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良家少年
故事 短篇小说

小说:良家少年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若妤灬
2020-12-28 21:00

当女强人遇见了奶狗少年

江若开车时接到了男友徐清行的电话,然而,电话中却传来了一阵暧昧声音:

“清行……不要……”

耳边响起女人妩媚的呻吟声,以及男友徐清行的低喘声。

作为一个26岁的成年人,江若太清楚这意味着什么。

徐清行……出轨了!

江若晃神的一瞬间,忽然发现车前站了两个人!

江若大惊,一个急刹停了下来。

尽管如此,还是撞到了前面的两人,只不过力道不重,两人只是被刮倒在地。

江若连忙下车查看。



被撞的是一对兄妹,男生约摸二十出头的模样,身形高瘦,眉清目秀的,一副温和模样。

女孩子只有七八岁大,皮肤白皙,也是瘦瘦小小的。

江若连忙扶起小女孩,“你没事吧?”

小女孩摇摇头,却在抬头看见江若的那一刻愣了愣,然后飞快地捂住肚子,白净的小脸皱成了一团。

“姐姐,你撞的我肚子疼!”

江若一怔,连忙沉声道,“我送你去医院。”

小女孩摇摇头,“我不要去医院!”

说着,小女孩拽过一旁的清秀男生,仰着小脸看向江若,“姐姐,我和哥哥无家可归了,你既然撞了我们,能不能收留我们一下?”

江若一愣,点头同意了。

本就是她撞了他们兄妹二人,反正自己家里房子空着,收留他们住些日子也不算什么。




可是一转头,却意外对上了少年愣怔地目光。

四目相对,清秀少年飞快地移开目光,耳根处似乎红了几分,连忙拽了拽小女孩的手,低声叱道,“茵茵,不许胡闹!”

茵茵不理他,仰着一张小脸,可怜巴巴地拽了拽江若裙角,“漂亮姐姐,求求你收留我们一段日子吧……”

江若瞬间心软。

平日里,公司下属们私下都叫她灭经师太,说她整天板着脸,一副绝经的样子,可实际上,很少有人知道,江若其实就是个面冷心软的家伙。

摘下那张冷冰冰的面具,她心里其实柔软的一塌糊涂。




就这样,这对兄妹莫名其妙地住进了江若家里。

江若了解到,清秀男生名叫沈易,今年23岁,小女孩叫江茵,今年8岁。

听江茵说,他们父母丢下他们跑了,哥哥刚大学毕业,带着她这个小累赘,也没找到工作。

江若住的是一栋小别墅,上下三层,三层是江若的办公区加健身房,江若的房间在二楼,兄妹俩分别住在一楼的两个房间里。




晚上,江若抱着手机坐在沙发上,“想吃什么?我点外卖。”

“不用了”,沈易揉了揉头发,“我来做饭吧,下午你上班的时候,我带茵茵在附近逛了逛,顺便买了一些菜。”

江若有些惊讶,却也没多问,只是点点头,淡声应道,“嗯。”

沈易系上围裙去了厨房。

一阵叮叮当当的声响过后,香味便顺着厨房飘了出来。

很快,四菜一汤被沈易端上了桌。

红烧猪蹄,蒜蓉粉丝虾,鱼香肉丝,松仁玉米,外加一份西湖牛肉羹。

都是些常见的菜,可是手艺着实不错,香气不住地往江若鼻子里钻。

莫名地,那些因为男友的背叛而郁闷的心情,就在这阵阵香气中,一扫而空。

管他呢。

天大地大,吃饭最大!




可是,沈易做的猪蹄实在是太香,太适合当下酒菜了。

江若忍不住开了一瓶啤酒,然后便一发不可收拾了。

啤酒一瓶接一瓶,喝到后来,江若人也彻底醉了。

其实,对于徐清行,她最初也是用过心的。

细算算,她和徐清行在一起三年多了,一千多个日子。

可是,徐清行从来都没有收心过,他那人从来都是个花花公子,家里有钱,人长得又帅,身边从不缺莺莺燕燕。

他不会去主动招惹,却也向来都是来者不拒。

也正因如此,江若对两人的感情一直没有信心,以至于两人在一起三年多,江若甚至没让他碰过自己。

再后来,江若已经对他们的未来彻底不抱有希望了,却也没舍得说分手。

喝醉了,江若始终冷冰冰的神色终于有所松动,她又倒了一杯酒,抬头去看坐在一旁的清秀少年。

目光落在他好看的眉眼上,江若忍不住自嘲般笑了笑,歪着头看他,“小弟弟,你说好不好笑,我用了三年时间,却硬是没改变那个人半分。”

对面。

沈易对上她的目光,心里忍不住抽动一下,没多想,直接抢过她手里的酒杯,仰起头把酒喝了,然后抹抹嘴巴,“姐姐,要不你和他分手,和我在一起吧。”

“我不用三年,你给我一天时间,我什么都能改变。”

江若愣了半晌,醉眼朦胧地看着他,忽然笑了。

她笑意盈盈,眸子弯成了一座桥,“行啊!”

说完,江若直接拿出手机拨通了徐清行的电话。

徐清行接通电话,语气如常,他甚至可能都还不知道,上午那出活春宫已经被他的床上女伴直播给江若听了。

“宝贝,怎么了?”

