
目光在那张出众的脸上打了个转,我低声叹道,“真是可惜。”
“可惜什么?”
殿内就我与这名牙尖嘴利的小太监,我也没什么顾忌,伸手捏了捏他脸蛋,“可惜你这张绝色的脸了,本来应该是个美男子的……”
反正太监也不算男子,也便没有什么男女之别,我收回手时,又顺带着在他脸上摸了一下。
啧啧。
古人的肤质都如此好么?这小太监的皮肤竟白嫩细滑,让我这个千百年后穿越而来的女人都嫉妒不已。


真是奇怪,刚刚还牙尖嘴利地小太监,被我这么揩了一下油,耳根处竟悄然红了几分。
我看的有趣,忍不住凑过身去问他,“你叫什么名字?”
他偏开目光不看我,“叫我白公公就好。”
“白公公……”
我向右侧迈了一步,又站在了他面前,“你们成为太监后,可还有男女私情?”
他皱皱眉,又偏了头看向一旁,“应该有吧。”
“应该?”
我对这答案不满意,“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应该是什么意思?”
他似乎被问的有些不耐烦了,“别的太监有没有咱家不知道,起码,咱家没有遇见心动的女子。”
前世,我可是个十足的腐女,听他这么一说,不由得心思一动,再次凑了过去,“那男子呢?”
他一怔,“没有!”
我继续追问,“那……你整日跟在皇上身侧,有没有对皇上动过那种心思?”
“混账!”
他忽然怒喝一声,声音洪亮,似乎真的动了怒。
也不知道我是怎么了,难不成是这具身体原宿主的习惯,我被小太监这么一喝,竟下意识地双膝一弯,跪在了他面前。
……
现场一片凝静,我回过神,窘迫地几乎想要挖条地缝钻进去。
我特么的,怎么又给这小太监跪下了啊?


抬头,小太监似笑非笑地看着我,“东方姑娘,这次可不是咱家让你跪的。”
“……”
我无言以对。
飞快地爬起身来,我弯身拂了拂衣服上的灰尘,撇嘴道,“等我成了皇后,第一件事就是把你讨到我宫中,整日折磨你!”
小太监轻笑,“咱家挺期待的。”
我哼了一声,随后环顾四周,“对了,这是哪里?”
小太监有些奇怪地看了我一眼,“兴庆宫。”
我皱皱眉,听不懂,索性直接问道,“带我去见皇上。”
小太监挑眉,“皇上不想见你。”
“你怎么知道?”
小太监嗤笑一声,“你一进来就给我下跪磕头地,皇上想见你就怪了。”
“……”
这小太监怎么这么讨厌!
可是看着那张风华绝代的脸,我又实在不忍心骂他,一来二去地和他在空荡荡地殿内斗起嘴来。
忽然,殿外响起一名太监尖细的嗓音,“太后懿旨,传东方姑娘觐见!”
我的腿瞬间软了。
太后?
不知是不是宫斗剧看多了,一想到太后,我满脑子都是那些在后宫里争斗了半辈子的女人们。
什么吕雉,慈禧,武则天……
一想就恐怖,我连忙看向一旁的小太监,苦着脸问道,“我能不去么……”
小太监面无表情地摇头,“不能。”
顿了顿,他又补充道,“放心,太后很慈祥的。”
慈祥?
我咽了咽口水,能在后宫中混到太后的位置上,怎么也应该不会是慈祥的……
然而,躲是终究躲不过的,殿外那声音尖细的太监已经在催促了,我心一横,索性转头看向小太监——
“你,陪我一起去!”



听说,皇上被某太监戴了绿帽子?

