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故事:我是耿直,因为我不装。
故事 短篇故事

短篇故事:我是耿直,因为我不装。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江沅
2020-12-28 06:00

“我是耿直,因为我不装。”

“我就是大大咧咧的性格。”


和许佳大学室友两年,我听到许佳说过最多的就是这些话。

她每次说这句话,语气中似乎都沾染着些洋洋得意,似乎很为自己是这样性格的人骄傲。

从字面意思来看,或者她是一个真性情的女孩子。

但每当她在公共场合大声嚷嚷着别人的隐私或八卦时,或者在宿舍和室友吵架,别人为了防止事态严重沉默,她还在不依不饶跳着脚大喊大叫时,我的脑子就突突的疼。

她是一个看起来有点糙的女生,皮肤黄黄的,梳着九十年代周星驰似的短发造型,戴着框架眼镜。不讲究穿着打扮,也从不化妆。

许佳大二之前从来不梳头发,每天用手沾水捋顺翘起的发丝,必须抹的一丝不苟,才满意地放下镜子。

大二偶然原因她住了一次酒店,从酒店拿回来许多一次性洗漱用品,这才开始用梳子。

在我们化妆打扮时,许佳经常不屑地撇撇嘴。

“化妆又好麻烦又累,你们这着急着去见谁啊,一天到晚涂涂抹抹个不停。”

“我就从来不用,这才是本来的我。”

每当这时,宿舍除了她,所有人都集体陷入了沉默。

不是不反驳,是不想理会。

有一次期末,室友都早早买好票收拾行李回家了,我和许佳因为抢不到票在宿舍多留了一晚。

晚上十点,许佳回到宿舍,哼着歌抖着腿躺在床上看综艺,笑得东倒西歪。

一个小时后,我忍无可忍地拿下耳塞,对许佳说:“能不能戴上耳机或者把声音调小点,十一点了,我在睡觉,明天还要赶车。”

许佳一脸无辜大着嗓子回我:“我忘了,我性格就是这样,大大咧咧你又不是不知道。”

对,你大大咧咧到几乎每天都要有人提醒你休息时间不要外放。

我蒙上被子,翻了个身。难得清净正打算赶紧睡觉,许佳又来了精神。

她关掉综艺,左一只右一只甩开拖鞋,呲溜窜上了我的床。然后晃晃我,让我起来。

我拥着被子坐起来,面色很不好地看着她。

许佳自动忽略我的神情,开始滔滔不绝地讲哪个同学又和谁分手了,谁的异地男友出轨了...时而幸灾乐祸时而头头是道地点评。

我又困又累,也不想听这些,打断她:“好了,背地里讲别人不好,和我们也没什么关系。”

哪知道许佳上下打量了一眼我,语气挖苦又讽刺:“装什么装啊,装得好像就我一个人八卦别人。也就我大大咧咧,比较耿直,不像你们都会装样子。”

俨然一副受害者的模样。

我沉默不语,不去管她,面朝着墙重新躺下。

过了一会,她下去了,嘴里还念念叨叨。

自那以后,我对许佳本来不多的好感也所剩无几。

其他室友也因为各种原因和她不再过多交流。

毕业后,天各一方。

也曾在朋友口中得知她的一些生活碎片:

对组长不满,跑去找经理大吐苦水;网上聊到了一个男朋友,见面第一句话就是“我们家这边彩礼至少要二十万,一分不能少。”

......

无一例外,发生的所有事情最终讨不到好的还是她自己。

或许直到现在,她还没有明白她自诩的耿直其实是情商低。

曾看到一个网友说过这样一句话:

“耿直就是有一说一,不虚伪不夸张。情商低就是自以为是,东拉西扯一大堆只顾自己过瘾,完全不在乎别人的感受。”

为了更好的生存,在当下时代中,可能不允许我们直言不讳地去表达自己的感受。

但我们要分清耿直和情商低的区别。

耿直,是为人直爽,并不是肆意评价揣测的挡箭牌。

许佳所谓的“装”并不等于虚伪。

有些人喜欢把情商高当做虚伪,并对此不屑一顾。却把自己的无知和没教养讲成了耿直。

“成年人就该遵循世界的规则和秩序,以尊重和善意为前提,才有资格谈耿直和率性。”

对朋友有温度,对是非有尺度,人生才不会辜负你。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