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故事:倔老汉
故事 短篇故事

短篇故事:倔老汉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李明国
2020-12-30 13:00

冬阳下,土墙边,常有一对席地而坐的老汉。一个头戴两边闪耳的黄色军帽,一个头裹顶上绾髻的黑色绒帽。

戴黄色军帽的,姓夏,看样子足有八十高龄,我叫他夏爷。裹黑色绒帽的,姓韩,看样子也在八十开外,我叫他韩爷。

打我记事起,夏爷是村上的生产队长,全村男女劳力,每天上工下工,除草施肥,都有他一人发号施令。韩爷则喂养着队里的两头牲口,农闲割草放牛,农忙耕地种田。那年月,日子虽平淡无奇,但日出而作,日落而归,很少起早贪黑,生活也算殷实有味。

可岁月悠悠,从不服老的夏爷韩爷,也只得认命了。

冬阳下,土墙边,戴黄色军帽的夏老汉和裹黑色绒帽的韩老汉席地而坐。

“哎!老夏,你说这人走路,怎么个走法才算一步呢?”早到一会儿的韩老汉,还没让夏老汉坐稳便发话了。

“当然是左腿或右腿迈一次算一步了。”夏老汉显得不假思索慢悠悠地回答。

“错!左右腿各迈一次算一步。”

“只迈一次算一步!”

“各迈一次算一步!”

“只迈一次!”

“各迈一次!”

“我当了大半辈子的队长,能不对吗?”

“我当了大半辈子的牛板,就不对了吗?”

“就是只迈一次!”

“就是各迈一次!”

……

“夏爷,韩爷,你俩在争论什么呀!”正在二位老者争得正不可开交的时候,幸亏被我赶上了。

耐心听完二老者的一番陈述,我笑着说:

“其实,你二老的答案都对,只不过,左右两腿各迈一次算一步,是古人计算一步的方法。左腿或右腿只迈一次算一步,是现代人计算一步的方法。”

听了我的解说,二老者相互拍打着对方屁股上的灰尘也笑了。

冬阳下,土墙边,戴黄色军帽的夏老汉和裹黑色绒帽的韩老汉席地而坐。

“哎!哎!老夏,问你话呢。你说这牛倒沫时,上下磨一次算一口呢,还是咽一次算一口呢?”又是老韩先开腔了。

“唉,我说老韩,这还用请教我,你喂大半辈子牛,堪称专家了。”老夏显出一副不屑一顾的样子。

“你有所不知呀!那年秋耕时,在西大洼,就为这事我和老郭差点打起来了。事后,挨了你一顿训斥不说,还扣了我俩一人半天工分呢!”

“噢,原来就为这事?”

“是呀。”

“那你说呢?”

“磨一次算一口。”

“错!咽一次算一口。”

“磨一次!”

“咽一次!”

“我当了大半辈子的队长,能不知道吗?”

“我当了大半辈子的牛板,就不知道吗?”

“就是磨一次!”

“就是咽一次!”

……

“韩爷!夏爷!你二老又在争论什么呀!”这次,正在二人争得欲要动手动脚的时候,又被我赶上了。

听完二老者的又一番陈述,看了看夏爷,又转身瞧了瞧韩爷,我微笑着向二老每人只好敬上一支香烟,并亲手帮二人燃着。口吐着青烟的二老,这才蹒跚着两腿,各自离开了。

冬阳下,土墙边,戴黄色军帽的夏老汉和裹黑色绒帽的韩老汉又席地而坐。”

“哎!我说老韩呀!我问你个问题,你说抗美援朝是中国胜利了还美国胜利了?”这次,是夏老汉先开腔了。

“你说呢?”韩老汉直直地盯着夏老汉。

“当然是中国胜利了!”

“错!是美国胜利了!”

“我当了大半辈子的队长,还当过三年兵,能有错吗?”

“我当了大半辈子的牛板,虽没当过兵,就错了吗?”

……

“夏爷!韩爷!住手!”看来,这次,夏爷韩爷二老是动真的了,我加速飞跑过去。

了解清情况后,我长叹一口气:“夏爷,韩爷,午饭早做好了,家里人都在等着你俩呢!”

“呸!”“呸!”俩人冲着对方狠狠地各喷了口唾沫,悻悻地离去了。

望着二老渐去渐远摇摇晃晃的背影,我哭笑不得……

冬阳下,土墙边,两位老者不知什么时候又坐在了一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