小太监愣了一下,“我?”
我点点头,没好意思说是让他陪我去壮胆的,抿抿唇,不由分说地拽住了他手腕,“你若是不陪我,我当上皇后以后,就把你贬去宗人府!”
小太监那张好看的脸似乎抽搐了一下,没应声,被我拽走了。
慈宁宫。
我被带入殿内,小太监倒也亦步亦趋地跟在我身后,只不过,他可能是没见过太后有些紧张,始终紧紧低着头。
“臣女东方念参见太后。”
我低着头,心里紧张的不得了,暗自揣度着,过去拍电视时,台词应该是这么念的。
不多时,头顶传来一道声音,别说,只听声音的话,还真有些慈祥的感觉。
“抬起头来,让哀家看看。”
我乖巧地抬起头来,模糊地看见不远处坐了一名女子,看其装束倒是打扮地雍容华贵,只可惜……
我看不清她的脸。
太后仔细端详了我一阵,轻笑道,“好一个标致的美人儿,有你爹年轻时的影子。”
后半句话,太后声音很近,几近感慨。
可我好歹也是娱乐圈里阅人无数的半个影后,一听这话就琢磨着有点不对劲,听太后这语气……
莫不是当年和“我爹”还有什么渊源吧?
我心底疑惑,面上却笑了笑,“太后谬赞了。”
接下来的对话很顺利,太后让我上前,拽着我的手聊了许多,自始至终都没有端过太后的架子。
我也渐渐放松了起来,逐渐摸清了太后的性子,每句话都专挑她爱听的说。
一炷香过后,太后拍了拍我手背,笑着问道,“皇上召你觐见过了吧?”
我点点头。
“见面如何?”
我顶着一张厚脸皮,胡吹一通,说皇上应该也对我一见钟情,我们两情相悦。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
我与太后的这次见面还算成功,到最后,太后也没有过任何要翻脸的举动。
反而亲切地拉着我的手,赏赐了我许多金银珠宝。
不过,那些赏赐我都拒绝了,我只是和太后讨了一个人——
讨了此刻站在我身边,一脸幽怨的小太监。
太后当时听我说想要带这小太监出宫服侍,看都没看他一眼,直接挥手允了。
就这样,小太监被我带回了府。
距离我的立后大典,还有半个月,也就是说,小太监要在将军府里陪我半个月。


出了慈宁宫,小太监皱着眉看我,“谁和你两情相悦了?”
我愣了愣,恬不知耻道,“皇上呗。”
他皱眉,“这种谎话你也敢说,不怕犯欺君之罪么?”
我见四处无人,便抬手在他脸上戳了戳,“等着瞧吧,大婚之后,我一定让皇上爱上我!”
小太监神色复杂地看了我一眼,抿抿唇,没有说话。


就这样,我把小太监带回了府。
小太监生的太好看,我存着看美男的心思,就把他留在了我房中。
反正……他又不是男子了,怕什么。
回府后,我被老爹东方将军叫去房中问话,结果问来问去,我那身形五大三粗的老爹,竟三句话不离太后。
看他那望眼欲穿的模样,我心里的猜测基本上落实了。
得,看来我这个古代的老爹胆子不小,居然和太后当年有过私情?
啧啧,想想都觉着刺激。
我添油加醋地把我和太后今日聊天时的情景描述了一通,又侧面说了太后夸他的话,果然,听的老爹神采飞扬,胡子都险些翘了起来。


从老爹房中出来,天色已暗了。
我只觉着身子疲惫不已,活动了一下四肢,便让侍女去替我烧了洗澡水,准备泡个古代的热水澡,舒服一下。
一切准备妥当,侍女轻声问着要服侍我沐浴时,我忽然心念一动,把小太监叫了过来——
天色已暗,房间内只点了三两只蜡烛,小太监站在门口,后背紧紧抵着门。
他皱着眉看了一眼我沐浴用的巨大木盆,神色有些复杂,“你沐浴叫我来做什么?”
我挑挑眉,松了松衣领,露出了锁骨,轻笑道,“叫你来服侍我,看不出来么?”
烛光摇曳中,我分明看见小太监那白皙的耳垂染了一抹红。
半晌,他移开目光,声音低沉,“不合适。”
“有什么不合适的?”
我走上前去,笑着看他,把身上披着的那层薄纱外襟缓缓褪下。
想不到,我居然能在这千百年前的古代实现让帅哥服侍我洗澡的愿望。
虽说这帅哥有些小瑕疵,但是正好,免得我一会色心大起,再一时冲动给皇上戴了绿帽。



