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 故事 还有南风旧相识

小说连载:还有南风旧相识-负了卿卿负了君

作者:长亭落雪
2020-12-14 20:00
楔子 负了卿卿负了君

那时正当五月,景风从南来,将北燕满山遍野吹满了春天。
贺南风却只觉得刺骨冰寒,分不出她的脸、手,和刻着“大燕逸王府世子凌君释墓”一行大字的墓碑,到底谁更凉些。她就这样立在墓前,不知站了多久,感觉天空淅淅沥沥下起小雨。
“南风。”
他来了,他的脸色苍白,胸口白绫包裹的地方还在浸血,他看着她,居然不似想象中愤怒,反而带着有几分小心翼翼。
看来那一刀,还是扎得不深。贺南风想,就忽然笑了笑,凌乱的发丝在雨中遍布脸颊,映衬着毫无血色的双唇,显得有些渗人。
这是曾经,身份高贵又美丽温柔的文敬候家三小姐啊,那样的饱读诗书,那样的端庄聪慧,那样的受尽宠爱,都是,都是因为他,让她深情错付家破人亡。临到头,还要将她心死如灰的残破身躯强收为妾,让她受尽世人品评,又受尽他的妻室,那笑面蛇心的昔日好
友羞辱。
可谁知,这样一个瘦弱温柔的女儿家,会在新婚夜袖中藏着匕首,不仅刺死了他前来耀武扬威的正妻,还一刀扎进他的心口,可惜,还是刺得不够深。
然后,她趁乱逃出,一夜狂奔到夫君的墓前,在他身边静静陪着。
他对她是那么地好,即便知道她情系旁人,还是不惜以世子妃位保她周全,即便自己如履薄冰,却依旧不肯让她受到一点委屈。可他死的时候,她却因为犯错被赶出王府,连为他披麻戴孝的资格都没有.. . ..
是她错了,是她自己识人不明,辜负了父兄,也辜负了夫君。
夫君,她回头看向墓碑,眼中便有泪水混着雨滴落下:“夫君,南风对不起你。”
她手中依旧拿着昨夜的匕首,刀上的血迹正被雨水一点一点冲洗,似极了那年春风中被吹落的海棠,她便在这样一片嫣红里, 对那花下长身玉立的白衣公子一见钟情,开启了凌贺两家破败的宿命。
“南风,”他看着她的模样,不顾胸口的伤缓缓抬手,眼中竟有几分惊慌,却尽力让自己语气平和,“你过来,不要做傻事。”
他的语气的好温柔,他从前,从来没有这么温柔过。谁能想到姿容貌美天下无双的玉檀公子,却是条阴戾残忍冷酷无情的毒蛇,将贺南风的一切吞噬殆尽,最后却又露出这样的温柔。
她这一生,都不知道他可有真心对自己,可她却是义无反顾爱着对方,即便形势不允嫁了旁人也半分未减。于是她一身执念叫夫妻离心,家族遭罪,临了被夫家赶出大i门才幡然悔悟时,那从来一心一意护着自己的男人却已死了。这一切,都是她的错。
贺南风忽然笑了笑,回头缓缓道:“宋轩,我这一生最后悔的事,不是遇见了你,而是遇见你之后,我自己瞎了眼。”
宋轩凝眉,看着她因为落泪和疲乏微微浮肿的眼,一双眸子平静冷淡,如林下死寂的古井水般。他如果还记得,便知晓从前的贺家三小姐多么温柔繾绻,一颦一笑如南风拂面,淡淡一个眼神,那与生俱来的真实温柔与和善,足以抚慰旁人心弦。
再也回不去了。
是他毁了贺南风,毁了贺家,毁了逸王府,毁了那清冷月华下,海棠纷飞里,笑靥如花的美丽少女。
“南风——”他双目欲裂般忽然奔向她,可已是太迟。贺南风手中的匕首早稳稳插进自己胸口,不过在疼痛里淡淡皱眉后,便是满目的解脱,在鲜血如注里缓缓倒地。
临死前见那牵挂却辜负了她一生的男子神色凄惶将自己搂在怀中,声声唤着她的名字。那一刻她想,到死也不知道这个人究竟爱不爱她,不过都不重要了,若重来一次,她只想避开那个笛声氤氳的海棠月夜,早些去到夫君身边,偿还这一世情意流离。
他抱着她,声声呼唤,女子却只侧头看着冰寒的墓碑,没多久,便静静闭上了眼.....
这样一个美丽温柔的高门贵女,终于在害人害己之后,死在了生辰时刻的春雨里。倘若有人能给贺家三小姐立下墓碑,碑文大抵会如此这般:
贺南风,昔文敬候三女,生于和光十三年五月初七,卒于开圣七年五月初七。南风自幼饱读诗书温柔聪慧,奈何一双拙眼错付深情,临死悔悟已然太迟,徒留一世闲谈笑柄。盼后世女子引此为戒,切勿明珠佩冷、紫玉烟沉步其旧路,白将一身真机慧,都做了无奈黄泉鬼。
呜呼,哀哉。

阅读其它篇章:还有南风旧相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