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女儿,有四个爸爸
故事 短篇故事

短篇故事:四个爸爸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若妤灬
2020-12-30 06:00

今天,是陈芸的三十岁生日,也是……她丈夫的葬礼。

她的丈夫邓奇,死于她三十岁生日这天。

因公殉职。

邓奇是一名消防员,还是他们中队的队长,听说,这次任务原本很顺利,可是最后却发生了一次爆炸。

邓奇原本能走的,可是,他把活下去的机会,留给了自己的战友们。

最后的爆炸冲击波袭来的前几秒,是他冲进去,救出了几名战友,自己却葬身火海,再也来不及见一面自己未曾出世的孩子。

是的,陈芸怀孕了,怀孕七个月。

原本,再过两三个月,孩子就能顺利出生了,可是,邓奇却再也见不到了。

葬礼上,邓奇的战友们失声痛哭,花圈挽联摆满了殡仪馆大厅,可是,陈芸却哭不出来。

她站在最前面,静静地看着黑白照片上那张熟悉的脸,一滴泪都流不出来。

邓奇,你是英雄,你这一生救过无数的人,你是顶天立地的英雄。

可是,你唯独在我和孩子这里做了逃兵。


葬礼上,被邓奇救下的四名队友走上前来。

四个铁骨铮铮的大男人,此刻都哭到眼眶通红,一度嗓子哑到说不出话来。

“嫂子,您放心地把孩子生下来,我们一定会当做自己孩子一样照顾,我们会守护这孩子一辈子。”

陈芸瞬间红了眼眶,她摇摇头,轻声道,“我了解他,他救你们的时候,一定没有想过要回报。”

四人没有再说话,对着陈芸深深鞠了一躬,这是他们无声的承诺。

他们并没有食言。

陈芸生孩子那晚,四名战友都赶了过来,四个大男人在产房外急的团团转。

当医生告知产妇可能有羊水栓塞的危险时,几个男人瞬间眼睛红了,握着医生的手连声道,“医生,我们大哥已经去世了,求求你们,一定要救救我嫂子和孩子!”

一夜折腾,幸好,母子平安。

陈芸生了一个女儿,她脱力地躺在病床上,护士把女儿抱到她面前让她看了看。

陈芸笑了,女儿……眉眼间有着他的影子。

她们的女儿终于出生了。

陈芸闭上眼,眼泪缓缓滑下,邓奇,你看见了么?

我们的女儿出生了,她长的很像你。

我……很想你。

陈芸为女儿取名邓念,小名念念,念是思念的念。

代表着她和女儿,会永远地思念邓奇。

而那四名战友从来没有食言,念念成长中的每一个瞬间,他们都在。

他们共同认了念念做干女儿,逢年过节,一定会买好各种米面粮油送到陈芸家里,也一定会给念念准备好漂亮的小裙子。

念念百天,四个干爹自学成才,为她拍百天照。

念念周岁宴,四个干爹笨手笨脚地替她布置房间。

念念长的很快,一转眼就上了小学,可是,他们谁都没有忘记当初的承诺,念念是在四个爸爸的呵护下长大的。

而陈芸,始终没有再嫁。

其实不是没有动过再结婚的念头,可是,一想起记忆中那张熟悉的脸,这个念头就被彻底压住。

还是算了。

再找多少个人,也不会是他了。

陈芸想,她上辈子一定是欠邓奇的,才会在他去世后,这么多年仍旧放不下他。

其实,当初葬礼上的话只是赌气,他是世人的英雄,也是她和孩子的大英雄。

岁月不饶人。

一转眼,陈芸才恍然发现,自己竟然老了。

女儿渐渐长大,上了初中,高中,大学……

女儿毕业了,工作了,开始交往男朋友了,男朋友人品很好,踏实上进,家里条件稳定,算不上好,也不算太差。

陈芸很满意,她也开始催促女儿结婚。

这么多年,她最庆幸的事情就是——有着邓奇那四位战友的帮助与照顾,女儿从小性格活泼,从来没有因为家里缺少父亲而有任何的性格缺陷。

女儿结婚了。

婚礼前夕,女儿颤抖着单独做了四份请柬,一份一份,庄重地送到了四个干爹手里。

四个早已退休的男人,激动的眼眶泛红,接下请柬后,其中一人低声道,“队长,女儿结婚了,你在九泉下……也该安息了吧。”

他们没有食言,这么多年,女儿是在他们的照顾下长大的。

如果没有他们,陈芸恐怕早已被生活的琐碎与艰辛压垮。

陈芸知道,他们始终没有忘了邓奇,没有忘了邓奇当初以命换命,将他们救出火海。

二十五年了,邓奇去世了二十五年,他们也守护了念念二十五年。

念念婚礼那天。

到了父亲送女儿走上台的环节,司仪站在台上,手握话筒,语气难得的庄严。

“今天这场婚礼,有些特殊,新娘子的父亲去世了,但是,新娘子说,她还有四位爸爸送她出嫁。”

话落,司仪对着台下微微鞠躬,“有情新娘的四位爸爸登场!”

音乐响起的那一刻,邓奇的四位老战友,穿着当年的消防服,挺直着背脊,步伐整齐地走到了念念身后。

别人的婚礼,都是新娘挽着父亲的手,由父亲把她交给新郎。

而念念的婚礼,她身穿洁白婚纱走在前面,身后,是四位身着消防服的男人,他们以一个守护的姿态走在她身后。

他们已不再年轻,他们的背脊已经不再笔直,他们的手掌已不再有力。

可是,只要念念需要,他们依旧会守护着她。

一切,只因为二十五年前的那句承诺:

“嫂子,你放心地把孩子生下来,我们来照顾他!”



婚礼舞台上。

当念念与新郎手牵着手转过身时,已泪流满面。

看着对面那四名两鬓已经隐隐露出白发的男人,念念缓缓弯腰,鞠了一躬。

“爸……”

这一声爸,他们受之无愧。

而舞台另一端,四个铁骨铮铮的男人,这一刻同时红了眼眶。

二十五年了。

若有一日去九泉之下见到队长,他们终于能够拍着胸脯说——

他们,没有食言。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