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不会活在你们的口水里
故事 短篇故事

短篇故事:她不会活在你们的口水里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夕颜
2021-01-02 11:00

“她失踪了?”

“不是失踪,听说是自杀……”

“自杀?不会吧,听谁说的?”

“她啊,私生活非常混乱,得了艾滋,心里承受不了就自杀了呗。”

“啊?”

“什么什么,我错过了什么…”

“…………………………”


晚上十点,班级女生群聊得热火朝天,一个一个聊得比打辩论赛还激烈。

室友赵群肩上搭着毛巾,唾了一口嘴里的牙膏泡,很不屑地说“一群八婆”。

此时此刻的我躺在床上,看着手机里不断冒出的消息,思绪万千……

班群里被大家议论的女生是余半梦,和她的名字一样是一个自带迷幻属性的女孩,勾人却让人望而却步;

她身上散发出的那种妩媚的女人感,和好似刻在骨子里的凉薄,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具有极大的反差感。

至少,在我看来是这样的。

余半梦是在大二的时候转专业到我们班的,初见她,脑海里的女主自此有了脸,她皮肤白皙,唇红齿白,一头乌发自然的垂在肩头,浑身散发出一种清冷的气质;

但是她的耳朵长的又很大,和她精致的巴掌脸完全不成比例,大大的耳朵削弱了高冷感,增添了一丝丝俏皮可爱,完完全全是一张女主脸,很飒很A,又不失女人感。

记得当时她刚到我们班,整个人虽然很冷,但和身边的同学相处得很融洽,小组讨论的发言人是她,做ppt汇报总结的也是她。

一次在线性代数课上,老师说让我们每个人做自我介绍,大家重新认识一下。那次,全班印象最深的就是她,也是我第一次认识她。

她放着ppt,介绍着她这些年去过的地方,碰到过的人以及拍过的照片。

原来,她是个南方女孩。

原来,她从小就一个人生活。

原来,她为了心里的信仰独自来大西北上学。

原来,她拍的每一张照片都有属于它的故事。

原来………

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开始独来独往,身边昔日“好友”早已不见踪影,上课也是迟到早退,每次看到的她总是坐在教室的最后排低着头玩手机。

总有一种感觉,她不再是她,可她依旧是她。

我们宿舍号称“从不八卦的宿舍”,也开始谈论起她了。

室友说,余半梦前段时间搬进了我们班女生的宿舍,结果没住几天,就得罪了全宿舍的人和隔壁几个宿舍的人,因为这个事还闹到了学院,辅导员找到余半梦说要给她换宿舍。

但是余半梦坚持不换,说自己没做错什么,问心无愧。

“你知道余半梦为什么到大二了才要转专业吗?”

“不知道。”

“你到底是不是我们班的啊”,室友一脸嫌弃地说。

“我听说余半梦是为了班长才转来我们班的,她喜欢班长,而且她还偷偷跟踪班长,一次班长和她女朋友在操场散步,她冲上去冲着班长一顿乱吼,当时就把班长吓懵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最最最大的瓜是她竟然做那种事,滥交”。

“你这都从哪听说的啊,我觉着她不是那样的人”。

“嗯?怎么回事,你怎么就知道她不是那样的人”,室友一脸鄙夷地说。

“我倒是觉得她那种人又纯又骚。”

我怎么知道?可能从第一次见到她,可能从她第一次讲述她的故事,可能从她给我看她的弹唱视频。

朦胧的时间 我们溜了多远
......
如果再重来
......
让我把记忆结成冰
......
你说你会哭 不是因为在乎

视频里的她坐在海边,夜幕降临,坐在一堆篝火旁边,抱着一把吉他,弹唱着周杰伦的《最长的电影》。

微微沙哑的声音,或沧桑,或性感,亦或诱人。

她就像是一本外语原著小说,明明看不懂,却很吸引人,想让人探索。

好像周围的议论声越来越多了,愈来愈多的目光投射在我身上,异样又讽刺。

我知道,这都源于坐在我身边的人,余半梦。

羞耻,恼怒,百感交集,我坐立不安。

“要不你还是去前排吧”,看出我不安的余半梦说。

“啊,没事的,我不用”,我艰难地挤出一句话。

后来,余半梦没有再来上课,我也因为没有她坐在身边而少了被大家谈论,好似松了一口气……

或许在大家眼里,余半梦和我走得很近,其实只有我知道,并非如此,我们只坐过两次同桌,而且都是老师要求大家往前排坐,我们俩“碰巧”坐在了一起。

这个世界上哪有那么多碰巧,只不过有一方是“有心人”罢了。

没错,我想了解她,所以制造了两次“碰巧”。

只是,我终究不是勇敢的人,还是屈服于异样的眼光和流言蜚语了。

原来老人常说的,唾沫星子淹死人是真的。

最后一次遇见余半梦是在操场,初秋的傍晚,树上的叶子被风吹得沙沙作响,凋落的树叶随着风一摇一晃地在空中飞舞。

余半梦叼着一根烟,慵懒地靠在墙上,空洞的双眼看向远方,好似外面的世界都与她无关。

她仍然直视着远处,眼皮都不曾动一下,说“你也觉得我是他们口中的那种人吗?”

“不是,你是好人”,我的语气异常坚定。

她微微勾唇一笑,默不作声。

“你,你能来上课吗,大家其实都挺想你的。”我说了违心话,没有大家,只有我。

听到我的话,她转头看了我一眼,最终却还是什么都没说。

余半梦已经整整两个月没来上课了,有人说她休学了,有人说她被人打死了,有人说她得了艾滋自杀了……关于她的传言,每天都有不同的版本在更新。

我知道,她肯定活着,而且活得好好的,她在自己的世界里遨游。

大家都说她与世界格格不入,其实不是她融入不了世界,而是她一直把世界拒之门外……

在浩瀚的宇宙中,我们如同蚂蚁一般弱小,每个人都在拼劲全力地活着。

我相信,那个迷一样的女子肯定在世界的另一个角落,倔强地生活着。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