我半是挑逗,半是勾引,在小太监面前褪去了衣衫。
然而,不给他仔细端详的时间,我飞快地钻进了木盆中,用水面上潜伏的花瓣挡住了身体。
虽说这身子并不是我的,可是被小太监这样的花美男看着,我总归也是有些害羞的。
房间内寂静无比,只有我撩拨水面时发出的声音。
我转头看了一眼,水汽弥漫中,隐约看见了门口小太监那道僵直的身形。
我轻笑,冲着他勾了勾手指,“小太监,过来。”
片刻的犹豫过后,小太监听话地走了过来。
我抬起手臂,故意将手探到他面前,“你闻闻,我这花瓣澡洗后香不香?”
小太监身子似乎僵硬地更厉害了,他俯下身,在我手臂上轻轻嗅了嗅,“香”。
我将身子向前倾了倾,故意逗他,“那我美吗?”
他将目光移到我脸上,“美”。
水汽氤氲中,我看着小太监近乎完美的脸庞,再一次出了神。
回神,我不由得暗暗感慨,真是可惜。
想我两世为人,见过最为惊艳的男人,居然是一个小太监。
正想着,他忽然抬起手,掌心落在我脑后,还不等我回过神来问他,小太监便俯身过来,炙热的吻落了下来。
我惊呆了。
双手抵在他胸口,甚至都忘记了推开,就这么愣愣地被他按着接吻。
我没有反抗,也没有回应。
半晌,在他松开手的时候,我才陡然惊醒,伸手拍了他胸口一下,“小太监,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他垂眸看我,烛光下,那双眸讳莫如深。
“知道。”
“知道你还敢!”
他抿了抿唇角,眼底隐隐有情欲弥漫,再开口,嗓音已喑哑了几分——
“来不及了。”
说着,他竟翻身跃入木桶之中!


我瞪大了眼,惊呼声还未出口,便被他用唇堵住,他呼吸温热,双唇辗转时,我忽然听见自己加速了的心跳声。
奇怪。
两世为人,这不是我的初吻了,由于职业原因,当初拍戏时更是偶尔会遇见吻戏,可是,从没有一次,能让我如此脸红心跳。
我双手紧紧揪着他胸口的衣衫,半仰着头,竟是没有半点反抗的心思。
可是,渐渐地,我发现了不对劲。
那双温热的掌开始不太老实了,最重要的是……
水面之下,两人身子紧紧相贴之时,似乎有什么顶到了我。
我瞬间愣住。
虽说我前世也没经历过男女之事,但没吃过猪肉总归是见过猪跑的,我当然一瞬间就反应了过来。
可是,他……他……他不是太监么?
我震惊地看着他,想要开始反抗,可是已经来不及了,这家伙似乎会武功,手往衣衫上一扯,他身上的布料就像纸片一般被撕碎了。
昏暗的烛光下,我怔怔地看着他胸前,原来古人也有肌肉……
小太监居然是典型的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身材,白皙皮肤,健硕身材,完美五官……
我该死的又看出了神。
然而就是这一出神,小太监直接倾身过来,将我压在了身下。
我瞬间回神,低声喝道,“快起来!你现在停手,我可以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过!”
他低着头看我,飞速地在我唇上亲了一下,哑着嗓子重复了一遍,“来不及了。”
话落,他将我紧紧抱在怀中……
我惊恐地瞪大了眼看他,“你疯了,敢给皇上戴绿帽子!”



