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老故事,街头算命先生
故事 短篇故事

短篇故事:乡村老故事,街头算命先生

作者:小包子
2021-01-01 11:00

张集有一家富户姓马,家中有四百亩良田和一百亩薄田,还有一间酿酒的作坊。马家有三个儿子一个女儿,女儿名叫马红梅。马红梅虽然是家中独女,但在那个男尊女卑的年代,在家中并不得眷顾。

马红梅没读过书,倒不是家中供不起。马家父母觉得,女子终究是要嫁人的,嫁出去的闺女泼出去的水,花钱供他读书是赔本买卖。不过父母虽然没给她读书的权利,但在三个兄弟的影响下,马红梅还是能识几个字的。

马红梅虽然没什么文化,但女红做的很好,做的针线活更是方圆十里无人能比。十四岁那年,父母将马红梅许配给了范明山。范明山家世代耕读,若论经济比马红梅家逊色一些,但也是一方的富户。最重要的是,范明山当时已经中了秀才。

十五岁那年,在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下,马红梅和范明山正式成了夫妻。在那个恋爱不自由的年代,马红梅和范明山倒也算得上郎才女貌、天作之合,夫妻感情与日俱增。他们两个度过了一段短暂的幸福生活,怎奈天公不作美,婚后第二个月范明山便得了一场大病。

范明山的父亲英年早逝,后来范明山久病不愈,二十三岁也早早的离开了人世。范明山去世后,家中境况急转直下。马红梅的婆婆也是大户人家的闺女,在娘家要比马红梅有地位的多,过惯了养尊处优的富贵生活。所以在经营方面一窍不通,而马红梅刚嫁过来就守了寡,当时当不了范家的家。

当时马红梅已经有了一个月身孕,一家人只能坐吃山空。家中余财用光了,就开始卖房卖地。后来房子卖的只剩下三间柴房,土地只剩下三四十亩没人要的洼地。范明山去世后仅三四年时间,范家就彻底败落了。

马红梅在娘家本就不受待见,婆家遭了难,这下她母亲更加讨厌他了。马红梅的儿子出生后,她给儿子取名思明。马红梅的儿子七岁那年,她带着儿子回娘家。当时家里炖了一条鱼,吃饭的时候,马红梅的母亲只让她母子吃鱼头,把好肉都给了自己的儿孙。

受了冷遇,马红梅虽然没说什么,但心里却不是滋味。她倒不是为了自己,而是心疼儿子也跟着她受辱。不过吃完饭回婆家时,马红梅在大门口碰到了一位算命先生。算命先生非要给她算上一卦,说她儿子将来定能富贵,让她等着享福吧。原因就是那个鱼头,算命先生说谁吃了谁行大运。

马红梅虽然是个传统女性,但对鬼神之事一直半信半疑。算命先生的话她并没有太放在心上,没几年就解放了,马红梅的娘家因为地主的成分吃了不少苦头。而解放时范家几乎一贫如洗,则被评为了贫农。解放前范思明参加了解放军,建国后成了县公安局长。

范思明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两个儿子后来都从事了文艺工作,女儿则成为了人民教师。马红梅92岁时离世,她的后半生虽然没有大富大贵,但一直身体康健、无疾而终。虽然经历过挨饿的岁月,但总的来说还是幸福美满的。

这是听我爷爷讲的一个故事,马红梅是我的曾祖母。她去世那年我已经19岁读完了高中,在我的印象里她和蔼可亲,从不与人争吵。我老家那个村子里,村里人都敬她,她也乐意为村里人解决麻烦。

不过她对我们却很严肃,尤其是在为人处世和吃穿用度上。她一生省吃俭用,记得小时候她总是教育我们,吃饭时不要吧唧嘴,吃饭时间不能窜门,吃馍馍时要拿好,馒头沫都不能掉。

至于算命先生的话,我爷爷说算是瞎猫碰见了死耗子。他是个忠实的马克思主义者,一生只信奉人民。记得八十年代我们老家重建家庙,村里的族长找到爷爷想让他回老家主持一下开个大会,我爷爷很爽快的拒绝了。不过还是念在同宗的情分上,捐给了老家人一些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