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黑莲绕指柔
小说连载 故事 黑莲绕指柔

小说连载:黑莲绕指柔-第5章 心迹明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觅朝云
2021-01-03 07:00

第5章 心迹明

梁淮安双腿受伤的那年,正值先皇病危,奎山游猎却依旧声势浩大地照旧举行,用以稳定军心,迷惑西北戎狄。

皇长子病逝后,其余皇子皆对太子之位蠢蠢欲动,其中胜算最大的便是少年梁帝和梁淮安。然而宁王党打死也想不到,他们赌上身家性命选中的五皇子竟一夜之间再也站不起来,梁朝三百四十年,哪有过身体残缺的皇帝?

最匪夷所思的是,没有人能查清他那腿究竟是怎么断的。先皇问起,他也只说是突患恶疾。

有人猜测,宁王莫不是自知争不过断腿求苟活?少年梁帝不以为意,勾起一丝冷笑,他这个弟弟深得父皇喜爱,怎么可能在近在咫尺之际放弃皇位?若说是为了迷惑他故意装病,倒还有几分可能。

于是,少年梁帝将梁淮安推到奎山僻静处,皮笑肉不笑地盯着他:“五弟,我最近跟京城有名的大夫学了一招,或许可助你再次站起来。”

梁帝疑心重,梁淮安知道他想试探自己,却没想到这试探的法子如此残忍——拳头大小的铁锤闪着寒光,借着手腕劲道狠狠锤在膝盖,骨骼隔着皮肉发出一声闷响,梁淮安要紧牙关,表情却依旧麻木。

“没感觉?那再来一次试试。”梁帝算盘打得好,这几铁锤下去,若梁淮安这腿疾是假的,定然受不了此般疼痛,即使能忍住,他也能真给他骨头敲碎。

反正父皇病危,梁淮安的母妃又是个胆小怕事的,皇位于他已是囊中之物,他想做什么便做什么。

敲打三四次后,梁帝还打算加力,头顶却一阵窸窣,紧接着,小女孩的尖叫声响彻林间。他来不及深想,抬手便接住了宋嘉禾。

啧,这小孩儿还挺重,震得他手腕一抖,手中铁锤都掉在了地上。

计划被突然打断,梁帝正不耐烦,怀里的小女孩却哭得浑身颤抖,紧紧揪着他衣袖。她扭头瞪一眼梁淮安,伸出小手指着他鼻子哭:“我从树上掉下来,你都不接住我,算哪门子的好朋友?!”

梁淮安微微皱眉,依旧沉默,两鬓发间却有冷汗渗出。

“呜呜呜,难道我们不是最好的朋友吗?”小团子伤心欲绝,气儿都喘不上来,仿佛梁淮安是个背叛感情的负心汉一般。梁帝挑眉:“小妹妹,你谁啊?”

“我叫宋嘉禾,我爹是宋耿。”

宋耿?梁帝了然,宋夫人向来同梁淮安的母妃交好,难怪她会说跟他是最好的朋友。如此看来,梁淮安是真的站不起来了啊。

“小妹妹,你为什么要爬到树上去,又在树上待了多久?”梁帝的手钳住宋嘉禾柔软脆弱的后颈,仿佛只要稍一用力就能轻松掐断。

“我和显哥哥他们玩捉迷藏,你们来之前就在树上了。”

梁帝眼中闪过一丝狠戾:“你都看见了?”

“嗯,”宋嘉禾挂着泪,乖巧地点点头,小声说,“我看见你在给小舅舅治病,你真是个好哥哥。”

好哥哥?梁帝心下嗤笑一声,带有薄茧的拇指一下一下剐蹭着宋嘉禾的后颈,也不知这小孩儿是真蠢还是聪明过头了。

“哥哥,你弄疼我了。”宋嘉禾声音猫儿一般可怜兮兮的,发红的眼即将涌出下一波眼泪。

“罢了,”宋嘉禾迎风泪的毛病完美骗过了疑心深重的梁帝,他将孩子递给梁淮安抱好,“和你的好朋友玩儿去吧。”

