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连载:囚爱
囚爱 小说连载 故事

小说:囚爱(5)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若妤灬
2020-12-29 13:03

我和那个绑架我的男人,分吃一个馒头



我怔住,在心里反复咀嚼着他这句话。
杀过人的人,死后会下地狱么?
按理说,应该会的吧。
可是,我又莫名地想起了他刚刚在走廊低声说的那两句话。
如果,这其中有什么我不知道的隐情呢?
我被他抱在怀里,感受着他温热的体温,忽然感觉,这个人似乎也没有我想象中那么变态。
不然,我恐怕早已变成一具尸体了。


思索了很久,我试探性地缓缓抱住他,然而,指尖还是忍不住地颤抖着。
我压低了声音说道,“那要看杀的是什么人了。”
他怔住,身子似乎也有着片刻的僵硬。
良久,他开口,声音竟带了几分颤抖,“如果——杀的是该杀之人呢?”
我摇摇头,壮着胆子说道,“我不知道,但是,如果我是阎王的话,我不会让他下地狱。”
我这话也并不全是为了哄他,也是认真的。
那一瞬间,我脑中一闪而过很多猜测,难道……这群老人当年是个贩卖孩子的团伙?
我好奇,却不敢多问一个字。


他抱了我很久。
久到,我双腿甚至已经发麻,无法动弹。
他忽然有了动作,将脸埋在我脖颈深深吸了一口气,他低声说了一句话,我没听清,下意识问他,“什么?”
他抬起头,“没事。”


不知道为什么,在他抬起头的那一瞬间,冷意渐渐弥漫在他眼底。
仿佛刚刚那个抱着我,有些脆弱的男人,不是他一般。
他松开手,后退一步,甚至一句话都没和我说,转身便欲离开。
我错愕不已,忍不住问他,“你……你要去哪?”
他身子微微停顿了一下,脚步却不停,“杀人。”
那声音冷的似淬了冰,听的人直打冷颤。
那一瞬间,我险些哭出来,门开着,走廊里那两具尸体映入我视线之中,满地鲜血触目惊心。
我带着哭腔,声音颤抖的厉害,“能不能……不杀人了?我求求你了,再继续下去……就真的回不了头了。”



奇怪吗?
在他准备提刀去杀人的这一刻,我心里最担心的,居然是他以后的路。
他已经杀了两个人了,就算他杀的都是十恶不赦的坏蛋,再继续下去,等待他的也只能是死刑。
对于法律而言,杀人就是死罪,无论你杀的人是好是坏。
可是,我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我不想他死。



他脚步终于停了下来。
回身,他站在门口,逆着光,我看不清他的神色表情。
“丫头,我早就回不了头了。”
话落,他没再犹豫,转身离开。
房门重重关上,他再一次把房门上了锁。
我怔怔地看着门口的方向,这才发现,地上那柄斧头,不知何时已经被他拿走了。
我缓缓走到床边坐下,神色恍惚。
说实话,我满脑子都是他刚刚那句“丫头”。
他甚至连我的名字都不知道,可是,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在他叫我“丫头”的那一刻,他眼底的寒意,似乎渐渐散了。
那一刻,那双纯黑色的眸底,似乎有光在闪烁。
我不敢想,一想,心脏便砰砰地乱跳。



他不知去了哪里。
我坐在床上等啊等,度日如年。
房间外,走廊里躺着两具尸体,血腥味隐隐弥漫在空气中,令人作呕。
房间内,空空荡荡,除了我,就只有一盏昏暗的煤油灯,没有人,没有手机,什么都没有。
我用被子蒙住脑袋,逼着自己睡觉,却怎么也没有困意。
脑中那根弦紧紧绷着,怎么也无法松懈下来。
莫名地,我的思绪开始往走廊里那两具尸体上面飘,各种从前看过的鬼片不由自主地在脑海中浮现。
我害怕的瑟瑟发抖。
裹紧被子,我不停地告诉自己,别再胡思乱想了,想一些开心的事,比如,想想自己喜欢的人。
可是,奇怪的是——
我竟有些想不起学长的脸了。
那明明是我暗恋了整一年的男生啊,可是,此刻再回想,浮现在我脑中的那张脸,居然是另一个人。
是那个夺走了我的第一次,刚刚还在这个弥漫着淡淡血腥味的房间里抱着我问他会不会下地狱的男人。
这一刻,我第一次审视自己,我……会不会真的对他动了心?



