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言:唯有南风旧相识
生活

古言:唯有南风旧相识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汪伟杰
2020-12-29 15:00


一直歆羡于古人面山卧水的闲适意境,读到此句,胸中更是涌荡着一股涤净之气,大半时光身于俗,却依然希冀心智投奔于苍苍莽莽的山水。
寥寥数字,一番意趣跃然纸上。

古文之美,胜在极简。于清寡之间,或银钩铁勒,或点染依稀。按断察行如老吏,行走数千里,出以数十字,然飙飙如千百言荡过笔底,一股生鲜之气意蕴而出。
午后模糊的阳光晒在书页上,墨黑铅字上晃动着光影,将人的思绪渐渐拉向渺远。偶拈一则,如游旧径,如见故人,如见安宁。

古人似与山水有着不可磨灭的羁绊。
而这种羁绊,注定要用一生去行走。

与自然相遇在无限的时间里,交汇于无限的空间。人的脚步,如同大地的三维坐标上,风拉扯出的交叉点,又如鸟巢筑在纵横交错的枝柯间。

在阳光透过缝隙的光晕中,我恍惚看见,数千年前,青衫白马不改意气风发,偃仰啸歌挥毫纵墨,笔下山水壮阔开丽;赏山阅水至白发老翁,江山如是,蕉荔依然,却多了份看破世事的明朗。他的阅历,在行走间得到积淀,将汉字晕染上山河的灵秀,蔚然清醒,极富张力。

但是,当牛顿用物理学终止人们对天空的瑰丽想象,人们渐渐走上了理性压倒灵性的道路。牛顿眼里的天空与康德所见定是截然不同,前者侧重科研的严谨较真,而后者则打开了心灵的户牖,让星光洒进。

从前慢,且停亭。一切都成了过去,都成了古人无奈的呼喊。

最有灵性的是人,最无定性的,也是人。

我们总是抱怨孤独,交心朋友太少。而我们不明白,真正孤独的是我们的内心。我最喜欢林语堂先生解释的孤独二字:“孤独二字拆开来,有孩童,有瓜果,有小犬,有蚊蝇,足以撑起一个盛夏傍晚的巷子口。人情味十足。稚儿擎瓜柳蓬下,细犬逐蝶深巷中。人间繁华多笑语,为我空余两鬓风。孩童水果猫狗飞蝇当然热闹,可都与你无关,这就叫孤独。”



    不是我们无以交心,而是根本不给心驻留的时间。我们太过匆匆,太过心急。像是打包的盒饭急着将自己交付出去,生怕留在盒子里凉掉,馊掉。

既然从古注定人生是漂泊,是行走,那每一次的驻留都不会否认新的出发。

一路上,有风鸟有花树,有丰盈的内心,我们还会孤独吗?


清风裹挟着花香,阳光漾出光影,出去走走吧。

明天,会是个好天气。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