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故事:回故乡
故事 生活故事

生活故事:回故乡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金琳
2020-12-30 07:00

上午十点我准时到达火车站,在站台注视着南来北往的火车,一辆绿色的火车到站后,人群拥挤着从火车上下来,母亲那熟悉的身影一下子跃入我眼帘,我走上前接过母亲的行李,还没来得及搀扶,母亲晃了晃跌倒在地上。我大惊失色,把行李一扔,趴在母亲身上,问:“娘,您怎么啦?”

母亲没有回答。我眼泪禁不住掉了下来,赶紧把母亲送到了县城医院,医生检查后诊断:母亲是劳累过度晕倒,没有其它病。在庆幸母亲不是什么病的同时,大大的问号在我头脑里产生:“怎么会这样?”

这是上个世纪七十年代中期,农转非的母亲从陕西省咸阳市茂陵的工作单位——化工设计院回故乡看望外公。父亲提前给还在故乡工作的我写信说给母亲预订了卧铺,让我按时到火车站接母亲。母亲的晕倒,我心中有些疑惑?路途虽然遥远,卧铺能让母亲在车上休息,不至于劳累过度。母亲出院回家后,我知道了母亲晕倒的原因。

母亲上火车后,按号入座地到自己的卧铺前,发现有个女人提前占了她的位子,母亲把行李放在火车货架上,拿着自己的火车票对卧铺上的女人说:“这是我预定的卧铺,你是不是躺错了?”

女人不好意思地从卧铺上下来了。此时,母亲才发现那女人不但是个残疾,还有孕在身,恻隐之心油然而生,又把卧铺让给了那女人;这回那女人毫不客气地一直躺到郑州下火车,母亲才回到卧铺上。

刚打算在卧铺上睡觉的母亲,又一个腿脚残疾、怀里抱着几个月大的孩子的女人站在了她面前。母亲观望周围,没有座位,站着的人把车厢挤得满满的,临卧铺上一老一小,路途劳累的母亲,睏涩的眼睛闭上又睁开了,从卧铺上下来,把卧铺让给了那抱小孩的残疾女人。残疾女人和孩子在石家庄下了火车。

母亲在卧铺上躺了一会儿,醒来去厕所,回来后,自己的卧铺上躺着一个突发心脏病的女人;她的丈夫守候在旁边,犯心脏病的人一动可能就会永远离开人世,母亲看着卧铺上的女人,又成了站票乘客。

火车到达德州,那心脏病患者病情有点好转,其丈夫背着下了火车。可是,母亲的卧铺只买到德州,往后的路途没有了卧铺。

一个和母亲一路车次没有座位、一直站着的年轻人感慨地对母亲说:“阿姨,您是出远门?您这个年龄,几千里之遥的路途,大可不必这样。”

母亲看了看年轻人说:“我是回故乡,第一个女人虽年轻,腿脚残疾还有身孕;第二个女人腿脚残疾又抱着睡觉的孩子;腿脚不方便的女人抱着孩子站在我面前,使我在自己的卧铺上躺不住;第三个人突发心脏病才躺在我的卧铺上,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年轻人听后,敬佩地说:“看您近五十岁的人却有着这么好的心界,您慈悲善美的行为,是我学习的榜样,您的心行当之是无疆之爱。”

母亲自从到了父亲单位工作后,外公在世时候,每年都回故乡一次,每一次都是在故乡的县城下火车,提前由父亲通知还在家乡的我们按时接站,然后乘公交汽车到达我村北边距家百米之远的家里。每一次母亲因为回故乡的愉快心情都从没有显示出疲劳的症状,在村北头一下汽车,就高兴地迎着村子里所有见到的人们,前前后后侄男孙女们一听说,就都迅速到我家看望母亲。

只有那一次,母亲到家乡村北头的神情,让乡亲们看出了母亲神色的憔悴,后来才知道个中原委,大家说出的话,都像火车上那个年轻人对母亲说的话一样,母亲说:“一想到回我在这里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家里,心里那个亲切和高兴的滋味,你们是体会不到的,在火车上,我的卧铺让三个人各自占据了不同的路程,也没有感觉很累,谁知道一到了我们的县城,就晕倒了,这可能是到了家的缘故吧1”

“三婶子、三奶奶,您这是走到天边仍旧爱故乡啊!”大家异口同声。

“孩子们,家乡再怎么穷,不爱故乡的人少啊!我今年又回到了故乡,是不是?”母亲感慨地说。

“那是,那是。”大家随声附和着。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