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连载:囚爱
囚爱 小说连载 故事

小说:囚爱(8)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若妤灬
2020-12-30 10:41

向一的秘密: 埋藏多年的血海深仇



所有人都愣住了。
我,向一,女导游……
包括地上那名备受折磨的老人。


女导游最先反应过来,她咬咬牙,干脆继续捡起煤油灯,冲着向一狠狠挥去——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已经有了准备的向一轻松躲过,手一抬,几乎没废什么力气地将煤油灯给抢了过来。
一声闷响。
煤油灯被他扔在了地上。
向一三两下地将女导游按住,然后转头看我,语气格外地柔和。
“去把绳子拿来。”
见我不动弹,他语气再度缓和了些,“乖。”


我心里复杂极了,尤其是女导游看向我的憎恨目光,让我抬不起头来。
我知道,我该帮着女导游一起制服向一这个“杀人狂魔”的,可是——
刚刚那一刻,看着向一身处危险,我几乎是不由自主地喊出了声。
连我自己都没反应过来,话便已经脱口而出了。


我始终没有动弹。
女导游被向一狠狠按着,抬头看我,语气嘲讽,“叛徒!你他妈就活该最后被他折磨死!”
我避开目光,没有说话。
向一仍旧静静地看着我,半晌,他低声说道,“去把绳子拿来,我不会伤她。”
这个她,自然指的是女导游。
听到向一这话,我才松了一口气,这才转身去屋子里帮向一拿来了绳子。
递给他前,我紧紧攥着绳子,低声问道:
“你保证不会伤她?”
向一点点头。
“那你会放了她么?”
提到这个问题,向一眸子暗了几分,不知在想些什么,再开口,语气都喑哑了几分。
“会。”


我相信向一说的话,他没有必要骗我。
所以,最后我还是把绳子交给了他。
现在女导游被他抓住,被绑起来总好过被向一一刀杀了。


女导游被紧紧绑住手脚,目光却始终愤愤地看向我。
她低声问我,“小姑娘,你该不会是爱上他了吧?”
我愣住。
我……爱上向一了么?
怎么可能。
不过短短几日的相处,怎么会,而且他还是个杀人犯,我怎么会爱上他!
可是——
我正想反驳,一抬头,无意间撞入了向一那双纯黑色的眸子,胸口莫名一闷,反驳的话便再也说不出口。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表情出卖了我,我还没来得及回答,那个女导游便忽然冷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
“你居然会爱上这个杀人犯?别怪我没提醒你,跟在他身边你不会有好下场的,他杀了那么多人,你觉着,最后他能活的下去么?到最后,他会留下你么……”
女导游被向一拖去了另一个房间,随着房门关上,声音渐渐变小。
我却愣在了原地。


忽然,脚边传来一阵微弱的哽咽声,断断续续地,似乎是在呼救。
我低头看去,是那名老人,向一不知道都做了些什么,老人躺在地上,身子轻轻抽搐着,血流了一地。
之前没来得及注意,猛地一下看见这一幕,我忍不住惊呼一声,向后退了两步。
老人缓缓朝我伸出手,眼底满是活下去的渴望。
我心底那根弦,忽然就崩断了。
向一究竟在做什么?
他……为什么会做出这么残忍的事,究竟有什么样的仇和怨,至于这么折磨人?


我无法回避老人的那个目光,看了一眼另一间房紧闭的房门,颤抖着走过去,想要拖着老人把他送出房门外。
可是,刚刚拖了两步远,房门忽然打开,向一出来了。
他先是愣了一下,然后飞快地锁上了女导游房间的门。
“你干什么?”
他似乎真的动了怒,语气很低,带了几分寒意。
我身子忍不住瑟缩了一下,却没应声,反而飞快地推开门,不知从哪来的力气,把老人推了出去。
房门重重关上,我挡在门前,气喘吁吁地看着他。



不是爱心爆棚,也不是我忽然圣母转世,就是……
刚刚那个老人求饶般的目光,莫名地触动了我心底那根弦。
我是一个活生生地人,有血有肉,有七情六欲,让我再眼睁睁地看着那个老人死在我面前,恐怕我这一生都会有心理阴影。



向一脸色很难看。
他语气压的很低,说话时甚至带了几分颤抖,“让开。”
我明明害怕的要死,却不知道从哪来的勇气,伸手死死撑住门框,说什么都不肯让开半分。
“不让!”
说完,我语气也软了下来,“向一,我求求你,别再杀人了,行么?”
他冷冷看着我,目光轻飘飘地,不为所动。
“陈雯雯,你没听过这句话么?”
他顿了顿,低低开口,“劝人大度,天打雷劈。你不知道他们当年做过什么,凭什么现在让我原谅?”


