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连载:囚爱
囚爱 小说连载 故事

小说:囚爱(3)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若妤灬
2020-12-29 13:01

我居然会对一个强迫我的陌生男人动情



我还没来得及思考这个问题,这人便已经逼近。
我回过神来,低头看了他一眼,脸瞬间变的通红无比。
这人已经脱光了上衣,露出了精壮的身子,好在他还没脱裤子,不然我真的会羞到找个地缝钻进去。
他半跪在我面前,目光阴冷,声音淡漠,“脱。”
我欲哭无泪。
我身上就剩这么一套内衣裤了,还有什么可脱的?
可是,被那毒蛇般的眸子盯着,我根本不敢反抗。
我暗暗做了个深呼吸,慢吞吞地脱着内衣,同时,余光飞快地扫了一眼,刀被他放在了床边,离我很远,而他只需要一伸手就能碰到。



我的慢动作似乎引来了他的不满,他皱皱眉,低声呵斥,“快点!”
他猛地一喝,我被吓的一哆嗦,手上速度也加快了些。
内衣被脱下。
胸前的肌肤触及到空气,带来几分渗渗地凉意。
他双手环胸,居高临下地看着我:
“继续。”
我咽了咽口水,却根本不敢违逆他的话,生怕这人一个不顺心就把我也一起杀了。



我深吸一口气,脱下了仅剩的内.裤。
此刻,我浑身赤裸地坐在墙角,又冷又怕,还有些害羞,只能双手抱臂,缩成一团。
我不敢抬头看他,却仍旧能够感受到一道目光落在我身上,看的我格外地不自在。
那目光有如实质一般,在我身上来回游走。
有那么一瞬间,我甚至以为我身上爬了一条冰冷又阴森的毒蛇。
我禁不住颤抖。



房间里一片静谧。
我不敢抬头看他,他也不说话。
不知过了多久,他忽然有了动作——
男人站起身,三两下地脱下了裤子,我的心瞬间揪成一团,身子止不住地颤抖着。
我知道即将要发生什么,可我无法想象,那种对未知的惊恐以及对死亡的恐惧深深地笼罩着我。
让我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门外,那个老奶奶的声音早已越来越低,现在更是半点声音都没有了。
不用想,多半是已经去世了。
一想到此刻门外的地板上就躺着一个死人,我就更害怕了,更是再生不起半点反抗的心思。
我满脑子都回荡着一句话——我不想死。



忽然。
男人一把拽过我的手,动作粗鲁地将我拽到他身下,按在了硬邦邦地床板上。
借着昏暗的煤油灯,我看着他的脸。
深邃的眼睛,英挺的鼻梁,五官立体又精致,如果他不是一个变态杀人狂的话,应该会是很多女孩子喜欢的那种类型。
回过神,我恨不得抽自己两巴掌,都什么时候了,我在分心想什么呢!
就算是帅成了吴彦祖,也掩盖不了他是个变态杀人狂的事实啊!
我甚至能够感受到,下面有硬物顶着我,这让我更加恐惧了起来。
男人单手攥着我的手腕,力道很大,我只感觉骨头都快被他捏碎了。
他冷冷盯着我,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似乎……他的目光没有之前那么阴冷可怕了。



下一刻,他忽然出声——
“闭上眼睛。”
虽然心里害怕的要死,我还是听话地乖乖闭上了眼。
一片漆黑。
他松开了攥着我手腕的手,双手似乎撑在了我脑袋两侧。
那双大掌先是落在了我腰上,然后开始摩挲了起来。
又痒又热。
我下意识地想要去推开他的手,手抬到一半又忽然顿住,只能把手抵在他胸口,用着几乎祈求的语气轻声说道:
“你轻一点……行吗?”
他没说话,掌心却缓缓向下——
我身子一颤,抵在他胸口的手忍不住攥成拳。
然而,下一刻,唇上忽然传来一阵柔软。
我愣了半晌,才反应过来,他在亲我!



忽然,脸颊一痛。
他伸手捏着我的脸,我吃痛出声,那人却趁虚而入。
他的吻带了几分淡淡的烟草味。
真是见鬼了。
我明明是被强迫的,可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竟忘记了反抗,甚至生不起半点反抗的心思。
抵在他胸口的手,也渐渐转为了搂着他脖颈……



一切宛如梦境。
等我清醒过来,一切已经结束了。
床上一片狼藉。
他正背对我坐着抽烟,淡淡烟雾弥漫在空气中,提醒着我刚刚都经历了些什么。
目光落在他后背上,我忽然鼻子一酸,眼眶瞬间红了。
我的第一次,没了,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偏僻小山村,和面前这个陌生的男人。
最关键的是,他还是个变态杀人狂。
我目睹了他杀人的过程,尽管已经献出了身体,可是最后能不能够活着走出去都还是个未知。



眼泪落下的那一瞬间,男人忽然回身看了过来。
我吓了一跳,连忙抹了抹脸上的眼泪,低声道,“我……我没哭,就是……”
男人抬手,又吸了一口烟。
夹着烟的修长指尖在这昏暗房间内,竟还有种别样的美感。
“就是什么?”
他低着嗓音开口。
我吸了吸鼻子,低头看了一眼身上,到处都是刚刚欢愉时他留下的吻痕,以及多处青紫。
我指了指手臂上一块淤青,把它当作借口,弱弱地道,“就……就是有点疼而已……”



我不知道这个理由会不会激怒他,我甚至不知道他会不会忽然反悔,现在当场杀了我。
毕竟,那些变态杀人狂的想法都不能按照正常人去猜测。
然而,让我惊讶的是——
他没有生气,也没有要杀我的意思,只是站起身,淡淡看了我一眼,“我下次轻点。”
说完这句话,他飞快地穿上衣服,起身离开。
很快,门外又传来一道清脆的上锁声。
我松了一口气,缓缓躺在了床上,拽过被子把脑袋蒙住。
这是逃过了一劫么?
我不由得在脑中回想他刚刚说的那句话,我下次轻点。
说不出心里究竟是种什么感觉,又庆幸,又恐惧,最让我自己惊讶的是——
我心里,竟还隐隐有那么几分……期待。
是的,期待。
我想我一定是疯了。
我居然会对这个变态的下一次“宠幸”感到一丝期待?



不过,说句实话。
刚刚……他比我想象中要温柔太多。
没有想象中的变态花样,也没有想象中那些侮辱的词汇,甚至,就连我喊疼时,他都会停下来,等我适应后再继续。
最初我疼的厉害,他便低头轻轻地吻我,任我用指甲在他后背上狠狠抓着,一点一点地把我带入了状态。
后来……
我渐渐感觉不到疼痛了,初尝情事,我竟格外地主动。



我回过神,脸色已然通红。
我伸手捂着脸,在心里骂自己,我恐怕也是个变态!
居然会对一个陌生的强迫我的男人动情……
然而,正当这时,我忽然听见门外传来了一阵呜咽声!
这声音……像极了电视剧里人被绑起来塞住嘴巴后挣扎时的呜咽声。
我心头一凛,这人……不会又要杀人吧?
犹豫再三,我还是穿上内衣裤,下床后悄悄走到了门口。
顺着房门的缝隙看去——
我看见小走廊里,那个已经死了的老太太身边,坐了一个被五花大绑的老头!
老头被结结实实地绑住了手脚,嘴巴也被布团塞住,正满脸惊恐地看着地上那个已经没了气息的老太太,嘴里低低地呜咽着……



待续未完

阅读其它篇章:囚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