操控
小说连载 操控 故事

小说:操控(8)

作者:兰叶V
2021-01-03 06:00

姐姐死后,我成了小外甥的“后妈”(26)

接上章
 
进了他的房间才发现不对劲,刚才又鲁莽了,主人还没同意自己就先闯了进来。
 
也幸亏她鲁莽了,不然她绝不会发现书桌上会有那么一大沓照片。都是刘瑾华偷拍的她的那些日常照,有走着的,睡着的,有吃饭的,还有车上偷拍的,其中一张睡相很难看的照片,被他做成了屏保贴在桌面上。
 
“你……怎么不经我同意就闯进来啊。”好像做了贼被抓住了,刘瑾华一个大男人也觉得臊得慌,脸上火辣辣的。
 
石荷撇撇嘴,没去翻那些照片,而是径直地打开了电脑登录了邮箱。
 
眼前,看邮件这件事更重要。


石荷十指翻飞,轻敲几下键盘,就输入了登录名称和邮箱的密码。
 
网络有点慢,页面在不停地打转。刘瑾华听到她深深呼气声,屏幕里的倒影,还能看到她紧张地闭着眼睛。
 
“登上了。”刘瑾华提醒一句。
 
石荷睁开眼睛,手指在电脑前停驻了几秒,最后还是微颤着点开收件箱。入目的便是熟悉的昵称,sy001@126.com,收件箱的目录中夹着几封垃圾邮件。
 
石荷只觉得心要跳到嗓子眼里,砰砰砰,节奏感十足。
 
“妹妹,我今天去看心理医生了,医生说我得了抑郁症,有自杀的倾向。我一直吃药控制着。每次忍不住想死的时候,心里总念着你,要等你回来,你若是回来,我会把一切都告诉你。”
 
“妹妹,你的脾气倔,好面子。要是那个晚上,我能及时拦下你,或许你就不会走了。你若不走,我们就不会断了联系了。”
 
这两封邮件,看起来更像是失联后的绝望,格式随意,只是只言片语,像随手写下的信笺。
 
跳过这两封邮件,石荷找到了更早的那封。
 
妹:
 
见信好!
 
若是你能收到我的信息,请给我回一封信吧。
 
那天晚上的事,其实我并不怪你,如果有人终将会取代我留在罗家,我希望那个人是你。若是你,我便会放心地带着小豆子离开。
 
但我又是犹豫的,矛盾的,我从小与你的情谊很深,你若真的嫁给了罗俊生,将会遭受世俗的白眼和唾弃。我不愿将你卷入这样尴尬无助的境地,所以你要走时,我并未拦你。
 
我真的不怪你,我早已下了决定要离开罗俊生的。你若能回来,我便会把那些过往告诉你。
 
姐姐石媛


这是姐姐发出的第一封信,比起后来的那两封,这第一封信的用字措辞很谨慎。
 
石荷伏在桌前,整颗心沉甸甸地坠下来,原来,姐姐真的误会她了。
 
她和罗俊生之间并没有任何见不得人的事,一直严守着姐夫和小姨子的距离。只是那晚不知为何会失态,而姐姐回来时又恰好撞见了那一幕。
 
念及那晚不可挽回的错,石荷的五脏六腑不断地翻搅着,她用手挡着自己的脸,眼泪絮絮地往下坠。
 
刘瑾华坐在她的对面,不明信中内容,但看到石荷哭,他以为石荷在电脑里发现了石媛的死亡真相,想要过来安抚石荷,谁知她像刺猬似的,一下警惕地站了起来。
 
“瑾华,你先出去。”她脸上还挂着泪水,但说出来的话却铿将有力。
 
对不起瑾华,我心里藏了一段隐匿的往事,如此龌龊不堪的过往,我还没有勇气向你坦白。
 
冷静下来时,石荷才想到姐姐在信里面说她早就想离开罗俊生了。姐姐难不成真的出轨了吗?这跟小豆子的身世有没有关系?
 
既然小豆子不是罗俊生的儿子,那么,谁又是小豆子的亲生父亲?


石荷让刘瑾华等候在门外。
 
“有什么事是我能帮忙的吗?”刘瑾华看她双眼哭得红肿,关切地问。
 
“要不要,我把高甜叫回来上班呢?”他又问。
 
这句话一下就触碰到了石荷心里最柔软的地方,现在能理解她的,也就是刘瑾华了。
 
其实过年期间很少有人预约咨询,尤其是年前刘瑾华已经推掉了不少工作,现在叫高甜回来,无非是想让她帮着带小豆子。
 
“没关系的,反正高甜也没什么事可做,小豆子的个案,她很感兴趣的。”刘瑾华还在想办法安慰石荷。
 
再说其他,就显得矫情了,石荷点头,莹莹泪光中看到刘瑾华已经转身给高甜打电话了。
 
若说这世上真的有人真心实意地对自己好,除了姐姐,就是现在的刘瑾华和高甜了。
 
等刘瑾华打完了那通电话,听闻石荷声音坚决地说道,“等高甜来后,我去找找刘佳琪。”


刘佳琪这几日躲在罗俊生北面的公寓里不敢出门。
 
自从她的头儿周兴被抓之后,刘佳琪就一直心惊胆战的。她的项目跟别的小姐妹不同,公司给予她极高的信任,自然也不需要跟团队里的那些小哈喽打招呼,这点反而保护了她。
 
刘佳琪的聪明,也恰到好处地保护了自己。
 
这些年她参与了不少案子,但从头到尾都把手洗得很干净,她也从未主动去要求对方赠与钱财,也从不做那种过河拆迁的事,要是出事了,不过算是感情问题,并不犯案涉法。
 
但罗俊生这次不同,她早就瞄准了罗俊生家庭结构简单,夫妻感情不睦,因此有了趁虚而入的机会。
 
这个引她进公司的人,正是罗俊生的正牌夫人石媛。
 
当时刘佳琪跟莫文斌在一家餐馆谈事,石媛就在隔壁包厢。
 
包厢隔音效果并不好,客人大声打电话,隔壁的包厢也能听到。
 
自从石荷离开后,石媛的脾气日渐暴涨。那天她正对着电话那头的施工方大吼说,“我们公司一年上亿的流水,岂容你们说将就就将就的?万一出了事谁来负责?”
 
