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连载:囚爱
囚爱 小说连载 故事

小说:囚爱(1)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若妤灬
2020-12-29 12:59

我今年23岁,爱上了那个囚禁我的男人

你听说过这样一种病吗?
斯德哥尔摩综合征。
是指,人会爱上囚禁她的人,又称人质情节。
在遇见向一之前,我从未想过,我会患上这种病。

向一就是那个绑架我的人。




在我23岁这年,报名了一个特价旅游团。
旅游目的地是国家南部的一个僻静小山村,听说那边风景很好,山清水秀,人杰地灵。
而我刚巧失恋,想要去散散心。


其实也算不上失恋。
我暗恋了一年多的学长恋爱了,女朋友不是我。
我这段埋在心里的暗恋,无疾而终。



报名旅游团后,我和一群大爷大妈们上了大巴车。
路途有点远,十几个小时的车程。
一路上,我总是在发呆,看着窗外不断掠过的景色出神。
坐在我身旁的,是一个男人。
看起来约摸三十岁左右,有点帅,很冷,看起来有点可怕。
这是我对他全部的印象。
路途近半,我们之间却没有说过一句话,唯一的交集就是我在中途休息站下车上厕所时,轻轻碰了一下他的手臂。
他抬头看我一眼,腿却挪也不挪半分,可我一个字也不敢说。
因为……
这个人的眼神实在是太过恐怖。
该怎么去形容呢?
阴冷,狠戾。
莫名地,让我感觉面前这人就是蛰伏在暗处的一条毒蛇,随时会跳起来狠狠咬我一口。


我打了个冷颤,连忙收回目光,小心翼翼地从他膝盖与前座靠背的缝隙里挤了出去。
走到车门口时,我忍不住又回头看了他一眼——
却刚好对上了他的目光!
仍旧是那副阴冷的眼神,看的我一阵胆寒,连忙跑下了车。



车外,一阵冷风吹过,我打了个哆嗦,连忙裹紧了外套。
却也悄悄地松了一口气。
坐了一路了,现在才发现我旁边这个人居然这么可怕。
我没敢再回头看向车里,可是,却好像能感受到背后有一道阴冷地目光一直盯着我。
那种感觉,真是如芒在背。
我赶紧跑进了服务区的厕所。
从厕所出来,我又拐去一旁买了些零食,旁边坐了一个不说话又眼神可怕的男人,接下来的路上总要吃点零食缓解一下心理压力吧。
而且,我确实是饿了。
这旅游团便宜归便宜,待遇也是不怎么地,这十几个小时的路程也不包餐食,只能自己在服务区买。




买好东西上车,远远地看见那个男人的一瞬间,我心底一沉,忽然改了主意。
我四处看了看,最后一排还有一个空位,安全起见,我还是坐去那里吧。
深吸一口气,我向着最后一排快步走去。
然而——
刚刚走到那个男人面前,他便倏地站了起来,伸手将我拦下。
我吓了一跳,险些叫出声来,仰着头看他,心脏跳个不停。
男人不知什么时候戴了鸭舌帽,遮住了半张脸,此刻,他低着头看我,第一次开了口。
语气和他的眼神一样,阴冷又低沉,听的我心里直发毛。
“进去。”
说完,他站在了过道上,挡住了我去后排座位的路。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的目光压迫性太强,还是我性子本就软弱,被他这么一吓,我腿都有些发软,最后真的乖乖地坐了回去。
男人看我一眼,也坐在了在身旁。
不知是不是错觉,男人坐下来的那一刻,空气都瞬间凝固了几分。
我们都坐下后,他又一言不发地低头看着地面,双手环在胸口。
气氛紧张。
我舔了舔嘴唇,犹豫了很久,还是打开一袋棉花糖递给了他,“你……要不要吃点糖?”



棉花糖当然不是在服务区买的,是我背包里带的。
这是我的习惯,心情不好,或者赶到紧张时,吃些甜食能够很快的放松下来。
男人一怔,转过头来看我。
可惜,那双眼睛仍旧显得冷漠又狠戾,看的我握着棉花糖袋子的手指佛系僵硬了几分。
正当我准备收回手时,他忽然动了动,伸手从袋子里拿起一块棉花糖塞进了嘴里。
却一句道谢的话都没说,又低头看向了地面。



车子再次启动。
我小心翼翼地用余光打量他。
这人穿了一身黑色衣裤,衣服款式简洁,没有什么多余的修饰品,戴着鸭舌帽,低着头,半张脸隐匿在帽檐下。
唯一能够看清的,是他弧度清冷的下颌,以及高挺的鼻梁。
我收回目光,不由得在心里摇摇头,明明也是个长相不错的男人,怎么非要冷着一张脸,弄的这么吓人?



