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的片名暂定为《囚爱》
囚爱 小说连载 故事

小说:第二部 爱囚(2)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若妤灬
2021-01-03 09:00

下辈子我还记得你,你的誓言可别忘记


那一刻,我已经忘记了自己是在拍戏,真真实实地因为他的目光打了个哆嗦。
冷。
冷意有如实质一般顺着肌肤划过,直射心头。
我的心扑通乱跳着,慌乱地下了车。


第一场戏完美结束。
剧组工作人员喊卡时我站在车下,怔怔地看着车上的向导。
他刚刚的目光……好恐怖,我似乎真的透过那个目光看见了当年那个豁出性命准备报仇雪恨的向一。
向导走下车来,再出现在我面前时,已经摘了鸭舌帽,露出一张清隽的面孔。
他垂眸看我,唇角微微勾起,含了几分笑意:
“感觉怎么样?”
我点点头,有些拘谨,也有些紧张,“挺……挺好的。”


向导没再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我,目光幽深。
半晌,他点点头,“没问题的话,那咱们继续。”
我垂眸,“好。”


车上。
我被“向一”再度拦下,又一次坐回了之前的座位上。
第一次演戏,我居然十分顺利地入了戏,代入感特别强烈,我一度以为自己就是当年那个不知不觉中踏入了这场血腥案件中的许雯雯。
一举一动,我甚至都不用去看剧本,发挥的特别自然。


剧中。
身旁坐了这样一个阴冷又恐怖的男人,我紧张的不得了,搭在膝上的指尖都带着细微的颤抖。
好不容易捱到了车辆到站,我又被告知,和向一同住一间房子。
和向导搭戏很顺利,超乎寻常的顺利。
他似乎高度还原了这个角色,听说,《囚爱》的剧本就是向导亲自写的,从构思到演绎,向导似乎演活了向一。


可是,我有点疑惑。
身临其境的演绎出来,我发现,向导似乎将男主向一的心理戏份勾勒的很好,包括每个细微的动作与表情,可是——
对于女主许雯雯的心理,他似乎把握的并不到位。
忍了又忍,我还是没忍住说了出来。
中场休息时,我主动去找了向丛导演。


“向导。”
我走上前去,小心翼翼地叫了他医生。 
此时,向丛正坐在椅上,低头看着剧本,若有所思。
闻言,向丛抬头看我,语气是想象之外的温和,“怎么了?”
我抿了抿唇,低声道,“向导,我个人觉着,女主的心理刻画可能不太到位……”
没有想象中的暴怒或不悦,向丛只是微微怔了一下,随后按着我肩头将我轻轻按到了座位上,“那你说说,女主的心理应该是怎样的?”
他垂眸看着我,眼底似乎有光在闪烁。


我轻声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身临其境的表演比较有代入感吧,演戏的时候,我真的一度以为我就是许雯雯,按照许雯雯的性子,不会有剧本中最开始觉着男主恐怖而想要偷偷逃跑的举动。”
向丛静静地看着我,“为什么?”
我摇摇头,“不知道,只是感觉。”
他轻声地笑,“好,一切都按你的感觉来。”
说着,他轻轻拍了拍我肩膀,“一会拍戏时,按照你的感觉来随意发挥,不需要一定百分百按照剧本,咱们这部剧,以真实自然为主。” 
我没有想到他会这么好说话,愣了几秒才回过神来,连忙点头,“好……”


许是初生牛犊不怕虎,我第一次拍戏,竟也真的就自由发挥了。
剧本似乎已经全然忘却,我现在自然而然的以为,我就是许雯雯。
我被旅游团忽悠来了这个鸟不拉屎的小山村,然后遇见了一个有点帅,有点冷,有点阴郁的男人。
然后我被绑架了。
我所有的举动都是自然流露,我完全沉浸在了这个角色里。


戏拍的很顺利。
今天的最后一幕,是我睡到半夜时惊醒,一个冰冷物体探入我衣领中。
惊醒的一瞬间,我惊恐的发现,那个阴郁男人浑身是血,拿着一把匕首抵在我脖颈上。
他低头看我,声音冷的刺骨。
“脱衣服。”
我被眼前的情景惊住,愣愣地看着他,身子不由自主地发抖。
“卡!”
工作人员喊了卡,对着向丛说,“向导,咱们今天的戏份结束了,您发挥的特别好!”
拍了个彩虹屁,却不见向丛有回应。
昏暗中,向丛手里紧紧握着剧组的匕首道具,目光紧紧凝在我脸上。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似乎看见向丛的眼睛,渐渐红了。
他静静地看着我,目光又似乎在透过我,看向别的什么。
他身子微微颤抖着,薄唇张了张,一道很轻很轻的嘀咕声传入我耳中——
“雯雯,你终于,回来了。”


我怔住。
这……也是戏份之中吗?
按理说不应该啊,而且,此刻机器都已经关了。
忽然,我心里一沉,向导该不会是中邪了吧?
为求真实,我们可是原景拍摄!如果当年的新闻报道没有出错的话,那些人可都是在隔壁的小走廊里被杀掉的。
一想到这个房间里可能住着许多冤魂,再一看向导此刻的模样,我就忍不住害怕了起来,我轻轻拽了拽他袖子,“向……向导,你没事吧?”
我的话似乎瞬间惊醒了他,向导回过神,面上表情瞬间敛去。
他深吸一口气,直起身,淡淡道,“没事。”
说着,他转身离开,“辛苦大家了,今天拍摄很顺利,收工吧。”


我松了一口气,却也不敢在这个房间里多待,匆忙跑了出去。
站在小院子里,我举目四望,却忽然看见了向丛。
此刻,他正站在前方的不远处,怔怔地看着院子里的厕所。
我忽然想起,之后还有一场戏份是女主要从那个厕所下面的洞里钻出去。
正想着,向丛忽然回身看了过来。
四目相对的一瞬间,我心里忽然紧了紧。
脑海中又不由自主地回想起了刚刚向导莫名其妙地红着眼说的那句话。
雯雯,你终于回来了。
这是什么意思?
难道……向导暗恋当年那个许雯雯?不可能啊,这都是多少年前的事情了,那个许雯雯如果还活着的话,恐怕都能当他奶奶了。
更何况,我听说,后来许雯雯似乎也死在了监狱里。
不是自杀,只是郁郁而终。
这段悲惨又绝美的爱情故事,让无数世人为之震惊与感慨。


想到这里,我又忽然理解了。
也许,向导刚刚只是入戏太深吧。
毕竟这部戏从构思到制作,每一个细节都是他亲自把关完成的。


我正胡思乱想着,目光一错,忽然发现向丛向我走了过来。
我连忙站直了身子,每次面对他,心里都有一种莫名地紧张感。
他走到我面前,却忽然递过一只耳机。
我愣住,抬头看他。
却见他轻轻笑了笑,低声问道,“听歌么?”
我原本想要拒绝的,可是,看着他的目光,鬼使神差地,我接过了耳机。
耳边传来一阵音乐声。
是一首特别老的歌曲,但是,却也刚巧是我一直特别喜欢的一首。
耳边隐隐响起了向丛跟着音乐唱歌的声音。
只不过…… 
我敏锐的注意到,他似乎把歌词落下了两个字。
他唱:好吧下辈子我还记得你,你的誓言可别忘记。
他落下了“如果”两个字。 




待续未完

阅读其它篇章: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