绿了皇上的,居然是皇上自己

他低头,炙热的吻随之落下。
我被吻的有些意乱情迷,双手轻轻抵在他胸口,却提不起半点力道。
温热的水波随着他的动作而轻轻荡漾,我什么也做不了,只能被迫承受。
痛极时,我紧紧抓着他后背,指甲在他背上划出道道血痕,“你究竟是哪里来的小太监,分明就是个大骗子!”
想我两世为人,前世怎么也算是个小影后,在以混乱著称的娱乐圈里都守身如玉,最后居然失身于这个小太监。
不对!
这货连太监都不是,我紧紧抓着他后背,欲哭无泪,这家伙究竟是谁啊?
他自然不会给我答案,却也发现了我的异样,忽然低头轻轻吻了我一下。
“不许分心。”
我咬着唇看他,“你究竟是谁?”
“这不重要”,他勾了勾唇,似是在笑,“重要的是——”
“你现在舒不舒服?”
我的脸倏地红了。
这家伙绝对是故意的!


别开目光,我红着脸不应声。
僵持了两秒,下巴却被他又板了回去,他低头看我,眼底似乎有火在燃烧。
“说。”
他喑哑着嗓子,不轻不重地捏着我下颌,强势地等着我的答案。
我被他看的脸红心跳,只能硬着头皮应道,“舒服……”
他忽然笑了,俯身在我唇上吻了一下,“乖”。
我默然无语,不是都说古人封建么,这人怎么在情事上如此强势又开放?
我自然得不出个答案,下一刻便被他翻身一揽,水花溅起朵朵……


不知过了多久,一切趋于平静。
我窝在他怀里,不用照镜子也知道,脸上表情一定是像极了一个怨妇。
我伸手在他胸前拧了一把,“你到底是谁?”
他低头,看着我笑了笑,“姑且可以算是你相公。”
我脸色一红,白他一眼,“没个正形。”
他轻笑,正想再说什么,门外忽然传来一阵脚步声,随即,房门被敲响。
我爹的声音自门外响起,“念儿,爹有事找你。”
我被吓了一跳,下意识地把小太监按进了水里,仰头冲着门外喊道,“我洗澡呢!”
想了想觉着不对,又补充了一句,“我在沐浴呢!”
好不容易把我爹糊弄走,我才松了一口气。
未来皇后与男子私通,这要是被人知晓了,恐怕是要株连九族的重罪吧!
回过神,我才发现,小太监已经被我按在水里半天了。
我一惊,连忙伸手拽他,压低了声音叫道,“小太监,你没事吧?你……”
话刚说一半,一只手忽然从水中抬起,拽着我的手臂将我拽入了水中——
入水的那一刻,小太监单手箍着我脑后,吻了过来。
说真的,这种水中接吻的画面我只在电视剧里看见过,当时我还嗤之以鼻,说这剧情太过玛丽苏,可是……
真的轮到自己亲身体验了,我却脸红心跳,不能自已。
水下,小太监单手箍在我腰间,另一只手在我脑后,轻轻揉着我的头发,而我自始至终乖乖地任他亲吻着,真真是生不起半点拒绝的心思。
不知过了多久,在我快要憋气憋炸了时,小太监终于松了手,拽着我露出水面。
我靠在他身上,大口大口地喘息着。
终于缓过来一点,我抬起头,有些幽怨地看他一眼,正想埋怨,却听见他低声说道,“再说话,信不信我亲你?”
“……”
我张了张嘴,终究是一个字也没说出来。
可是,即便如此,小太监还是低头亲了我一下,我瞪着眼看他,“我没说话!”
“嗯”
他淡淡应了一声,“可是我想亲。”
我脸一红,淬道,“色狼!”


