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连载:囚爱
囚爱 小说连载 故事

小说:囚爱(7)

作者:若妤灬
2020-12-30 10:40

那两个被绑架的女人,密谋着杀死他



他的语气太过冷漠,我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这边早晨很冷,我坐起身来,被子从肩头滑落,冷意瞬间渗入几分。
我双手紧紧揪着被子,仰着头看他,“能……能不能不杀人了?”
我想我一定是疯了。
我能在他身边活下来已经是一个奇迹了,居然还幻想着能够让他金盆洗手?
话一出口,我就后悔了。


果然。
他的动作微微一顿,然后回身看我,面容冷峻,“我不杀人,那那些被他们害死的人怎么办?”
说着,他忽然俯身,猛地攥住了我的手腕。
那一瞬间,我惊恐地发现,原来人的眼睛真的可以瞬间变的猩红。
他似乎被我戳到了痛点,紧紧攥着我的手腕,嘶哑着嗓子吼道,“那些人就只能枉死吗!”



我被他吓住,眼眶也忍不住红了起来。
我连连摇头,还是第一次看见他这幅情绪失控的样子。
“没有……我……”
我一急,说话就又开始结巴了起来。
这是我从小就有的一个毛病,平时说话都很正常,可是一着急,就开始不由自主地结巴。
他似乎愣了一下,眼底的猩红渐渐褪去。
直起身,他看了我一眼,忽地松开手,穿上外套出去了。
自始至终,他没有再说一句话。



我坐在床上看着他离开。
直到房门关上,门外再度传来了上锁的声音。
我又被锁在了这个小房间里,独自一人。
莫名地,我忽然有些情绪崩溃,他不杀我,却把我独自一人关在这个小黑屋里,承受着无尽的恐惧与阴郁。
我发现,原来黑暗真的是能够让人产生抑郁情绪的。


不知过了多久。
他回来了。
门开,一阵寒风呼啸而过。
我匆忙地下床,赤着脚跑到了门口,直到这一刻,我才发现……
我竟是那么期待他的回来。
我害怕他,这是真的,可是,我竟然也在无形中对这个男人产生了一些依赖。
这一点,我自己都没有发现。


透过门缝,我和他的视线在空中交汇。
他看了我一眼,神色淡漠,然后轻飘飘地收回了目光。
忽然,一道闷哼声传来。
我这才发现,在向一身后,还绑着两个人。
其中一个,是头发花白的老大爷,另一人是那个年轻的女导游!
我心里一沉。
向一似乎和那些老人有仇,那……那个女导游他也要杀么?


那个女导游被绑住了双手,脚却是自由的,嘴里塞了一团布,满脸的惊恐。
不知道是不是刚刚挣扎过,她衣服一片凌乱,甚至胸口微微露出几分雪色。
我居然有些吃味,下意识地去看向一的目光。
想要看他有没有去看不该看的地方。
那一瞬间,我甚至觉着自己可能也是个变态,这种关乎人命的生死关头,我居然在想这些。


然而——
走廊里,原本面色狠戾的向一忽然朝着我的方向看了过来,注意到我的目光后,向一拿着匕首的手忽然挥向了女导游!
“啊!”
我趴在门缝里看着,忍不住惊呼一声。
幸好,没有我想象中血溅当场的画面,向一没有杀她,他只是……
用匕首的刀尖把她的衣服往上提了提。
刚巧挡住了那抹白皙。
然后,向一别有深意地看了我一眼。



我的心跳莫名地加速了几分。
他……
他是在为了不让我吃醋?
向一已经收回目光,低头看着那名老大爷,可我的目光还是离不开向一。
我心情太过复杂了。
这世上怎么会有这样一个男人?
他很坏,特别坏,虽然我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有什么苦衷和怨恨,但是,他是真的杀了人。
亲手。
而且杀了不止一个。
可是,他又在冷血暴戾与温柔之间来回切换,每当我觉着他变态或恐怖时,他偏又会露出细腻的那一面。
我的心就又不由自主地软了下来。



走廊里,向一冷冷看了老人一眼,似乎勾了勾唇角。
距离太远,我看不太清楚。
然而,即便是隔着一张木门,我依然能够清晰感受到向一身上的寒意。
过去,我只当那些都是小说里为了烘托气氛故意的描写,可是这一刻,我忽然发现,原来有些人,真的自带气场。
向一收了手里的匕首,垂着眸静静地看着他,一言不发,气氛便冷的让人胆寒。
谁都不知道,他下一步要做些什么。