江若仍旧笑吟吟地,握着手机的指尖却攥的很紧,“徐清行——”

她轻笑,“咱们分手。”

电话另一端,徐清行愣了一下,正想问为什么,电话却被江若挂断了。

挂断电话,原本还笑吟吟地江若,却瞬间红了眼。

她转头看着沈易,眉头紧紧皱着,喝醉后的江若哪有半点女强人的样子,她愣愣地看着沈易,眼睛红红,嘟着嘴:

“都怪你,男朋友没了。”

沈易静静地看着她,忽然起身,坐在了江若身边,目光专注的看着她。

“怪我,要不……我把自己赔给你吧。”




姐姐,我把初吻都给你了

江若愣了两秒,没说话,却借着酒劲做了一个举动——

她一把拽过了沈易,毫不犹豫地吻了上去。

沈易只愣了那么一下,然后便轻轻按住了江若肩头,反客为主。

明明喝酒的是江若,可沈易却觉着自己好像也醉了。

两人吻的激烈,一旁的茵茵笑了笑,伸出一双肉乎乎地小手,捂住了眼睛。

摇摇头,茵茵转身回了房间。

哥哥可是暗恋这个大姐姐好久了,结果从来都只是在暗地里偷偷看着,不敢上前,连个脸熟都没混上。

幸好她神助攻,借着车祸的由头赖进了姐姐家里,这不,才一天,俩人居然就有了进展。

茵茵走了一半,忍不住回头偷看了一眼……

啧啧,少儿不宜,少儿不宜。

茵茵赶紧跑回了房间里。




江若醒来时,天色已经大亮。

宿醉的感觉真是不太好受,她揉揉太阳穴,正想起身,却忽然发现身边躺了一个人!

江若猛地坐起身来,这才看清,身边躺着的清秀男生,正是沈易。

沈易?

他怎么会在这!

江若一愣,脑中却飞快地闪过了一些片段。

猪蹄……喝酒……她给徐清行打电话分手……

再然后,似乎是她强吻了沈易……

江若头疼无比,自己是疯了么?这么清清秀秀的一个小男生也要下手!

江若偷偷掀开被子看了一眼,还好,衣服虽然皱巴了些,却也还完整。

看来,两人昨晚没有越界。




正想着,沈易忽然翻了个身,醒了。

他看着江若愣了两秒,忽然笑了,露出两颗尖尖的小虎牙,“姐姐,早上好。”

江若怔了一下,瞬间回过神,脸色又恢复了一贯的平静,“昨晚我喝醉了,没欺负你吧?”

沈易笑,“我是男人,要欺负也是我欺负了姐姐。”

别说,看着沈易清秀的眉眼,江若不知是不是宿醉还未完全清醒,竟真的有那么一瞬间心动了一下。

从他身上,江若似乎能看见年轻时的自己。

其实她现在也风华正好,才26岁,可是她上学早,小小年纪就步入职场,一步一步走到现在的位置,心性早已被打磨圆滑了。

似乎,她已经很久没有像沈易那样笑了。




出神片刻,江若淡声问道,“想让我怎么补偿你?”

江若问的直接,其实也是不想横生枝节,她感觉沈易和小姑娘不像是无家可归的模样,而她也没什么可让人有所图的。

这别墅其实也不是她的,是公司董事长的,只不过她与这位女董事私交甚好,当初得知她卖房,女董事便把这套闲置的别墅借她住着。

成年人的世界里,很多时候,能用钱解决的麻烦都不算真正的麻烦。

起码,对于江若而言是这样。




沈易闻言先是愣了一下,眼底有着一闪而过的受伤神色,黑色眸子湿漉漉地,像极了委屈的小狗狗。

“姐姐昨晚不是说,要我做男朋友么?”

江若皱皱眉,“昨晚我喝醉了。”

沈易扬了扬下颌,“我更相信酒后吐真言。”

江若:“……”

现在的小男生,都这么牙尖嘴利的么?

沉默之际,门外忽然响起一阵脚步声,力度很大,半点不像是茵茵发出的声音。

江若皱眉,正准备下床去看,房门便忽然被推开了。

是徐清行。

他风尘仆仆地赶来,怀里还抱了一束沾着晨露的玫瑰花。

江若只看了一眼便明白,这家伙八成是已经知道昨天他那个小情人给她打电话了。

徐清行抱着玫瑰花,愣在门口,目光死死地盯着沈易,脸色阴沉,“他是谁?”

江若看了一眼徐清行怀里颜色鲜艳的玫瑰花,却莫名地觉着有些反胃,连忙移开目光,淡声道。

“看不出来么?我的新男友。”




房间内有着片刻的沉寂。

徐清行把怀里的玫瑰花朝地上狠狠一扔,瞬间变了脸色,“好啊,江若,亏我还为了昨天的事愧疚不已,一大早就赶来求你的原谅,看来是我不该来,撞破了你们的好事了,是么?”

“对。”

江若轻飘飘地看他一眼,神色淡漠,“我们还能继续,你要看么?”

徐清行咬牙冷笑,“好!你们继续,我就在这看着!”