我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了,第一次,我直视着他的目光,壮着胆子顶嘴——
“做过什么?他们当年究竟做过什么会让你这么怨恨,他们难道杀过人么?!!”
向一双眼猩红,一步一步地向着我走过来,声音颤抖的厉害。
“杀过。”
他双手紧紧攥成拳,我甚至能够看见他手背上凸起的青筋。
“当着我的面,杀了我相依为命的妈妈和妹妹算不算?”
他再度向我踏近了一步,“当着我的面,把她们先奸后杀,算不算?”
最后,他走到我面前,也许是因为第一次开口揭开了当年的伤疤,他身子微微颤抖着,眸子猩红无比。
我第一次,真正感受到了电视剧里所说的杀机。


他停在我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我。
“那年,我才十一岁,我妹妹才10岁,10岁啊!他们也下得去手!”
我避开目光,不敢去看他猩红的眼,耳边接着传来他压的很低的声音,“他们当年也才四十来岁,都是同一文工团的,表面上一个个有知识有涵养,背地里都他妈是畜生!”
他恨声骂了一句,大口的深呼吸着,似乎只有这样才能抚平他心底浓浓的恨意。
他颤抖着说道,“你知道么?他们吸毒,这群人都他妈是瘾君子!当年,他们吸毒后,就是在一个小山村里,闯进我家里,把我妈和我妹妹……”
说到这里,他的话音戛然而止,后面的话再说不下去了。


我心里难受的不得了,心搅作一团,抬头去看他,却惊讶的发现,他哭了。
那个阴冷狠戾的“杀人狂魔”,此刻静静地站在我面前,脸上有泪痕。
他明明那样平静,平静到脸上没有一丝一毫的表情,可是,我却莫名地感受到了他心里的波涛汹涌。
我不敢想象他这么多年究竟是怎样熬过来的,更不敢想象,究竟是怎样浓烈的恨意支撑着他谋划了这一切。
他沉默了很久,最后抬头看向我,声音平静了起来。
“我父亲早亡,听我妈说,我妹妹出生没多久,他就出了意外,我妈独自一人含辛茹苦的把我们兄妹俩拉扯大,可是,就因为这群吸毒的畜生,一夜之间,我什么都没了。”
他静静地看着我,“当年,她们被那群人抓住,我刚巧和我妹在玩躲猫猫,藏在床下,才躲过了一劫。”
说到这,他忽然轻声笑了一下,“你知道么?我妈和我妹,一直被折磨到死,都在拼尽全力地用身体挡住床下,生怕他们发现我。”



看着向一的笑,我的心钝钝地疼了起来。
我想象过,他和这些人有仇。
可我真的没有想过,会是如此浓烈的血海深仇。
一时间,我如鲠在喉,一个字也说不出口。



向一安静地看着我,他闭上眼,做了个深呼吸。
再睁眼时,眼底一片冷意。
“让开。”
他再一次开口,说了这两个字。
这次,我没再挡着门,默默地让开了。
我一直以为,向一是那个无恶不赦的恶魔,可是,直到这一刻我才发现,原来真正的恶魔,是门外那些看似可怜的老人们。
他们根本就不是什么老人,只是坏人变老了而已。


门外。
那个被向一折磨的半死的老人,此刻已经艰难地爬到了院门口。
再给他几分钟,也许他就能够爬出去了。
可是,来不及了。
向一快步上前,一把拽住了他衣领,手中匕首在他脖颈上一划,鲜血瞬间如注。
向一拖着他往院里走来,我忍不住后退了一小步,我甚至能够看见那个被拖在地上的老人双手死死地捂住脖子,眼底满是惊恐。
也许,临死前的那一刻他在想,明明,他马上就可以爬出去了。
明明,他马上就可以活下去了。


可是,从一开始他就错了。
从二十年前他们做出那些畜生不如的事情时,一切就已经晚了。
这世间,多的是报应如雷。




待续未完

阅读其它篇章:囚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