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故事:朝落拜惜归
故事 短篇故事

短篇故事:朝落拜惜归

作者:白宸
2021-01-01 21:00

三百年前陆牵牵受了天劫,本应该翱翔天际的凤凰只能躺在大泽山的生死石上养伤,整日里无所事事,数着羽毛过日子。

一日,一个拿着剑的刀客进了路牵牵的凤凰洞,睡的朦朦胧胧的路牵牵顿时炸了毛,正要运用灵力将人丢出去,却被来人钳制住胳膊,她正要破口大骂,一抹湿意在路牵牵脖子上晕开,她一怔。

“牵牵,我终于找到你了。”苏清安把头埋在她脖子里,语气委屈又庆幸。

苏清安告诉陆牵牵,三百年前,她还未渡劫时,他们便情定三生。只是后来路牵牵渡天劫时,记忆受了损,什么都不记得了。

他费劲千辛万苦,才找到了她。

陆牵牵麻木的听着苏清安对过去的讲述和他的情意,许是睡了几十年睡傻了,竟是一点也想不起来了。

苏清安完全不在意路牵牵的冷淡,每日里采了清晨最有灵气的露水,喂路牵牵喝下。

渐渐的,路牵牵对苏清安也生了几分感情,对他的说辞毫不怀疑。

陆牵牵的逻辑很简单,如果她跟苏清安没有一点关系,他不可能对她这么好。

又过去了三个月,陆牵牵天劫烧毁皮毛也长好了,正是适合吞噬南明离火的时候,她唤了苏清安给他护法,颇为娇憨的道:“你待我吞了南明离火就可以离开这里,到时候咱们一起去云游四海做一对恩爱夫妻。”

苏清安含笑点头,眸子里满是宠溺。

太阳西斜,陆牵牵吞噬南明离火到了关键时候,想到马上就可以跟她的少年双宿双飞,她的脸上不禁挂了几分笑意。

一道掌风却突然袭向陆牵牵的胸口,南明离火化为一颗珠子滚落在地,陆牵牵吐出一口黑血,垂然倒地。

背后,苏清安收回手掌,捡起了地上的珠子,脸上的深情消失不见,看着陆牵牵淡淡的说:“这一世我对你不起,来世,再偿。”

陆牵牵抹了抹嘴角,凄凉一笑,她想起来了,她什么都想起来了。

三百年前他们根本不是什么情侣,只是一个想长生不老的人来求她这个凤凰讨要南明离火来炼制长生不老丹,后来她受了天劫,失了记忆,他便编制出这三个多月的情意,只是为了她的南明离火。

“你……可有,一点点真心?”小心翼翼卑微异常,路牵牵抬头看着苏清安,眸子里竟有点点水光。

“从未。”苏清安跳下凤凰洞,冰凉的字眼飘摇在空气里。

这一场大梦,到底是她一个人在梦里。

没了南明离火的她失了本源,鲜艳夺目的羽毛一点点变的暗淡无光,赤色的双眸渐渐没了神采。

此后陆牵牵将在这里沉睡千万年,再也不会醒来。

……
三百年后秋戈山上,一个小童看着他那总是一身红衣的师傅,肉嘟嘟的手捧着脸,疑惑的问:“师傅,师姐们都说你这么多年在等一个人,你在等谁?”

苏清安望向远方,那里青山绿水,有三春盛景。

“等一个,永远也等不到的人。”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