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打江南走过
散文

散文:我打江南走过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何湾
2020-12-30 08:00

每次从小镇的东头走过,总能看见一个温暖的画面:一个慈祥的老太太坐在路边的小摊旁,认真地翻检着油锅里的萝卜丝饼。沥油网上整齐的码着已经出锅的萝卜丝饼,色泽金黄,颇为诱人。每次总是忍不住买一个,除了味道好,外观好看之外,还有别的一些说不出的原因。这萝卜丝饼2元一个,分量足,味道极佳,外焦内嫩,入口香糯,回味无穷。

在初夏或者深冬的早晨,从这条巷子走过,各色小吃,各色摊点,一直延伸到巷子的尽头。白色的烟雾,夹杂着各种食品的气息,还有燃烧木炭柴火的草木清香,氤氲在巷子的上空,渲染着江南小镇特有的祥和与温暖。巷子里的居民和这里的商铺摊点老板都说着土话,偶尔夹杂几句蹩脚的普通话,让人听起来特别接地气。这些人反应敏捷目光精明,但是掩饰不住内心的拙朴,几句讨价还价,生意就立刻成交了。

小镇不能够常去,只是在节假日或者周末的时候,偶尔过去走走,不为别的,就为着能够有一点儿清静的空间,能够感受一下平凡生活中怡然悠闲的烟火气息。我随意地穿行在巷子里,目光在两旁的店铺里扫描逡巡,古老的竹器,吸引我驻足观望;泛旧的图书,让人忍不住翻看;精致的手工制品,在门廊上招摇,呼唤着南来北往的过客;街巷的阳台上,晾晒着各色的衣物床单之类,像万国的彩旗,在微风的阳光里飘扬。似乎没有刻意的商业模式,所有的商品都有可能是展品,所有的展品片刻之间也可以演变成商品。所有的人和所有的商品在最合适的时候相遇,彼此成就生命里的美好。

我喜欢在老城里徘徊猎奇,去过那么多得古城,觉得唯有江南的古镇才是那种最有韵味最有情调的。江南的古镇必有若干水道在镇子里曲折穿行,涵养镇上的生灵休养生息,世代相传。除此以外,那些曾经也在历史上声名显赫的古镇,如果缺少了这样一条有灵性的水,那多少还是差点意思的。

大理古城里几乎每一家店铺我都去观赏过,文房四宝,桌椅板凳,衣裤鞋帽,工艺银器,大凡人世间有用的东西这里都可以找到,尤其是带有时间印记的商品,似乎在向游人兜售着它们曾经守望过的时空。我在古城里顺时针走继而又逆时针走,一条街又一条街,一小圈又一大圈,像荡漾开去的涟漪,把古城的每个角落都扫过。这个已经被商业浸淫得彻底的旅游胜地其实也不过如此,你去过了,可能再也不想去了。只是那些经营者们刻意营造的古老街巷的气息让人觉得还曾经是在梦里呼唤过。大理古城紧邻洱海,但是地势较高,城里几乎没有明显的水道流经,最多是在各家门廊的旁边人工开挖了一条一米左右的水沟,用来排水而已,不管从哪个角度看,都不如江南的古镇让人浮想联翩。不知道山西平遥的古城如何,反正目前是没有去过的,从朋友的游记和相关资料上看,似乎也给人特别干燥寂寞的观感。至于塞外的荒漠,飘零的炊烟,那就是另一番光景了。

周末去了一趟苏州,专程去探访江南古典园林的代表作——拙政园。四百多年来,拙政园几度分合,有时是私人宅园,有时是王府治所,在历史的时空更替浮沉中留下了许多诱人探寻的遗迹和典故。 拙政园与北京颐和园承德避暑山庄、苏州留园一起被誉为中国四大名园。就是这样一个到处是故事的园子,如果只是纯粹的观景,走马观花走一遭,实在是没有什么可看的,难怪门口有那么多的野导游,几十块钱可以陪你一路解说一程,把一个个稀松平常的往事给你演绎的催人泪下,愁肠百结。我是不太喜欢请导游在旁边聒噪的,出来的目的无非是随意的看看,相关附加的知识我可以借助百度,翻检手机上的信息,洋洋洒洒上万字的条目介绍,让人叹为观止。这是一个怎样的园子啊,历史上无数的悲欢离合在这里演绎,从16世纪初一直到今天,四百年来,那些站立在园子里的古木,依然用冷峻的目光睥睨世人的世俗和张扬。我猥琐地从拙政园里踯躅而过,心里感念的不是今时的山水,而是在浩瀚的历史时空里,我们都有幸在这里走过。多年以前,我在网师园的亭台轩榭间走过,彼时惊诧于古老的木质建筑和诡谲的假山,流连于考究的门廊和历代的题签匾额。而今再次从相似的牌坊间走过,耳畔回荡的不再是游人的喧嚣,而是流水浸润古木的忠贞和草木枯荣的叹息。

从园子里出来的时候,初冬的暖阳正肆无忌惮的洒落在落满松针的小径上。古老的水杉,整齐地排列在道路的两旁,树干上的铭牌,向世人宣示着它们经历的沧桑。找个地方吃点特色小吃吧,人在饥饿的时候,所有的食物都是美味。可喜的是大堂里有真人在表演苏州评弹,咿咿呀呀恍若穿越了时光。吃完中饭时间尚早,那就去周庄吧,虽然江南的水乡见得多了,附近的同里古镇不久前也是去过,但是既来之看看何妨?于是驱车直奔周庄,途中经过同里古镇,两地相距不过十几公里。从苏州出来一小时不到就到达周庄。停车场在景区入口两公里处,刚从停车场出来就遭遇不少揽客的车夫,有人力三轮车,也有机动三轮和小电车。他们要价差异很大,多者七八十,少的十块钱。我和春天老师选择了一位没有主动揽客的老人家的钢镚儿(一种机动三轮车),老人家只收我们十元,其实几分钟就可以到达景区门口,老人家给我们留下电话,相约回程还是用他的车,后来我们果然有了重逢的喜悦,虽然那钢镚颠簸得实在厉害,但好在路程不远,价格也公道,方便了自己也照顾了他人,内心也有些许的满足。

周庄的烟火气比乌镇是要强多了,乌镇的商业气息太浓,表演的成分太多,而且给人矫情做作之感,在乌镇走一圈,虽然景致和别处差不多,但心理上感觉自己还是在一个景区里游览。而在周庄则不一样,你可以随意的在哪家小店买东西拍照,或者随意坐在路边的石凳上看河面上欸乃划过的游船,船头上端坐着红色着装的导游姐姐,船尾站着穿蓝色扎染布衫的船娘,边摇橹边轻唱着吴越的歌谣,声音婉转动听,荡荡悠悠,别有一番情味。古镇水道上到处都布置了宫灯,晚上的景观应该更加迷人,难怪晚上不收门票,吸引游客来坐游船,欣赏别样的水月洞天。我们因咖啡在家,未能逗留,只能留待下次吧。

突然想起郑愁予的一句诗——我打江南走过,那等在季节里的容颜如莲花的开落。

我们都懂,莲花的开落有季节的更迭,而我们一路走过人间的起伏坎坷,却常常忘记审视来时的路,我们只有彼时的花开,却不再有四季的轮回。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