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还有南风旧相识
小说连载 第一章 还有南风旧相识

小说连载:还有南风旧相识-人与雪俱还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长亭落雪
2020-12-15 20:00
第1章 人与雪俱还

清冷日光下,飞雪似杨花飘洒。
朱门重重里,路人指道文候家。

积雪覆盖的花园小径人来人往形色匆匆,两个妈子一个拎着碳炉、一个拽了笤帚簸箕险些撞在一处,抬眸见时同院数人,便眼神问候过又轻声交互道:
“还哭着呢么?”

刚从院子出来的那位脸色无奈,点点头回答:“又开始哭了,要见大公子,你说大公子还在寒山书院进学,哪能这么快回来?可三小姐那一张小脸哭得都没了血色,声音细细跟只小猫似的,叫人看着怪心疼。

“怎么突然就着了梦魇呢?”前者接话,也是微微皱眉,将碳炉换了只手拎着歇一歇。
那笤帚簸箕的表示自己也不知:“ 好在侯爷又快下朝了,唉,我见他今早临行前来院里看望三小姐时也是一脸担忧,脚步都不顺。

往年三小姐最喜欢玩雪了,谁能想到就在欢欢喜喜迎接兆京初雪的时候,一晚睡去却忽然着了梦魇,一连几天跟丢了魂儿似的,觉也不,药也不喝。三小姐自幼没有母亲,对身边的丫鬟婆子都亲切温柔,她们这辈儿老人都打心眼里喜欢又心疼。

“唉。
两人再感叹一句,各自往该去的方向去了。
碳炉刚拎进院就被贴身大丫鬟接过,匆匆往小姐闺房添火,其间左右忙碌的人,也都是眉头不展的模样。

绿色衣裳的丫鬟正加了炭要扇火,被身边看着年长几分的红衣少女止住:“别生了,再生几堆碳火屋里就透不过气了。”
“可是小姐还在发抖。.

已经裹了三四床被子,又有Y鬟抱着,还是瑟瑟发抖,一张小脸冻得苍白。
红衣少女眉头紧锁,顿了顿,回答:“小姐那不是冻的。

“那是怎么。
‘是伤心。
“伤心?”
红衣少女轻轻“嗯”了声,回头看向里屋的方向,沉寂片刻,继续道:“我从来没见过那样伤心的一双眼睛,在大人身上都没见过,更别说一个才十岁的孩子。

绿衣丫鬟一怔,也看了过去,半晌,诺诺道:“红笺姐姐,你说,我们小姐会不会真的像飞霞院里说的被人附身了....

飞霞院是堂小姐贺雪岚的院子,三小姐梦魇的消息一出,她院里丫鬟便四处散播说被不知哪里来的恶鬼附身了,叫整个文敬候府都心有戚戚。

红笺凝眉正色,训斥道:“别处来的恶鬼会记得我叫红笺你叫流云?三小姐只是做了噩梦,她从来善良温柔,难免伤心罢了,你是自幼在身边的,怎么也听人胡说。”
流云连忙认错噤声,见-旁安神的药熬好,便小心盛了交给对方。

红笺又用瓷碟放了几颗蜜饯,以黑檀托盘端着往屏风进里屋,就见贺南风依旧裹着被子斜靠在竖起的长枕上,一双眼睛因为流泪太多肿得跟核桃-般,双颊惨白不见半分血色,身旁站着新来不久的二等丫鬟水香,也是满脸的担忧。
“小姐,咱们喝药吧。”红笺道,试探着靠了过去。

贺南风闻言抬眸,似比四天前平静了不少,眼中的悲伤却依旧未减,沉默片刻,又有泪水滑出。

“小姐。”红笺是真的心疼,又不知该如何分担她的痛苦,连忙将托盘递给水香,自己坐到床边将贺南风瘦弱的身子紧紧抱住。不知过了多久,隐约觉得自己肩头被对方泪水浸湿,才坐正地看着小姐,“咱们喝药,喝完就不哭了。

喝药怎会不哭呢,傻瓜。贺南风心想,一面看着她,止不住地继续滑泪,一面心底无限温柔
‘红笺,”她缓缓道,声音极轻,却又很清楚,“现在是哪一年。

这个问题五天里小姐已经问了不下二十次,但红笺还是耐心回答:“和光二十三年。”
这一年,贺南风十岁,父亲文敬候贺佟每日下朝,都会抽出半个时辰陪她读史记汉书三国志,后来祖母认为女孩子家不该看这样的书籍,便改为请绣娘教习女红,父亲觉得过意不去,便替她买了一把雪丝团扇,吊着上好的白玉坠儿,此刻正斜放在前。

“我爹爹是谁。
同样的问了不下二十次,红笺继续回答:“老爷是以才气名于天下的文敬候贺佟,在朝中兼任国子监祭酒,文华殿学士。”

和光是燕帝凌祁的第二个年号,在和光十九年时,父亲贺佟随驾往泰山祭天时一篇登高赋挥毫而成,气势文采举世无双,深得和光帝赏识,于是擢升为最年轻的大学士外,还做了国子监祭酒,掌皇朝太学,贺家风头一时煊赫。

贺南风点头,岑寂片刻,依旧问道:“我是谁。”

红笺眉眼温柔,看着对方道:“小姐你是侯爷最宠爱的女儿,是闻名兆京的贺家三小姐贺南风,小姐你自幼随侯爷饱读诗书,聪慧有礼又温柔善良,是这世上万里挑一的女子。”

可她不知,便是这样一个自幼知书达礼温柔聪慧的小姐,让贺家在权力争夺的风波中全军覆没,让才名天下的文敬候犯下谋反大罪,被戮于西街闹市,让意气风发的兄长从贵公子沦为罪臣,衣衫褴褛四处逃亡,也让这屋中的红笺、流云和一众Y鬟受到牵连沦为官妓,漂泊他方。

水香是不算的,她早有自己的筹谋,但贺南风此刻并不想思虑这件事,只淡淡看了对方一样,继续望着红笺:

“我兄长贺承宇,他在哪里。” 
“大公子如今正在太华上寒山书院进学,明年要考取贡生,如今年关不远,应当很快就寒休回府了,小姐不必担心。

贺南风叫南风,因为生于五月,古诗云“星火五月中,景风从南来”,又云“南风知我意,吹梦到西洲”,大抵是父亲对那早逝母亲真情所在,故而唤名南风。

而大公子贺承宇,则是因为贺佟素来喜欢楚辞,所以长子无论唤名或是小字,都取自屈原词句,其承宇二字便出自九章一篇“霰雪纷其无垠兮,云霏霏而承宇”。

贺佟子女不多,唯有贺承宇同贺南风是亲生兄妹,另有两个姨娘,一个生了二公子贺玄文和大小姐贺清嘉,一个生了二小姐贺凝雪。此外还有堂兄弟姐妹五六人,都是大伯贺传所生。
贺承宇今年十四岁,春天临行前向贺南风许诺,每个月会寄回一封书信,如今都放在妆奁的隔层里,贺南风用芸香护着,生怕有半分损坏。兄长那头虽然人未回来,却早送了当地土仪和一众小物件给妹妹,前几日没吃完的清甜冬枣还放在外屋里,水香手中托盘里的蜜饯,也是不久前收到....

这一切都那么清楚,又那么真实,将贺南风自苏醒而来的痛苦一点点减去,将喜悦一点点充溢。

她回来了,她真的回来了!

她从夫君墓前死去,又在自己的闺房重生,她从残破的二十二岁,又回到了十岁年华。


阅读其它篇章:还有南风旧相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