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连载:囚爱
囚爱 小说连载 故事

小说:囚爱(6)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若妤灬
2020-12-30 10:39

我从厕所的狗洞里爬了出去……



他停下动作来,低头看我。
半晌,他摇摇头,声音很低,很冷:
“不行。”
我没说话,静静地看着他,眼泪却漱漱地落了下来。
他身子停顿了片刻,然后低下头,吻去了我眼角的泪。
他单手板着我的脸,声音忽然冷了下来,“不许哭。”
“再哭——我就杀了你。”
也许是他说话的语气太冷,也许是他模样显得太过认真,我被他吓的打了个冷颤,瞬间把眼泪憋了回去。



好吧,我还是怂了。
我伸手擦了擦脸上残存地泪痕,鼻音浓重:“我不哭了,你……你别杀我。”
说着,我小心翼翼地握住了他的手。



房间里,煤油灯闪烁着微弱的亮光。
我缩在他身下,害怕又委屈。
如果他真的和那些人有仇的话,我与他无关,为何不肯放了我?
想到这里,我忽然想到了一个可能性——
我知道那么多他杀人的事情,会不会,在他完成所有目的后,把我也一并杀死?
之所以现在不杀,会不会只是为了让我陪他几天。
毕竟,一口气要杀几条人命,再强大的心理也会有些负担。
想到这,最近已经淡了许多的恐惧又重新浮现心头。



恐惧的情绪在我心头发酵,膨胀,压得我几乎喘不过气。
在他再度准备有所动作时,我忽然开口,小心翼翼地问道:
“等你杀完所有要杀的人……会不会,也杀了我?”
我知道这种问题我不该问的,可是我忍不住,久违的恐惧萦绕心头,我必须在此刻得到答案。
可是,他并没有给我答案。
他只是淡淡地看了我一眼,冷声道,“不知道。”


一句轻描淡写的不知道,直接把我打入了深渊。
那一刻,我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哪来的勇气,双手狠狠地揪着他胸口的衣服,然后——
仰起头,在他肩头狠狠咬了下去。
头顶传来一道很轻的闷哼声,他没有躲,也没有推开我,就这么撑着身子任由我咬。
不知过了多久。
直到淡淡的血腥味弥漫在唇齿之间,我才回过神来。
抬头一看。
有淡淡的血迹渗透到他衣服上,我莫名地心里一闷,又有些心疼了。
我想我一定是疯了。
一个随时有可能杀掉我的人,我居然还会心疼他?!



他没说话,只是安静地看着我。
忽然——
他俯下身,毫无预兆地吻上了我的唇,将我箍在他怀里,近乎强势地再一次占有了我。
和之前不同的是……
这一次,再没有了过去的温柔,他动作粗暴,弄的我生疼。
我没敢喊出声,只是缩在他怀里被迫承受着,眼泪噼里啪啦地落下来。
见我哭,他似乎情绪更加燥怒了些,用手背抹掉我脸上的泪,他皱眉。
“不许哭!”
我被他吓的不行,索性把脸埋在了他胸口,身子瑟瑟发抖。



他身子似乎僵硬了一下。
片刻,他低叹一声,缓缓抱住了我,动作也渐渐温和了下来。
良久。
头顶响起他的低叹声,“我该拿你怎么办啊。”



之后,谁也没有再说话,他匆匆结束,出去打来一盆温水,替我简单擦洗了一番。
我获得了短暂的自由,洗脸刷牙,擦身体,上厕所。
他拿进房间里的桶我没有用,在我洗漱后,他给了我衣服,跟在我身后去了厕所。
这个小院子里有一个单独的厕所,是那种旱厕,里面格外地臭。
里面很黑,我小心翼翼地走了进去。
关上门,我蹲下身来解决生理问题。
然而,忽然——
我目光顿在了一处。
厕所的角落里,有一个洞!
很大的洞,足以让一个身材娇弱的女生钻出去的那种!
洞被一块木板虚虚挡住,木板一挪就能挪开。
而且,那个洞的方向,是通向院外的。


刚巧,我就属于那种身材异常娇小的女生。
那一刻,我的心狂跳了起来。
我……能逃出去吗?
我能活下去了吗!
我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门外,门是木头门,将院子里的一切挡的严严实实。
似乎是听见厕所里没有了水声,他忽然站在门外问道,“好了么?”
我身子一颤,连忙稳定住心神,故意让自己自然一些,装作有些难为情地说道,“我……我还想上大号,你能不能给我拿点纸?”
然而,门外却没有声音。