不是不想锤梁淮安了,是掉下来的宋嘉禾太沉,砸的他手腕都使不上劲儿了。

小女孩特有的奶香味侵入鼻间,梁淮安感觉到怀中人在微微发抖,迟疑着伸出手拍了拍她的背。

宋嘉禾那手背抹眼泪,等梁帝走远了才敢小声开口:“小舅舅,你哥哥好凶啊。”

“那你还敢就那么往下跳?”梁淮安心有余悸,嗓子都有些哑了,方才情势危急,稍有不慎,她便要么摔死,要么被梁帝灭口。小女孩低头玩轮椅把手上的狐狸皮毛,后颈上红色指痕依旧清晰可见,他就不自觉抿紧了薄唇。

宋嘉禾以为他生气了,就逗他笑:“嘉禾想英雄救美嘛!”

小女孩丝毫不觉得自己的用词有什么不妥,十三岁的梁淮安五官不似如今锋利,又因腿疾大半年没怎么出门,这唇红齿白的,披下头发来肯定是个美人。

宋嘉禾的手比思想还快,回过神来的时候她就已经取下了梁淮安的玉冠,青丝泼墨般垂下肩头,小女孩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梁淮安:“……”

“下去!”

宋嘉禾试着动了动,讪笑着道:“腿软了,你抱我去找显哥哥呗,我还从没坐过轮椅呢。”

“……”

最后,梁淮安还是一手抱着宋嘉禾,另一手艰难地划着轮椅,歪歪扭扭地带她去找了周显。

思绪回笼,宋嘉禾低头轻笑一声:“少时顽劣,王爷见、见笑了。”

“你演技如此精湛,周显不是你的对手。”梁淮安划着轮椅慢慢靠近,“我不一样,我比你更会装。别祸害我侄子了,祸害我吧。” 

仿佛有蚂蚁轻噬心头,宋嘉禾蓦地抬起头,脸上飞快染上绯红,连退三步:“王爷这是何、何意?”

“一个提议而已,你好好考虑。走吧,推本王回去看看你妹妹。”在宋嘉禾看不见的地方,他紧捏着的拳头过了许久才缓缓松开。

梁淮安方才那番话着实吓人,虽然看起来风轻云淡,但认真听声音里却有些微颤,宋嘉禾愈发看不懂他了。

选夫君的话,周显愚钝,郑何草包,这两人谁都比梁淮安好掌控得多。她现在一点儿都不想招惹他,四处张望:“裴原呢?”

梁淮安垂眸淡淡道:“腹泻。”

望着离去的两人,蹲在树上被蚊子咬了好几个包的裴原打了个大大的喷嚏。

跑马场上聚满了人,相府二小姐受了伤可不是桩小事,不论真心假意,众人总是要上前关心下的。宋嘉禾瞅准机会,以轮椅不好挤进人群为理由就想开溜,衣袖却被有力地扯住了。

来人锦衣华裳,左手折扇翩翩,送出阵阵香风,正是御史大夫郑轮之子郑何。他皱着眉将宋嘉禾拉回来:“你往前凑什么?那群人正愁你不在没法看戏呢。”

梁淮安的目光在他牵着宋嘉禾衣袖的手上短暂停留了一瞬,他们一同上过私塾,他早知道郑何对宋嘉禾的心思,却从未将此人放在心上过。

他姓郑,就决定了宋嘉禾绝不会和他在一起。

太医在为宋琼怡包扎伤口,从人群的缝隙中可以隐约看到周显怕她疼,伸出手臂让她咬,满脸关切的样子。

“吃醋了?”郑何问出了梁淮安藏在心底的问题,尽管他的声音听起来才像吃醋。

宋嘉禾摇摇头,低声道:“我要吃醋,也只吃心里有我的人的醋。”


梁淮安又好笑又好气,他可是刚刚才目睹了她垂泪挽留周显的大戏呢,而且,她对着郑何居然说话不结巴?

宋嘉禾这话说得暧昧,郑何手中折扇摇得飞起,嘴角都快勾到耳下去了:“周显不知好歹,你们的婚约也不过是父母定下的,我心里有你,你悔婚嫁给我好不好?”

宋嘉禾低着头似是有些害羞,没说答应也没说不答应,只略带委屈道:“可是他这样,我真的很丢脸。”

郑何即刻义愤填膺往前走:“等着,我帮你去收拾他。”



阅读其它篇章:黑莲绕指柔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