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连载:囚爱
囚爱 小说连载 故事

小说:囚爱(9)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若妤灬
2020-12-30 10:42

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人会爱上绑架她的人



我站在门口,看着向一神色冷戾地将那个老人的尸体拖走。
拖去了后院,然后挥动铲子埋了起来。
自始至终,我都站在一旁静静地看着,一言未发。


说句实话,我心里也复杂。
我心疼向一的遭遇,也恨不得让那些曾经双手沾满血腥的人马上下地狱,可是,心理接受是一码事,真正亲眼看着,又是另一码事。
后院。
我静静地看着向一的背影,那一刻,我忽然明白——
向一早就回不了头了。
而现在,无法回头的人不止他一个,还多了一个我。
我似乎也无法回头了。
我好像……真的爱上向一了。



命运似乎早就暗中规划好了一切,从我当初坐上这辆大巴车时,一切便已经悄然运作了。
我现在能做的,就是在仅有的时间里,安安静静地陪着向一。
不知道为什么,我忽然感觉,向一不会杀我。
但是,尽管如此,我能陪他的日子似乎并不多。
把这些当年的仇人都杀光以后呢?向一又该如何?
自杀?自首?还是背着杀人犯的罪名一生逃窜?
我无法想象。



把一切处理好后,向一回过身来看我,眸光晦暗不明。
我忽然有些紧张。
深吸了一口气,我藏在身后的手忍不住攥了攥,下意识地舔了舔嘴唇,“你这么明目张胆地在院子里埋,不怕被村子里的人看见么?”
向一摇摇头,淡声道,“村里人本就不多,除了一个智商有问题的男人,剩下的都是老人和孩子,全让我关起来了。”
我愣住。
这是我没有想过的情况,怪不得整个村子都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动静,家家户户闭门不出,原来,是被向一关起来了。



见我神色有些异样,向一难得地耐着性子解释道,“放心,我只是报仇,不是变态,那些无辜的老人孩子,我不会杀他们,只是担心他们报警或者求助,所以暂时关起来。”
我松了一口气。
倒也不是我假圣母,如果向一真的准备把那些无辜的老人孩子也杀掉,把任何人换做我,一想到要亲眼看见这场惨剧都会觉着心里难过吧。
幸好。
如他所说,他只是为了报仇,并没有杀红了眼。



院子里,我和向一沉默着都没有说话。
忽然,一阵寒风呼啸而过,我穿着单薄,忍不住瑟缩了一下。
向一缓步走过来,脱下外套披在我肩上,单手搂着我的肩,带着我回了房子。
走到房门口,我才后知后觉地想到,刚刚向一埋那个老头时,我就站在离院门口不远的地方看着他。
可是,向一没有防备过我会逃走,我也压根就没有想过逃出去。


我正被向一搂进了房子里,脑中正胡思乱想着,忽然——
地上一道细长影子闪过,定睛看过去的那一刻,惊叫声不由自主地脱口而出。
“有蛇!”
不知道是不是被我们忽然的进去惊扰到,那条蛇猛地盘了个圈,在半空中飞快地向我扑了过来!
房间里回荡着我的惊叫声。
我根本反应不过来,连躲都忘了躲,眼睁睁地看着它扑过来!
忽然。
向一挡在了我面前,身子斜了斜,精准无误地捏住了蛇的七寸,飞快地将蛇甩出了院子,然后重重关上了房门。
我躲在他身后,心脏狂跳,仍旧没能从刚刚的惊恐中回过神来。
我从来没遇见过蛇,过去只在电视里见过,第一次亲眼看见,魂都快吓掉一半。
昏暗的小走廊里还隐隐弥漫着血腥味,我和向一相对而视,他没有说话,而我在重重地喘息着。
过了好久,我才缓过神来。
向一拿掉披在我身上的外套,低声道,“进屋吧,这里脏。”
我点点头,一想到这里曾经死过几个人,就觉着浑身不自在,连忙跟在向一身后进了房间。