片刻。
就在我以为他已经离开的时候,木门外忽然响起了一道应声,“嗯。”
再然后,是一阵离开的脚步声。
我不由得激动了起来,深吸一口气,我也顾不得地上脏不脏了,连忙搬走木板,趴在地上,飞快地钻了出去。
刚刚爬出去,我还没来得及站起身来,视线里便出现了一双鞋。
一双男士的鞋子。
我的心剧烈的跳动了起来。



我抬头看去——
映入视线的,是那张熟悉的脸。
那个被导游称之为向一的男人,此刻正站在我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我。
他面色平静,脸上没什么表情,眼底也看不出什么情绪。
那一刻,我动作僵住,浑身血液仿佛逆流一般,太阳穴突突地跳着。
我忍不住颤抖了起来。
那一刻,我心里清楚,我完了。
我甚至丝毫不怀疑,下一刻他就会杀了我!


良久。
头顶终于传来了他的声音,“打算在地上趴到什么时候?”
声音清冷,低沉。
听的我不由得胆寒。
我深吸一口气,连忙从地上爬了起来。
下一刻,手腕忽然被他攥住。
他力道极大,拽的我手腕生疼,骨头几乎被他捏碎。
他冷笑,忽然拽着我的手,把我拽进了他怀里。
低头在我唇上狠狠咬了一下,血腥味瞬间弥漫,我吃痛喊了一声,却被他的唇舌趁虚而入。
“许雯雯,你就这么急着逃走?”



我身子僵住。
许雯雯,是我的名字。
我从未告诉过他,想来,他应该和我一样,是当初听导游点名时记住的。



他冷笑着将我拽回了院内,我挣扎了几次,却根本连他一只手的束缚都挣脱不开。
反倒弄的自己精疲力尽。
被他拽进院内,锁上院门的那一刻,我才忽然察觉出有些不太对劲。
这个僻静的小村庄里……实在是太安静了。
安静到有些诡异。
记得那天刚入村时,虽说村里房屋间距大,人丁也稀少,但是,好歹路上也是偶尔能看见两个村民的。
可是……
此刻的小村庄寂静无声,家家户户房门紧闭。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面前这个男人,又究竟做了些什么?



可我根本来不及去细想,便已经被他拽回了屋里。
直到这时,我才发现走廊里那两具尸体已经不见了,不知被他埋去了哪里。
只是,地上还残存着一大片斑驳的血迹,看起来颇为恐怖。
我被他拽进屋里,双脚踏过那片血迹时,身子忍不住剧烈的颤抖了起来。


被他狠狠推倒在床的那一刻,所有情绪交杂,惊恐,委屈,以及那些濒临崩溃的情绪将我瞬间淹没。
我捂着脸放声大哭。
我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我甚至跪在了他面前,我哭着说,“求求你,你放了我吧,我不想死……我才23岁,我不想死……”
我哭了很久。
后来,他将我按倒在床,先是用袖子替我擦了一下鼻涕,然后,细细密密地吻落在了我眼睛上。
他低叹一声,声音冷戾又低沉。
“我不杀你,但是现在,你还不能走。”
那双大掌落在我脸颊上,轻轻摩挲着,“懂么?”


我摇头,眼泪仍旧落个不停。
说句实话,我害怕极了,我原本以为,被他发现我要逃跑,他会马上杀了我的。
可是并没有。
他替我擦干了眼泪鼻涕,然后将我搂进怀里,语气低沉,带了几分命令的口吻:
“睡觉。”
说完,他先闭上了眼。
可是我却半点睡意都没有,那两个被他杀死的人,不停地在我眼前浮现。
我想起了那个老大爷被绑着时看向我的惊恐目光。
我又忍不住颤抖了起来。
可我不敢出声,身旁躺着的这个人犹如恶魔一般,我根本猜不透他的心思。
就这样,我一动不动地缩在他怀里,后来竟也渐渐有了困意,不知不觉地睡着了。
再醒来,透过敞开的门看到走廊里的小窗户,窗外已经天亮了。
而向一坐在床边,正在穿衣服。
刚刚醒来,我还没彻底清醒,心里也没什么恐惧意识,揉了揉眼睛,下意识地问他,“你要去哪啊?”
他回头看我,脸色微微绷着,冷声道:
“杀人。”



待续未完

阅读其它篇章:囚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