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 故事 还有南风旧相识

小说连载:还有南风旧相识-皇宫梁上贼

作者:长亭落雪
2021-01-02 20:00

第19章:皇宫梁上贼



但又总觉得皇帝初到时的喜爱之情是真的,不然在李昭玉飞身救人后,不会那样蹙眉,或许帝王之术的考量和方才分析的心境两者皆在,只是贺南风只知其二,不知其一罢了。

她顿了顿,道:“那你预备怎么办?”

前尘时没有海外之舞,没有贺南风故意摔倒提醒,而李昭玉也依旧没有进凌祁后宫,她此前不知其中因由,如今想来,前尘时李昭玉必然也做了什么,来避开帝王谋事。

李昭玉果然一笑,毫不在意道:“我自然有办法。”

那样的淡然处之,那样的胸有成竹。贺南风有那么刹那的错觉,仿佛眼前高挑的黑衣少女是那指挥若定的大将,能为君谈笑静胡沙,也是那飘逸自在的侠客,事了拂衣去,千里不留行……

这个女子实在太过强大,让人不由就生出仰慕敬佩。她眸中清亮,情不自禁喊了声“昭玉姐姐”,往前迈了一小步,随即,便见那文武双全智谋无双的未来南陈太后兀自一怔,看着自己露出错愕、怀疑、拘谨的淡淡不知所措来,竟向后悄悄退开。

贺南风灿然失笑,心觉如此强大聪慧却又对稍微细腻些的情感,都尤其笨拙的李昭玉,实在可爱至极,笑得几乎前仰后合,再抬眸时,就发现李昭玉雪玉般的脸颊泛着莫名其妙,斜目直视,眼光睥睨。

贺南风连忙收了笑,恢复从前端庄温婉,一面接过暖炉,嘴里道谢。

李昭玉依旧打量着她,片刻,道:“你方才那样摔倒,可有想过万一我没有多管,你可就毁容了。”

旁人不知,她却见到贺南风刻意伸手拉扯宫女衣袖的,无非想将事态放大,也将她的本事放大展现给皇帝看到。如果她没有出手,那壶开水下来,对方这张小仙子般的脸,只怕最少也毁去一半。

不过是以为舞曲害她被皇帝看中而已,便值得这样冒险么?李昭玉心中迟疑,等着贺南风回答。

十岁的少女淡淡一笑,眉眼温柔:“习武之人救护弱小,不是大义所在么,南风相信昭玉姐姐不会叫人失望的。”

李昭玉微微一顿,沉寂片刻后,也低头笑了笑。虽无言语。但贺南风能感觉到,两人间已比方才相见时,距离和防备少了许多。

今日入宫赴宴,真是重回后最幸运的一天。

当然除了探望阿释。想起凌释,贺南风不知不觉露出温柔笑意,李昭玉从侧脸看去,当真如南风知意,美玉无瑕,不由暗道,文敬候酸腐归酸腐,养的女儿确实别具一格,名字也取得极好。

也许时间耽误得久了些,两人出来时便见那宫女虽然依旧在同红笺闲话,眉宇之间却难掩焦灼之色,看到贺南风同李昭玉连忙迎上,勉强笑道:“奴婢这就领两位小姐回花园。”

贺南风笑了笑,道:“不打紧,我们自己回去便是,你先去忙吧。”

宫女似有犹豫,贺南风继续道:“今日人多,皇后娘娘不会注意的,就算问起,我说让我你先走的便是。”

宫女这才道了谢,一面后退着,到转角时便快步离开。

李昭玉看着对方背影消失,方回头向贺南风道:“你这丫头,又在打算什么。”

她明显是在那宫女身上看出了些什么,故而刻意叫对方先走。那宫女也是着实着急,顾不得考量许多就迅速离去。

贺南风一笑,精致的眉眼居然显出几分促狭来:“昭玉姐姐不如跟我,一起去一探究竟?”

李昭玉微微蹙眉,便听对方继续道:“你我现在回去,也是看其他小姐献艺,乏味得紧,不如红笺先回去,我们往宫里转转?”

见对方不答,遂撞着胆子拉住李昭玉的衣袖,语态撒娇:“昭玉姐姐,去嘛去嘛——”

李昭玉霎时汗颜,赶紧一面躲开,一面答应下来。转眼见小娘子一脸得逞的笑容,居然也生不起半分不快,只得暗自无奈摇了摇头。

于是红笺先回御花园,两个小姐一齐往那宫女离开的方向跟去,外头重重宫殿林立,叫李昭玉正觉难以找到行迹时,却发觉贺南风仿佛早知对方会去何处,轻轻松松七弯八拐,就果然看到了先前领路的宫女。

她依旧有些神色焦急地站在紫微宫偏殿的一从湘妃竹旁,背靠小风亭似在等候和寻找什么,右手一直放在腰间,仿佛护着一件珍贵之物。

李昭玉赫然想,方才贺南风看出的蹊跷,应当便是她腰间微微鼓出的东西。可她又是如何知晓对方会来此处?