徐清行是咬定了江若爱他,也笃定沈易这个小男生只是江若找来气他的工具人,便抱着手臂站在门口,目不转睛地盯着两个人。

江若皱皱眉,真的起身拽住了沈易的手。

然而,正当江若有些犹豫的时候,沈易忽然反手盖住了她的眼睛,下一刻,唇上传来温热触感。

是沈易的吻。

江若身子瞬间僵住,她不是没接过吻,只是……

从未有过这种脸红心跳的接吻时刻。

不知道为什么,江若格外的紧张,甚至有种浑身战栗的感觉。

沈易身上有一种淡淡的类似柠檬草的味道,不同于徐清行的男士香水味,清新又好闻。

不知过了多久,沈易才把挡在她眼前的手移开,同时结束了这个吻。

“抱歉。”

徐清行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走了。

江若抬头看他,发现沈易微微俯着身子看她,神色柔软,“怕你刚刚犹豫,在前男友面前落了面子,所以……抱歉,冒犯了。”

江若摇摇头,很快又恢复了冷静,“谢谢你。”

说是冷静,可是那颗扑通乱跳的心,已经出卖了自己。

下一刻,沈易忽然弯了弯唇角,一副委屈的无辜模样。

“姐姐,光是谢谢不够吧,我把初吻都给你了。”




你是小姐姐,哪是什么老阿姨

江若一脸的不敢置信,“初吻?”

“你都23岁了,都没和人接过吻么?”

沈易点点头,神色柔和,“因为一直没遇见姐姐。”

被下属们称之为女强人的江若,竟因为沈易这么一句话悄然红了脸。

江若平时也会上网,闲时也会刷刷抖音,当初她还对那些段视频里的小奶狗嗤之以鼻,觉着那都是忽悠小女生的。

可是……

真的遇见了才发现,小奶狗似乎就是她这种大姐姐的绝配。

大叔太成熟老道,同龄人多为财势所迷,这种清清秀秀,双眼纯净的少年,似乎能轻而易举地捕获她们的心。

因为沈易那双眼睛太过清澈了,莫名地给了江若一种感觉——他的感情应该是毫无杂质的。

莫名地,江若忽然想要试试看。

和这样的男孩子谈一场恋爱,似乎也不错,沈易笑一笑,江若就觉着自己似乎已经忘记徐清行出轨带来的恶心感了。

“那——”

江若停顿了一下,低声道,“要不然我们试试?”

其实,她也只大了他三岁而已。

沈易的眼睛瞬间亮了,他忽然凑过身来,笑起来时又露出两颗尖尖的虎牙,“好啊!”




就这样,江若稀里糊涂地和一名小她三岁的大男生在一起了。

但是,姐弟恋其实也没有她想象中那么美好,不得不说,年龄与阅历的差异终究会导致两个人思想上的不同。

不过还好,小奶狗沈易学习速度极快,思维也比较跳脱,能够随时跟上江若的想法。

而江若作为这段感情中的大姐姐,也懂得包容与引导。




沈萧集团。

江若踩着点到了公司,一身干练的女士西服,高跟鞋和一张冷冰冰的脸自然是标配。

所过之处,所有员工都静悄悄的。

江若心里清楚,这些人心里又在暗暗腹诽她了。

公司里关于她的那些流言她都知道,比如说她更年期提前三十年,说她找不到男朋友内分泌失调,说她整天板着一张脸是欲擒故纵想要勾引老总……

诸如此类,数不胜数。

可江若不在乎。

她一无所有,只有工作了,而那些年轻的下属们向来不好管教,她没点威严的话,根本压不住。

多年的职场生活造就了一颗坚强的心脏,那些流言蜚语,她半点不在意。

可能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她才能在徐清行出轨后也那么淡定。




上午十一点。

忽然有下属来敲门,“江主管,有人找你。”

此时,江若正在处理一份文件,头也不抬地问道,“谁啊?”

下属抿抿唇,似乎嗅到了八卦的味道。

“是……一个长的很帅的小男生。”

长的很帅?小男生?

江若瞬间想起了沈易,也不知怎么了,一想起他,瞬间就没有了工作的心思,连忙合上文件夹,故作淡定地道,“把他带过来吧。”

没多久,沈易推门走了进来,手里还拿了一个保温饭盒。

江若坐在桌前看他,“你怎么找过来了?”

沈易笑了笑,却是不答反问,“我这样过来,有没有给姐姐造成困扰?”

说着,沈易指了指一旁的玻璃门。

门外,许多员工时不时地装作拿资料、接热水的模样,故意从门外经过,目光紧紧地盯着办公室里。

江若没应声,却快步上前,拉下了窗帘。

一切都被隔绝在玻璃门外。

江若回头看他,“没什么困扰,她们应该羡慕才对。”

说着,江若走上前去,伸出手来拽着沈易的衣领,踮起脚在他唇上轻轻吻了一下。

温软的触感让江若忍不住扬了扬唇角,年轻就是好啊。

接吻的感觉都美好到让她心动。

江若忍不住在他唇上咬了一下,沈易吃痛,微微皱了皱眉,却没舍得推开她。

半晌,江若松开手,后退一步,歪了头看他。

沈易却向前跟了一步,毫无预兆地俯身吻上了她。

“姐姐,接吻这种事,要男孩子主动的。”

江若感受着唇上的柔软,忍不住笑了笑,这家伙人不大,倒还有点大男子主义。

两人分开后,江若忍不住喘息了两下,然后抬头看他,有些嗔怪地道,“你跑来我公司,就是为了亲我一下的?”