这一夜,小太监留宿在我房间内,偏要赖着与我同睡一榻。
结果……
这一夜自然又是一番不可言语。
以至于第二日醒来,我浑身酸软无力,腰间似是被重物碾过一般,提不起力来。
而始作俑者,则半倚在床榻上,看着我呵呵地笑。
我白他一眼,没好气地道,“你还笑的出来!”
他挑挑眉,“平白得了个娘子,这是喜事,怎么笑不出来?”
我在他胸口打了一下,凑过身去吓唬他,“你还知不知道你睡的是什么人?”
他再度挑眉,“未来皇后么。”
“说的轻巧”,我白他一眼,心里却也担心,“古人最重视女子贞操,若是立后大典那日,被皇上发现了我不是处子之身,这……”
我话还未说完,小太监眉头陡然皱起,指尖倏地握住我手臂,他下意识地用了力,捏的我生疼。
“你都与我有了夫妻之实,还想着嫁给皇上?”
我愣住,回过神来,拧着眉道,“你捏疼我了。”
他一怔,连忙松了手。
我抬手,拍了拍他胸口,“别傻了,我早就已经被皇上亲选,立为皇后,眼见着立后大典在即,我想不想嫁又有什么用?”
他垂着眸看我,“不然,我带你私奔,如何?”
私奔?
我怔了怔,这么刺激的么?
回过神,我存了心逗他,故意窝在他怀中,用唇去蹭他下颌,捏着嗓子轻声道,“与未来皇后私奔,恐怕这一生你都过不了什么安稳日子了,你不后悔?”
他不答,反而低头看我,“那你呢?若我让你与我私奔,你可答应?”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只是一夜雨露,可是这一刻,我却觉着胸口泛闷,心底软软地。
我抬头看他,“私奔这么刺激,应就应了。”
他勾勾唇角,“可会后悔?”
我挑着眉看他,“你看我像是会后悔之人么?”
他轻笑,却忽然翻身将我搂住。
我忽然感觉有些不对劲,“你要做什么?”
他低笑,细细密密地吻落了下来,静谧房间内随即响起了他压的很低的声音,“再温存一番。”
“色狼……唔……”


温存的结果便是,接下来这一整日,我都没能出了房门。
这家伙像是不知疲倦一般,一遍又一遍地索取。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一看见小太监那张月白风清的脸,我就觉着心底柔柔的,软软的。
该死。
一夜荒唐,我不会真的就此爱上小太监了吧?
原本,早上小太监问我愿不愿意私奔时,我还只是半开玩笑半当真的应了下来,可是……
与他再接触下来,我却忽然发现,我好像真的舍不得这个人了。
一想到,再过几日,我就要被送入宫中,嫁给那个上次都没看清面貌的年轻帝王,我就觉着心底憋闷异常。


几日时间匆匆而过。
一转眼,小太监已被我带回府五日了。
眼见着三日后便是封后大典,我愈发地焦急了起来。
两日后我便要入宫了,此刻若是不走,恐怕便再没有机会了。
可是,反观小太监,似乎一点也不着急,反而一副悠哉悠哉的模样,整天跟着我在府中来回转悠。
只不过,有一点比较奇怪的是,每天早上,小太监好像都会消失一段时间,再回来时,眼底似乎都有几分疲意。
我问他,他却只是打着哈哈,说他出去透透气。
我心底起了疑,终于,在第二日清晨,小太监起床离开后,我也起了床,悄悄地跟在他身后。
然而,一路跟踪,让我惊讶的是——
小太监居然入了宫!
彼时,天色尚未亮透,我远远站在宫门外,见他畅通无阻地入了宫门,步履匆匆。
那一瞬间,我的心彻底凉了几分。
小太监不是太监,他又究竟是什么人?为何能如此随意的出入宫门?为何要扮作小太监?
又为何要明知我的身份,还与我几番交欢?
电光石火间,我忽然猜到一种可能——
小太监,不会特么的就是皇上吧?
我站在街角来回踱步,越想越觉着有可能,不由得在心里暗骂,这个狗皇帝,居然还给我装成小太监,怪不得如此胆大包天的给皇上戴了绿帽子,原来是左右都是自己的女人,难怪他始终表现的那么自然。
左思右想,我愈发地笃定小太监就是皇上这个事实。
我冷哼一声,转身回府,心里也打起了小算盘。
总不能只有我被这家伙耍的团团转吧?
在我们那个时代有一句话——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