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黑莲绕指柔
小说连载 故事 黑莲绕指柔

小说连载:黑莲绕指柔-第6章 点鸳鸯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觅朝云
2021-01-04 11:00

第6章 点鸳鸯

“嘉禾!嘉禾你怎么了?”

郑何边高声疾呼边艰难地穿过人群,避过太医直直撞向周显,将宋琼怡抱在自己怀里,神色紧张得宛如老父亲一般。

宋琼怡满脸黑线,太医方才正在给她正骨,郑何这么一闹腿挪了位置,都快疼死她了。
故意摔下马这棋她下的险,好在周显上了钩,可谁知道半路能杀出郑何这缺心眼的东西呢? 

“诶,你不是嘉禾?”郑何惊讶的模样十分夸张,随即迅速将人再次抛回刚爬起来的周显怀里,嫌弃般起身拍拍衣袖,“不好意思啊,我远远瞥见周小将军抱着你,还以为你是嘉禾呢。”

宋琼怡疼得直抽气,根本说不出话来。

满京贵胄皆知,郑家独子郑何打小不爱圣贤书,也不跟他那老狐狸似的父亲一般精于算计,而是整日流连梨园,沉迷于同粉面戏子谈剧说戏。

这戏看得多了,难免就想亲自上场一试,郑何对自己方才的表演非常满意。

手掌被粗粝的小石子硌得生疼,怀中人又冷汗直下,周显气不打一处来:“你谁啊?怎么如此莽撞?你爹没教过你最基本的礼法吗?”

“实在抱歉,”郑何低着头,认错态度极其良好,“我叫郑何,御史大夫之子,我爹平日里忙着参人,无暇顾及我,还望周小将军见谅。”

此话一出,围观人群都忍不住笑了,老狐狸郑轮生出这么个二世祖,也算是现世报了。

周显看他三言两语就将气氛调节了起来,不好再发难,只得忍气作罢:“你赶紧走吧,别在这碍事。”

“好嘞,我这就走。”郑何嘴上答应,迈了三步却又折返回来,“家父虽对我疏于管教,却也告诫过我男女授受不亲,周小将军今日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同二小姐作亲密状,她日后将如此自处?您又将大小姐置于何处呢?”

原本兴致缺缺的众人一听到这,瞬间来了精神,虽然没看到宋嘉禾亲自过来,但郑何如此大胆指责皇亲国戚,也甚是精彩。

周显手搭在宋琼怡肩上的手一松,目光闪躲着四处飘忽,却正好对上远处宋嘉禾落寞的眼神,登时慌了:“她受伤了,我……我没想那么多……”

宋琼怡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痛苦混着羞愤,郑何那番话不仅让周显难堪,也明里暗里在骂她鲜廉寡耻。原本想看宋嘉禾的笑话的京城女眷想到这层,不禁联想起自己府内争宠献媚的小妾,再看向宋琼怡的眼神都变了。

郑何重新打开折扇,正想功成身退,前方忽然让出一条大道来,明黄色龙撵出现在众人眼前。已过而立之年的梁帝身材发福,挤得眼睛都小了不少,一副纵欲过度的样子,他咽下美人剥好的黑紫葡萄,难得好奇道:“众卿家聚在一起如此热闹,所为何事啊?”

立在君王侧的郑轮疯狂给儿子使眼色,想让他在梁帝面前表现表现,郑何无法,只得硬着头皮禀报:“丞相府二小姐骑马不慎摔伤,大家都很担心她。”

梁帝一眼便看见了还没来得及分开的周显和宋琼怡,笑道:“看来显儿长大了,都知道心疼人了。”

周显局促起身:“皇舅舅,你别打趣我了……”

“怎么,害羞了?”

梁帝同周显和他母亲都不算熟稔,却要仰仗他父亲守住西北,因此对他也是宠爱有加。他瞧着周显很是紧张宋琼怡的伤势,当即便决定为二人赐婚。

宋琼怡又惊又喜,第一次明白了什么叫皇恩浩荡。她脸上泪痕未干,却不顾腿疼笑着跪在地上磕头:“谢陛下隆恩,臣女愿意的!”

梁帝自以为成了桩美事,却见周显面色凝重地跪了下来:“谢皇舅舅隆恩,但臣与宋府大小姐早有婚约,还请皇上收回成命。”

“宋府大小姐?”梁帝面上浮现疑惑,一时有些对不上号。

郑轮忙补充道:“是宋丞相先室留下的女儿,诺,宁王爷旁边儿那位就是。”

宋耿的先室,白家的女儿?梁帝沉下脸来,七年前大司马叛国一案到现在仍是他的逆鳞,即使诛了白家九族也不足以解气。

念及宋耿居功甚广,白婉柔和她女儿才逃过一劫,只不过白家伏诛后不久,白婉柔还是上吊自尽了。因此,即使宋嘉禾姿色绝佳,梁帝也很难对她抱有好感。

看到她同梁淮安站在一起,梁帝脸上浮起一抹玩味,善于揣测帝王心思的郑轮立马道:“宁王爷方才一直同宋大小姐在一起?”