小房间里没有窗户,也没有钟表。
我甚至都不知道此刻是几点几分,外面天色是明是暗。
似乎过了很久很久,久到我躺在床上迷糊着快睡着时,门口忽然传来了开锁的声音。
我瞬间清醒,裹着被子坐起身来,仰着头看向门口——
门开,他缓步走了进来。
随着他一同而入的,还有外面的寒风与凉意。
他关上房门,走到床边,再一次从怀里掏出一个馒头。
“吃。”
简单的没有什么温度的一个字,可是,我竟莫名地觉着有些暖意。
我听话地接过了馒头。
虽然一天没有离开过这个小屋子,但是可能因为精神始终高度集中的原因,我肚子早就叫起来了。



我接过馒头,低着头,小口咬着。
他就这么静静地站在床边,低着头看我,一言不发。
房间内很安静,安静到,只能听见我的咀嚼声。
忽然——
一道很轻的咕噜声响起在房间内,我怔了怔,抬头看他。
刚刚……好像是他的肚子响。
视线相对,他有些不太自然地移开目光,眉头轻轻蹙着,“快吃,吃完还有事。”
我愣了一下,“什么事?”
他转过头来,唇角似乎微微提了一下,“生理问题。”
我愣了两秒,瞬间反应过来,脸刷地一下红了起来。



原本静谧的气氛,因为他这句话而忽然变的旖旎。
我红着脸,却听见他肚子又响了一声。
直到这一刻,我才忽然反应过来,他应该还什么都没吃。
不知道现在村子里是什么情况,失踪了两个人,难道导游都没有察觉么?还是说……难道大家都被他绑了起来?
我疑惑,却知趣的不去多问,只是默默地把馒头掰成两半,把其中略大的一块递给了他。



他低头扫了一眼,皱眉,“我吃过了。”
我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近乎强势地把馒头塞到了他手里,扬声道,“女孩子饭量小,我吃不完,麻烦你帮我吃点。”
他将信将疑地看了我一眼,没说话,却也没再推脱。
我再度低下头,小口小口的咬着馒头。
其实,我这个女孩子平时饭量大的惊人,之所以分给他,只不过不忍心看他挨饿而已。



一个馒头两人分,我们很快吃完了。
房间内,又恢复了之前的静谧。
不知道为什么,我忽然想起了他刚刚扬着唇角说生理问题的模样。
脸不由得烧红几分。
我忍不住偷偷抬头看他一眼,然而,一抬头,却陡然与他视线交汇。
他弯了弯唇角,似乎在笑,单手撑着床面,忽然翻身上床,将我搂进了怀里。
我惊呼一声,手轻轻抵在他胸口,“你……”
他低头,在我唇上轻轻亲了一下,“生理问题。”


这人的直白让我实在说不出话来,而且,最重要的是,我也不敢真的反抗。
只能红着脸缩在他怀里,等着他的进一步动作。
他的吻落了下来,很轻,在我唇上轻轻辗转,没有想象中的粗暴。
我抵在他胸口的手指,紧紧攥着他胸前的衣服,指尖绕了两个圈。
情欲渐渐高涨。
他呼吸声加重了几分,大掌顺势落在了我腰上,掌心格外的凉,冰的我忍不住打了个冷颤,往他怀里缩了缩。
他低笑一声,右手箍住我的腰,加重了这个吻。



真的很奇怪。
不知是气氛太过暧昧,还是他这个人对于我而言有种魔力,我明明是被强迫的那一个,却半点也生不起厌恶的心思。
甚至,最后还是我主动攀着他的肩,紧紧贴近。
情动时,我忽然紧紧揽住他肩膀,红着眼问他,“你……放了我,好吗?”
他怔了一下,动作缓缓停了下来。



待续未完

阅读其它篇章:囚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