“这是个废弃的冷宫。”她道,侧头看向贺南风。

据说紫微曾是一个极得宠妃嫔的宫门,后来因为行巫蛊之事被凌祁废弃,囚禁宫中,后来抑郁而死,紫微也就此荒废。

虽说已是十多年前的事了,但宫中总有传言道宫里半夜常有女人哭声,呜呜咽咽叫十分可怖,还间或有戏曲吟唱,跟那妃嫔在时一模一样。于是宫里很少有人踏足紫微,便是白天必要路过,都尽量快步绕开。

这个宫女来紫微做什么,看模样还是驾轻就熟,仿佛经常与人相约在此。

贺南风笑了笑,一面示意好生在墙边隐藏,一面低声道:“昭玉姐姐难道不曾听说过,宫中常有物品失窃。”

皇宫偌大,成千上万人员来往,有首饰器物遗失本属寻常,但近年来却是各宫妃嫔贴身名贵之物频频失窃。上回懿贵妃御赐的紫玉镯被窃后皇帝震怒,下令彻查,但统领李霄阖,也就是李昭玉的大哥调查将近半月,也没有什么结果。

贺南风这话的意思是,眼前30来岁的宫女,便跟皇宫失窃有关?

李昭玉顿了顿,向那宫女看去。又等了约摸一盏茶的时间,方见一个太监模样的人从颓墙外走来,径自朝宫女快步而去。

“你怎么才来?”宫女道,眉眼尽是不悦,“这样耽搁叫皇后身边人发现,我会被怀疑的。”

太监道:“我已来过一回了,是你不见。这是第二回过来。”话语中气十足,一看便知是个假太监。

“唔,”宫女气势便弱了几分,解释说,“方才那贺家小姐跌倒,更衣的时候多费了些时间。”

“贺家小姐?可是贺南风?”

宫女点头,对方继续道:“可有出事?”

“险些被开水烫脸,不过被李家小姐救了。”

“呃。”

好似莫名其妙的一段插曲就此揭过,两人随即步入正题。宫女从腰间取出一物递给对方,道:“快送出去罢。”

李昭玉愕然,因为那物竟是嫣贵人裙上的翡翠禁步,方才还见对方戴着,怎会眨眼间就到了这宫女手中?难不成她真有通天的偷窃本事,能叫对方。叫满座众人毫无察觉地拿走贴身之物?

侧头看向贺南风时,却见对方嘴角微勾,好似一切果不出所料般,神情淡然。

“昭玉姐姐”,她道,“该你我现身了。”

随即不待李昭玉反应,便拉着她走出墙根,向竹林旁的两人高声笑道:

“姑姑难道不知,什么叫见者有份么。”

那一男一女被吓一大跳,回头见到两人走来各自面色一怔,半晌才缓过神来,看着贺南风一脸不可置信:“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贺南风笑得温柔和煦,款款答道:“见姑姑走得急切,南风还以为出了急事,这不带着昭玉姐姐前来帮忙。谁知正好遇到姑姑发财,南风便想,既然见者有份,也不该藏着掖着不是。”

太监便看向了宫女,眼神中颇有责备。宫女又急又气,瞪着贺南风道:“你们要如何?”

贺南风还未回答,身旁李昭玉已冷冷道:“宫中失窃,都是你们所为?”

从方才交谈可以看出,偷窃的肯定不止这一两人,而是一个团体,否则不可能从偷盗到运送以及随后兑现环环相扣,一丝破绽都不曾留给李霄阖。

只怕这闹鬼的冷宫,也不过是其掩人耳目的手段,好方便在紫微中交货勾兑。

两人不答,只冷冷看着她们。那宫女眸中泛起淡淡杀意,叫周遭温度似乎都寒了几分。

李昭玉察觉,自然不放在眼里,一边贺南风竟也毫不在意,淡然笑道:“姑姑方才可是见过昭玉姐姐身手的,便是你有隔空取物的飞天本事,若真动手,只怕也逃不出这方圆数尺。何必白费心思,浑伤和气呢。”

“你,”宫女想要反驳,又看了看李昭玉沉寂下来,算是无奈默认。

贺南风这才打量着对方,继续道:“我之前听皇后娘娘身边的人管你叫白芷,那南风也唤你一声白芷姑姑罢。”

白芷看着她,满目不知对方意欲何为的困扰,蹙了蹙眉,又看向李昭玉,毕竟对方兄长正在调查失窃之事,父亲金吾大将军李延广又是负责京畿安全的,如今被李家人遇上,自然无话可说。

李昭玉也有几分不解,既然是皇宫偷窃案的罪魁祸首,便该扭送禁卫军交给皇帝处理,何必与这两人再费口舌?然虽是觉得不必,却终究还是没有打断贺南风的话。

“南风听说,在北燕南陈中都布有一股江湖组织,名字叫做未光。”贺南风踱开两步,继续道,“未光二字出自《易经》屯卦,‘屯其膏,施未光也’。意思是施予未广,即上位之人恩泽不够。未光中人便怀着这份信念,自恃正义而为劫富济贫之事,一开始只在民间,后来发展到两国高门皇族,通过将皇室贵物偷出转卖,来救济穷人孤寡。”

白芷两人一怔,这样隐秘内部之事,她一个官家小姐如何知晓?

李昭玉也是一怔,难以置信地侧头看着贺南风,只觉这个十岁的少女仿佛将世间万物都了然于心般。难道这些,又是从书里看来的不成?



阅读其它篇章:还有南风旧相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