当年,郑轮手里的证据直接封死了白家最后的生路,都说斩草应除根,如今,他自然不愿意看到宋嘉禾嫁给朝廷新贵。而梁淮安,京城里谁人不知他因身体残疾心理扭曲,王府内常有裹着白布被扔出来的女尸。

若能把宋嘉禾送进宁王府,不仅除去了最后的忧患,也能让他那不争气的儿子彻底断了心思。

“朕想起来了,你们似乎从小便关系匪浅。”梁帝忆及往事,语气不容置疑,“如此,朕便再成桩美事。五弟,你可愿意将你最好的朋友娶回府?”

宋嘉禾从梁帝出现的那一刻起就将头垂得很低,宽大的绣袍能遮住紧捏的双拳,却掩盖不住她的颤抖。

是愤怒,害怕,还是抗拒?

梁淮安语气迟疑了几分:“谢皇兄,但臣弟家中已有甄姬,她性子烈,怕是会委屈了宋大小姐。”

“就是那个你为之灭了黑月山所有土匪的甄姬?”梁帝笑了,梁淮安越是不愿意,他就越要把宋嘉禾嫁给他,“五弟现在可是百姓心目中的英雄,娇妻美妾自是一个都不能少啊,朕今日给你做媒,你接是不接?”

梁淮安嘴唇抿得越是紧,梁帝心中的恶趣味便越能得到满足。片刻后,梁淮安领旨谢恩,他这才满意离去。

周显五官都快皱在一起了,冲梁淮安道:“陛下这鸳鸯谱点的也太乱了!小舅舅你怎么能答应呢?”

却见他小舅舅眉眼柔和,直视着宋嘉禾说:“周显能给你的,本王只多不少。”

周显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小舅舅?”

宋嘉禾似是刚反应过来一般,手足无措地行礼离开了,临行前红着眼眶看了周显和郑何一眼,那里边的委屈和责备都快溢出来了。

梁淮安敲敲轮椅扶手,欢快的节奏几乎与心跳声持平。

郑何脸色像吃了苍蝇一般难看,找到他爹对峙:“您明知道我喜欢嘉禾,为何还要在陛下面前说那句话?”

“喜欢?”郑轮嗤笑一声,“都被人当棋子儿下了还喜欢呢?周显那是什么人啊?是大将军和长公主的儿子!多少人想巴结都找不到机会,你倒好,三言两语就将他得罪了个干净,我不让她嫁给宁王,难道眼睁睁看她毁了你,毁了整个郑家?”

“骂周显那是我自己的主意!”郑何眼中满是红血丝,他可以理解父亲不满意宋嘉禾这个儿媳,却受不了他对她的胡乱揣测和辱骂,“而且,就算她利用我,拿我当棋子,那也是父亲您造下的孽!”

说罢,他拂袖离去,留郑轮独自气得直跺脚。

丞相府二位小姐的婚事虽听着荒唐,但宋家还是紧锣密鼓地张罗了起来。宋琼怡能嫁给周显,于曼这几天嘴角就没合拢过,至于宋耿,他只需要一个手握军权的女婿,嫁哪个女儿过去对他来说并没有什么区别。

倒是周显的母亲风尘仆仆从西北赶回京城,拉上老太妃直奔宁王府,要求悄悄将宋嘉禾换回周府。

宁王端着茶杯油盐不进:“皇姐,你跟我说没用,这么着吧,你先回去跟显儿商量,他要是同意呢,我绝无二话。”

长公主被堵得说不出话来,她何尝没问过周显?可自家傻儿子一口一个不知道,连自己到底喜欢谁都拧不清。

老太妃知道梁淮安早已同自己离心,却也忍不住多了一句嘴:“嘉禾的母亲同哀家和长公主自闺中便是好友,你放过她吧。”

“母妃当我是吃人的怪物?”梁淮安眉眼中满是嘲讽,“没办法,皇命难为。最喜欢的晚辈做了儿媳,母妃该感谢我才是。”

开什么玩笑,放过宋嘉禾?

若她真的心悦周显,他自会成人之美;可她分明心中无人,既如此,他便说什么都不会放手。

清澜院内,兰儿推门而入:“小姐,马车套好了,咱干嘛去?”

宋嘉禾给橘猫添了一整碗小鱼干,拿过包袱道:“私奔,逃婚,你觉得哪个词更好一些?”



阅读其它篇章:黑莲绕指柔


分享到: