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黑莲绕指柔
小说连载 故事 黑莲绕指柔

小说连载:黑莲绕指柔-第4章 黑莲绽

作者:觅朝云
2021-01-02 19:00

第4章 黑莲绽

清澜院的爬山虎长势极好,大片绿色翻过院墙垂落下去,织成一张密网。宋琼怡在院外徘徊半响,揪秃了好大一片嫩叶才终于下定决心敲响大门。

兰儿一看是她,压下惊讶恭恭敬敬将人领了进去。这还是宋琼怡第一回踏入清澜院,整个院子里似乎只有两个丫头伺候,屋内陈设也简单至极——像极了宋嘉禾那张淡漠的脸。

对比自己奢华舒适又漂亮的小院,宋琼怡陡然生出了丞相府亏待大小姐的想法。下一刻,她摇摇头将这念头从脑海中赶了出去。

母亲与她从未亏待过宋嘉禾,她自己性情寡淡高冷,与丞相府何干?

但一想到自己跑这趟的目的,宋琼怡还是有些心虚——她的确是来抢她的东西的。

宋嘉禾脸上依旧没什么表情,道了句“你来了”后便垂下雾蒙蒙的双眼捣鼓起茶具来,而后递给宋琼怡一杯热茶。

“你把显哥哥让给我吧。”宋琼怡突然说,“强扭的瓜不甜,你们的婚约是长辈们定下的,他不喜欢你,你们在一起也只能互相折磨。”

呵,显哥哥,多么亲昵的称呼啊。

宋嘉禾摆弄茶具的手一顿:“你也知道,我、我和他有婚约,父亲、父亲不会同意的。”

这点宋琼怡当然知道,否则她也不会放着宠爱她的爹爹不求跑来清澜院找不痛快。

“可显哥哥喜欢的人是我!你这样拿婚约绑着他有意思吗?”

宋嘉禾第一次在她面前涨红了脸,越着急解释就越说不利索话,最后干脆边比划边道:“反正……你、你找我没用,显哥哥、自己去、去找父亲!”

一直窝在她脚边的胖橘猫从未见主人这副模样,当即弓起身子对着宋琼怡发出危险的叫声,仿佛下一刻就要冲上去挠她。

“行了!我早知道跟你说不通!”宋琼怡气得肺疼,“显哥哥肯定会亲自来找爹爹,到时候你松口就成。”

她一走,橘猫立马变回温顺的样子,亲昵地蹭蹭宋嘉禾的腿。它这变脸速度与主人一脉相承——宋嘉禾早没了方才失魂落魄又着急忙慌的样子,甚至连说话都不结巴了。

“兰儿,替我转告老太妃,三日后的奎山游猎我陪她去。”

“可是近来风沙大,小姐你的眼睛……”

宋嘉禾淡淡道:“无碍,这样正好。”

书柜最上方有一个红木匣子,繁复的雕刻工艺与整间屋子的朴素格格不入,宋嘉禾将其取下来细细擦拭干净,玉手抚上锁扣,啪嗒一声打开它。

除了母亲留下的东西外,里面还有些诸如字帖、泥塑、手镯等小玩意儿,宋嘉禾将其一一取出,装进另一个普通的木盒。蒲草编织的小燕子映入眼帘,它早已褪去了青绿,变得枯黄,形状却依旧活灵活现,足见保存之人的用心。

宋嘉禾和周显是指腹为婚,但直到五岁时,她才第一次见到了常年随父亲驻守关外的周显。

小周显喜欢宋嘉禾的伶俐劲儿,抓耳挠腮地想让她崇拜自己却又想不出好法子,只好炫耀起父亲来:“我爹是大将军,守国杀敌,是大梁的英雄!”

这可触到了小女孩的逆鳞,宋嘉禾当即奶凶奶凶地反驳:“你胡说!我爹是丞相,官比你爹大,他才是大梁的英雄!”

彼时她骄矜惯了,周显又是个野孩子,两人话没说三句就掐了起来,二位母亲费了好大的劲儿才把他们拉开。

“你又凶又不讲道理,我才不要娶你!”周显放下狠话气冲冲地走了。

宋嘉禾冲他背影大声喊:“你更凶更不讲道理,我,不,根本就没有人愿意嫁给你!”然而狠话放完,头一遭被人当面指责的大小姐鼻头一酸,趴在母亲怀里放声大哭起来。

“呜呜呜,为什么会有人不喜欢嘉禾……”

哭累了就睡,当宋嘉禾挂着泪痕醒过来的时候,却见周显别别扭扭站在门口看她。

“你来干什么?”大哭过后的嗓音明显不再脆生生,带着一丝刚睡醒的迷茫,可怜兮兮的。

周显的心一下子就软了,献宝似地掏出只草编小燕子:“我来给你道歉,母亲说不可以让女孩子流泪,这是我亲手编的,你能原谅我吗?”

“哇!好漂亮!”小团子爱不释手,却还是坚持问,“那到底谁的爹是英雄?”

周显叹口气:“你爹。”

宋嘉禾满意地眯起眼睛笑:“那嘉禾原谅显哥哥啦。”

这声软软糯糯的显哥哥差点让周显脚跟不稳,一想到日后要娶这个小可爱,他竟在大冬天午头红透了脸。

可后来,不论是发誓要娶她的周显,还是被她当做英雄的父亲,都不要她了。密密麻麻的酸痛渗入四肢百骸,宋嘉禾深深吸了好几口气,才忍住没将那草燕捏碎。

老太妃年轻时喜骑射,每次奎山游猎都会观看后生们的马术与箭术。今日宋嘉禾刚陪着她走进靶场,无数道或玩味或探究的目光便齐齐投到她身上。

不远处,周显正手把手教宋琼怡射箭,从这个角度看,她的未婚夫婿竟像是环抱着她妹妹一般。嗖的一声,快箭离弦,直直射入稻草人的心脏,也射在宋嘉禾的心上。

宋琼怡面若春桃,毫不吝啬对周显这位好老师的夸奖,宋嘉禾却浑身僵硬,自虐般盯着那对璧人。

老太妃走过去,面露威容:“显儿,男女有别,别人不懂礼法就罢了,你难道也不懂?”

宋琼怡忙后退一步解释:“显哥哥在教我射箭,我们……”

“哀家同显儿说话,你插什么嘴?”

周围都是京城贵胄,宋琼怡没想到老太妃会当面斥责她,又气又委屈,眼巴巴地向周显求助。后者原本打算替她解释两句,但看到脸上毫无血色的宋嘉禾,便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周小将军,可、可否借一步说话?”

脚下枯叶沙沙作响,宋嘉禾沉默地走在前头,只留给周显一个落寞的背影。行至林间僻静处,她再转过头来,眼中竟已噙满泪水。

周显以为她要找自己哭闹,没想到对方却深吸一口气:“周小将军,我们解除婚约吧。”

“嘉禾,你……”

宋嘉禾苦笑着打断他:“琼怡说得对,你不喜欢我,婚约对你来说也只是负担。”说罢,她将从刚才起就一直端着的小木盒递给了周显,眼眶酸涩发红,泪珠忍不住滑满脸颊。

“显哥哥,这些、这些都是你送我的,现在我把它们还给你。”

老物件使尘封的记忆重见天日,流泪的姑娘让他心乱如麻,久违的一声显哥哥更是喊进了他心坎里。小时候便是如此,宋嘉禾只要软软糯糯地唤一声显哥哥,便是要月亮周显都能搭梯子去摘。

“显哥哥,你为什么不要嘉禾了呀?”她就像一枝被积雪压弯了的梅花,在寒风中颤抖着。

“没有,我没有不要你!”周显慌乱解释着,“我对琼怡好,是因为那天晚上他们说猜中灯谜的是相府小姐,我以为那是你,所以才上前同她比试……”

林间更深处,裴原啧了一声,叹道:“原来小少爷那晚所说的趣事儿就是这个,孽缘呐!”

梁淮安眉头微微皱起,周显对宋琼怡好,无非是因为她像小时候的宋嘉禾,可他却没深想宋嘉禾为什么会变成如今近乎淡漠的性子。

但他不一样,宋嘉禾这些年过的有多不容易,他全看在眼里。所以尽管她现在看似情绪不稳、泪流满面,他却看的十分真切——宋嘉禾并没有动真心。

那她为什么还要欲擒故纵地嫁给周显?

“那现在呢?你到底是喜欢我还是宋琼怡?”

看着扯住自己衣袖的葱白玉指,周显犹豫了一瞬:“我当然是喜欢……”

“大小姐,周将军!二小姐骑马不慎摔了下去,二位快回去看看吧!”

周显深色紧张:“先回去看看琼怡吧,我们的婚约不会解除。”

宋嘉禾敛容抹泪,望着他匆匆离去的背影不自觉嗤笑了一声。看吧,喜欢是多么虚无缥缈的东西啊,周显小时能喜欢她,长大了又能喜欢她妹妹,谁知道他将来还会喜欢谁呢?

宋琼怡从小什么都不缺,才会格外渴望爱情,而她宋嘉禾最不需要的,就是喜欢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

轮椅压过枯枝的声音响起,一道飘过来的还有梁淮安清冷的声线:“演技不错。”

裴原知趣地离开了,宋嘉禾行礼道:“王爷。”

“你以前是怎么称呼本王的来着?”

这个以前,还要追溯到宋嘉禾六七岁的时候,她回想了一下,那时候她随着周显唤他小舅舅。

没想到梁淮安更不满意了:“还是叫我王爷吧。”

“……”

“王爷,没什么事的话嘉禾就先退下了,我妹妹受了伤,得去看看。”

梁淮安充耳不闻,仰头盯着苍天的梧桐,似是喃喃自语,又似在询问宋嘉禾:“这么高的树,你当年究竟是如何爬上去的?”


阅读其它篇章:黑莲绕指柔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