片刻后,向一忽然有了动作。
他忽然转身,一把拽住了女导游的脖领,拖着她向我的方向走来!
真的是在拖着她走,向一冷着一张脸,没有半点怜香惜玉的样子。
眼见着向一我越走越近,我又忍不住有些害怕了起来。
大多数时候,我还是畏惧他的。
毕竟,就连我自己也说不准,会不会什么时候他忽然发怒,把我也一起杀掉。



门前。
向一忽然停下身,掏出钥匙开门。
我后退了一小步,看着向一开门,然后把那名女导游推了过来。
女导游身子趔趄了一下,我连忙伸手扶住她。
向一看我一眼,转身欲走,刚刚走出两步,却又停下身。
回头。
向一看向我时,神色似乎柔和了许多,他一只手握住门把手,低声道,“别偷看。”
“你会害怕。”
话落,向一关上了房门。


看见向一出去,我身旁的女导游似乎松了一口气,然后转过头看我,用眼神祈求我把她嘴里的布团拿掉。
我想了想,还是帮她取了,却也比了个噤声的手指。
女导游点点头。
取掉布团,女导游大口的呼吸了一下,满脸惊恐地看了一眼房门的方向,低声问道,“你和他……究竟是什么关系?”
我愣了愣,老老实实地回答道,“没有关系,来旅游之前我甚至都没见过他。”
女导游有些惊讶,半信半疑地看了我一眼,明显不太相信我说的话。
她皱皱眉,低声问道,“你就一直被关在这里了?”
我点点头。
她长叹了一口气,低声说道,“他就是个疯子,疯子!他要把咱们整个旅游团的人都杀光!”


尽管早已猜到了向一的目的,亲耳听到,我还是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
杀人已经是很恐怖的事情了,他还想要杀这么多人!
究竟是什么仇什么恨,能够让人心理扭曲到这种程度?
女导游眼眶忽然红了一圈,“我爸已经死了。”
我愣住,“你爸是……”
她抹了抹眼睛,恨声道,“你昨天应该看见他带回来一个老人把?那就是我爸,就是我爸张罗着让他们这个老年社团一起来报名我们旅行社的。”
我无言以对,只能静静地看着她,安慰的话如鲠在喉,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


走廊里,不知道向一在做些什么,隐隐传来了那个老人惊恐又绝望的呜咽声。
我听着有些崩溃。
昨天,那个老人绝望的眼神又浮现在了我面前。
忽然。
女导游目光定格在了房门上,她眼底泛起了几分亮,低声说道——
“门没锁。”
“什么?”
我愣了一下,然后顺着她的目光看去,果然,向一刚刚把女导游送进来后就出去了。
没有锁门。


女导游定定地看着,有那么一瞬间,我甚至从她眼底看见了几分火热。
她四处看了看,最后,目光定格在了房间里的那盏煤油灯上。
那是老式的煤油灯,一看就很沉。
女导游走过去,稍微处理了一下,拎起了灯,缓缓向门口走去。
我惊住,低声喊她,“你要做什么?!”
她猛地回身看我,用另一只手在唇上比划了一下,“闭嘴!你难道不想出去么?”
说着,她紧紧盯着我的眼睛,语气凝重,“你难道想要死在这里吗?还是你以为,你们不过是萍水相逢的陌生人,他手上沾了那么多鲜血后,不会杀红眼顺势一刀也把你杀了?”



她的话,我无言以对。
因为我自己也不知道。
我从一开始就在担心,担心向一会不会哪天也把我杀了。
在他面前,我脆弱的就像一只被他捏在手中的蚂蚁。
杀死我,根本都不用费他什么力气。
我没说话,沉默了下来。
女导游看了我一眼,然后透过门缝向外看去。
我的心又剧烈跳动了起来,我小心翼翼地走到门口,也顺着看了过去——


向一刚好背对着房门的方向,蹲在地上,用匕首在老人身上轻轻划着。
场面有些恐怖。
而向一和我们房门不过一两步远的距离。
走廊里满是老人痛苦的呻吟声,声音很大,向一几乎听不见我们这边的轻微声响。
这的的确确,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女导游紧紧攥着煤油灯,看了我一眼,然后深吸一口气,另一只手握住了门把手。
我还没反应过来,她忽然猛地拉开门,飞快地跑上前去,高高举起了手中的煤油灯——


“向一!”
紧要关头,我忽然不受控制地高喊一声,想都没想,飞快地跑过去,狠狠扑倒了女导游。
她惊呼一声,被我撞倒在地。
煤油灯也砰地一声重重砸在了地上。




待续未完

阅读其它篇章:囚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