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连载:囚爱
囚爱 小说连载 故事

小说:囚爱(2)

作者:若妤灬
2020-12-29 13:00

如果你被绑架,只有陪杀人狂魔睡一觉才能活命……


冰冷的匕首贴在我脖颈上,凉意丝丝入扣。
我打了个哆嗦,不敢抬头看他,颤抖着问道,“能……能不能不脱……”
我还没正儿八经地谈过恋爱,忽然让我在一个陌生男人面前脱衣服,我怎么做的到……


没有片刻犹豫,头顶传来男人低冷的嗓音,带着几分不耐与命令:
“脱!”
说话间,那柄匕首也再次向前推进了几分。
我甚至能够感受到,锋利的刀尖顶在我肌肤上,微微的疼。
我打了个冷颤,瞬间带了哭腔,“我脱,我脱!你别杀我……”
过去,看电视时我总会笑话那些一被人拿刀拿枪顶着就认怂的人,可是真的身临其境,我才发现,我比任何人都害怕。
贪生怕死,人的本性。
有时候作为旁观者个个深明大义,认为自己即便被枪顶着脑袋也能慷慨就义。
可是,真的事到临头,那种真真切切的压迫感,与死亡的威胁,真不是一般人能够顶的住的。



在这个陌生又可怕的男人威胁下,我颤抖着脱去了身上的衣服。
屋子里很冷,我一边脱,一边打着颤。
脑中忍不住胡思乱想着。
他为什么要让我脱衣服?接下来,他会不会……强.奸我?
然而,黑暗的环境,冰冷的匕首,以及鼻间充斥着的血腥味无一不在刺激着我的神经。
那一刻,我认命般地在心里想着,就随他去吧。
我是个庸俗的人,在这个生死攸关的时候,我还是觉着活着最重要。
再怎么,总比死了强。



就当我狠下心等着他下一动作时,他忽然开口,“行了。”
我愣住。
行了?
我身上衣服还没全脱光,只剩下了一套内衣裤。
我又冷又害羞,双手轻轻挡在身前,低着头,屏住呼吸等着他的下文。
他……不是想要强.奸我吗?
好像真的不是。
他只是拿走了我的衣裤,冷冷地瞥了我一眼,声音阴沉:
“老实的待在这里,不准出去一步。”



我抬头,尽管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在触及到他阴冷的目光时,还是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那一刻,我甚至害怕到忘记了颤抖,心里只有一句话在反复回荡——
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可怕的人?单单一个眼神,便让人犹如见了魔鬼一般。
他究竟经历了些什么……



我愣怔着点头,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让我惊讶的是,他却直接拿着我的衣服关门走了。
门外响起一道上锁的声音。
我这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他只是怕我逃走,拿走我的衣服而已。
就算我能弄破锁头逃出去,也不能光着身子跑上街吧?
一时间,我不知道该松一口气,还是该继续紧张。
看样子,也许……我暂时是安全的?
不然的话,他刚刚明明可以一刀把我杀了的。



屋子里潮湿阴冷,我被冻的不行,跑去床上用被子把自己裹了起来。
正当我锁在床脚哆嗦时,门外,一道惨叫声忽然响起!
“啊——”
那声音叫的凄惨无比,听声音,应该是一名老太太!
我心头一紧,似乎有一双无形的大掌把我的心脏紧紧攥住,呼吸不上来。
我瑟瑟发抖的抱着被子,脑补出了无数的画面,他究竟在做什么?
他究竟要做什么!
他……不会要在这个偏僻的小村庄里杀人吧?!



昨天晚上听导游提起过,这个小村庄实在是太过贫困与落后,深处大山之中,村子里已经没有多少人了。
能搬走的村民都搬走了,实在没走的,也大多是些留守的老幼妇孺,整个小村子里都挑不出一名正值壮年的男人。
平日里就靠旅游团往这里拉一些好骗的小姑娘或者大爷大妈们,不然,谁没事会往这个穷山沟沟里跑?