沈易笑,“当然不是,我是来给你送鸡汤的。”

说着,沈易把江若拽到桌前,打开了保温饭盒。

香味瞬间弥漫在办公室内。

江若吸了吸鼻子,“你熬的鸡汤?”

沈易点点头,替她盛了一碗,又细心地吹了吹,“小心烫。”

江若喝了一口,忍不住低声赞道,“好喝!”

沈易厨艺真的一绝,做什么都好吃的不得了,轻而易举地就抓住了江若的胃。

喝了两口汤,江若忍不住问道,“这样下去我的胃口都要被你养刁了,如果以后分手了,我恐怕要雇个大厨来做饭了。”

本是句玩笑话,可沈易却神色认真,他半蹲在江若面前,轻轻握住她的手,掌心温热。

“我们不会分手的。”

江若愣了一下,然后笑了笑,语气带了几分敷衍,“好,不会分手的。”

其实,对于现在的江若而言,这世上也许没有永远不会分手的恋爱,毕竟,都是成年人了,没有谁永远离不开谁一说。

当初她要死要活的爱着徐清行,一朝狠下心分手,不也什么事都没有么,反而转身投入了奶狗弟弟的怀抱。

可是,后来的江若才知道,原来真正的爱情,就是谁也离不开谁。

是我自己能够上刀山,下火海,可是只要你在身边,我连瓶盖都拧不开。




沈易离开时,在公司又引起了一阵轰动。

江若的下属们都老老实实地坐着,可目光却不老实地凝在了沈易身上。

议论声低起,“天啊,师太的男朋友也太帅了吧!”

“我不信他是师太的男朋友,会不会,是师太花钱雇来的?”

“等等……你有没有觉着,师太的小男友有点像……”

“像谁啊?”

“就是……”

接下来,议论声陡然转低,变成了窃窃私语。




晚上,江若像往常一般加班,到家时已经晚上十点多了。

工作的头晕脑胀,江若一时间都忘记了家里还有一大一小两位新成员,在街边小店随手买了一份云吞带回去。

开门。

直到看见客厅里明亮的灯光,江若才瞬间反应过来——

原来,她现在已经不是一个人了。

夜晚时分,这座城市的万千灯火,也有一盏是为她而亮。

这种真实的温暖感觉一点一点地蓄满心里,尤其,是在那一大一小两道身影迎过来的瞬间。

茵茵飞奔过来,猛地扑进她怀里,“嫂子!”

这句脆生生的嫂子,倒是把江若叫的有些害羞,她转过头,有些嗔怪地看了沈易一眼,“你教她的?”

沈易摇头,“我可没教。”

说着,修长指节戳了戳茵茵额头,“不过,叫的不错,明天哥哥有赏。”

茵茵小脸笑开了花,抱着江若的腿一口一个嫂子叫的欢快。

沈易则接过了她的背包,贴心地给她拿了拖鞋过来,“去洗洗手吃饭了,做了你爱吃的。”

江若一边应声,一边拖着茵茵这个腿部挂件换了拖鞋。

拖着茵茵走了几米,江若才忽然发现——

她那双已经快破了的拖鞋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她脚上这双新拖鞋,粉粉嫩嫩的,少女心爆棚。

江若怔了怔,转头去看沈易,“这拖鞋……不太适合我这个老阿姨吧?”

沈易端了热汤从厨房出来,头顶暖黄色的灯光为他平添了几分温柔。

他放下热汤,摸了摸耳垂,轻笑道,“你是小姐姐,哪是什么老阿姨。”

说着,沈易为她盛了一碗汤,放在了她面前的餐桌上,“喝点汤吧小姐姐,锅里还有我给你煮的牛肉面,我去给你盛。”

江若坐在餐桌前,喝了一口汤。

暖意顺着味蕾一路蔓延到心窝里,这一刻,江若忍不住在心里感慨。

这才是谈恋爱啊!有人关心,有人嘘寒问暖,而不是之前她和徐清行,她永远不知他究竟又在哪里鬼混,也不知道他怀里究竟有没有搂着哪个年轻漂亮的女生。

果然,年纪大了,越来越能承受住风吹雨打,却开始屈服于温柔。

江若看了一眼在厨房里替她忙碌着的那道身影,又喝了一口汤,一转头,却对上了一双滴溜溜转的大眼睛。

茵茵擦了擦口水,可怜巴巴地抬头看着她,“嫂子,我也想喝汤。”

江若一愣,“喝啊,我去给你盛一碗。”

茵茵摇头,小脑袋晃的跟拨浪鼓似的,“我哥不让。”

“为什么?”

“我哥说嫂子太瘦了,要喝汤补一补,说我太胖了,该减肥了。”

说着,茵茵捏了捏小肚子,一张小脸委屈地垮了起来。

“我就喝两口,偷偷的,保证不让小肚子知道!”



这家伙太肉麻了!