向一径直走到床边,我也跟了过去。
他把外套随手扔在床脚,坐在床边看我,“吓坏了?”
我点点头。
气氛沉默的片刻里,我轻声问他,“你……刚刚为什么要救我?”
他愣了一下,然后轻声地笑了笑,神色很淡,“那蛇没毒,咬一下也死不了。”
我还没反应过来,话便已经脱口而出,“那如果有毒呢?”
向一愣了一下,然后深深地看了我一眼,“那也会救你。”



短短几个字,我的心忽然钝钝地疼了一下。
向一坐在床边,半仰着头看我,忽然轻轻笑了一下。
那一刻,他身上再没有半点杀人狂魔的恐怖感,相反,那双纯黑色的眸底满是温和。
他静静地看着我,低声说道:
“我这一生已经毁了,死就死了,可是你不一样。”
他轻笑,“放心,我不会杀你,等到一切结束,我会放你走,你这一生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我的眼睛莫名地酸涩了起来。
我也走到床边坐在,想要说些什么,张了张嘴,却一个字也没能说出口。
沉默的片刻里,向一忽然低声说道——
“我现在只后悔一件事,当初不该一时冲动要了你。”
我愣了一下,转过头去看他。
却难得地看见他笑了一下。
这一笑,原本昏暗的房间瞬间明亮几分,一如我的心。
此刻的他似乎一点也不令人害怕了,相反,有种邻家男孩的温和感。
他垂着眸看我,眼底几分自嘲与无奈,“拿了你的第一次,却没办法对你负责,真是抱歉啊。”



我无法形容那一刻心底的酸涩与难过,只是眼泪瞬间夺眶而出。
我忽然倾身过去,紧紧抱住他,“我不需要你对我负责!”
他低笑,手抬起在空中,停顿了片刻,最终轻轻拍了拍我后背。
终究没有说话。
我却忽然有种冲动,忽然抬头,鼓足了勇气,双手捧着他的脸,闭着眼吻了上去。



这不是我和向一第一次接吻了,可是,却是我第一次主动。
我颤抖着,闭着眼吻他。
情绪涌上心头,那一刻,我颤抖着轻声问他,“向一,我……我给你生一个孩子吧,好不好?”
这句话,几乎是我脱口而出。
话一出口,向一瞬间愣住,我自己也怔了几秒。
几秒钟后,向一忽然推开了我。
他皱着眉看我,目光深邃,“你疯了?”
他伸手紧紧按住我的肩,“你才多大?刚大学毕业?你有没有想过,一切结束之后,等待我的只有三种结局!自首自杀,或者一辈子亡命天涯!”
他深吸一口气,似乎真的动了怒,“你有考虑过你的未来么?”



说着,向一双数狠狠揉了揉头发。
“我的一生在二十年前就毁了,可是你不一样,别傻了!”
我静静地看着他。



当初,向一要了我的那个晚上,谁能够想到,不过短短数日,我们会爱上彼此呢?
肌肤相贴,耳鬓厮磨。
在这个昏暗的小房间内,在这个死了数条人命的房子里,我们似乎变成了彼此唯一的慰藉。
我最初是怕他的,我怕他怕的要死。
可是,他以最暴戾的模样强势地出现在我的世界里,却又总是在不经意间展现出一丁点温柔。
我便就此沉溺于这暴戾中掺杂的温柔里,无法自拔。
我忽然想到了一个词语: 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是指,人会爱上绑架她的人。
又称,人质情节。



我想,我对向一就是这样吧。
我太过贪恋他那不经意间的一点温柔,我也太心疼他。
我无法想象,这些年里背负了血海深仇的他,是如何一个人熬过那些漫长岁月的。
我不敢想,一想,心里便钝钝地疼。
胸口闷闷地。


我抬头看着他,四目相对地那一刻,我忽然伸手揽住他脖颈,整个人贴了上去。
我主动吻着他的唇,指尖近乎笨拙地脱着他身上的衣服。
指尖隔着衣衫划过他胸口,我能感受到他身子有片刻的僵硬。
向一的呼吸加重了几分。
忽然——
他紧紧攥住我的手,眸色幽深,“够了。”
他平静了一下,低声道,“咱们就此打住吧,你以后还要嫁人的。”
话音刚落,我的吻便堵了上去。
我在他唇上胡乱吻着,声音哽咽,“向一,我只想要你。”




待续未完

阅读其它篇章:囚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