后来刘佳琪再听下去,知道了对方是罗石建筑公司的女老板,和莫文斌交换了一下眼色,趁石媛去卫生间的时候创造了一个偶遇,两人攀谈了几句。
 
石媛到死都不知,那次表面上的偶遇,实则是对方蓄意为之。


有人在外敲门,刘佳琪通过猫眼,看到莫文斌站在门外。
 
“你怎么……这个时候过来?”刘佳琪早已风声鹤唳,罗石公司出事,她和莫文斌的“功劳”最大。
 
其实两人都知道,罗石公司的一切账款,每一份文件都是罗俊生亲自签字,所以在法律上,他们不可能出事。
 
“你怕什么,再查也不可能查到我们的头上。”莫文斌脸色冷峻地扫视一眼小公寓,刘佳羽年前放假在这呆了两天,看来早就被周兴送去青松书院上课了。
 
“你们那个巢,端了就端了吧,洗手不干了。”莫文斌摸出一支烟点上,在烟雾缭绕中,他乜斜着眼说,“我听说现在警方重点抓捕你们这些网络犯案的,周兴是折在里面了,你最好也不要再继续了。”
 
“罗俊生目前只当你是贪钱想要从他身上分一些,也始终警惕着不跟你结婚,所以顶多觉得你拜金而已,还不至于拿你问罪……”莫文斌嘴边露出一丝嘲讽的笑。
 
呵呵……
 
有些男人还真是愚蠢,以为所有的女人都希望结婚分财产。手腕厉害的女人,不需要结婚,也能早早地分到钱,比如眼前的这位。
 
只不过刘佳琪一直受人操控着,她终日行走在被掠夺的边缘,收入不由自己支配。
 
但现在不同,她的老板周兴已经进去了,她,大有前途。
 
“你跟我不同,我在公司出现的时间最长,加上公司流言蜚语多,石荷就一直在追查我。她姐姐的事,她也认为与我脱不了关系。”刘佳琪脸色黯然。
 
“如果她继续追查下去,难免不会查到我的事。”刘佳琪蜂腰一扭,坐到莫文斌的身侧,求助的眼神投向莫文斌。“文斌,你要帮我,不能让他们一直这么查下去。”
 
“怎么帮你?”他的手玩味地搭在她的腿上,十指游动。


周宇毕竟是个年轻的警察,一直负责的是网络技术的侦破工作,最近提拔成了队长,即使没有太多的经验,但是他比谁都勤奋。
 
从东四回来的第二天,他就盯着法医把尸体运回队里。
 
停尸室的灯彻夜亮着,法医带着他的徒弟彻夜忙碌。“是高处摔下,颅骨明显被摔碎了,胳膊腿有多处断裂,小腿更是碎成了小沙粒。”法医边说边让徒弟在档案本上记录。
 
当他手上的硅胶手套触摸到那冰凉苍白的尸体手部时,不由得眼眸一亮。
 
死者双手发黑,指甲缝也有明显的黑色淤积,这是很明显的中毒迹象。“对各项元素也要检测,比对数据。”这个发现让他兴奋。
 
周宇下了最后通牒,让法医必须在天亮之前找出死因,好缩小侦查的范围。
 
为了显示对案子的上心,单身汉周宇也跟着睡在队里。
 
凌晨五点时被人闹醒,“检测结果出来了。死者有中毒的迹象,但,这并不是她致死的原因,实际上那点剂量的毒并不能导致她死亡,她真正的死因,还是坠楼。”


周宇马不停蹄,而刘佳琪那边也状况频发。
 
在石媛的尸体被运回那个晚上,莫文斌发消息告诉了她这个事实。刘佳琪吓得一夜不敢睡,到了凌晨两三点迷迷瞪瞪地快要睡着时,听到一阵急促的门铃声。
 
刘佳琪以为是莫文斌来了,起身开门。
 
开门之前,她习惯性地从猫眼往外看,这一看,差点没把她胆子吓破了。
 
门外站着的,正是死去的石媛。
 
她的侧脸还带着血渍,那张美人瓜子脸白得像一张纸,一袭白色长衣站在门外,被楼道里的风轻轻带动着裙角,说不出的恐怖渗人。
 
刘佳琪啊地尖叫一声,跌坐在门后,她看到的人,分明就是石媛死时的模样。
 
她急促的呼吸着,想要站起来时,门铃声再次响起。
 
伴随着门铃声传入耳朵的是石媛那尖细的嗓音,“开门,你这个不要脸的小三,你赶紧滚出我的家……”
 
刘佳琪吓坏了,从厨房里摸出一把刀来,她预备开门后一刀劈下去。
 
门铃声再次响起时,刘佳琪长长地吸一口气,立刻开门照着对方的脸劈了下去……


阅读其它篇章:操控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