江若哭笑不得,连忙把汤推到了小茵茵面前,“喝吧喝吧,咱们偷偷的。”

茵茵瞬间笑开了花,正想说话,厨房的方向却忽然传来一道声音——

“不许喝。”

沈易端了热气腾腾的牛肉面出来,佯装愠怒地看了茵茵一眼,“医生让你减减肥”。

茵茵瞬间变脸,转过头可怜巴巴地看向了江若,“嫂子……”

江若不忍,开口道,“给她喝一点吧,茵茵肉乎乎的很可爱,而且也不算胖。”

沈易看了看桌前一大一小看着他的两个女生,无奈摇摇头,放下牛肉面,双手托腮地看着江若,眼睛一眨也带了几分委屈。

“姐姐,这汤我煲了几个小时,是专门给你煲的,不想给别人喝。”

江若愣了一下,还没反应过来,便看见一旁的茵茵撸起袖子抖了抖胳膊,一脸的嫌弃,“咦~嫂子你还是自己喝吧,这家伙太肉麻了!”

茵茵口中的“这家伙”,自然是指坐在她对面一脸温柔地看着江若的自家亲哥哥。

茵茵目光在两人身上来回打了两个转,伸出肉乎乎地小手捂住眼睛,长叹一声,“没眼看啊!”

喊完,茵茵赶在沈易揍她之前跑开了。

不喝就不喝,她屋子里还藏着一堆零食呢!




餐桌前。

江若哭笑不得,这对兄妹简直就是活宝。

好像,原本冷冰冰的没有生气的房子,也忽然变的热气腾腾了起来。

在沈易的催促下,江若吃了一口牛肉面。

嗯……

不得不说,她再一次被沈易的手艺折服了。

肉质松软,香而不腻,就连汤都好喝到让江若恨不得舔盘子,正在江若埋头猛吃的时候,忽然有人发了视频过来。

江若擦擦嘴巴,接通了视频,是她那个忘年交的董事长,徐映容。

江若对着镜头笑了笑,“徐总~”

镜头另一端,徐总笑盈盈地看着她,“江若啊,我马上就回国了,有个任务要安排给你。”

江若马上放下碗筷应了下来,“好,您说。”

“也不是公事,其实就是一件私事。”

“私事?”

江若有些疑惑,瞬间想到了些什么,连忙坐直了身子正色道,“您是需要用这栋别墅了么?您放心,我两天就能找好房子搬出去。”

视频里,徐总笑了笑,“不是,房子我用不到,你安心住着,是我想给你安排一个相亲。”

“相亲?”

“对,我儿子也大学毕业了,我现在啊,就盼着他赶紧结婚,然后给我生个孙子孙女。”

江若下意识地抬头看了沈易一眼,却见他垂眸给她搅着热汤,动作轻缓。

江若心里忽然有了些许不悦,沈易作为她现在的正牌男友,听见有人要给她安排相亲,居然无动于衷!

不悦归不悦,江若还是对着视频另一端说道,“徐总,实在是不好意思,我已经有男朋友了。”

徐总瞬间愣住,失望溢于言表,“啊……可是我听说你和那个小徐分手了啊。”

江若一愣,这才想起,徐清行当初陪着自己和徐总吃过饭,两人也加了联系方式,应该是徐总看了徐清行的朋友圈得知她们已经分手了的。

她倒是没注意,早在分手那天,她就把徐清行朋友圈给屏蔽了。

江若愣了两秒,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嗯,就在分手后又谈了一个,速度有点快,但是……我们是很认真的在交往,所以只能辜负就徐总的好意了。”

徐总摇摇头,“没事没事,是我儿子没这个运气啊。”

江若松了一口气,却半点没有注意到,沈易微微扬起的唇角。




挂断视频,江若继续埋头把牛肉面吃的一干二净。

已经十一点多了,把吃过的碗筷放进洗碗机,江若准备上楼洗个热水澡睡觉。

正准备上楼,便忽然被沈易拽住了手腕。

“姐姐——”

他凑了过来,似乎之前洗过澡,身上带了淡淡的沐浴露的香气。

他轻轻地握住她的手,额头抵着江若额头,“你就这么回房间了?”

江若一怔,她一点都不讨厌沈易的亲近,只是还有些不太适应,脸侧有点烧红的感觉。

“我……我刚才和你说了晚安的。”

沈易轻笑,身子再度俯下了几分,“可是,姐姐还忘了点什么。”

说着,沈易指了指自己的嘴。

江若一怔,脸唰地一下红了,在沈易亮晶晶地目光中,踮起脚在他唇上飞快地亲了一下。

沈易这才松开手。

江若松了一口气,正准备离开,面前却忽地一暗,沈易挡在了她面前。

江若下意识地向后退了一步,腰上却忽然一紧,沈易掌心落下,箍在了她腰间。

吻顺势而下。

江若一惊,双手紧紧拽着沈易胸前的衣服,目光中只能看见他近在咫尺的脸。

这么近的距离去看,依旧好看的不像话。

然而,她正看的出神,面前却忽然一暗,沈易的另一只手挡在了她眼前。

沈易轻声道,“姐姐,你再看下去,我会忍不住的。”

说完,沈易又在她唇上轻轻亲了一下,这才松开手。

江若晕晕乎乎地回了房间。

一直到她躺进温热的浴缸里,才算勉强回过神来,沈易明明就是个小她三岁的小奶狗,为什么这么会撩!

江若将身子缩进水面,脑海里不由得浮现出沈易刚刚的模样。

他逆光站着,低着头看着她笑,说这样他会忍不住的。

就这样回想了一下,江若脸色瞬间红了。

臭小子,他会忍不住什么?