屋外,惨叫声仍旧在继续,只不过声音小了许多。
在这昏暗的环境中,那声音实在显得有些可怖。
这时候,我终于想起了手机,然而,当我颤抖着在屋里翻了一遍后,才发现手机不见了。
毫无疑问,一定是被那个男人拿走了。



门外,那道惨叫声已经很微弱了。
我裹着被子,颤抖着走到了门口,悄悄趴在门缝里看去——
门外的小走廊里,男人不知从哪弄来了一把菜刀,他穿一身黑色衣裤,身上一大片被血晕湿的暗迹。
而在他脚下……
躺着一具血肉模糊的人。
隐约能看见是名老太太,正躺在地上微微抽搐着,眼看着就只剩出气不见进气了。
“啊!!”
我再忍不住,惊叫声脱口而出。
然而,我还没来得及逃回床上,便在门缝里对上了一双眼睛。
男人手持菜刀,缓缓抬起头来看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那双眸子也像染了血一般,通红通红。
他静静地看着我,一个字都没说,那阴冷的目光就已经把我吓的魂不附体了。
我险些被他吓破胆,扔了被子,连滚带爬地回到了床上,缩在角落里发抖。



怎么办?
我看见他杀人了,他会不会……杀人灭口?
我紧张的要死,生怕他下一刻开门进来,可是,门外寂静无比,听不见半点声音。
我心里反而又没有底了。
就在我瑟瑟发抖的等待时,门外忽然响起了一阵脚步声。
脚步声很沉,一下一下,似乎踏在了我心头。
我的心狂跳不止。
他……他来了?



脚步声停在了门外,紧接着,是开锁的声音。
我缩在角落,后背紧紧抵在墙角。
下一刻,门开了。
男人缓步走了进来,手里拎着那把滴着血的菜刀,脸上干干净净,双手却染满了血迹。
那双阴冷的眸子落在我身上,看的人不寒而栗。
这一刻,巨大的恐惧将我笼罩,我的理智防线彻底轰塌。
我紧紧抱着手臂,疯了般吼道,“你……你杀人了!!你别过来!”



可是没有用,他还是一步步逼近,最后停在了床边。
昏暗灯光下,他歪着头看我。
“你都看见了?”
我心头一紧,慢慢冷静了下来。
我连忙摇头,“我……我没看见,如果以后有人问起来,我就说我什么都没看见!!”
我急切地说着,尽量让自己显得真诚,急迫地想要证明自己。
可是,似乎没有用。
他攥紧了手里的菜刀,眼底没有什么情绪波动,“没有以后了。”
说完这几个字,他猛地冲着我扬起了刀!



“不要!!”
我紧紧闭着眼,惊呼道,“别……别杀我,我可以给你好处,什么都可以!”
这一刻,我什么都没想。
我只想活命。
想象中的剧痛并没有传来,我缓缓睁开眼,看见他收了刀,站在床边居高临下地看着我。
“什么好处。”
他开口,声音又低又冷,语气淡淡地。
我打了个哆嗦,试探性地问道,“钱……我银行卡里存了3万块钱,都给你行吗……”
男人仍旧是那副阴沉的面色,没有说话。
我心里一紧,连忙继续说道,“不够我还可以借!只要你别杀我,多少钱都行!”



他终于开口,“我就没想着回头,更没想着活下去,钱对我,没用。”
完了。
我心里一紧。
他杀了人,而且自己都没想着活下去,还会在意多杀一个我么?
可是怕死的心理还是逼着我又提了条件,“那……”
我脸色有些发烫,然而,为了活命,还是艰难地开了口,“那……那你别杀我,我……把我怎么样都行。”
那些话我说不出口,这样表达的意思应该很明显了。
可他还是皱着眉道,“直白点。”
我心一横,都死到临头了,还有什么害羞不害羞的!
是以,我深吸一口气,抬头看他,壮着胆子说道,“我……我可以陪你睡觉,我还是处.女,只要你别杀我,行吗?”



他没有说话。
那双阴冷的眸子在我身上来回打量。
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我只能继续劝说,“咱们也没有什么仇,我在车上还给你吃过零食,我保证这些事绝对不对人说起半个字,我还可以陪你,求求你别杀我了……”
半晌。
他开口,“可以。”
说着,他把菜刀放在了床边,翻身上床。
这人仍旧冷沉着一张脸,上床就开始脱衣裤。
尽管这个要求是我提的,可是这一刻,对未知的恐惧与抗拒席卷了我的内心。
我身上只穿了内衣裤,缩在床脚不知所措。
这一刻,一个问题忽然浮现在我脑海中——
我之前在网上看见有些帖子说,女生第一次有可能不流血的。
那……
如果一会我没有流血,他会不会以为我骗了他,然后一刀杀了我?!


待续未完

阅读其它篇章:囚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