接下来的路上,他又是一句话不说,而且奇怪的是,在这个人人手机不离手的时代,他这一路上从来没有看过一眼手机。
也没有去过厕所,更是连水都没喝过一口。
我暗暗注意着这些,又觉着这人有点可怜了,会不会是太穷了,连口饭都舍不得买?
按理说,也不应该啊。
如果真的穷到了那个份上,还出来旅什么游啊?
我心里疑惑,却也不敢多问,只能憋在心里。
只不过,我吃零食的时候,犹豫再三,还是分给了他一部分。



让我惊讶的是,他全都接受了。
而且,自始至终还是没有说过一句谢。
他吃东西很快,无论是什么都直接塞进嘴里,三两口嚼完咽下。
吃了我的零食,这人仍旧冷着一张脸,戴着鸭舌帽,低头保持着低气压。
后来,冷着冷着我也就习惯了些,索性靠在窗户上睡了起来。
再醒来,已经到地方了。



果然是一个鸟不拉屎的小山沟。
一眼望去,周围全是山,层峦叠嶂,一不小心就能走到悬崖边。
面前虽说是个小村庄,可家家户户间隔极大,恐怕要扯着嗓子喊,才能和邻居家说上话。
大家纷纷抱怨了起来,说好的山清水秀,鸟语花香呢?
这鸟不拉屎的小村庄,有什么可待的?
那群大爷大妈们闹作一团,吵着闹着让旅行社给出个说法——
要么换地方,要么退钱。
然而,原本还态度和善的导游瞬间变了脸,扔下一句“爱住就住,不住滚蛋”,就去分配住宿问题了。



我最害怕的问题来了。
由于那群大爷大妈都是提前订好的,最后,只剩下了一间房子,两个人。
我,和那个带着鸭舌帽,目光犹如毒蛇一般的奇怪男人。
虽说一间房子有两个房间,可是,和这样的男人住在同一屋檐下,我一想就觉着后背发凉。
住还是不住?
看了看周围这荒郊野岭的,想象了一下可能出没的蛇啊,狼啊……
我还是没出息的选择了住。



就这样,我和那个男人住在了同一间房子。
这栋房子没有主人,是小村庄最角落里,靠近大山的一栋房子。
听导游点名时,我知道了他的名字——向一。
好特殊的名字。



入住,第一晚。
由于担心,我把门反锁了,还用桌子把门抵住,这才钻进了被窝。
这里落后的程度让我难以想象,房间里甚至连灯都没有,只有一盏煤油灯闪烁着微弱的光芒。
幸好,还能手机充电。
我缩在被子里,玩着手机刷视频,没多久便睡着了。



后来,我是被冰醒的。
睡梦中,似乎有一个冰冷的物体从我衣领里探入,冰的我打了个冷颤,倏地睁开眼。
面前有一道阴影。
我被吓了一跳,惊喊一声,下意识地想要爬起身来,头顶却传来一道声音:
“不想马上死的话,就别动。”
而这时,我也终于明白了那个冰凉的物体是什么了。
是一把匕首。
我颤抖着抬起头来,那人摘掉了鸭舌帽,露出一张尚算帅气的脸,只是,那目光实在是冷的可怕。
他低头看我,昏暗灯光下,我竟真的从他眼底隐隐看到了几分杀意。
最让我惊恐的是——
我忽然发现……他身上竟满是鲜血,而被他握在手里的匕首上也有血顺着匕首的把柄往下滴。
一滴,两滴……
血腥味瞬间弥漫在鼻腔里,阴森又恐怖。
生平第一次,我感受到了死亡的恐惧,那种压迫感让我颤抖不已,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男人低着头看我,匕首移开了几分。
声音阴冷,“脱衣服。”
我愣了一下,身子颤抖着没有动。
然而下一秒,那只滴着鲜血的匕首瞬间抵在了我脖颈上,“脱!”


待续未完

阅读其它篇章:囚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