江若洗了热水澡,围着浴巾擦头发,正准备去拿吹风机,忽然有人敲门。

江若愣了一下,以为是茵茵上来找她玩,没多想便打开了房门。

“茵茵,怎么这么晚还没睡……”

话说到一半,江若忽然顿住。

门外站着的哪里是茵茵,分明是沈易。

沈易倚在门口,手里拿着江若的手机,目光飞快地在她身上扫过,也忽然有些不自然了起来。

呼吸不由得加速了几分,沈易左手将手机递到了江若面前,右手摸了摸鼻尖,“你手机落在客厅了……”

江若连忙接过手机,脸色也不由得有些泛红。

此刻,她可是什么都没穿,就围了一条浴巾,微湿的长发散在肩头。

深更半夜,孤男寡女。

这一幕怎么看都带着几分挥之不去的暧昧,最要命的是,江若心里有些紧张,脑中一片空白的那一刻,居然侧过身子,低声说道。

“谢谢,要不要进来坐一会?”



妈,这是你未来的儿媳妇

沈易愣住了。

江若也怔在原地,两人愣怔地对视着,耳根都有些烧红。

江若后悔不已,恨不得当场抽自己两巴掌,好端端地,说这么暧昧的话做什么!

然而,正当江若想着措辞时,沈易忽然歪了歪头,似笑非笑地道,“好啊,谢谢姐姐。”

说完,沈易便进了门,熟稔地转了个弯,坐在了房间里的沙发上。

江若关上房门,脸色通红,甚至都没注意到去疑惑,为什么沈易第一次来她的房间,却一副熟门熟路地样子。



房间里,江若之前准备洗澡后直接上床睡觉,所以只开了一盏小夜灯。

灯光微亮,泛黄,在这深夜中更是平添了几分暧昧。

江若双手小心翼翼地拽着浴巾,坐在了沈易身边。

奇怪。

徐总的这个别墅很大,她住的这个房间更是十分宽敞,可只是多了一个沈易,怎么就感觉空气都紧张了起来。

江若有些局促不安,然而,刚刚又是自己主动开的口,当下也不能赶人走,两个人就这么挨着坐着,一时间谁也没说话。

最后,还是沈易先开了口。

他转过头来看她,眸子微微弯着,带了几分笑意地问她,“姐姐,有没有告诉过你,你特别美。”

江若一怔,缓缓点了点头。

她始终都知道自己有一副还算不错的皮囊,因为从小到大,见到她的人都会说她很美。

可是步入社会以后,她才明白,美貌加上任何一张牌都是王炸,但是,空有美貌,是最无用的一件事。

所以,江若在职场上一步一步往上拼,当初刚毕业时,她也是个心软温柔又爱笑的姑娘,别人一逗,她就会脸红。

可是短短几年过后,她已经变成了公司下属们口中那个整天冷着一张脸的灭经师太了。

这么一想,江若便不由得出了神。

再回神,却对上了一双明晃晃地眸子,沈易也不催促她,就只是这么安静地看着她笑。

笑的她心跳都漏了一拍。

沈易开口,江若原本以为他会问她出神这么久在想些什么,然而并没有。

沈易将身子微微前倾了几分,歪着头看她,轻笑道,“姐姐,我想吻你。”

顿了顿,这家伙又补充了三个字,“可以吗?”




江若怔怔地看着他,脸侧瞬间烧红。

臭小子,亲就亲么,为什么还要问她!这让她怎么回答啊,总不能点点头说可以吧?

然而,沈易最后也没需要她的回答。

借着昏暗灯光,沈易垂眸看了她一眼,轻轻俯下了身来,“姐姐,我忍不住了。”

话音刚落,轻浅的吻便落了下来。

江若只感觉到唇上一软,整个人便被他拥入怀里。

别看沈易年纪小,可是身高腿长,手掌也比她大了近一半,温热的掌心落在她肩头,灼起一片火热。

沈易的手很老实,并没有趁机在她身上揩油,更没有不安分地往她浴巾里塞。

可是。

夜深人静,一对相爱的年轻男女,一个陡然加温的吻……

星星之火,彻底燎原。

也分不清是谁主动的,等到江若回过神时,身上的浴巾已经不知何时掉落了,而她的手,紧紧揽着沈易的脖颈。

沈易低低地喘息着,低头看她,一双眸子黑盈盈地,“姐姐,可以吗?”

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沈易第一反应还是先询问江若的意见,江若能听见自己加速的心跳声。

其实,江若也稍微冷静了一下,在心里问了一下自己可不可以。

但是她内心的想法是……可以。

不是沈易想要占有她的身子,是她感觉两人相爱,自然而然,水到渠成。

奇怪,当初和徐清行在一起那么久,无论他怎么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她都坚决拒绝。

可是,把对象换成了小她三岁的沈易,她就忽然沉沦了。

回过神,江若把脸埋在了沈易肩窝,声音闷闷地,“抱我去床上,笨蛋。”

沈易一愣,轻轻笑了一声,然后抱着江若走到床边,将她缓缓放下。

暖黄灯光下,沈易目光从她脸上轻轻扫过,“姐姐,我会对你负责的。”

话落,他轻轻俯身过去。

江若闭着眼,扬声问他,“怎么负责,你一个刚出社会的毛头小子,要养我吗?”

然而,下一刻,下颌却被他轻轻捏住,江若睁开眼的那一瞬间,沈易在她唇上飞快地亲了一下,然后低声道——

“姐姐放心,我养的起你,而且,我这辈子一定要把你娶回家。”

江若心头一暖,指尖轻轻戳了戳沈易的额头,“你啊,先找工作养活你自己就好了。”

沈易却忽然捧住她的脸,正色道,“姐姐,我真的能养活你,我不是没有工作,我是一名作者。”

提到作者二字时,沈易眼底似乎有光缓缓亮起,他又低头在江若唇上亲了一下,“从我上大学到现在,已经出版三本书了,我每个月挣的稿费比姐姐工资还多,我能养你。”

他说的格外认真,铆足了劲地向江若证明,他不只是小她三岁的弟弟,他有能力养活她,也足以配的上她。

回过神,江若也学着沈易的样子,捧着他的脸,仰起头主动吻了过去——

“我老公真厉害。”

一句老公,叫的沈易瞬间心花怒放。

江若在他唇上轻轻亲着,同时呢喃道,“所以,我们能先处理现在的情况吗,我的大作家。”

沈易轻笑,身子轻轻俯下,将她纳入怀中。

“春宵一刻值千金,姐姐。”




一夜春宵。

第二天早上,江若是在沈易怀里醒来的。

昨晚没有拉窗帘,温热阳光透过窗柩落在床上,江若又看了一眼仍旧熟睡中的沈易。

忽然就从心底里升起一种岁月静好的感觉。

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男孩子总是能够让她莫名其妙地安心。

江若身子有些麻,轻轻动了动身子,一旁的沈易就醒了。

他转个身,将她拽进怀里。

头顶响起沈易含笑的声音,“姐姐,早上好。”

江若一抬头,一个温热的吻便顺势落下,一触即开。

沈易笑了笑,又在她唇上飞快地亲了一下,“你再睡一会,我去给你做早饭。”

说着,沈易穿衣下床,没过多久,楼下便隐隐有香味飘了出来。




那一夜过后,两人关系突飞猛进,彻底成为了一对热恋中的男女朋友。

但是,江若头疼的发现,她的小男朋友平时是小奶狗,在床上却俨然就是个小狼狗,每次都把她折腾的半死。

对于这一点,江若严肃地找他谈过,“沈易,你以后在床上要对我温柔一点。”

沈易乖乖地点头应下。

然而,平时对她绅士又温柔的沈易,一到床上就变了,倒也不是说有什么特殊嗜好或者欺负她,就是时间有点久,动作有点重,每次都恨不得让江若求饶喊爸爸的那种。

对此,江若哭笑不得。

她究竟是捡了一个什么男朋友回家,白天小奶狗,晚上小狼狗。

白天姐姐好,晚上叫爸爸……




半月后,江若忽然接到了徐总的电话。

徐总从大洋彼岸回来了,专门给江若打电话约着一起吃个饭。

江若连忙应下,和沈易发了个微信,便匆匆下班赴约。

到了约好的餐厅,江若一下车便看见了门口站着的徐总。

徐总笑着迎了上来,抱了抱江若,笑着将她打量一番,“看来最近伙食不错,胖了一点了。”

江若也笑,“您这话都说的委婉了,我最近都胖了七八斤了!”

徐总笑着拍了拍她肩膀,“看来你那个男朋友把你照顾的不错,走,先进去吃饭。”

两人私下里向来如此,在公司时,她们是上下级关系,可离开公司,两人就像是一对忘年交一般。

徐总一边带着她上楼,一边说道,“今天我那一对儿女也来了。”

说着,徐总连忙解释道,“你别误会,就是一起吃个饭,我看的出来,你和你那个男朋友应该相处的很好。”

江若这才放下心来,点点头,笑着应下。

如果真的是徐总想要坚持给她和她儿子安排相亲的话,自己回去怎么和沈易交代!



两人一边聊天,一边走进了包间。

然而,进门的一瞬间,江若却彻底愣住——

桌前,一大一小两个人都笑眯眯地看着她,茵茵歪着头冲她挥了挥手,小眼睛弯成了一双月牙,“嫂子好~”

江若勉强回过神来,将目光向旁边移动两分,沈易也看着她笑,起身走了过来。

沈易走到她身边,抬手搂住了江若肩膀,转头看向同样目瞪口呆的徐总。

“妈,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未婚妻江若,你未来的儿媳妇。”



相差三岁的姐弟恋终于修成正果

江若震惊地移开目光,看了一眼身旁同样震惊地徐总。

两人对视一眼。

江若愣愣地道,“徐总,沈易他……是您儿子?”

徐总点点头,反应却快多了,瞬间笑开了花,“还叫什么徐总!”

说着,徐总拍了拍沈易肩膀,“妈以为江若谈恋爱了,还失望了好久,没想到……咱们还是成了一家人了。”

话音刚落,茵茵忽然从椅子上蹦下来,张着小手说道,“我!都是我的功劳!”

徐总揉了揉茵茵头发,“你有什么功劳啊?”

茵茵眨巴了一下眼睛,无视自家哥哥几乎要杀人的目光,肉乎乎的小手打横在胸前,仰着下巴说道:

“我哥暗恋嫂子好久好久了,天天在家给我看嫂子照片,结果他怂的很,暗恋了两年,到最后都没混个脸熟。”

说着,茵茵偷偷看了一下沈易的脸色,握住了江若的手,继续说道,“结果那天也巧,我和我哥差点被撞,开车的人就是嫂子,当时,我一看我哥那脸红的跟猴屁股似的,我就知道指望他是没戏了,就假装肚子疼,赖进了嫂子家里~”

茵茵得意洋洋地说完,还噘着嘴瞥了沈易一眼。

江若却再次震惊了。

她真的对沈易毫无印象,在她记忆中,两人就是她接到小三电话的那天开始的。

而且,沈易可从来没说过,他从之前就暗恋她了。

江若震惊地转头去看沈易,却见那个刚刚还笑吟吟地给她惊喜的男人,此刻却转头故意看着别处,耳根处有着一抹可疑的红晕。

江若戳了戳他手臂,“你和我出来一下。”

沈易还没等说话,徐总马上开了口,“对了,这个酒店的老板还让我过去找她聊会天,你们先聊,茵茵陪我过去。”

说着,徐总把茵茵拽了出去。

偌大的包房内,只剩下了沈易和江若两个人。




江若清了清嗓子,正准备问他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面前却忽然一暗。

是沈易挡在了她面前。

江若抬头看他,疑问的话还没来得及问出口,沈易的吻便落了下来。

江若被他吻的几近窒息,软着身子窝在了沈易怀里,沈易这才直起身来,低着头看她。

“别问了,问就是当初一见钟情,暗恋了你两年。”

江若眨了眨眼睛,震惊的无以复加。

两年……

这家伙暗恋了她两年,硬是都没能混个眼熟,这可真是够暗恋的了。

见他不太想说那些细节,江若就也没有打破砂锅问到底,心里也是美滋滋地。

但凡是沈易出现的早一点,她当初又何必和徐清行那个渣男浪费时间呢。

沈易又低头在她唇上亲了一下,语气很轻,“姐姐,还好,我最后还是娶到你了。”

江若: ???

娶什么?他都没有求婚,她可还没答应嫁给他呢!

江若撇撇嘴,故意说道,“你都还没求婚,我可没答应嫁给你。”

沈易神色瞬间委屈了几分,小狗般地眼神湿漉漉地凝在她身上,“姐姐真的不嫁么?”

江若喜欢看他这幅表情,故意逗他,“不嫁!除非……”

“除非什么?”

江若随手指着桌上的一块蛋糕,“除非你把蛋糕里变出一枚戒指,不然,姐姐我可不嫁。”

沈易怔了一下,随后笑道,“是不是只要我从里面拿出戒指了,你就嫁?”

江若点点头。




沈易走上前,拿起小蛋糕,用叉子挖了一下,居然真的有亮光一闪!

江若愣了一下,眼睁睁地看着沈易从里面掏出一只戒指来,然后握着戒指单膝跪在了江若面前。

沈易轻笑,“那,姐姐现在可以嫁了么?”

江若才反应过来,沈易这是早就准备好了。

故意指了指桌上另一个小蛋糕,江若挑眉道,“要是那个蛋糕里也有戒指,我就嫁。”

沈易道了句好,起身又拿起江若指的那个小蛋糕挖开,里面居然还有一枚钻戒!

不止如此,桌上一共四个小蛋糕,沈易将其余两个也挖开,居然每个蛋糕里都有一枚戒指!

江若彻底惊住。

沈易走上前来,把四个款式不同的戒指都握在手里,单膝跪地,“姐姐,其实这个求婚我计划了很久,也做了很多准备,就是想要保证,一定要万无一失的把你娶到手。”

“所以,姐姐愿意嫁给我吗?”

这一刻,看着面前单膝跪地的沈易,看着他带着温和笑意的脸,江若心中忽然感慨万千。

有感动,也有激动,更多的是一种安定感。

这种感觉就好像,你漂泊半生,一直伪装,始终逞强,可是有一天,有人忽然闯入你的世界,看穿你的伪装,卸掉你的防备,让你知道——

这万家灯火,总有一盏为你而亮。
这世间漂泊,总有一处让你栖息。

归属感,大概便足以形容她现在的心情吧。

江若眼眶通红,缓缓伸出手,“那就嫁了吧。”





一年后。

江若真的嫁给了沈易,这对相差三岁的姐弟恋终于修成正果。

新婚当日,沈易带着酒气回了房间,抱住了坐在床上数钱的江若。

“姐姐”

他从背后抱着她,在她耳边轻轻吹了一口气。

“嗯?”

“我们去洗澡吧。”

江若愣了一下,“我们?”,出于喜好问题,家里装了一个浴缸,可是是按照江若喜欢的尺寸来安装的,只够躺一个人。

两个人一起洗?

江若想想都觉着挤的慌。

然而,不等她拒绝,沈易却忽然将她打横抱起,低头在她耳垂上轻轻咬了一下,呼吸时带了几分酒气。

江若身子颤了一下,双手轻轻箍着他脖颈,“你喝了酒,早点睡觉吧。”

“不要”,沈易皱了皱眉,孩子般地拒绝道。

江若无奈,“那,一定要两个人一起洗吗?”

“嗯”

沈易抱着江若进了浴室,门关的那一刻,他的声音低低传来——

“鸳鸯浴。”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